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九十三章 我不理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是他們在幫我。我倒要謝謝三哥送了五個高手過來。”楊開微微一笑,奪嫡之戰第一夜,楊開擒了楊鐵,卻沒用他向家族兌換物資,而是放他一馬,楊鐵投桃報李,讓端木家族五位高手追隨過來,這也讓楊開有些意外。

不過這些  子,幾次戰斗下來,端木家族五位高手確實也出了不少力,畢竟那是五位神游境,其中更有一位神游境八層,能發揮的作用不小。

楊鐵輕輕點頭,忽然神色凝重,聲音低沉道:“此去長老  ,切不可退縮軟弱,要不然……你會吃虧的。”

  楊開一愣,正要仔細詢問一番,楊鐵已經快步離開了,連給他開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三哥知道些事?楊開心中揣測。

  楊鐵雖然個人實力不怎么樣,在奪嫡之戰的表現更是不堪入目,但他的父親,在楊家卻是有些話語權的。

  與楊四爺比較起來,楊鐵父親的地位無疑要高很多,也能接觸到一些楊家的機密。

  難道是三哥從他父親那里聽到一些消息?楊開微微皺眉,細細品味著三哥剛才的話,神色淡然。

既來之則安之,長老  到底因為什么召回自己,馬上就見分曉了。

灑然一笑,邁步朝長老  走去。

這是楊開第三次來長老  ,第一次是因為金羽鷹的事,第二次是因為血侍,每一次到來,楊開都發現楊家這些白發蒼蒼似乎行將就木的長老們有些無所事事。

  但這一次,

  況卻有些不一樣。

領著影九和唐雨仙兩人邁步走進長老的時候,楊開愕然地發現,長老  中端坐著十幾位長老。

  分成兩列,個個都不怒自威,神色淡漠。

  而坐在正上方首位上的跟楊開打過幾次交道的楊鎮。更是如此。

  他們似乎在等待著自己。

  這架勢……有些象要會審啊。楊開自問在奪嫡之戰中沒做什么傷天害理之事,這些長老們擺出這般豪華的陣容干什么?

  心中狐疑,面上鎮定,抱拳道:“楊開見過諸位長老!”

  影九和唐雨仙同樣行禮。

“你們兩人退下!”楊鎮沖影九和唐雨仙揮了揮手,那一雙精光四溢的眸子更是在影九  上流轉不定。

  他是如此,其他的十幾位長老全都如此,每個人的臉上和眼中都浮現出一抹驚疑的神色。

  傷了根基的影九,中了封元咒的影九。此刻不但好端端地跟楊開回到家族。更有一種比以前更強大的感覺,那些長老們自然在意。

  都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

影九和唐雨仙對視了一眼,也不敢忤逆楊鎮的命令,躬  退去。

楊開眉頭一挑,表  玩味起來。

這些長老們不但以豪華至極的陣容來迎接自己的到來,更揮退了自己帶來的兩位血侍。讓自己孤  一人來面對他們十幾人的威壓。

  換做其他人,肯定會心中忐忑,氣勢上立刻弱了幾分。等會這些長老說什么那便是什么了,恐怕都沒膽量去辯解爭論。

  下馬威?

他們到底意  何為?

待到影九和唐雨仙離去,十幾位長老才暗暗觀察楊開的反應。發現他表不變,依然如剛才那般從容不迫,不  都略有些驚訝。

  膽子這么大的年輕人,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即便是楊威。恐怕都沒有這份定力。

  “不知諸位長老召弟子回族,有何要事?”楊開沒有理會他們查探的目光,開門見山,直言沖楊鎮詢問。

“召你回族,自然是有事。”楊鎮常年坐鎮長老,處理家族中大大小小的事務,早就練就了一副冷峻的嘴臉,一般人見到他就不  心生驚恐。

“老夫問你,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讓影九恢復了傷勢,還讓他解除了封元咒的制?另外,據老夫所知,你府上的血侍,常有受傷,但頂多不過一兩  ,便會痊愈,這其中,到底隱藏了什么樣的玄機?”

  楊開眉頭一皺:“長老們在這種關鍵時刻召弟子回來,不是只為詢問這種小事吧?”

  語氣雖然平淡,但任誰都聽出他話中的質問。

  現在這個時期對任何參與奪嫡之戰的楊家子弟都無比關鍵,若只是因為這種事召喚楊開回來,就太顯得有些小題大做了。

  這些老家伙們看著老態龍鐘,可也沒無聊到這種程度。

  楊鎮輕咳一聲,神色嚴肅道:“自然不是!”

  “那這個問題是家族要詢問的,還是……長老想問的?”

