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一章 意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所有圍觀的武者,都在這股力量下,露出及其痛苦的表情。

  他們忽然覺得連呼吸都變得困難,好像有一座大山壓在他們的頭頂,讓他們生出膝蓋發軟,想要跪倒在地的沖動。

  唯有地魔嘿嘿獰笑,雙眸冒光,一臉的享受和愉悅。

  這樣狂暴邪惡的氣息,正是他渴望的力量。

  “快躲!”

  “離那些黑氣遠一些。”

  “怎么可能,這位小公子怎么能動用這么強大的力量,我是不是看錯了?”

  楊詔府上那些武者,紛紛叫嚷著,滿眼的不可置信和惶恐之sè,連連避讓,生怕被那些黑sè的能量侵蝕。

  一股開天辟地般的力量波動,驟然在黑蛟的身上爆出,它張開的血盆大口中,出現了一個黑sè的漩渦,漩渦旋轉著,產生了一股無與倫比的強大吸力,拉扯著楊詔和他身邊的血侍。

  在這股力量的影響下,楊詔幾乎沒有反抗的力氣,若不是有血侍守護,只怕早已被吸進蛟口中,粉身碎骨。

  面sè慘白萬分,楊詔頭一次認識到,自己與老九之間的實力差距,是這么的龐大。

  是如天與地般的間隔,只怕自己努力一輩子,都不可能追上老九的步伐。

  這個念頭一生,楊詔頓時有些萬念俱灰,忽然覺得什么掙扎反抗,奪嫡之戰,楊家之主全都沒有意義了。

  “二公子!”那血侍在他耳畔邊沉喝一聲,楊詔象是過電似的,一個機靈,失神的雙眸恢復一絲清明。

  “不要被這股氣息影響心境!”血侍沉聲提醒。

  楊詔剎那間汗出如漿,連忙點頭。他不是輕易言敗的男人,剛才之所以會出現那樣的消極想法和念頭,純粹是因為被楊開的詭異力量影響了心神的緣故。

  被血侍喝醒之后,也是守住心神,不想再被楊開力量中摻雜的意境影響。

  “雨仙!”楊開同樣怒吼。

  正在天空中與追隨楊詔的另外一位血侍顫抖的唐雨仙沖自己的對手莞爾一笑,jīng純龐大的神識力量驟然自腦海中迸發出來,無影無形地朝楊詔那邊沖擊過去。

  “神游境九層?”正與唐雨仙對陣的那位血侍眼眸一亮,失聲驚呼。

  “呀,被你看出來了。”唐雨仙輕笑一聲,“本來還想隱藏一陣呢。”

  “怎么可能?”那位血侍上下打量著唐雨仙,似乎想重新認識她一般,“你怎么可能這么快就晉升到神游境九層?”

  血侍們彼此親如兄弟姐妹,也都知根知底。唐雨仙是什么水準,她的對手自然再清楚不過,也知道她該什么時候才能晉升到神游境九層。

  可是現在,突然爆發出來的神識力量,讓他意識到唐雨仙居然已經晉升了。

  “你怎么做到的?”那人急切詢問,本來他的資質和水準與唐雨仙相差無幾,可現在人家一個女人都走到了他前方,他自然是由高興又心急。

  高興是因為血侍堂又有一位兄弟姐妹晉升了,心急的是自己落后于她!

  “不告訴你!”唐雨仙嘻嘻一笑。

  那人緩緩搖頭,苦笑道:“雨仙,看樣子你跟在小公子身邊,連心態都變年輕了不少,以前可沒這么頑皮的。”

  唐雨仙臉sè一沉,森冷道:“你什么意思,是說我本來很老么?”

  那人心頭一突,立刻意識到自己觸動了唐雨仙的禁忌,連忙擺手:“雨仙,我可沒這么說。”

  “哼!本來不想要你好看,現在我準備好好教訓教訓你!”唐雨仙一臉惱火,出手再不留情,將她的對的叫苦不迭。

  雖然只有一階的差距,但就是這一階,讓唐雨仙能夠擁有凌駕于對手之上的實力。

  并且在與他戰斗中,唐雨仙還能不斷地釋放自己的神魂技援助楊開那邊。

  得了唐雨仙的援助,楊開那邊的局勢顯得越發從容。

  “小公子,得罪了!”那守護著楊詔的血侍忽然沉喝喝到,說話間,立刻松開了楊詔,體內真元運轉,一縷縷碧綠sè的光束,從他體內逸散出來,形成一道巨大無比的光柱,狠狠地朝楊開沖去。

  “咔!”那光束還沒接近楊開,便被他伸手一指,一道黑sè的能量沖出,攔截在半空中,直接打散。

  楊家血侍凝練出來的一擊,縱然不是全力出手,也恐怖非常,居然擋不下楊開的一擊。

  眾人皆驚,實在不知道此刻的楊開到底擁有多么強大的戰斗力了。

  反倒是楊開,雖然一身氣血之力旺盛至極,眉頭卻緊鎖著。

  與血侍的一次正面交鋒,讓他意識到想擊敗對方是根本不可能的。

  楊家血侍,并非浪得虛名,縱然自己此刻已經入魔,也有唐雨仙神魂技的協助,也不可能打敗他。

  或者說,若不是他要守護楊詔,自己倒有可能被擊敗!

