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三十七章 你到底想干什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對我來說,他們跟阿貓阿狗沒區別。”楊開扭頭望向開口說話之人,嘴角噙著一抹冷笑。

  “猖狂!”那人冷哼,其他人也都緩緩搖頭,面上浮現出失望之色。

  他們一直在中都,但也每天都在關注戰城這邊的局勢,從楊開以往的種種表現來看,這些人都當他是能夠繼承家主之位的可靠人選。

  可現在見了面,才忽然發現,這居然是個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目中無人的小子!難免會產生失望的心情。

  楊家雖然囂張跋扈,可也不會做觸犯眾怒的事,楊開這次在奪嫡戰中殺了兩個一等世家的繼承人,無疑就是觸犯了禁忌!

  這樣一來,以后楊家再主持奪嫡戰,哪個家族敢派人參加?正是因為大世家的公子小姐們參與進來不會有生命危險,又能磨練己身又有投資的價值,所以每一次奪嫡戰都會有無數勢力爭先恐后地擁擠進來。

  現在被楊開這樣一秀,若不給世人一個解釋,以后怕也沒人敢來林場了,那還有什么奪嫡之戰的產生?

  “依仗楊家嫡系弟子的身份就敢對其他世家繼承人生殺予奪,你這樣的做法,讓家族很寒心,也很被動!”一個看著有四五十歲的中年婦人冷冷地盯著楊開,沙啞著聲音說道。她人長得不丑,雖徐娘半老,可也頗有風韻,唯獨就是這聲音,不知道怎么搞的,所在耳中讓人感覺特別難受。

  “就算我不是楊家嫡系弟子,那兩人若惹到了我,也得死!”楊開的眼中閃過一絲冷厲的光芒。

  幾位長老都不斷搖頭,那婦人道:“看樣子跟你是完全說不通,鎮長老,你來說吧。”

  楊鎮輕輕點頭,把話接了過去,開口道:“楊開,你這次做得確實太過了,你年輕氣威,我理解,老夫也曾有過這樣的一段經歷,所以我也不準備指責你什么,但身為男人,就得為自己做過的事負責。”

  “要我怎么負責?”楊開笑了,“難不成那兩家要我償命?”

  楊鎮微微頷首:“南家和向家的人幾天前已經抵達中都,進了楊家,他們確實是這個意思。”

  “家族的意思呢?”楊開的嘴角噙著一抹玩味的笑容。

  “家族自然不可能答應這種無禮的請求。”楊鎮冷哼一聲,“他們也不掂量下自己的分量,居然想要我楊家子弟償命,可笑至極。”

  楊開面無表情,家族拒絕他們的要求并非是要保下自己,而是關乎家族的榮譽,這一點楊開何嘗不清楚。

  如果不是自己,而是其他的楊家子弟犯下這種事,楊家也會保。

  所以楊開并沒有要感激的意思。

  “不過這事總是要處理的,否則楊家對外也站不住腳跟。”楊鎮沉聲道,“家族命你向那兩家賠禮道歉!”

  “賠禮道歉?”楊開眼睛瞇起。

  “不錯!”

  “我若拒絕呢?”

  “這是家族的命令!”那穿著藍色衣衫的男子沉聲喝道,“你敢拒絕?”

  “家族的命令又如何?”楊開斜睨了他一眼。

  “反了你了!”那男子冷笑連連,“早就聽聞你桀驁不馴,沒想到比傳聞中要更甚一籌,我等今次特意前來,已經給足了你顏面,莫要玩火自焚。”

  說話間,一身氣息陡然散開,怒視著楊開。

  下一刻,無數道神識和強大的威壓,從四面八方襲來,將整個偏殿全數籠罩。

  嘩啦啦……

  偏殿一陣搖晃,頂部簌簌而下許多泥沙。

  那藍衫男子散發出來的氣息在這些神識和威壓下,就如驕陽下的春雪,瞬間支離破碎。

  幾位長老勃然變色,似乎忽然想起,楊開府上可是匯聚了很多強大的武者,在這里用武力示威,有些班門弄斧的感覺啊…

  “都退下!”楊開怒喝一句。

  恐怖的壓力瞬間消散,那些道神識也全部被收回。

  那位身穿藍色衣衫的男子,額頭上不禁滲出冷汗,神色復雜地望著梅開。

  他是楊家的長老,手握大權,幾乎可以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來形容他的地位,本以為來楊開府給他傳令只是個輕松的活,可現在看來,這根本就是件相當危險的事。

  面前這個小子在府中那些強者心里的威望,似乎已經達到了一種無人可及的程度。

  怪不得家主下令好幾位長老一司前來,本來他還覺得有些小題大做,現在看來,是家主高瞻遠矚了。

  若是讓自己一個人過來傳令,這小子會不會搭理自己還不一定。

  “這位長老怎么稱呼?”楊開凝視著他詢問。

  “衛青!”不知覺地,這位長老順著楊開的話接了下來,待回過神來之后,臉色頓時一紅。

  其他幾位長老不禁翻了個白眼,心中對衛青的評價大幅度降低。“衛長老楊開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冷聲道:“請不要在我府上展露你那微妙的實力,我府上這些人都是些危險份子,你懂的。”

  衛青的面色變換不停,尤其的精彩。

  “夠了!”楊鎮怒喝,陰冷著神色盯著楊開:“衛長老雖然不是出身我楊家,但這些年也立下過許多汗馬功勞,否則也坐不上長老這個位置,由不得你來詆毀輕視于他,詆毀輕視他,就等于是詆毀輕視長老殿,這責任你擔當的起?”

