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主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五百一十一章主宰  這一件鏡子造型的玄級秘寶一被祭出,蘇顏整個人的氣息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她明明就站在楊開身邊,但在康家秋家四位高手眼中,她整個人卻忽隱忽現,似乎無處不在,換言之,這個女子,此時此刻,與這一件玄級秘寶已經合而為一,不可分割。

  四人勃然變色,實在不明白這到底是為什么。

  玄級秘寶,分明是楊開拿出來的,這個女子何德何能,居然與秘寶之間產生了這樣的共鳴?

  這個現象,也被楊開和蘇顏兩人發現了,互相對視一眼,都看出彼此的振奮。

  在動用鏡子秘寶之前,楊開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效果。

  可現在,他懂了。

  自己與蘇顏兩人雙修合歡功,彼此的身心有著一層牽絆,他煉化的秘寶在某種程度上來,蘇顏也可以動用,與此對應的是,蘇顏煉化的秘寶,他同樣也可以動用。

  等于是兩人共享了彼此的秘寶。

  尤其是這一件冰寒屬性的鏡子秘寶,與蘇顏的真元屬性非常吻合,簡直可以說是為她量身定制的。

  她能百分百地發揮出這件秘寶的功能,這一點,楊開都做不到,畢竟楊開體內的真元,與秘寶的屬性完全相反。

  當初在破鏡湖畔奪取這件秘寶,也僅僅只是因為楊開覺得它的檔次可能比較高,無心之舉卻成就了現在的局面。

  “是結界禁制類的秘寶!”康家一位高手觀察了下四周,面色凝重起來,其他幾人也都點了點頭,他們都是識貨之人,自然一眼就看出這個秘寶的強橫之處。

  外圍被一層結界和禁制覆蓋包裹,在這偌大一片范圍內制造出適合戰斗的區域,不打破結界禁制,根本無法突破這件秘寶的封鎖。

  但想要打破那一層結界肯定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尤其是在楊開和蘇顏虎視眈眈的注視下,四人哪敢有什么輕舉妄動?

  冷冽的寒風呼嘯著,地面上鋪著一層厚厚的積雪,天空中還在不斷地飄灑著鵝毛般的大雪。

  真元似乎都被冰封了!四人瘋狂地運轉功法,也依然抵擋不了寒意的侵蝕,不到片刻功夫,頭發,胡子衣服上,全部結滿了冰霜。

  “感覺怎樣?”楊開沒去理會那四位高手,反而向蘇顏詢問了一聲。

  “力量增強了很多,我感覺自己……好像無所不能!”蘇顏輕輕地吸了口氣,寒氣入鼻,卻讓她無比舒暢。

  蘇顏不是喜歡說大話的人,她既然這么說,那就表示她在這結界禁制內,真的無所不能!

  楊開大笑:“好,那以后這件秘寶就由你來使用!”

  “恩。”蘇顏微微頷首,并沒有推辭的意思,接受自己男人送的東西,天經地義。

  兩人的談話聲傳入四位神游境高手的耳中,頓時讓他們是神色不悅起來。玄級秘寶雖然了得,可他們也不是庸手,怎甘心被兩個后輩如此輕視?

  “我試試!”蘇顏輕輕地說了一聲,素手輕揚,看似隨意地往四人那邊一揮。

  本就冷冽的寒風,陡然變得更加冰寒呼嘯,四人面色一變,雖然依舊穩穩地站在原地,但在那呼嘯的寒風中,他們的頭發胡子上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成了一道道細長的冰棱。

  瘋狂運轉的真元,根本抵擋不住這一股寒風的吹拂,四人的身軀都有些微微輕顫的跡象。

  蘇顏動了起來,黛眉微皺著,看似是在熟悉秘寶的威能,伴隨著她的動作,她一身寒冰真元慢慢地與這冰封的天地聯系在了一起。

  地面上傳出咔咔的聲響,那深達幾尺的積雪中,忽然激射出一片片密密麻麻的冰刺,帶起的狂風,卷起千層雪浪,如雪山崩塌,向四人籠罩過去。

  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四位出身超級勢力的強者,皆都感覺棘手萬分,真元被冰寒牽制了運轉速度,連帶著他們的反應也不如巔峰時期,匆忙聯手施展武技和秘寶,擋下了這一次攻擊,還沒來得及喘口氣,蘇顏的下一次攻擊又已經到來。

  周圍幾座銀裝素裹的冰山上,閃爍起一道道亮如白晝的光芒,似乎在那遙遠的位置上,有人投擲出一道道凌厲的攻擊,朝四人攻了過來。

  楊開站在蘇顏身旁,一動不動,心緒起伏。

  他沒想到,有一件這樣的玄級秘寶相助,蘇顏能將實力發揮到這個程度,只以一己之力,便讓四位中都八大家出身的神游五層應付的叫苦不迭,只能防守,毫無反擊的機會。

  這一件秘寶,為蘇顏創造出了最理想的戰斗環境,在這一片天地,她就是主宰!

