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八十九章 滿盤皆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住非凡,精彩。

  今夜楊開突然大舉進攻楊亢,老大楊威領人牽制楊詔,兩處戰場硝煙彌漫,局勢頓時緊張。

  楊慎得到消息之后立刻從中看到了可以利用的機會,當即傳信楊影,兩人一道帶領大批人馬出動,欲趁楊開后方空虛,一舉奪取令旗,讓他出局。

  此時此時,楊威,楊詔,楊開,楊亢,四人都分身乏術,手下武者分散,縱然他們出動,也不虞擔心自己的后方安全。

  為了確保勝利,無論是楊慎還是楊影,都將身邊僅剩的那位血侍帶上了,各自府上的武者,更是出動了七成左右。

  只想速戰速決,盡快擊破楊開府的防御。

  不怪楊慎野心大,換做任何人都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可以說,這個決定是無比正確的。

  但,楊慎錯誤地估計了形勢。

  他以為楊開與楊亢會鏖戰很久,他以為自己與楊影能輕而易舉地奪取楊開府中殿里懸掛的那一面令旗。

  在他的幻想中,或許他與楊影奪了令旗凱旋而歸的時候,楊開和楊亢那邊還沒分出勝負,這是一個足夠利用的時間差。

  兩方人馬行事匆匆,很快便在楊開府上匯聚。

  一番猛攻,楊開府上的武者們果然無力招架,連連退避。

  留在府上的勢力,只有萬花宮,飛羽閣,向家,映月門,血戰幫,鬼王谷,這些人馬哪里抵擋得住楊慎和楊影帶來武者的攻擊?

  秋憶夢和霍星辰全都不在,所有人都象無頭蒼蠅一般。萬花宮大師姐寒小七臨危不亂,鎮定自若,發號命令。

  在她的一番調度指揮下,眾人才漸漸穩住陣腳。

  但實力的懸殊對比,依然讓所有人都感覺有心無力,紛紛避讓。

  楊慎和楊影見狀大喜過望,連忙命人前去中殿搶奪令旗。

  曲高義以一己之力。擋住來敵,霸血狂術加身,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久攻不下,楊慎和楊影也是心中焦急。

  恰在此時,有手下武者來報。

  楊亢敗了!

  敗得干脆徹底。敗得淋漓盡致!楊開已帶領他手下的武者從楊亢府退走。

  楊慎楊影大驚失色,再不敢猶豫,親自帶著自己的血侍沖鋒陷陣,欲乘楊開沒趕回之前結束戰斗。

  曲高義厲害,但他也只是一個人,楊慎和楊影身邊的血侍,任何一人都足以拖延住他的步伐。

  兩大楊家子弟和兩位血侍上陣,曲高義果然寡不敵眾,無力守護中殿。

  正當令旗唾手可得之時,一位白發蒼蒼的老頭子忽然現身。面上一片不岔之色,似乎在做一些自己很不情愿做的事情,輕松擋下前來奪取令旗的武者。

  楊慎和楊影的眼珠子都紅了,眼看勝利在望,不知從哪蹦跶出一個糟老頭居然這么強大。

  他們哪里甘心放棄?號令手下眾多武者沖擊沖擊再沖擊!

  但那糟老頭的實力強橫的一塌糊涂。聯合曲高義和楊開府上的一眾神游境武者,在中殿前布下了一道密不透風的防御網,連只蚊子都飛不進去。

  糾纏許久,楊慎和楊影都絕望了。

  但讓他們感到奇怪的是,楊開居然直到此刻也沒有回援。

  正疑惑間,兩人忽然想到一個令人驚悚的可能。念頭還沒轉完,便有武者驚慌失措地沖來稟告:“六公子,大事不好了,九公子似乎帶人去了府上,并沒有回到這里!”

  聞言,楊慎頓時感覺象在三九天里被一盆涼水從頭淋到腳,渾身冰涼!

  他企圖趁楊開后方防御虛弱奪取令旗,怎知楊開在攻打完楊亢之后居然也抱了同樣的想法?

  “六哥……”楊影悲涼地望了楊慎一眼。

  “回!”楊慎大手一揮,哪還敢猶豫?這邊攻不下來,自己后院又起火,楊慎根本無心逗留。

  楊影咬了咬牙,恨恨地看了那老家伙一眼,也不再停留,與楊慎一道離去。

  才飛奔到半途,楊慎便看到府上的不少武者惶惶朝這邊竄來,頓時面如死灰。

  “六公子!”從那邊飛奔來的武者也看到了楊慎和楊影等人,連忙靠近,一把鼻涕一把淚訴說悲涼:“九公子太混蛋了,沖進府中一通燒殺搶掠,我們……抵擋不住,令旗失守!”

  楊慎的身形不禁踉蹌了下,面上浮現出一抹悲戚和絕望。

  他可真是敗得稀里糊涂。

  楊亢出局,最起碼是楊開帶人正面進攻,楊亢不是對手才被打敗。而自己呢?只是因為貪圖便宜,大意所至!

  他根本沒想到楊開和楊亢的戰斗結束的那么快,他也沒想到楊開府的防御那么強勁。

  一招錯,滿盤皆輸!

