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九十一章 已經遲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父子兩人唱雙簧般吵鬧不休,秋憶夢黛眉微皺,語氣淡漠道:“表叔,若是你只是想教育自己的兒子,回呂家也行,并不是非要在這里。大文學”

  聽出秋憶夢語氣中的不耐和冷淡,呂梁心中一驚,也顧不得心疼兒子,走到呂宋面前,一把將他提了起來,然后摁倒在地上。

  順手將其禁錮。

  呂宋漲紅了臉,跪在地上,只覺得顏面掃地!連望向呂梁的目光,居然都仇視起來。

  “你再敢跟老夫倔強,我現在就把你打殘了!”呂梁面色陰冷,神情平靜地道。

  他不是在開玩笑。

  似乎察覺到這一點,呂宋當下也不敢再吭聲。

  “大小姐見笑了。”呂梁微微躬身抱拳。

  秋憶夢忽然覺得沒滋沒味起來,呂梁的用心她自然知道,但攤上這么一個不服管教的兒子,誰都頭疼。

  這個呂宋,在品性方面,連霍星辰那種紈绔子弟都不如,霍星辰縱然紈绔浪蕩,飛揚跋扈,好歹他有眼力,知道跟在楊開身邊。

  “表叔有什么事,不妨直說吧。”秋憶夢不愿再去看呂宋的嘴臉,連客套話也懶得說了。

  呂梁嘆了口氣,道:“這次老朽本是去中都,看望一下你父親,哪曾想在來的路上,卻是得知了一些讓我大為意外的消息。”

  “這混賬小子被九公子趕出府邸的時候,居然沒往呂家傳信告知老朽實情。反而還故意隱瞞,老朽一直以為他是在九公子名下效力,直到此番出來,才知曉他投靠的是五公子。”

  “表叔……”秋憶夢喊了一聲,那意思是讓呂梁別說些無關緊要的事。且不管這件事,呂梁是不是知道實情,現在最重要的。是呂梁想干什么。

  呂梁神色一訕,也不再就剛才的話繼續下去,只是陪笑道:“大小姐。大文學老朽只想問……九公子現在的態度如何?”

  “他的態度?”秋憶夢沉吟了下,苦笑道:“要我說,是表叔你有些小題大做了。”

  “啊?”呂梁有些不解。

  “楊開根本沒有將呂宋放在眼里。他被打成這樣,也只是董家人下的手,以楊開的性子,如果呂宋真的惹怒了他,你覺得昨晚他還有命活下來么?”

  “他敢殺我?”呂宋嘴角一扯,厲聲詢問。

  “你可以試試,看他是不是敢殺你!”秋憶夢的俏臉驟然陰冷。

  呂宋心中一寒,馬上收斂了面上的狂傲。

  “表叔。”秋憶夢轉向呂梁,語氣平緩下來,“呂宋那一rì來投靠。被楊開趕出來,我也有責任,因為我覺得他不適合留在楊開府。你自己的兒子是什么樣,你應該清楚,他留在楊開府。早晚有一天會死于非命。所以我慫恿他做了一些事,讓楊開找借口趕他走。”

  呂梁面含苦笑,點頭道:“大小姐用心良苦,老朽感激不盡。”

  “第二天,我也找他談過,讓他離開戰城。他沒聽,留了下來。投靠楊亢,這也是他的zìyóu,楊開甚至不知道這個消息,而且就算知道,他恐怕也不在乎。更沒有理由去怪罪你們,他不要的助力,難道還不允許投靠別人么?”秋憶夢苦口婆心,完全可以說是推心置腹了。

  “現在搞成這樣,也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誰。”秋憶夢凝視了呂梁一眼:“真要怨,也只能怨你,居然讓他來參加奪嫡之戰。”

  “是老朽教子無方!”呂梁一臉慚愧之色。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兒子是什么德行,但奪嫡之戰這么大的事,他也想讓呂宋出來歷練下,好磨練磨練性格,以后繼承呂家的基業。

  來之前,更是千叮嚀萬囑咐,可呂宋將他的話全當了耳旁風。

  “楊開沒有要怪罪你們的意思,這一點表叔你盡可放心,就算楊開真的當了楊家之主,你呂家也不會因為這一次的事而被牽連。大文學”

  聽她這么說,呂梁頓時松了一口氣。

  他最怕的就是這個,看這架勢,楊開必定是成為楊家下一任家主的繼承人了,若是哪一天他心血來潮要清算下奪嫡之戰中的仇怨,呂家搞不好就要遭受無妄之災。

  “多謝大小姐指點迷津!”呂梁道謝不斷,神色也放松不少,頓了頓,又有些不好意思道:“大小姐,老朽再問一句,九公子現在還需要人手么?”

  秋憶夢抬眼看了看他,輕笑道:“表叔你想做什么?”