  應該是秘寶主人的自己,反倒成了看客。

  秘寶的威能固然恐怖,但蘇顏的實力也無可爭議!強強結合,才蹙就了眼前的景象。

  擊敗那四人,只是時間問題,看著蘇顏的發揮,楊開心頭大定。

  在結界禁制世界的外面,康斬和秋自若已經帶著自己這邊的人馬沖了過來,所有人都不敢靠近方圓三十丈的位置。

  里面散發出來的寒意實在太強了,即便遠離了三十丈,他們也得運轉功法抵擋寒氣的侵蝕。

  “打破它!”康斬怒喝,率先發威,取出平時根本不會動用的玄級秘寶,往內灌入真元,將攻擊打向面前的半圓結界。

  結界上,很快泛起了一層層的漣漪,里面飄蕩的漫天風雪似乎都陡然停滯了一瞬。

  一擊之后,康斬也微微有些氣喘,他的實力不算多高,動用玄級秘寶對他的負荷也不小。所幸,秋自若也有相同檔次的秘寶,其他的武者們更是在瘋狂地釋放自己的攻擊。

  一輪下來,結界禁制似乎有變得薄弱的跡象,這不禁讓康斬看到了希望,面色激動道:“不要停,趕緊打開它!”

  時間拖得越久,對自己這邊就越不利,大多數高手都已經被抽到出去牽制影九了,出身中都八大家的四位神游境若是再折損在結界里面,康斬實在想不出自己該拿什么手段擒住楊開。

  現在的他,比任何人都要心急如焚!

  所有人都在毫不客氣地揮灑自己的真元,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將面前的半圓結界打開。

  幾聲叫嚷忽然從不遠處傳了過來,康斬微微一怔,百忙中扭頭看了一眼,臉色頓時變得鐵青無比,沖那邊怒喝道:“向楚,南笙,你們搞什么?”

  那邊,向楚和南笙居然領著向南兩家的人馬,偷偷摸摸地沖到了凌霄閣眾人所在的地方。

  自戰斗開始之后,這些人便一直站在這里,靜觀其變,如楊開和康斬約定好的一樣,沒有去插手戰斗的意思。

  但是當所有人都在攻擊禁制結界的時候,南笙和向楚卻將目光投向了他們。

  一番沖突,被康斬發現。

  正與凌霄閣眾人對峙的南笙面露不耐之色,沒理會康斬的質問,神色森然,沖凌霄閣眾人道:“乖乖束手就擒,要不然有你們好看,我時間陪你們玩!”

  幾位師叔面色難看,擋在年輕弟子們的面前,心中雖怒,卻也不能發作,沉聲道:“兩位,剛才我楊師侄已與貴方頭領達成協議,你們為何還要出爾反爾?”

  南笙冷笑:“什么協議,我不知道,誰與楊開達成了協議,你找誰去。真以為你們凌霄閣是老虎屁股摸不得了?本少今天就要動動看,楊開能拿我怎么樣?”

  “閣下莫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南笙哈哈大笑起來,“這話你跟楊開說去,看看他是不是知道什么叫欺人太甚!”

  說罷,冷喝道:“圍起來,誰敢反抗,格殺勿論!楊開不是很在乎你們么?我倒要看看,他到底在乎到什么程度!”

  南家和向家的人馬齊齊往前沖出一步,將凌霄閣眾人團團包圍,個個神色不善。

  凌霄閣眾人大怒,年輕一輩的弟子們更是火冒三丈,眼看局勢就要演變到雙方火拼的程度,康斬急匆匆地從那邊沖了過去,一把揪住南笙的衣領,咬牙怒喝道:“你做什么?”

  南笙不以為意,輕輕地笑了笑,伸手掰開康斬抓住他的手,淡淡道:“康公子,你覺得……你康家和秋家的四位高手在里面能抓住楊開么?”

  康斬眉頭緊皺,神色不快,冷哼道:“抓不抓的到,與你現在做的事有什么關系?”

  “自然有關。”南笙神色怡然,不見絲毫緊張,“如果那四人抓不到楊開,這一次的行動基本就可以宣告失敗!我們出動這么多人馬,卻敵不過對方三個人,這要是傳揚出去……呵呵,康公子,后果是什么,不用我多說吧?”

  “你什么意思?”康斬漸漸冷靜了下來,剛才乍一看到南笙和向楚等人欲對凌霄閣眾人不利,他還以為這兩個家伙要大開殺戒,以泄私憤了。

  自然是大動肝火,一來南笙和向楚并沒把自己的命令放在眼中,二來他也不愿意得罪楊開太狠。

  不過現在既然沒死人,也沒傷人,倒可以聽他解釋一番。

  而且,眼前的局勢確實不樂觀,真要讓楊開逃了,在楊詔那里也沒法交代,地位本就不如葉新柔那個女人,這么一搞只怕以后的地位更加低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