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五章 全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眾目睽睽之下,地魔大放厥詞,在八大神游之上面前侃侃而談,讓所有人都對他側目不已。

  “不知所謂!”楊立庭冷哼一聲,揮手就是一掌打出。

  在那一掌下,地魔不禁身子一矮,險些跌跪在地,但他依然強硬地撐住了,反倒是他身邊不遠處的傀儡血魔,驟然爆開,如那向楚一樣,尸骨無存。

  地魔的雙眸陡然綻放出絲絲寒光,冰冷地望著楊立庭。

  “恩?”八位神游之上全都神色一怔,似乎沒想到地魔居然有這么強大的抗壓能力,楊立庭的那一招縱然沒有用出全力,也不是神游境武者能夠抵擋的,最起碼也應該是斷骨吐血,重創倒地的下場。

  可地魔僅僅只是矮了下身子一…這根本不是許游境武者能夠做到的事情。

  楊立庭雖然老早就看地魔不爽了,但他好歹也是站在巔峰上的人物之一,一招未能奏功,剛也抹不開臉面繼續攻擊地魔,只是冷哼一聲,不再理會他。

  地魔獰笑不止,望著楊立庭的眼神,變得危險起來。

  傀儡血魔煉制不易,就這么被楊立庭一掌打成奇粉,他自然心中惱火。

  顧忌楊開此刻的狀態和處境,地魔也只能忍氣吞聲,不敢糾纏。

  “楊前輩秋憶夢小心翼翼地呼喚了一聲,心中忐忑不安,抿了抿干澀的嘴唇輕聲道:“楊開正在突破之際,您若有什么指教,能先告訴晚輩么?晚輩稍后一定替您轉達!”

  她看出一點楊立庭心中的想法,卻不敢確認,只能用這樣的說辭來替楊開爭取一些時間,也指望楊立庭念及血脈親情,不要做的太決絕。

  哪知楊立庭根本沒有理會她的意思,一雙眼睛依然直直地盯著正在接受天地威能洗禮的楊開,神情一如剛才那般冷冽。

  傲骨金身內的邪惡能量自從楊開的意識沉浸到腦海中之后,就一直毫不間斷地在往外噴涌,到了這個時候,不但沒有收斂的跡象,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楊立庭的眉頭緊鎖著,其他七位神游之上的臉色也都不是太好看。

  “楊兄,這小子怕是真的走火入魔了!”胖老者一聲嘆息,“可惜了這么好的苗子啊。”

  他早就讓楊立庭出來制止楊開的暴動,可楊立庭卻沒有聽。拖延到現在,已經沒有挽回的余地了。

  “只是他體內怎么會有這么龐大的邪氣?”另外一人眉頭緊皺,有些疑惑不解。

  一個真元境九層的武者,根本不可能具備這么多真元。他的丹田和經脈,又不是無底洞,這么龐大的能量,幾乎都比得上一個神游境巔峰了,而且還在往外迸發。

  “看樣子,他修煉邪功已經有不短的時間。”一個臉色暗紅的老者沉聲道,扭頭望著楊立庭:“楊兄,你到底要怎么做,趕緊拿個主意啊,放任他這么搞下去,戰城里這幾萬人怕都要墜入邪魔之道,他雖然是你楊家的血脈,可也不能因為他而導致生靈涂炭。”

  “何須你來說!”楊立庭冷哼一聲,看樣子是有了定計。

  “前輩,你到底要怎么做?”秋憶夢連忙上前一步,沉聲詢問,芳心越來越不安,越來越擔憂。

  秋道人皺了皺眉,緩緩伸出一只手,秋憶夢頓時感覺自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牽弓,扯到了秋道人身邊。

  “太長老……秋憶夢花容失色。

  “楊家的事,你不要插嘴!”秋道人緩緩搖頭,說話間,往秋憶夢體內打入一道能量,秋憶夢頓時僵硬在原地,動不得,開不了口,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雙眸里溢滿了失措和焦急。

  “你小子也給我閉嘴!”霍家的那位神游之上眼看霍星辰有些不知死活的欲開口說話,連忙如法炮制,將他扯到身邊禁錮。

  霍星辰不禁翻了個白眼。

  楊開府上出身八大家的兩位公子小姐瞬間失去了話語權,剩下的人立刻意識到不妙了。

  這八人顯然是想對楊開干什么啊,要不然不可能這么做的。

  “楊兄,事不宜遲,要動手就趕緊動手吧。””有人催促道,面露不耐之色,他們坐鎮封神殿,只顧著自己修煉,期望在有生之年能夠窺探出更高一層的境界,可今日卻被楊開打擾,不得不出動,自然有人心情不爽。

  并非每個人都如胖老者那樣,司情憐憫楊開的遭遇,惋惜他的資質。

  楊立庭輕輕點頭,望了一眼圍聚在楊開身邊不遠處那些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等,開口道:“都讓開!”

