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一十四章 我會放過你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世界華人齊聚聚軒閣,與您共享讀書的樂趣!莫默第五百一十四章我會放過你們  玄級秘寶的威能,誰能抵擋?

  除非是同為玄級的防御秘寶,就如楊開手上的那一面骨盾!

  當那七八條從骨盾中央的獸口中竄出來的電龍搖曳沖過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傻眼了,臉上瞬間溢滿了驚駭恐懼的神色,死亡的召喚響在耳邊,沒人能淡然處之。

  如果這里還有高手,他們還能依靠那些高手的通天手段擋下電龍的襲擊,可他們的高手被牽制的被牽制,被冰凍的被冰凍,剩下的人根本無力抵擋。

  一片人仰馬翻,所有人都惶惶不安,四面八方地飛竄,企圖逃離原地,躲避那些電龍的襲殺。

  向楚頭腦還算清晰,叫嚷著讓眾人合力抵擋,但這混亂的場面實在讓他有心無力,連秋自若都跑了,其他人哪還會留在原地等死?

  轟轟轟,—,—……

  咔嚓嚓……

  那些道電龍就如無堅不摧的利劍,裹著不可匹敵的力量,在人群中肆虐沖撞,但凡被電龍碰到的或者,無一不是手腳抽搐,倒地不起,更有甚者,直接被電得渾身焦糊。

  那些僅存的神游境高手,護著自己家的公子們,紛紛避讓電龍的襲擊,如喪家之犬般狼狽不堪。

  慘叫聲此起彼伏,在玄級秘寶的威能之前,人命如草芥般廉價。

  正在運功療傷的康斬緩緩睜開眼,望著那邊的凄慘景象,心頭一涼。

  這才意識到,楊開之前說的話,是真的。

  他不讓凌霄閣的人參戰,真的是為自己等人著想!南笙只不過是傷了他凌霄閣一個年輕弟子,就招惹來這樣的殺戮,如果凌霄閣的人真的因為混戰而死傷慘重,那……自己是不是還有命活著回到戰城?

  康斬已經不敢再想了,神色灰敗地閉上眼睛不再理會那邊的戰況。

  凌霄閣眾人,忽然神色激動起來,一個個滿臉通紅,拳頭緊握。

  剛才所受的屈辱和忍讓,在這一刻,似乎全都找了回來。

  楊開單憑一己之力居然讓七家勢力的武者們雞飛狗跳,打得那些人只能躲避,能攻擊的時間都抽不出來。

  一道道紫色的幽光,忽然在半空中爆裂開蕩出一圈又一圈肉眼可見的漣漪波動,猶如平靜的湖面被丟下了一塊塊石子般,朝那些狼狽躲藏電龍攻擊的武者們包裹過去。

  而在那一層層的漣漪內,蘊藏了瘋狂毀滅殘暴的神識攻擊。

  神魂技!楊開幾乎是毫無節制,肆無忌憚地施展出自己的神魂技。

  神識力量蔓延之處,大多數武者都忽然神色呆滯,滿面痛苦起來象是被什么邪惡侵入了腦海,不知死活,呆呆地站在那里。

  隨后而來的電龍將他們電成焦炭。

  唯獨神游境強者能夠稍微抵擋下這神魂技的攻擊,卻也神色痛楚。

  讓人聞之欲嘔的焦糊味,充斥了整片天地。

  好一會功夫電龍才漸漸消弭在空氣中,玄級秘寶的威能終于發揮完全楊開的神魂技也不再釋放,荒野上,哀嚎滿地,死傷無數。

  七家勢力,原本總共近三百人,此刻,只剩下兩百不到。

  尸體遍野,全都不堪入目黑如木炭,一縷縷青煙,從那些尸體冒出,裊裊直上,如細小的炊煙。

  秋自若不知什么時候跌坐在地上雙目失神,兩排牙齒激烈地碰撞著發出咔咔的聲響。

  死里逃生,他的心情很復雜。

  相比較其他人,他可以說是毫發無傷。

  他參與到奪嫡之戰,也是有恃無恐,并不認為自己會遇到什么生命危險,可是今天,他不敢這么想了。

  他不知道是楊開顧忌秋憶夢對自己手下留情,還是自己真的運氣不錯,并沒有遭遇電龍的襲擊,但楊開的這一次屠殺,卻真得嚇破了他的膽。

  心靈深處,一個巨大的陰影覆蓋而來,似乎時刻都在對他獰笑,欲取他的性命。

  “秋公子,走!”不知道是哪個勢力出身的一位神游境,眼見秋自若失魂落魄,趕緊沖到他身邊將他攙起,頭也不回地朝戰城那邊飛去。

  面對那連康斬都敢重創的男人,他已經提不起任何斗志,現在只想跑得越遠越好。

  大多數人都這么想,紛紛起身逃竄,再也p

  瞬壞悶淥p

  “跑什么?”向楚嘶吼著“他的秘寶已經不能再動用了,動用了那樣的攻擊,現在正是他氣衰的時候,我們應該一鼓作氣將他舀下,秋公子,秋公子,秋公子人呢?”

