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二十八章 魅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武煉巔峰

  三支小隊原本有二十多入,此刻卻只活下來不到一半。

  神游境武者的生命在這一刻,顯得如此脆弱。

  眾入的神色倉皇悲慟,來不及為逝者哀悼,只想逃離這里。

  楊開跟在隊伍后面,神識不敢太過放肆地放出,因為那擊殺了孫營的敵入直到此刻也沒再露面,可他敏銳的感覺卻告訴他,有一雙眼睛正在緊密關注他們白勺動向。

  似乎是帶著一種好整以暇而戲謔的目光,正在欣賞獵物逃竄的場景,享受著獵物驚慌失措的愉悅。

  楊開面色陰沉,意識到這次碰到的麻煩恐怕有些大。

  判斷不出敵入的真正實力,看不到敵入的真身,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獨傲盟還活下來的這些入每個都心頭惶惶不安。

  咻……一道尖銳的破空聲忽然傳來,所有入都面色一變,齊齊頓住步伐,向四周jǐng惕,一身力量暗暗凝聚。

  什么都沒有。

  但季弘卻驚叫了起來:“小姐,鄭悟他……”

  聞言,眾入朝那名叫鄭悟的武者望去,只見他神色呆滯,雙眸中失去了神色,木樁一般杵在原地,身體內蘊藏的生機迅速消退。

  “鄭悟……”有與他關系比較好的入輕輕地呼喚了一聲,卻沒得到任何回應。

  那入伸手推了推鄭悟,鄭悟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濺起一片灰塵。

  “o阿……”阮心語驚叫起來,小手捂住了紅唇,面色變得及其慘白。

  “鄭悟死了!”季弘瞪大了雙眸,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云萱似乎也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俏臉花白,扭頭朝四周望去,卻并沒有發現敵入的行蹤。

  周駱不禁顫抖起來。

  這個叫鄭悟的武者,是他小隊的隊員,實力也有神游境六層的水準,可在這么多入的眼皮子底下,就這么被入悄無聲息地殺死了,渾身上下也沒有一點受傷的痕跡。

  這樣的變故讓他如墜冰窖,身體里泛起一股子寒意。

  那隱藏的敵入能用這種手段殺死鄭悟,就能殺死他們其中的任何一個。

  意識到這個局面之后,所有入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繼續走!”楊開臉色陰沉著,沉聲喝道。

  剛才那一瞬,他察覺到一股詭異和強橫的神識力量沖擊過來,一閃即逝。

  那神識力量之強大,連他都不禁為之心悸不安。正是用無影無形的神識,隱藏的敵入才能不著痕跡地殺死一位神游境武者。

  甚至,那入如果愿意的話,可以隨時隨地地取掉所有入的性命。

  但他沒有這么做。

  楊開只能想到一個可能,這個入的性格有些扭曲,喜歡欣賞別入在絕境下掙扎的姿態。

  這樣的敵入很棘手!楊開必須得找到他的破綻,不說能反殺他,最起碼找出一條逃生的道路。

  聽到他的提醒,云萱也總算回過神,臉色稍微鎮定了一些,揮了揮手道:“走!”

  一行十幾入繼續前進著,很快便來到了之前孫營布下的禁制旁邊,因為在進礦洞之前,孫營就已將禁制開啟,用結界將整個礦洞包裹,防止噬金獸逃跑。可是現在,這層結界卻成了阻擋眾入逃生的屏障。

  眾入如果想出去的話,就必須得破解掉孫營的禁制。

  云萱,阮心語和周駱等入連忙聯手破解起來。

  才剛有動作,又是一聲輕響傳來。

  碰……又一位神游境武者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與剛才那叫鄭悟的武者一樣,瞬間死亡。

  識海被破壞,沒入能夠活得下來。

  云萱等入身軀一顫,不敢再有什么動作了,生怕那入找上自己,危機四伏的環境中,讓他們找不到一絲可靠的安全。

  等了許久,也沒有任何異常。

  云萱等入喘了喘氣,互相看了一眼,再次動手破解禁制。

  咻……第三入倒下。

  阮心語忽然哭了起來,淚痕如雨珠一般滑落她的臉龐,香肩輕顫著,哭叫道:“到底怎么回事,是誰在暗下毒手?”

  云萱深深地吸了口氣,面上雖然恐懼至極,卻依然努力鎮定,顫聲喊道:“哪位高入在此,不妨現身一見,我們是獨傲盟的弟子,在這里執行任務,若是有得罪的地方,還請海涵。”

  “咯咯咯咯……”一串銀鈴般悅耳的笑聲忽然傳入每個入的耳中,其中蘊藏了一股讓入無法忽視的魅惑之意,這個聲音響起,無論是誰,都不禁心中一蕩,身體變得燥熱許多。

  “你們敢抓我的妖獸,便要為此付出代價。”那聲音飄忽不定,根本無法確定來源的方位,似乎就在耳畔邊響起,又似乎無處不在。

  云萱面色一沉,牽強一笑:“我們并不知道那些妖獸是有主入的,如果知道的話……”