  楊開不再說話,神色淡漠。

  “說事要緊。”那婦人趕緊開口提醒,本來眾人這次來,在路上都已經商量好了要如何給楊開施加壓力,有人唱紅臉,有人唱黑臉,幾大長老同時出馬,還怕達不到預期的目的么?

  沒想到三兩句話說下來,居然就被楊開將話題扯到另外一個方向去了。

  再繼續下去,只怕很難收場。

  這小子,真會牽著別人的鼻子走。婦人不禁有些感興趣地看了楊開一眼不過他這態度,確實讓人火大,怪不得衛青按捺不住。

  身為楊家弟子,居然敢無視家族命令,敢頂撞族中長老,這還是楊家弟子么?

  “對說事要緊。”楊鎮也猛然一驚,頓時警惕起來,沉著臉道:“先不說向南兩家的事,楊開我問你你府上有一位實力高深的邪魔之徒吧?”

  “光”

  “他可是出身蒼云邪地?”

  “不是,這一點,我已經跟封神殿的那位太長老言明過。”

  楊鎮點點頭:“這我自然知道,我們也曾派人去蒼云邪地打探過,雖然從得到的消息來看,他確實不是蒼云邪地的人,但消息可以偽造當不得真,你說他不是蒼云邪地的人,那他出身何處?”

  “我不清楚。”楊開搖了搖頭。

  衛青不再做聲,倒是另外一個身穿黃色衣服的人冷哼道:“不清楚居然還接納了他?我可是聽說他與你是主仆的關系。”

  “我不是喜歡窺探別人隱私的人,每個人心里都有秘密長老難道沒有?我現在若是問,你愿意將自己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么?”

  “放肆!”那人一陣火大怒拍椅面。

  楊鎮伸手虛按了一下,他算是看出來了,來的這幾位長老單在言辭交鋒上,沒有一個是楊開的對手,這小子只要一兩句話,就能讓這些平日高高在上的楊家長老心態失衡。

  “這點暫且不提,楊開你確實出身凌霄閣吧?”

  “是!”楊開眉頭緊皺著,有些意識到楊鎮到底想干什么了。

  “凌霄閣殘存的余孽……咳…“那些人現在都在你府上?”

  “在。”

  “凌霄閣是邪宗你府上聚集了如此多的邪宗人士,包括了一些鬼王谷的人,這些我也暫且不提,我再問你……你可曾修煉過邪功?”說到最后,楊鎮的眼神逐漸變得危險咄咄逼人地望向楊開。

  楊開嘴角上揚,玩味道:“我若是說沒有修煉過長老們信么?”

  幾人全都緩緩搖頭。

  不到十日前,楊開晉升神游境,從體內迸發出來的邪惡能量蔓延戰城,讓無數人為之心悸惶恐,心神受到牽連。

  所有人都認為楊開修煉了邪功,就算他現在矢口否認,也沒有任何效果。

  “那我就不用回答了。

  他們已經認定自己修煉邪功,說再多也無濟于事,只會浪費口水。

  “我就當你默認了楊鎮深深地吸引口氣,臉色有些黯然,道:“楊開,說句實話,奪嫡戰,老夫最開始并不是很看好你,因為你表現出來的力量和助力實在太微小了,但是你屢屢創造了振奮人心的奇跡,老夫也越來越覺得下一任楊家之主,理當由你來繼承才對,楊家龐大,但是臃腫,只有在出色的人手上,才能走的更遠,而你,就是這種人。”

  “長老抬愛了。”楊開微微動容。

  “但是現在,老夫不得不問上一句,楊鎮輕輕地吸引一口氣,喝道:“楊開你到底想干什么?”

  楊開平靜地望著他,一言不發。

  楊鎮站了起來,一步步地朝楊開走來,口上道:“收留凌霄閣的弟子,與鬼王谷的人關系親密,身邊還有一位來歷不明的邪魔奴仆,本身修煉邪功,險些走火入魔,可依然冥頑不靈,幾日前,你才剛晉升,如今,卻已到神游境兩層,你這速成的邪功當真了得。”

“楊開,你告訴老夫,你到底意欲何為?是不是要翻了這中都,反了這八大家?”楊鎮一步步地行來,一條條一樁樁地數著,待到楊開面前時,雙眸如鷹隼般逼視過來,奪人心神。(。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破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