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九十四章 我確實有個要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長老殿中,楊鎮對楊開一番說教,曉之以理。

  “長老,血侍們會投靠于我,難道證明不了我的手段和人格魅力么?”楊開冷眼望著他。

  “額……”楊鎮呆了下,趕緊道:“這只說你的眼光比其他人看的長遠,早有圖謀!”

  他指的自然是楊開冒險起用曲高義和影九,從而得到整個血侍堂高手尊敬的事。

  當初他也為楊開的大膽而心驚,但是現在看來,這小子分明是具有治好曲高義和影九的手段,才做出那種投機倒把的事。

  不過也就只有他能能力做了,其他的楊家子弟根本沒這個本事。

  “這難道不是我的手段?”楊開臉色陰沉。

  “算是吧。”楊鎮沉吟了下,點頭承認,“再說另外一點,血侍們會參與到奪嫡之戰,家族的本意也是在前期保護你們的安全和守護令旗的存亡,這一點,從古至今都沒有改變。倘若你真的帶領大批血侍去進攻剩下的人,自然與家族將血侍投入到奪嫡之戰的初衷有悖。”

  “那是家族的失算,關我什么事?”楊開冷笑。面上一片不岔。

  自己好不容易聚集了凌駕于其他兄長之上的力量,正準備以雷霆之勢將剩下的敵人擊敗,奪取最后的勝利,可偏偏在這個關鍵的時刻,被長老殿召回,而且還告知了這樣苛刻的要求,楊開哪里服氣?

  “確實是家族的失算。沒有人想到,會有一位楊家子弟能聚集這么多血侍。”楊鎮嘆了口氣,“歷年歷代。無數次奪嫡之戰,楊家血侍堂也時而會參與其中,但那么多次下來。都沒有人做到你這種程度,這一點,你讓所有人敬佩,老夫也很敬佩。”

  “長老,馬屁不用拍了,弟子承受不起。”楊開冷哼一聲。

  楊鎮面上一怒,卻又強忍了下來,其他在座的諸位長老也都有些老懷大慰,樂于見到楊鎮吃癟,尤其是在一個晚輩面前。

  “原因我已經告訴你了。你身邊的大多數血侍是必須要被召回家族的。”楊鎮重申道。

  “這分明就是家族對我的打壓!”楊開厲聲道,據理力爭:“無論我身邊聚集了多少血侍,那都是我用自己的方式得到的,家族憑什么召回?我要如何利用這些血侍,也是我的自由!如果家族真的這么做了。只怕是會被天下人恥笑,長老們還請自重!奪嫡之戰綿延這么多年下來,可不是小孩子過家家,規矩之類,也不是你們說改就改!”

  “放肆!”楊鎮憋了半天,終于沒忍住。一聲怒吼,一巴掌將身邊的桌子拍成了齏粉,“敢跟老夫大呼小叫,你想造反么?”

  “長老們有錯,弟子難道就不能說?這算哪門子道理?”楊開冷笑,傲然注視著楊鎮,一點也不怯弱。

  楊鎮囁嚅了幾下,卻始終沒說出話來。

  在座的長老們見到氛圍緊張,頓時有人站了起來道:“楊開,你也別生氣,這一次確實是家族做的不對,畢竟我們都沒有想到,你能將所有的血侍聚集起來。可楊鎮說的也有道理啊,你仔細想想,奪嫡之戰若是依靠血侍贏下來,是不是光彩。不過我想經過這一次的事情之后,下一次的奪嫡之戰,家族會慎重考慮血侍的問題。”

  “我只看重結果,過程……無所謂!”楊開緩緩搖頭,“光彩不光彩,那是你們長老殿的事,下一次的奪嫡之戰,也不關我的事。我聚集血侍不是依靠卑鄙的手段,也沒有恐嚇脅迫,是他們心甘情愿的,總之,家族想要召回我身邊的血侍,不可能!”

  頓了頓,又道:“如果家族真的這么做了,那這奪嫡之戰,不參加也罷!”

  “你敢威脅老夫等人?”楊鎮瞇起雙眼,氣息漸漸危險起來。

  “長老若是這么認為,也可以。只是這規矩變來變去,跟小孩子過家家一樣的游戲,我懶得參與。”楊開冷笑著,抱拳道:“告辭!”

  “反了你了!”楊鎮怒吼一聲。

  楊開神色不變,但才走出沒幾步,步伐忽然頓住,因為迎面來了一個人,身形挺拔,背負著雙手,信步而來。

  他的神色淡然,但楊開卻有一種一座大山迎面壓來的錯覺,不禁神色一凜,氣息陡然紊亂。

  只是一瞬,那種夸張的壓力便又消失不見。

  楊開深吸一口氣,抱拳道:“見過大伯!”

  來人居然是現在的楊家之主楊應豪!