  單打獨斗,自己現在還不是血侍的對手。

  心思急轉,各種念頭在腦海中劃過,楊開冷哼一聲,那黑sè的蛟龍和所有的邪惡能量全數返回,將他團團包裹。

  手腕一翻,一柄閃爍華光的小劍出現在手心上。

  這是那件天級上品的神魂秘寶!

  自煉化它到現在,楊開也依然感覺沒能與它徹底融合。但此刻為了擊殺向楚和南笙,楊開不得不利用它了,是成是敗,就在此一舉!

  遙遙地朝楊詔身后望了一眼,楊開看到了躲藏在人群中探頭探腦一臉怨毒仇恨之sè的向楚和南笙兩人。

  “我說了,今天誰都保不了你們,你們必死無疑!”

  靜立在原地,楊開沉喝一聲,眼中迸發出如刀鋒般的寒意。

  向楚和南笙渾身一顫,忽然覺得不安起來,下意識地想要后退,尋找能夠保護自己的人。

  可惜,向家和南家的所有高手都已被楊開在追殺途中斬殺殆盡,僅剩下的兩位神游境頂峰與影九大戰之后,也一直未回。

  找了半天,并沒能找到可以依靠的強者,面對楊開那冰冷的目光和低喝,兩人不禁泛出不妙的感覺。

  楊開的表現,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他們根本沒想到,楊開居然真的敢追殺到楊詔府,并且在這里大動干戈,誰的面子都不賣,一副不殺掉自己兩人誓不罷休的強硬姿態。

  “我們是一等世家的繼承人,楊開你敢對我們下死手,你一定會后悔的!”南笙惶恐間,忍不住尖叫起來,歇斯底里。

  楊開緩緩搖頭,冷酷道:“我不管你們是不是一等世家的繼承人,如果是正面戰斗你們打傷我的人,那我也無話可說,可你們敢趁我不備動些下三濫的手腳,就要付出代價!”

  話說完,忽然閉上了雙眼。

  錚……

  一聲清脆悅耳的錚鳴,自他手上的小劍傳了出來,似乎有人在輕彈著它。

  一種詭異的氣息自楊開身上蔓延出來。

  “快阻止他!”楊詔看出不妙,連忙沉喝一聲,同時祭出了自己的玄級秘寶。

  那是一件金光閃閃,圓環狀的秘寶,也是他在破鏡湖奪寶戰中的戰利品。

  瘋狂地往圓環內灌入真元,楊詔隨手將它打了出去,那圓環在激shè的途中,陡然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

  眨眼的功夫,鋪天蓋地都是金燦燦的圓環,朝楊開籠罩過來。

  蛟龍怒吼著,搖曳身姿,用自己龐大的身軀將楊開團團守護,包裹得密不透風。

  “霸血狂術!”唐雨仙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從天空中沖了下來,嬌柔的身軀內爆發出不可想象的力量,只身擋在楊開面前。

  追隨楊詔的兩位血侍也沖了上來。

  狂暴的攻擊打向唐雨仙。

  場面一片混亂。

  楊開卻心如止水,喧鬧聲,戰斗聲,狂暴的力量爆破聲,隨風逝去,整個人似乎立在一片平靜的湖面上。

  滴答……

  心靈里傳來一陣悸動,不知為何,自身的神識力量,與小劍模樣的神魂秘寶在這一刻達到了一種空前的契合狀態。

  楊開似乎是以己身融入到了小劍之中。

  咻……

  小劍化為一道流光,以一種肉眼無法看到,神識都無法捕捉的速度,從楊開手上激shè出去。

  意識寄身在小劍之中,楊開看到了施展霸血狂術之后力拼兩位神游境八層血侍的唐雨仙,香汗淋淋,毫不退縮。

  看到了守護在自己身旁的黑蛟,被楊詔的那件玄級秘寶打得傷痕累累,黑氣翻滾。

  看到了圍觀的武者們張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表情。

  甚至還看到了秋憶夢那雙眼眸中倒印的自己的身影,還有那美眸中蘊藏的擔憂。

  更看到了幾百丈開外,一間茶樓里,臨窗位置處神sè凝重的楊威和柳輕搖。

  時間在這一刻,似乎被放慢了,楊開的思維感覺比起以往,要清晰千萬倍,意念所達,一切都能印入腦海之中。

  一種神奇玄妙的感覺,油然自心底升起,這是以往從來未曾有過的感覺,在這種感覺下,楊開體驗了前所未有的酣暢淋漓。

  轟……

  腦海中似乎有一層束縛被打破了,頓時讓他渾身一輕,平白生出一種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的舒坦。

  那小劍模樣的神魂秘寶的速度,更快一分!

  天空中風云際會,遮蔽了整個戰城的烏云在這一刻陡然凝聚起來,變得比剛才愈發厚重,愈發壓抑。

  楊開已沉浸在忘我的意境之中,將自己的目標鎖定在了南笙身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