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四章 是你們的福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在向楚被殺之后,天空中烏云里蘊藏的毀滅性能量似乎徹底被激活了,一道又一道,毫不間斷地朝楊開轟下,讓所有人看得心驚肉跳,不知道楊家這位年紀最小的公子是否能夠在這次洗禮中獲得新生,又或者是被毀滅。

  楊詔失神地望著半空,嘶吼道:“大哥,你也站在老九那一邊?”

  楊威搖了搖頭,冷聲道:“不是大哥要站在老九這邊,是老二你做的太過分了,自己清醒清醒,好好想想吧,你現在到底在干什么!”

  “奪嫡戰,無所不用其極,我當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楊詔冷哼。

  楊威一臉失望,痛心疾首道:“你要從老九手下保南笙和向楚,大哥我沒話說,但你想壞老九一世成就,大哥不能坐視不管,我想,……換做老九,也不會在你晉升一個大境界的時候去擾亂你。”

  楊詔一怔,赤紅的雙眸中微微清醒了那么一瞬,臉上不禁浮現出痛苦的神色,但很快,又被猙獰取代,變得無比瘋狂。

  他現在根本無法穩定自己的心境。

  如果是在清醒的時候,他或許能意識到一些東西,現在的他,心中只有擊敗楊開的念頭在涌動,驅使了他所有的意志。

  轟……

  兩兄弟說話的時候,一聲爆響忽然傳出,伴隨著響動,無與倫比的邪魔之氣從楊開體內再度擴散出來,比起剛才更加濃稠,更加讓人難以抵擋。

  受到這股氣息的影響,所有武者都難以壓制心中的邪惡了,甚至包括那些神游境高手。

  地魔猖獗地大笑起來,在這股邪氣中如魚得水地穿梭,自身實力似乎也猛然提升了一個檔次。

  “這小子到底怎么回事?”遠處,夢無涯神色凝重,喃喃自語。

  他從來不知道楊開體內居然聚集了這么多的邪氣,那他以前的真陽元氣去哪了?那應該是邪氣的克星才對啊。

  “有沒有危險啊師傅?”夏凝裳急得快哭了,隔了這么遠的距離,她都受到了邪氣的影響,額頭上那顆淡藍的寶石正在散發著一道道柔和的光芒,驅散她身邊的黑暗。

  “我不知道。”夢無涯也懵了,“他的意識現在應該沉浸在腦海中,根本無法控制自己身體內能量的爆發。

  這一次晉升,與平常時候的晉升不同,這一次是晉升神游境,能開辟出武者自身的識海的晉升。

  現在楊開的意識肯定是在腦海中的,可以說,他對自己的身體根本無法掌控,無法掌控體內的能量,那些邪惡的力量,自然就瘋狂地涌出來了。

  “這樣下去不妙啊。”眼看著那邊的戰斗越來越狂暴血腥,夢無涯的臉上流露出深深的擔憂之色,他不是在擔憂楊開能否平安度過這次劫難,而是在擔心整個戰城的人被這股邪惡力量影響之后,會變成什么樣子。

  如果戰城里幾萬人因為楊開的這次晉升而心性大變,那他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神識擴散開,夢無涯的臉色越來越陰霾。

  他察覺到,戰城內四面八方,都有一些戰斗在發生,這些人或許與奪嫡之戰無關,但是被楊開體內的能量牽引出自身的邪惡之后,他們也無法控制好自己的情緒,稍微有點小過節便會引發巨大的沖突。

  此時此刻,整個戰斗都顯得有些風聲鶴唳,處處刀光劍影,鮮血濺地。

  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情勢只怕會越來越惡劣,除非楊開能夠將那些邪魔之氣收回體內!

  一個人的晉升,居然能影響一座城池,這可真是千古奇談,夢無涯也被深深地震撼了。

  驀然,他的臉色一變,凝神朝戰城正中央的位置望去,嘆息道:“終于把他們驚動了。”

  “把誰驚動了?”夏凝裳急切地詢問。

  “幾個老不死。”夢無涯深吸一口氣,開口道:“徒兒,你先回府,這里等會恐怕有些不安全。”

  “我不想回去……”夏凝裳搖了搖頭,看向楊開的方向:“師弟還在那里。”

  “回去。”夢無涯望著她,“放心,我會把楊開平安帶回來的。”

  夏凝裳的神色猶豫掙扎了一會,這才輕輕點頭:“師傅你說的,若是帶不回來,徒兒也死了算了。”

  說罷,旋風一般朝楊開府沖去。

  她知道自己留下來不但不能幫楊開的忙,還會成為師傅的負擔,所以也不敢再逗留。

  望著她消失的背影,夢無涯苦笑一聲,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欠了楊開什么,居然要為他做到這種程度。