  楊應豪輕輕點頭,走到他身邊,道:“先別忙走,我與你說說。”

  “見過家主!”長老殿中諸位長老都齊齊起身,躬身行禮,雖然在輩分上他們比楊應豪要高出一兩輩,但在楊家,家主就代表著無上的威嚴,即便是楊鎮等人也不得不行禮。

  “都坐!”楊應豪輕輕說道,走到本屬于楊鎮的位置上坐好,望著面前碎成齏粉的桌子,皺眉道:“鎮長老,你的脾氣得改改了。”

  楊鎮翻了個白眼,吶吶道:“這么多年了,怕是改不了。”

  有長老笑道:“狼行天下吃肉,狗行天下吃屎,就是這么個道理。”

  諸人哈哈大笑,氣氛陡然緩和一些。

  楊應豪親自來到這里,分明是已經猜測出這里會鬧得不愉快,特意來找楊開說說的。家主的面子總要給。楊開縱然再不爽,也只能暫時留下。

  “看你們這樣子,楊開應該已經知道了吧?”楊應豪詢問道。

  “恩。”楊鎮垂首站在他身邊,點了點頭。

  抬眼看向楊開,楊應豪道:“這次是家族的不對,大伯代家族替你陪你不是。”

  “不敢。”楊開神色稍靄,心情也漸漸平復下來。只是。家族要召回他身邊大半血侍這個決定,還是讓他有些接受不了,面對家族和長老殿的強勢。他不禁生出一種深深的無力。

  自己再怎么說也是楊家人,父母都在楊家,鬧得太兇了。只怕事情沒辦法收場,更何況,他參與奪嫡之戰,還有一個心愿未了。

  “你心里不舒服,我也知道,但這是家族的決定,不能更改,而且以后的奪嫡之戰,也會是這樣,每一位公子身邊聚集的血侍。永遠不得超過兩位!”

  楊開聞言,嘴角扯了扯,冷笑道:“這也就是說,即便我以后擊敗了大哥二哥他們,他們身邊的血侍我也無法收服了?”

  “不錯!”楊應豪點了點頭。“血侍太強大,尤其是施展了霸血狂術的血侍,這一點你應該有所體會!”

  “這算是針對我更改的規矩吧?”楊開笑了笑,“我不知道該自豪還是怎樣,總之現在心情很微妙很復雜。”

  “也不算針對你,之前族內的長輩們也都擔心會出現你現在這樣聚集所有血侍的情況。但大家普遍認為這事不太可能會發生,所以就沒有理會。但是現在,你做到了,就不得不委屈你一下了。”

  頓了頓又道:“更何況,你府上聚集的藥王谷和寶器宗的人,已經讓你占據了很大的優勢!這兩方人馬,本也不應該參與到奪嫡之戰中的,你應該聽說了,藥王谷那些人入住你府上的時候,楊家子弟聯名抗議,只不過家族沒有理會,因為那是你的人脈關系,家族不可能干涉,可血侍不同,血侍是楊家的,不算你的人脈關系。”

  楊開冷著臉,一言不發,不過楊應豪說的這番話,很能抓住問題的關鍵。

  “家族是公允的,既然要求召回你身邊的大多數血侍,自然會給你補償,有什么要求,你盡管提,只要能夠滿足你的,家族必定不會推辭,總不會讓你吃虧就是。”

  話說到這份上,楊開也知道自己無力反抗了,自己現在還沒有那個資格,也沒有那個能力與家族對抗,再口放狂言,只怕會吃力不討好。

  “我確實有個要求!”楊開沉吟片刻,點點頭道。

  “說。”楊應豪示意道。

  “為我師門,凌霄閣正名!”楊開抬頭直視著楊應豪的雙眸,“凌霄閣不是邪宗,只不過出了一個邪主而已!”

  聞言,所有人都不禁面色微變,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忌憚,即便是已經達到神游之上的楊應豪也是如此!

  邪主!

  在與蒼云邪地大戰中,楊應豪也曾經見過那個人,同為神游之上,那個人卻給他一種壓迫的感覺。

  面對那個人,楊應豪甚至有一種自身理智被摧毀的沖動!

  他知道,邪主這個人在神游之上中,也是最頂尖的。

  “這個要求?”楊應豪不禁面上涌出一絲為難之色,邪主之事事關重大,他作為楊家之主,與蒼云邪地水火不容,突然要為邪主出身的宗門正名,確實有些難度。

  “只有這個要求!”楊開嚴肅道。

  他參加奪嫡之戰,并不是與其他人一樣為的是楊家的家主之位!他最大的目的,只是用自己的力量為凌霄閣正名,這是他與楊四爺兩人共同的心愿。

  只要宗門被正名了,凌太虛和那些長老們,還有那些漂泊在外的凌霄閣弟子,就可以有個家,可以重新回到那個生他們養他們的地方。

  “家主如果能夠答應我這個要求,別說從我身邊召回血侍,讓我現在退出奪嫡之戰也無妨!”楊開沉聲道。

  在座諸人,無不動容,愕然至極地朝他望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