  楊鎮怔了怔,似乎沒想到楊開在面對十幾位長老的時候,頭腦還能如此冷靜,思維清晰,厚顏道:“算是老夫替在座諸位長老詢問的,大家都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既然不是家族的意思……”楊開笑了笑,搖頭:“請恕弟子無可奉告。”

  十幾位長老頓時緩緩搖頭,一臉失望,楊鎮更是面色難看。

  都沒想到楊開居然敢拒絕回答這個問題,而且找的借口也是相當高明。

  不是家族的意思,那他也沒必要回答。老家伙們總不能倚老賣老,

  迫他吧?

“長老,弟子事多,您若有什么話,不妨直說。”楊開的語氣漸漸不耐起來,進長老  到現在,從這些長老們的表現,也讓楊開看出了不少問題。

  他們想先聲奪人,以氣勢壓迫自己,肯定是要說一些危害自己利益的事,若非如此,他們擺這么大的陣勢干什么?

  既然是危害自己利益的事,再加上剛才三哥楊鐵點醒的話也言猶在耳,楊開自然也沒必要客氣。

  “既如此,老夫也不跟你繞彎子了。”楊鎮點點頭,雙眸熠熠生輝,凝視著楊開,沉聲道:“是關于你手下那些血侍,族內有了決定。”

“我手下的血侍?”楊開眉頭一皺,隱隱感覺有些不妙,毫不示弱地  視著楊鎮。

  被他這么一盯,楊鎮竟忍不住有些想回避的沖動,好歹是忍耐住了,神色平靜地頷了頷首:“不錯,據老夫所知,你手下現在聚集的血侍堂高手,已經有七位了吧?”

  “是的。”楊開深吸了一口氣。

影九和曲高義是最先跟隨在楊開  邊的,簫順是老八楊泉出局之后自己投靠過來的,屠峰,唐雨仙,羅海,嚴令行這四位,是那一夜戰斗,隨著楊亢和楊慎的出局轉投到楊開名下。

前前后后,楊開  邊聚集了七位血侍堂高手,個個都是神游境八層的修為。

“若你沒有解除封元咒制的手段,若你也沒有讓受重創的血侍迅速恢復的手段,也就罷了!這七人聚集在你  邊,恐怕也發揮不了太強的破壞力,但你能常人所不能。”楊鎮從首位上站了起來,背負著雙手走了幾步,頓下,扭頭望著楊開,“如果老夫所料不錯,現在你府上這七位血侍,是不是已經全部恢復到了巔峰時期?”

從影九和唐雨仙兩人跟隨過來的  況推斷,這個結果已經很明顯了。

  “是。”楊開輕輕點頭。

“接下來你要怎么做老夫也知道,無非是攜這七人,以不可抵擋之勢,將剩下的楊家子弟逐個擊敗,而在擊敗他們的過程中,你依然能收服現在追隨在他們  邊的血侍。老夫有沒有說錯?”

  “長老沒說錯,如果不是被你們召回族內,今夜我就會行動!”楊開坦然承認。

  楊鎮輕輕地呼了一口氣:“七位血侍,呵呵,確實無人可擋,你也算是制造了一個奇跡,讓我們這些老家伙也心驚不已!楊威,楊詔,楊影,

邊雖然匯聚了不少勢力作為幫手,但是他們  邊的血侍,已經廢掉一位了。你只需領著這七人一番強攻,必定能將其他們輕松擒拿,兵不血刃地贏得最后的勝利。”

  說這翻話的時候,他似乎已經看到了楊威楊詔等人無力反抗的場景,而且,這也正是楊開想做的事!

  “但……”楊鎮話鋒一轉,嚴肅道:“這與奪嫡之戰的初衷不符,也與楊家派遣血侍參與其中的初衷不符。”

楊開嘿嘿冷笑起來,事到如今,他若還不知道長老  為什么會召回自己,那可就真是傻子了。

腔里一股怒氣蔓延,楊開深吸一口氣,譏諷地望著楊鎮,道:“長老們該不會是想,將我  邊的血侍,召回族內吧?”

  雖然已經察覺到他態度和語氣的轉變,但楊鎮也絲毫不以為意,年輕人都是血氣方剛的,如果這個時候楊開還不動怒,那他也不是年輕人了。

  “不錯,你能理解就好!”楊鎮坦然點頭。

“我不理解!”楊開的面色  霾,絲毫沒有在意對方是楊家的長老,更是自己的長輩,態度強硬至極。

楊鎮道:“正如老夫剛才所說,你領著七位血侍去攻擊其他的楊家子弟,這與奪嫡之戰的初衷不符。奪嫡之戰比拼的是什么,你應該清楚,比拼的是各位嫡系公子在外結交的人脈和自的人格魅力!結交的人脈廣,自人格魅力大,能聚集到的助力就多。因為你們要奪取的是楊家下一任家主的繼承權,將來是要成為楊家之主的,得不到大多數勢力的支持,怎么當這個楊家之主?你只依靠本就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