  “六哥……”楊影抿了抿嘴,也不知該怎么安慰,只輕輕呼喊了一聲。

  楊慎的面色忽然鎮定起來,聲音低沉道:“老七,拿著六哥向家族換取些物資吧。另外,我府上這些武者,全部交給你!”

  “六哥!”楊影一臉的感動之色,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兩人是親兄弟,在奪嫡之戰中自然該互相幫助,令旗丟失,楊慎現在已經出局,那他能做的,自然就是替楊影增強實力。

  “還愣著干什么?老九胃口很大的,他打完我的府邸,肯定就要去你府上了,趕緊回去啊!”楊慎怒喝一聲。

  楊影蒙其點醒,猛然醒悟,也顧不得和楊慎說什么,匆忙帶人返回。

  “六公子,既然你已出局,那羅海先告退了。”楊慎身邊的那位血侍忽然道。

  楊慎看了他一眼,苦笑一聲:“是去投靠老九?”

  羅海輕輕點頭。并未否認。

  “等這一天等很久了吧?”楊慎鄙夷一笑,頗有些憤懣的意思。

  羅海神色不變,也沒答話。

  “為什么你們血侍一個個都想著去投靠老九?他就有這么大的能耐讓你們心甘情愿地歸順?”楊慎一臉的羨慕嫉妒,卻又有深深的無力。

  “血侍知恩圖報,我們會投靠九公子的原因,六公子應該明白。”羅海答道。

  “就因為他起用了曲高義和影九兩人?就能讓你們這么感恩戴德?”

  “是!”羅海深深點頭。

  楊慎輕輕地吸了一口氣,有些心灰意冷。擺手道:“去吧,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羅海抱了抱拳。轉身返回。

  望著羅海的背影,楊慎苦笑一聲。起用曲高義和影九兩人,他當初也有這個機會。不但是他,所有有足夠貢獻的楊家子弟都有這個機會,但沒人把握住,唯獨只有老九具有這個魄力。

  如果是自己當初起用了曲高義和影九,那么現在那些血侍是不是都會歸順自己呢?肯定會的,前提是自己必須能撐到現在。

  曲高義和影九當時的傷勢嚴重,實力發揮不出全盛時期的三成,任何人都不敢讓他們追隨。

  至今,楊慎也沒想明白,老九到底是用了什么通天的手段。治好了曲高義和影九的傷勢,得以一點點壯大到現在凌駕與眾人之上的程度。

  楊慎府!

  一眾人喜形于色地清點楊慎府上的物資,大口大口的箱子抬出來,收獲滿滿。

  楊慎的人馬被他帶出去七成,楊開領人來到這里的時候。根本沒遇到像樣的阻攔,便將這座府邸攻占了下來。

  輕松的一塌糊涂。

  府上的武者們紛紛逃竄,楊開也沒讓人追擊,只下令讓人把物資找出來帶走。

  “嚴令行見過小公子!”一位臉上長著麻子的大漢走到楊開身邊恭聲說道。

  楊開看了他一眼,微微點頭。

  這人是當日在破鏡湖邊,跟隨在楊慎身邊的那位血侍。與屠峰一樣。中了封元咒,一身真元被禁錮,無法動用。

  此刻的他,除了身體強壯點之外,與普通人無異。

  楊慎府上的所有武者都跑完了,只剩下他一個沒走。

  “屬下愿追隨小公子左右,以效犬馬之勞,懇請小公子成全!”嚴令行沉聲道。

  “正有此意。”

  嚴令行聞言大喜,連聲道謝。

  秋憶夢在一旁看著,不斷搖頭,苦笑不已。

  她也參閱過很多楊家奪嫡之戰的典籍記載,知道在以往的奪嫡之戰中,每當有一位楊家子弟被擊敗出局之后,他身邊的血侍就會成為其他公子極力拉攏的對象,常常因為這些暫時無主的血侍,還剩下的公子們都會爆發出一場又一場的大戰,來爭取血侍的追隨。

  可這一次倒好,這些隨著公子們出局的血侍,居然無一例外,全都選了楊開追隨。

  她搞不懂了,這個混蛋到底有什么魅力,讓血侍堂的高手們都這般俯首臣服,甘心效忠。

  這樣的一幕要是被楊威楊詔等人看到,只怕會嫉妒的眼珠子都紅了吧?

  “楊開,我們現在去哪?”想的頭疼,秋憶夢也懶得去想,開口問了一聲。

  “回家,你還想去哪?”楊開望了她一眼。

  秋憶夢不禁撇了撇嘴:“我以為你要去楊影府上呢。”

  楊開搖了搖頭:“暫時沒這個打算,七哥府上現在應該匯聚了兩方人馬,強攻的話,會損失不小。等過些日子再說吧,今夜……收獲夠大了。”

  “你說得太謙虛了。”秋憶夢揶揄一聲。

  收獲何止夠大,簡直滿滿當當啊!

  楊亢被擊敗,奪了他的令旗,搶了他的物資,屠峰和唐雨仙歸順。

  楊慎被擊敗,同樣奪了他的令旗,搶了他的物資,嚴令行和羅海歸順。

  只一夜,楊開府的實力大增,物資充沛,未來一片光明。RQ</p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