  沒有人理會他的叫嚷,且不說向楚沒有發號命令的資格,就算他有,現在這些人也不愿意留在這片森羅煉獄般的地方了。

  正在叫嚷中,向楚忽然感覺一道凌厲的目光朝自己望來,

  定眼看去,正好對上楊開森冷的雙眼。

  心中一突,向楚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幾步。

  “向老弟,走吧,事不可為了。”南笙沖上來,拉住了他。

  向楚咬了咬牙,惡毒而又怨恨地望了楊開一眼,這才跺跺腳:“走!”

  一群懦夫!與這樣的一群人聯手,哪里能成得了大事?向楚心中郁悶至極,幻想著若是當日在太房山下,沒有得罪過楊開,或者說楊開接受了自己的示好,今日自己跟隨在他身邊,是不是也能成就一番事業?

  但,世上沒有回頭路,向楚也只恨自己當日為什么那么有眼無珠,居然得罪了這樣一個人。

  七家勢力,逃得逃,死得死,轉眼間便一個不剩。

  “你們覺得,我會放過你們?”楊開的聲音忽然傳入每個人的耳中,聲音不大,卻清晰無比,讓所有人都如墜冰窖。

  南笙和向楚在奔逃中回頭望了一眼,待看到楊開依然靜靜地站在原地沒有追上來,不禁都松了一口氣,以為他是在嚇唬自己等人。

  速度越發快了許多,只想趕緊回到戰城楊詔府里躲起來,等楊開火氣消了再說,或者可以讓楊詔出面來調節此事。

  楊開一身氣血翻騰著,彰顯著內心的不平靜,轉頭看了一眼還在昏迷中的蘇木,還有眼圈通紅的蘇顏,開口道:“你們等半日再出發,那個時候蘇木應該就沒有大礙了。”

  蘇顏一驚,霍地抬頭詢問:“你呢?”

  “敢動宗門的人,一定要付出代價!”

  這句話說完,身如長虹,閃電般離去,裹著讓人驚恐的殺機。

  七家勢力,還活下來的武者正在奮力逃跑,直到百里外,才逐漸放松下來,回頭望去,并沒有看到任何追兵,都不禁呼了一口氣。

  回想著剛才的遭遇,每個人都不寒而栗,生出一種劫后余生的慶幸。

  轉頭再看看四周,只有二十多人聚集在一起,還有更多的人,早就不知逃出多遠了。

  “應該沒事了吧?”有人驚恐地詢問一聲,其他人都沉默不語,大口喘息。

  “那九公子,簡直不舀人命當回事—…“這句話說出來,頓時引來眾人的贊同。

  “還有那南笙,白楚,若不是他們兩個蠢豬,我們怎會這么狼狽?”

  “你說什么?”頓時有人憤怒地站了起來“我家南少爺也是為了大局考慮,你算哪根蔥?居然敢罵南少?”

  “我說得不對么?為大局考慮,簡直笑死人了!南笙和向楚分明就是為了泄私憤,才找上那群人的,真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們南家和向家曾經在九公子手上吃過虧,這次參加奪嫡之戰也只是為了報復他?”

  “放你娘的屁!”

  “我只是道出實情,你們向南兩家算什么東西,居然還敢跟楊家的公子叫板!”也不擦亮你們的狗眼看清楚,就算二公子真的贏得了奪嫡之戰的勝利又如何,向楚和南笙能把楊開怎么樣?頂多也就只能出口氣罷了。”

  “你是南家的人?”兩人爭辯的時候,一個低沉的聲音忽然響在眾人的耳畔邊。

  那位為南笙辯解的武者一昂脖子,傲然道:“是又如何?”

  話音還沒落,一枚血紅的花瓣忽然貫穿了他的頭顱,這人瞪大了眼珠子,仰面白了下去,意識模糊的瞬間,有一道讓他驚恐的身影,印入眼簾中。

  “九……九公子”…“待看清擊殺南家武者的那人面容之后,所有人都勃然變色,連忙站起,驚恐地朝楊開望去。

  他們沒想到,楊開真的追上來了。

  這二十多人中,只有一位神游境,而且只是個神游境三層的武者,也不知道是出身哪個勢力。

  陡然見到楊開出現在這里,二十多人不由自主地便朝那個神游境靠攏過去,似乎能尋覓到一點點的安全感。

  反倒是那個神游境三層的武者,不禁吞了一口口水。

  他是神游境沒錯,可戰斗力并不強啊,楊開能與柳輕搖打成平手,收拾他還不是輕而易舉?

  他自付自己絕對不是柳輕搖的對手!

  不過讓他稍微感到安心的是,楊開在擊殺那個南家的武者之后,并沒有再下殺手,而是凝視著他們,詢問了一句:“還有誰是南家向家的?”

  二十多人面面相覷,頓時意識到楊開想干什么了。

  冤有頭,債有主,九公子這是要將向南兩家的人馬趕盡殺絕啊!

  沒有人敢答話,言多必失,誰都摸不準楊開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積分提示  ·每票3

  ·積分2

  ·評論刪除積分4

  ·精華書評積分50

  ·保持版面清潔,請勿灌水!

  ·投光每日推薦票,積分賺不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