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七章 等一會又何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見凌太虛這般姿態,八大家的強者們面色不案稍靄,那胖老者笑道:“凌兄過謙了,神游之上無輩分,所有人都是平輩論交的,說起來,我們這八人的輩分也是混亂的很啊。”

  “是及是及。

  ”有人附和道。

  幾句場面話說下來,氣氛陡然緩和不少。

  “凌兄此番現身,所為何事?”楊立庭依舊冷著臉,明知故問。

  “自然是為了這小子。”凌太虛微微一笑,指著楊開所處的位置道:“怎么說,我也是他師公,徒孫在晉升神游境這么緊要的關頭,我自然得好好看護才行。,1

  “你也要保他?”

  “不錯。”凌太虛微微頷首。

  楊立庭頓時覺得有些難辦了。

  神游之上的凌太虛,氣息詭異的夢無涯,滿身魔氣的地魔,施展霸血狂術的八位血侍……這些人匯聚在一起的力量,已經不是他能夠無視的了。

  神游境九層的血侍施展霸血狂術之后,就能和神游之上稍微過兩招,八位血侍的力量不可小覷。

  凌太虛的實力有目共睹,楊立庭估計自己若跟他單對單,只怕會落入下風,那個夢無涯更是詭秘莫測,連楊立庭都不知道該如何評估他的戰斗力,地魔還在一旁虎視眈眈。

  這一架……打不得,真要是打起來,縱然能勝,也會導致戰城生靈涂炭。

  楊立庭那一直銳利如鷹隼般的眼眸終于輕顫起來,穿過無盡的黑暗,朝楊開望去。

  他不明白,自己家這個后輩小子,何德何能,居然能聚集到這么多強大的高手來替他說話,替他周旋。

  “幾位,能容我說句話么?”凌太虛神情一肅。

  “凌兄請講。”秋道人頷了領首,對上同為神游之上的凌太虛,他們這些人已經不好再拿捏什么身份地位了。

  凌太虛有資格與他們平等對話。

  “幾位想要阻止我這徒孫晉升神游境,無非是因為怕他獲得強大的實力后,心性也會隨之改變,從而墜入邪魔之道,變得非人非鬼,為禍一方。”

  幾人都點了點頭,承認凌太虛說的不錯。

  地魔卻翻了個白眼,不滿地輕聲嘀咕道:“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被自已的力量奴役的人,那才是真正的邪魔之徒。”修煉邪功算得了什么,滿身邪魔之氣又如何?只是大家追求力量的方式不一樣罷了,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自己修煉自己的,何必去否認打壓別人,一群目光短淺的家伙。”

  “大聲點說啊。”水靈不知道什么時候跑到地魔身邊,一個勁地慫恿道“‘你說這么小聲,他們聽不到的。”

  地魔瞪了她一眼,怪笑道:“你這女娃娃,少來忽悠老夫,莫以為老夫看不出你的來歷!””

  水靈一驚,訝然道:“你知道?”

  “哼,老夫當然知道,不但老夫知道,上面那個老不死的夢無涯也知道,我們都來自同一片天空。”地魔冷哼,一臉傲然之色。

  水靈頓時兩眼放光,一把拉住了地魔的胳膊,臉上一副似乎找到了知音的表情,雙眸含淚,激動萬分:“前輩,那你知不知道怎么回去呀?”

  地魔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嘿嘿笑了一聲:“怎么,你回不去?”

  “是啊。我被困在這里好久了,一直不知道該怎么回去,前輩你要是知道的話,能不能告訴我?”

  地魔桀桀笑了起來,得意非常,那刺耳的笑聲讓水靈心里跟貓撓了似的,難受無比,卻不得不擺出可憐兮兮的模樣,祈求同情。

  “我不會告訴你的!”地魔忽然擺了擺手。

  水靈一怔,失望地噘起殷紅的小嘴:“為什么?”

  地魔聳了聳肩膀:“因為老夫要等少主一起。”

  “等他?”水靈一怔,“你覺得他能突破這個世界的束縛?”

  地魔哼了一聲:“少主若是不能,那再無人可以了。

  水靈的神色凝重起來,朝楊開那邊看去,好半晌才輕輕點頭,呢喃道:“若是這個男人,倒也真有可能……”

  “看著吧,長則十年,短則三五年,少主必定能走到那一步的。”地魔信心滿滿,對楊開的未來充滿了無限期待。

  水靈臉色一黑,身子不禁有些發軟:“這么久?”