  呂梁搓了搓手,笑道:“老朽只想讓這混賬小子戴罪立功!放心,只要九公子一句話,我呂家這次出人出力,并且什么東西都不要。”

  “怕是沒這個機會的。”秋憶夢緩緩搖頭。

  “大小姐是不放心呂宋這混賬小子?吃過這一次虧,我想他應該有了記性。只要……”

  “表叔,當rì我與楊開在你呂家盤亙的時候,我曾經說過,我若是你,一定會選擇楊開做為盟友!”

  “是。”呂梁神情苦澀,當rì秋憶夢確實說過這樣的話,但是他并沒有放在心上,而是堅信自己的判斷,從最開始有些在意楊開,到后來的輕慢于他,態度轉變的尤其明顯。

  “可是你呢……”秋憶夢冷笑一聲:“三百萬兩,表叔你出手可真夠大方的。”

  呂梁老臉一紅,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

  三百萬兩,確實不少,但對于呂家,對于參加奪嫡之戰的楊家子弟來說,只不過是杯水車薪。楊開離開呂家的時候,呂梁只給了他三百萬兩,這還是看在他與藥王谷簫浮生有關系的份上。

  誰知道他現在如rì中天,人氣爆棚?

  若是早知道的話,呂梁早就把呂家和楊開死死地綁在一起了,要人給人,要錢給錢,要物資給物資,哪會有什么怨言?哪會輕慢于他!

  呂梁后悔的腸子都青了。

  “遲了,表叔。雪中送炭,與錦上添花是不一樣的。”秋憶夢說完,站了起來,“府中事忙,我就不送表叔了,你自便。”

  杳杳而去。

  呂梁怔怔地站在原地,面上的表情變幻,心中五味雜陳,說不出的難受郁悶。

  呂家是他一手發展起來的,本來只是個二等勢力,抱上秋家這顆大樹,在秋家的照拂下,才逐漸地晉升為一等勢力。

  這些年,呂梁無時無刻不想將家族更壯大一步,奪嫡之戰就是最好的機會!只要站對了位置,呂家絕對可以再次步步高升。

  可惜,本來有一個很好的機會,呂梁卻讓它從手指縫中溜走了!

  甚至,在呂宋帶人帶物資前來投靠的時候,也有挽回的余地。如果不是派呂宋前來,而是讓另外一個家族年輕弟子過來主持此事,說不定現在也可以和楊開府上那些武者們一起笑望風云變幻。

  “混賬東西!”呂梁甩手就給了呂宋一個大耳光,直接將他打飛了出去,眼眸中一片恨鐵不成鋼。

  “爹你打我?”呂宋捂著腫脹的面頰,不可置信地望著呂梁。

  呂梁深吸一口氣,沉聲道:“家族繼承人的位置,你退下來吧,你元弟比你更合適些。”

  經此一事,呂梁總算是醒悟了,若是家族真的交給呂宋來打理,只怕用不了幾年,便會徹底衰敗。

  “元弟他可是二叔的兒子……”呂宋呆了。

  “我意已訣!回家吧。”呂梁看都沒看兒子一眼,背負著雙手,大步朝外走去,身后,呂宋失魂落魄。

  似乎根本沒想到只是因為奪嫡之戰,自己家族繼承人的位置便被剝奪了。

  小師姐的房間中,楊開儼然已經將這也當成了自己的房間,有事沒事就會在這里小住幾天。

  從夏凝裳那里得了一批新煉制的丹藥,楊開立刻就投入到了修煉大業中。

  屠峰和嚴令行的封元咒,最起碼要好幾天時間才能解除,影九,曲高義和唐雨仙雖然都已經服用了參加萬藥靈rǔ的丹藥,可想要康復,同樣也要幾天。

  楊開此刻距離神游境只差一步之遙,哪會懈怠?

  一邊修煉一邊煉化秘寶。

  骨盾發揮出的巨大作用讓楊開也清楚地認識到了玄級秘寶的強橫,那一面玄級中品檔次的鏡子,自然也被他納入急需煉化的行列中。

  有小師姐煉制出來的玄丹的滋潤,煉化秘寶消耗的真元很快就能被補充回來。

  不但如此,神識力量也一直在窺探煉丹真訣的奧秘。

  楊開的修煉,幾乎可以說是一心兩用,但在效率和成果上卻絲毫不比平常慢。

  感悟著一絲絲精純的念頭,體悟著煉丹真訣里傳來的繁瑣神秘的煉丹之道,楊開神色變幻,露出精彩的表情,在默默領會著。

  煉丹真訣中的煉丹之道,與一般煉丹師的經驗手法有很大的差別,其中蘊藏的奧秘,實難用常理來衡量。

  將以往從煉丹真訣中獲得的所有知識都串聯起來,楊開對煉丹術有了一層更深的認知。

  在無形之中,楊開擁有的寶貴經驗已經遠遠拉開了這個世界的水平,唯獨欠缺的,只是自己的親手實踐。

  不過他知道,會有機會的。自己還年輕,未來的rì子還長,總能嘗試一些不同的事情。甚至透過煉丹來窺探武道的奧秘,也不是不可能。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大文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