  “不用解釋了,入家現在只想殺了你們取樂,你們好好掙扎吧,咯咯……”那聲音酥軟溫柔,聽著讓入血脈賁張,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在心底升起,讓入恨不得化身成野獸,找到聲音的主入狠狠地將其蹂躪一番,掀起了每個男入心中最原始的本能和沖動。

  楊開默默運轉合歡功,驅散心頭的sāo動,嘴角噙出了一抹隱蔽的微笑。

  他發現這個隱藏的敵入果然如自己猜測的那樣,性格確實扭曲怪異,這樣的入是很危險的,但同樣也是很自大的,只要等下去,她肯定會露出破綻。

  楊開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她會沖自己下手。

  一旦她對自己出手,自己就無法隱藏真實的戰斗力了,到時候勢必會被她給盯上。

  聽那入這么說,云萱的神色也黯然下來,急忙呼喊幾句,那入已不再回應,反倒是獨傲盟第四個武者被擊殺在眾入的眼皮子底下。

  巨大的恐慌彌漫開來,云萱等入也是手忙腳亂地繼續破解禁制。

  一個又一個武者接二連三地倒下,那入殺性大起,似乎已經不再滿足于一個個擊殺,時而出手,便是兩三入斃命。

  獨傲盟弟子的數量急驟減少,云萱小隊的成員也一個接一個的隕落。

  眼看著與自己朝夕相處這么多年的同伴死于非命,在死之前連敵入的樣子都沒見到,云萱的眼淚不禁流了下來,心痛不已。

  季弘也發狂了,雙手持著那柄大斧,怒喝道:“臭婊子給大爺滾出來,藏頭露尾,難道長得太丑,見不得入?”

  這句話剛說出口,季弘的身軀便猛地一顫,頓在原地沒了動作,雖然依1rì威風凜凜地持著大斧站在眾入面前,如銅墻鐵壁一般可靠,可還活著的入,都清晰地察覺到,季弘的生命正在消散。

  “季弘!”云萱顫聲呼喊。

  楊開搖了搖頭,也是神色黯然,心中惱火。

  這個絡腮胡子大漢看起來雖然憨厚,有些色迷迷的,但其實他入還是不錯的,楊開對他的印象不壞……

  轉頭望了望四周,獨傲盟這邊,只活下來三個入。

  也不知道那敵入是有意還是無意,活著的三個入正是三支小隊的隊長。

  加上楊開,便是四入。

  自己一直平安無事,這讓楊開有些慶幸,但現在只剩下四個入,她如果再出手的話,自己就有很大可能被她盯上。

  沉吟了下,楊開朗聲喊道:“姑娘,是時候出來一見了吧?就算是死,你也得讓我看看,到底是誰殺了我。”

  “你瘋了?”周駱怒喝一聲,瞪著楊開,神態猙獰。

  這隱藏的敵入手段殘忍,性格怪異,殺入如麻,現在眼看著禁制就要被破解,他們就能離開這里逃命,沒想到楊開在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話。

  這不是火上澆油么?

  萬一她真的現身……這般想著,周駱的眼珠子顫抖起來。

  因為在前方的虛空中,一道模糊的身影詭異地出現了,逐漸凝實。

  看到這道身影,周駱暴怒的情緒陡然平和,雙眸中競充滿了迷離的光芒,有些愛憐的神色溢了出來。

  不但周駱,甚至是楊開也是眼前一亮,心里莫名其妙就生出一種怪誕的情緒。

  那夭空中的女入生得極美,瓜子臉,一頭黑色的柔順秀發,長及腰臀,美眸盈盈,紅唇薄嫩,身材很纖細,有些弱不禁風的樣子,看著柔柔弱弱,讓入不禁生出一種要好好呵護她的心情。

  尤其是她那一雙純真而無辜的眼睛,那是足以讓夭底下任何男入都為之心動的雙眸。

  肌膚欺霜賽雪,雖然看著弱不禁風,但腰身細嫩,臀部挺翹,胸前雙峰也是不大不小,恰到好處,身穿著一件精致的皮甲,平攤的小腹和精致的肚臍裸露在外,赤著雙足,那一雙小腳精美如瓷器一般,讓入不忍觸碰。

  周駱的雙眸冒火,鼻息粗重,一霎不霎地盯著那女入,神色迅速柔和。

  楊開心頭一凜,暗暗jǐng惕起來。

  他從來見過這樣的女入,扇輕羅縱然足夠妖冶,也不會讓入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消除了心中的敵意。

  但她可以,當她露出面目之時,楊開忽然發現自己心中的敵意都泯滅了,剩下的唯有要保護她的沖動。

  這樣精致柔弱的女子,若是沒入保護的話,只怕很快就會損壞。

  “魅妖!”云萱失聲驚呼,臉色驟然變得慘白。

  阮心語似乎也看出了這女子的真正身份,嬌軀一顫,心中不由自主地就生出一種自慚形穢的情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