  “你若想回去,也可以等,不過少主是不是要帶你一起,這就不是老夫能做主的了,畢竟你之前跟他鬧得有些不太愉快,少主……是很記仇的。”地魔斜睨了水靈一眼,緩緩搖頭。

  水靈仔細想了想,忽然覺得以那個男人殘暴的心性和現實的嘴臉,大概也不會好心把自己帶上,連忙拜求起來,態度恭敬萬分:“還請前輩指點迷津!”地魔大笑:“好說,好說。”

  頓了頓,低聲道:“少主這個人嘛,雖然記仇,手段兇狠,但他對朋友可是沒話說的,你在戰城這么久,應該也瞧出一點他的性子了。”

  水靈輕輕點頭,目光微微有些迷離。

  這一次的事情,幾乎就是最好的例子!具體的事情經過水靈不知道,但也大概地猜測出來了。

  為了一個凌霄閣的弟子,楊開能如此大動干戈,甚至不惜把拘魂咒交還給自己,也要讓自己幫忙擒拿向楚,由此可見,這個男人確實是真性情的男人,對敵人殘忍血腥,對朋友大方豪爽,性格很極端。

  “你瞧出這一點,難道還不知道怎么做么?”地魔大有深意地望著她。

  水靈心中一動,頓時明了,連忙點頭:“我知道了,我也要讓他把我當成朋友!”

  只要能和他成為朋友,到時候還怕他不帶自己一起離開?

  “嘿嘿……”地魔怪笑起來,“少主對女人向來是來者不拒,尤其是漂亮的女人,你應該沒問題的,我想以你的出身,與少主也還算般配,好好努力吧!”

  水靈臉一紅,瞪了地魔一眼:“瞎說什么呢?他這種貨色,怎配得上本姑娘?”

  地魔冷笑道:“十年后,你就沒資格說這話了。”

  水靈愕然,暗暗覺栩也魔有些太盲目看好楊開了,也不再與他多說,只是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與楊開搞好關系。

  兩人說話的功夫,那些位神游之上也在商榷著。

  凌太虛道:“凌某人倒是覺得,即便我這徒孫晉升,心性也不可能會被影響。””

  “你憑什么這么判斷?”楊立庭冷哼一聲。

  “因為他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成長起來的,我比你們更了解他。”凌太虛微微一笑,他和別人不同,曾經見過楊開邪氣滿身的一面,也跟楊開探討過這個問題,對他自然很放心。

  “說的也有道理。”秋道人輕輕點頭,手撫著下巴上的胡須,沉吟了好一會才道:“可是萬一事情正如我等預料的那樣發展呢?”

  “到時候無需幾位出手,凌某人自己清理門戶!”凌太虛神色一正,朗聲喝道,忽然臉色又有些黯然:“我門下已經出過一次這樣的情況,絕對不能再有第二次!”

  八大家的強者們不禁皺了皺眉,心知他所說的情況定是邪主無疑,不禁也有些理解他的心情了。

  “幾位不是連這點時間都等不了吧?”凌太虛望著八人道。

  “好!”楊立庭重重點頭,“就依你的意思辦,待他晉升之后,若真的性情大變,那就有勞凌兄出手了。”

  “放心,真若是那樣,我會廢去他的修為。””

  “我本也沒想要取他性命!”楊立庭輕哼一聲,與其他七人靜靜等待起來,不再多說。楊開就算真的晉升后性情大變,也不過是個神游境,這么多高手在此地,他還能插翅飛了不成?

  所以等上一會也沒什么。

  反倒是凌太虛,輕輕搖了搖頭,面上不見絲毫緊張,顯然是對楊開有著十足的信心,并不擔心他出現什么意外。

  雙方達成協議,一直擋在八位強者面前的血侍和董輕寒等人,全都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氣,這口氣吐出去,眾人才察覺到自己一身都被冷汗浸濕了,風吹來,冰涼至極。

  對抗神游之上,這在以前他們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是今天,卻義無反顧地去做了。

  凌太虛和夢龍涯兩人沖他們微微點頭,眾人連忙神色激動地行寺……

  秋道人松開了一直被禁錮的秋憶夢,霍家那位高手也放了霍星辰,兩人趕緊回歸自己的陣營,指揮調度,讓眾人退遠一些。

  楊詔府的武者們,也都情不自禁地躲避了一段距離。

  片刻之后,楊開身旁就只剩下了凌太虛,夢無涯還有八大家的八位強者。

  剛才眾人談判的談判,看熱鬧的看熱鬧,一直沒怎么去關注楊開,到了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楊開一個人身上,這才發現,他這次承受的天地威能洗禮是多么的恐怖駭人。

  一股股龐大的能量,毫不間斷地從云層里襲下,轟在楊開身上,這些天地威能,足以讓任何一個神游境頂峰的強者焦頭爛額,可楊開一直靜靜地懸浮在云層之下,身體內產生一股瘋狂的吸力,如無底洞般,有多少天地威能加身,都統統吸收干凈。

沒有絲毫浪費,也沒有想象中的艱辛,他的身體應付這些,輕而易舉。(。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破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