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四十二章 七大家的增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七大家的增援,秋家以秋憶夢為首,霍家以霍星辰為首。

  康家康斬,高家高讓風也都來了。

  甚至,中都第一公子枷輕搖也在此地,領著柳家的一群高手,默默地站在角落里,不與任何人交流。

  望著這壯觀的一幕,霍星辰撇了撇嘴:“可笑。”

  “是挺可笑的。”秋憶夢輕輕頜首,“七大家這般針對楊開,卻依然派遣年輕一代的弟子當領軍人,顯然是想借助楊家奪嫡戰這個舞臺,愚弄世人的眼線。”

  霍星辰聳了聳肩膀:“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知道內幕的人,清楚這是七大家要來對付楊開,可對于那些不知道內幕的世人來說,奪嫡戰還沒有結束,楊家奪嫡戰,得完美地落下帷幕啊,總不能說,楊開稀里糊涂地就被出局,那成什么樣子了。”

  正如老大楊威看清楚了局勢一樣,秋憶夢和霍星辰同樣也看清了局勢。

  接下來的事情,就已經不能說是奪嫡戰了。而是借助奪嫡戰這個舞臺,七大家粉墨登場,聯手演繹一出震撼人心的好戲。

  秋憶夢和霍星辰兩人的密談,沒有瞞過其他公子們的視線。

  康斬和高讓風遲疑了許久,才朝秋憶夢和霍星辰靠了過去。

  霍星辰好整以暇地望著走過來的兩人,輕笑道:“康少,傷勢恢復的如何?”

  “勞霍兄掛念,傷勢已無大礙了,小公子下手很有分寸,并沒有讓我傷筋動骨。”康斬神色淡然,輕輕點頭,也沒有因為被楊開打傷而生出憤恨的情緒。

  “那就好,那就好,嘿嘿。”霍星辰皮笑肉不笑。

  看出他的排斥高讓風和康斬也挺無奈,前者道:“霍兄,雖說之前我與康兄都是與小公子為敵的,但那也是形勢所逼,我們兩人還是很佩服小公子的手段和個人實力,如果有可能的話倒愿意跟他交個朋友。”

  “是嘛。”霍星辰一副意外的模樣,“我還真沒看出來,高少和康少都是這么大度的人呢,楊開都那么對你們了你們居然還想跟他交朋友,哈哈,這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呢?”

  “霍兄,如果你對我們還心存警惕的話,那我與康兄真的無話可說。”高讓風一臉正色。

  霍星辰凝視著他,漸漸收斂笑容也變得嚴肅起來,后者與之對視,神色坦然。

  “你們想說什么?”秋憶夢一直在旁察言觀色,此刻忽然開口問了一句。

  高讓風皺了皺眉,低聲問道:“我和康兄很疑惑為什么七大家要這么對付小公子,而楊家居然也沒有絲毫表示兩位是一直跟在小公子身邊的,知道的情報應該比我們要多吧?”

  “是啊。”康斬也點頭,“這一次的事情,真是稀里糊涂,我還在家里養傷,便被老爹派了出來。問他,他也不跟我說,秋小姐和霍兄你們若是知道些信息,方便透露的話,不妨告訴我們,若是不方便的話,就當我們沒問。”

  霍星辰沉默不語只是望著秋憶夢。

  他在楊開府的時間雖然與秋憶夢一樣長,但他并不插手楊開府的事平日里與楊家的接觸也不多,反倒是秋憶夢,時常與楊開在私底下商議,對府上的事也比較了解。

  高讓風和康斬問的問題,也正是他想問的。

  面對三人的目光,秋憶夢輕輕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你們問錯人了。”

  高讓風和康斬不禁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

  “不過我雖然不知道到底因為什么,但大致也可以推測出來。”秋憶夢話鋒一轉。

  “哦,愿聞其詳。”康斬和高讓風眼前一亮。

  “楊開被這么針對,要么就是他犯了眾怒,觸動了八大家不能觸動的禁忌!”秋憶夢神色淡漠,不疾不徐道:“比如典論所向中的那些信息。”

  修煉邪功,與邪主同出一個宗門,收留邪宗弟子,本身有走火入魔的征兆……

  這些事,可文可小,現在有人要它們做文章,就是大事。

  “這我們也看出來了,家族派我們來增援這里的說法也是這個,可我們總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高讓風皺著眉頭,不解道。

  “還有別的原因呢?”康斬急忙詢問。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那就是楊開身上有我們七大家想要的東西。”秋憶夢冷笑一聲,說完之后,自己也是眼前一亮,美眸輕顫著,忽然意識一些關鍵,黛眉深皺,沉思起來。