  遙遙地,有八道身影朝楊開那邊飛了過去,夢無涯輕嘆一口氣,也飄然朝那邊走去。

  八道身影,分屬八大家的神游之上,個個都有一兩百歲的高齡,平日里坐鎮封神殿,不理外事,今天,他們本來也不想理會這次的沖突,楊詔和楊開打生打死,與他們沒有半點關系。

  但是現在,他們坐不住了。

  整個戰城都被邪魔之氣覆蓋,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地被影響,逼得他們不得不出面來處理此事。

  八人的神色淡漠,其中有幾人似乎因為楊開而被打擾,心情有些不太愉快。

  飛馳到楊開身旁不遠處,八人頓了下來。

  沒人察覺到這八人的靠近,所以當他們突然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神色一怔。

  “夠了!”楊立庭淡淡地喝了一聲,這一聲喝下,正在兇猛朝彼此進攻的楊詔府和楊開府的武者們全都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似乎那一聲中蘊藏了什么神奇的力量,強行制止了他們的動作。

  楊威神色一凝,趕緊躬身行禮:“見過八位前輩!”

  楊詔雙目赤紅,也連忙收斂了臉上的猙獰,變得溫順起來,同樣行了一禮。

  在這八人面前,他可不敢造次。

  那茶樓里的柳輕搖,也是趕緊飛馳出來,主動見禮。

  每個人都表現的相當恭敬。

  楊立庭淡淡地看了一眼楊詔,神色淡漠,揚出一道能量,沖進了楊詔體內。

在這股能量的作用下,楊詔的雙眸立刻恢復清明,怔怔地望著眼前的一切,回想自己剛才的命令和動作,額頭上瞬間滲出細密的汗  清醒之后,他總算恢復了神智。

  “區區邪魔之氣都無法承受,這樣的心性也有資格成為楊家子弟?”楊立庭輕斥一聲。

  楊詔勃然變色,低下腦袋,抱拳道:“讓太長老失望了。”

  楊立庭輕哼一聲,看都沒看他一眼,楊詔不禁面色發白,羞愧萬分,這種無視讓他心中倍受煎熬,不禁生出一種自己確實不如老九的微妙,心情。

  念頭一生,連忙驅散,他害怕自己再被影響,如果真是那樣,那自己以后恐怕無論如何都無法在楊家出頭了。

  “你還算不錯。”楊立庭看了一眼楊威,輕輕點頭。

  楊威寵辱不驚,神色自若道:“太長老謬贊。”

  楊詔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被邪魔之氣影響,反倒是楊威能夠一直緊守本心不變,自然讓楊立庭高看一眼。

  “這小姑娘也不錯。”體型微胖的老者望著秋憶夢,嘿嘿笑了一聲,她也是少數幾個沒被楊開影響到的人。

  “我秋家的人,當然不錯。”秋道人臉上浮現出一絲傲然之色,秋憶夢的表現也讓他相當滿意。

  “見過太長老。”秋憶夢上前一步,行禮之后立刻詢問:“不知八位前輩駕臨,想要做什么?”

  說話的時候,面上也是一片緊張之色。他們八人向來不顯山不露水,不問世事,現在忽然出現,分明是因為楊開的緣故。

  而此刻的楊開狀態也有些不對勁,八大家的人與蒼云邪地更是水火不容,尤其是老一輩的人,對邪魔之徒更是深惡痛絕,讓他們見到現在的楊開,秋憶夢哪會不擔心?

  秋道人正了正臉色,開口道:“想干什么你得問問楊兄,這畢竟是他們楊家人惹出來的事。”

  秋憶夢立刻將目光投向楊立庭。

  后者一言不發,盯著在狂暴的天地威能下洗禮的楊開,神色漸漸冷厲。

  秋憶夢不禁心中一突,有些惶惶不安的感覺蔓延開。

  他現在的臉色分明是厭惡至極,只不過楊開畢竟是楊家的人,是他楊立庭的晚輩,如果換做是其他人出現這樣的情況,只怕早就被轟殺了。

  “老家伙,你看歸看,可不要打我家少主的主意,要不然老夫可不答應!”地魔似乎不知死活一般,獰笑著沖楊立庭道。

  所有人都面色一變。

  居然有人敢在神游之上面前這般大放厥詞!

  聽到地魔的話,八人都同時看了過去,八道神識瞬間鎖定在地魔身上,地魔一身魔氣被激得兇猛迸發,與楊開體內的邪惡能量遙相呼應,頓時讓所有人都生出一種末日來臨的感覺。

  “他的邪功,是跟你修煉的吧?”楊立庭一點也沒把地魔放在眼中的意思,淡淡詢問。

“嘿嘿,這你可錯了。”地魔緩緩搖頭,也沒有一點懼怕的神色,“老夫這點本事,可教導不了少主,他這一身成就,是自己修煉來的,你楊家能出了少主這樣的人,是你們的福氣,得好好珍惜呵護,你楊家的未來,可就指望少主了。”([本文字由破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