  關鍵時刻,董胖子站了出來,略顯肥胖的臉上有些緊張之色,卻依然堅定地擋在楊開面前,不卑不亢拱手詢問道:“前輩到底想干什么,能說來聽聽么?”胡家姐妹也跨前一步,站在董輕寒身旁,嚴肅地朝楊立庭望去。

  萬花宮的四個少女,紫薇谷的駱小曼,問心宮的左方,飛羽閣的儲景山,端木家族的五位神游境……

  所有人都上前來了,排成一列。

  八位神游之上不禁訝然,沒想到楊開的人緣這么好,在這種關頭還有人敢替他出面說話。

  他們相信,若不是秋憶夢和霍星辰被禁錮,肯定也會成為他們其中的一員,而且會是領頭的兩個人。

  楊立庭也沒動怒,只是輕輕點頭,耐心說了一句:“我要阻止他晉升!”

  眾人勃然變色,董輕寒駭然詢問:“為什么?”

  如果楊開的晉升在這里被阻止,那他的修為可能就會徹底被廢,淪為普通人。從云之截跌落到世界的最底層,這樣的打擊,恐怕沒人能承受。

  楊立庭緩緩搖頭:“他已經走火入魔,一旦突破到神游境,只會變成象他那樣的存在。””說話間,伸手指了下地魔,繼續道:“我八大家與邪魔之徒誓不兩立,不能允許族內出現那樣的人!”

  “這只是前輩的臆測吧?”董輕寒皺了皺眉頭。

  楊立庭頓時神色不悅,冷哼道:“這是老夫等人的經驗,也是以前發生過的事情!”

  八大家,不是沒出現過修煉邪功的人,每個修煉邪功的人,都會隨著自己實力的增長,而心性逐漸改變,實力越強,越會變得邪戾,一旦出現這樣的人物,八大家都會趁其羽翼未豐之時將其毀滅或者廢去修為,免除后患。

  “以前發生,不代表這一次也會發生!”董輕寒的情緒也激動起來,就因為這個原因,這八人居然要對處在關鋌時刻的楊開下毒手?

  他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

  “老夫不是來與你理論的,你也沒這個資格!”楊立庭的耐心已到極限,剛才之所以解釋那么一句,也僅僅只是因為看在他們對楊開這么忠心的份上,心有觸動。

  現在一群年輕人居然擋在他的面前,不讓他下手清理門戶,楊立庭如何不惱怒?

  “我相信楊開會控制好自己的心性,不會墜入邪魔之道的。”董輕寒朗聲喝道。

  “我們也相信!”胡家姐妹同時嬌喝。

  “我們也是……”異口同聲的聲音傳出,讓所有人都不禁微微動容。

  楊詔瞬間失神。

  他手下聚集的勢力,比起楊開要多出幾倍!但是楊詔覺得,如果自己現在處于楊開的立場,手下聚集的那些人是不會如董輕寒,胡家姐妹那樣堅定不移地要保護自己的。

  自己與那些勢力的關系,只是未來利益的掛鉤。

  而老九那邊,似乎是真心相交,是可以患難與共的朋友們。

  察覺到這一點,楊詔嘴中的苦澀塞過黃連,望著被黑氣包裹毫無意識的楊開,眼中竟流露出羨慕的神色。

  他也想要這樣的朋友。

  楊威皺了皺眉,躬身道:“太長老,剛才老九也被邪魔之氣纏身,但弟子見他神智相當清醒,并沒有喪失本性,不如……

  “沒你說話的地方!”楊立庭冷喝。

  “是。”楊威無奈,只能閉口不言。

  “前輩若真想毀了楊開,那便先過了我們這一關!”董輕寒深吸一口氣,神色平穩下來,一副決不退縮的表情。

  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被禁錮的秋憶夢,雙眸中溢出一絲淚花,欣慰又滿足地望著那些人。

  霍星辰也是神情激動,一身熱血沸騰。

  用螳臂當車來形容眼前的局面,再合適不過。可不知道為什么,這樣看似自不量力的對抗,卻深得霍大公子的青睞,讓他恨不得也能親自站在那邊,高亢激昂,明知自尋死路,卻依然義無反顧。

  霍大公子忽然覺得自己挺犯賤。

  “就憑你們?”楊立庭緩緩搖頭,神色淡漠。

  他是神游之上,這些人數量雖然不少,可想要阻止他動手,卻是癡人說夢。

  “他們不夠,若是再加上我們呢?”一聲朗喝傳來,隨著喝聲,七道身影迅速飛馳過來。

  轟轟轟是…

  七人就如從天墜落的隕石,夾帶著狂暴的氣息,落了下來,排成一列,擋在董輕寒等人面前。

  董胖子眼前一亮,緊繃的心情不禁放松了一些。

  因為來的這七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楊開府上那七位沒資格參與奪嫡之戰的血侍!

以屠峰為首,曲高義,簫順,羅海,嚴令行,吳駒,傅聰…一個不差,全來了。(。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破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