  幾人頓時有些豁然開朗的感覺。

  天下熙熙,即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如果是這個解釋,倒也合情合理。

  再看秋憶夢變換不已的神色,幾人頓時明白,她大概是知道原因了。可既然她沒說,康斬和高讓風也不好再詢問。

  不過八大家這次的做法,卻讓他們有一種當了婊子又立牌坊的感覺。

  既然要對付楊開,以八大家的底蘊和實力,堂堂正正地對付就行了,居然還借用奪嫡戰這個舞臺。

  幾人都年輕氣盛,頓時生出一種微妙的心情。

  這幾人的說話的時候,枷輕搖一直在閉目養神,看似對這邊毫不關注,但無論是誰都察覺到,有一道若有若無的神識,籠罩在幾人四周,顯然是柳輕搖也在關注四人的對話。

  四人并沒有防備他。

  與此同時,再內。

  楊詔的房間中,二公子楊詔一動不動地坐在床邊。

  區區十幾天的時間,以往意氣風發,指點江山的楊詔已變得形容枯槁,面無血色,眼眶深陷,那兩只眼珠子里充滿了血絲,看起來及其駭人。

  葉新柔身姿婀娜,一邊在楊詔面前來回度步,一邊將眼前的局勢詳細道來。

  漸漸地,楊詔那看似無神的臉龐,有了些色彩,兩只赤紅的眼珠子,也慢慢活動開來。

  “二公子,如今七大家都已經派人過來,每一家都出動了至少二十位神游境六層以上的高手,其中不乏神游境頂峰。七大家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坐鎮指揮,以最快的速度,擊敗楊開,取得奪嫡戰的勝利。”

  “七大家為什么會派這么多人參與奪嫡戰?”楊詔沉聲問道。

  許久沒有開口說話,楊詔的聲音變得及其沙啞,也顯得有氣無力,好似病入膏盲,行將就木。

  葉新柔吃吃地笑著:“剛才不是跟你說了嘛,楊開是極有可能會變成邪主的危險人,楊家不允許這樣的人繼承家主,七大家與楊家共處中都,生死與共,自然也不會撒手不管。現在他們都聚集在府上,就等著你發號命令,二公子,楊家的家主之位在向你招手呢。”

  “真的只是因為這個原因?”楊詔目光陰冷,盯著面前聲嬌體柔的女子。

  “還能有什么原因?”葉新柔愣了。

  面上不禁涌出一絲不耐的神色,走上前抱住了楊詔的一只胳膊,撒嬌道;“二公子,別傻坐著了,咱們好好整理下著裝出去吧,讓那些人等的時間長了,也不好。”

  “我不去了。”楊詔依舊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樣,并沒有因為這個震撼的消息而振奮起來,這般說著,便擺脫了葉新柔的糾纏。

  葉新柔一怔,沒想到楊詔居然一點也沒有高興的意思,不禁疑惑道:“二公子你怎么了?”

  楊詔搖了搖頭:“奪嫡戰,是我楊家眾兄弟間,斗智斗勇,比拼人脈和人格魅力的戰斗。這一戰,我已經輸了,輸得一敗涂地,沒必要再進行下去了。

  “怎么會呢?府上本來還有好多人,現在又來了許多高手,他們都是要輔助你的啊,現在就是你東山再起的時候。”葉新柔勸慰道。

  “七大家的人……呵呵。”楊詔冷笑一聲,“我若是用他們去擊敗老九,即便坐上家主之位,也終生不得安寧!”

  “二公子,瞧你這話說的。”葉新柔不禁撇了撇嘴,“可只依靠府上本來的那些人,根本拿楊開沒辦法啊,現在這么好的機會放在你面前,你怎么能不好好把握?”

  頓了頓,嗤笑一聲:“難不成二公子心中懼怕世人的非議?二公子,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史書都是由勝利者撰寫的,等你坐上了楊家之主的位置,誰還敢非議你?”

  楊詔面無表情,也沒有任何表示。

  葉新柔頓時失去了耐心,冷聲道:“二公子,希望你以大局為重,這也是楊家默許的事情,你若不做,便是忤逆家族的意思,哼,堂堂楊家二少,現在居然跟只喪家犬一樣,真是笑死人了!”

  楊詔霍地抬頭,赤紅的雙眸朝葉新柔盯了過去,葉新柔心頭一慌,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便感覺頸脖被卡住了,一陣頭暈目眩,待反應過來之后,自己已經被楊詔扔到了**。

  兩人的面龐幾乎貼在一起,葉新柔清晰無比地嗅到了楊詔鼻孔中**的炙熱氣息,那不是因為動情,而是因為動怒。

  那一只如鐵箍般的大手,死死地卡在自己脖子上。

  葉新柔頓時惶恐起來,這才忽然想起,自己根本不是楊詔的對手。

“二公子,你想干什么……”葉新柔神色痛楚,**著**,柔柔弱弱地朝楊詔望去。(。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破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