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八十七章 玄級秘寶的碰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說一下,明天就要去上海,到31號晚上才能回來,所以這幾天的更新就不能保持三更了,應該不會斷更,這一點請大家放心。

  兩位血侍神色平靜地對視著,忽然,體內的真元齊齊涌動起來,逐漸竟有狂暴的趨勢。

  很快,無論是唐雨仙還是影九,身體內的氣血之力節節攀升,無論是氣勢還是真元都突破了一層又一層的桎梏,抵達一個新的境界。

  霸血狂術!現在的兩人,足有神游境頂峰的修為。

  咻咻……

  兩人的身形同時消失不見,只在夜空中,看到兩道紅光,不斷地交鋒碰撞。

  正在人群中肆虐地地魔感受到這些波動,不禁抬頭望去,神色也是微微凝重:“果然是有些本事的。”

  霸血狂術加身,地魔自付那兩人單打獨斗,依然不是自己對手,但自己想贏他們,肯定是要不短的時間。

  唐雨仙被影九牽制走了,屠峰中了封元咒無法出力,楊亢身邊現在無一人守護。

  “五哥,請吧!”楊開凝視著他,神色平淡。

  楊亢神情一肅,輕輕地吸了一口氣,眼神中一絲絲寒光如電,身上的氣息逐漸危險,但那神色卻是越來越平靜。

  不錯啊,楊開心中思付。

  他忽然發現,自己這個五哥在心性上其實也沒那么幼稚不堪。在同等修為的年輕一代中,他應該也算是高端的那一類人了。

  戰斗中,越是暴怒,越是容易陷入被動。

  武者相爭。比氣勢,比修為,比手段,比經驗,更比心性。

  一旦在交手的時候因為外在因素而被影響了心性,就很難將全部實力發揮出來,甚至可能會出現一些足以致命的破綻。

  一個怒火沖頭的武者,在戰斗中就很難理智地出手。進而逐漸被掌控戰斗的節奏,丟掉性命。

  楊亢一準備戰斗,立刻就冷靜了下來,顯然已經具備了高手的風范。再給他二十年,他必定也能成長到一方豪強的程度,只不過現在的他,還是太年輕了。

  楊開比他還年輕,但彼此之間接觸的事物不同。經歷不同,自然而然地就導致看待問題的角度不一樣。

  “老九,你能與柳輕搖過招,那就意味著五哥我絕對不是你的對手。”楊亢神色平靜。說出這些話,一點也不覺得有什么丟人的地方。“但是想要贏我,你就得付出代價!”

  說話間。手腕一番,忽然出現一個羅盤樣的東西。

  楊開面色微變,愕然地望了楊亢一眼,皺眉道:“何必呢?”

  “我是楊家人,楊家人的脾氣,你懂的!”楊亢冷笑,神色卻很淡漠。

  一絲絲電弧忽然從那羅盤上涌現了出來,楊亢身邊的空間,陡然有一種快要塌陷的感覺,無比危險的氣息從那邊蔓延過來。

  楊開悠然而動,如一道閃電,迅速,果斷,狠狠一掌朝楊亢印了過去,掌上赤紅,真元陽氣如靈蛇之芯,吞吐不定。

  楊亢只是平靜地望著襲來的掌印,甚至連躲避的意思都沒有。

  碰……

  楊亢悶哼一聲,仰面翻飛了出去,但他卻在仰天長笑:“老九,試試五哥這件玄級秘寶的威力!”

  他手上的羅盤,似乎在一瞬間將他的全身真元吞噬了干凈,光芒大放,空氣中陡然傳出一種讓人心悸不安的能量波動。

  咔嚓嚓……

  一道道粗如人腿般的閃電,忽然自那羅盤中激射了出來,這些閃電如出海的蛟龍,造型張揚,頭生雙角,搖曳著長達十幾丈的身軀,栩栩如生,張開血盆大口,朝追擊過來的楊開兇猛咬去。

  楊開猛地頓住步伐,身形閃了幾閃,直接遁出百來丈。

  電龍一般的攻擊隱沒在夜空中,消失不見,但楊開卻有一種脊梁骨冷風嗖嗖的感覺,沒有絲毫遲疑,千蕊血海棠迸發出來,一千片花瓣團團飛舞在身旁,形成一片密不透風的防御網。

  毫無征兆地,剛才隱沒消失的那些電龍忽然出現在楊開的四面八方,再一次兇猛襲來。

  花瓣飛舞,電龍搖曳,兩者沖撞在一起,劇烈的爆響傳出。

  望著被電龍包裹住的楊開,楊亢咧嘴慘笑。他根本沒有任何試探性的攻擊,也沒有絲毫遲疑,一出手便是最強大的一擊,因為他知道,以老九的修為,自己只有一招的機會。

  只是可惜……自己才只將這件秘寶煉化一半而已。

  那個羅盤,正是從破鏡湖奪寶戰中搶奪過來的玄級秘寶,里面蘊藏了閃電的奧秘和力量,閃電迅速犀利,無堅不摧,一旦煉化完全,楊亢便可以憑借這件秘寶與神游境五層高手過招。

  但楊開根本沒給他這個時間。

  逼不得已,只能用這件半成品做最后一擊。

  而付出的代價也是巨大的。

  沒有煉化完全的秘寶,楊亢根本無法駕馭,電龍激射出去的瞬間,他本人也受到了巨大的反擊,而且電龍可放不可收,一擊之后,這個羅盤就徹底廢了,除非讓煉器大師重新修補,再收集閃電的力量,才能恢復如初。

  這種做法,對人,對秘寶,都有巨大的傷害,所以在秘寶未煉化完全之前,任何武者都不敢輕易動用。

  這和柳輕搖當初獻祭水月波濤甲是不一樣的,獻祭水月碧濤甲,這件玄級秘寶就徹底消失了,連修補的機會都沒有,不過也不會給柳輕搖帶來什么傷害。

  但……楊亢滿足了。

  老九就算實力再強,也擋不下玄級秘寶的攻擊吧?只要能讓他受傷。那楊亢就能達到自己的目的——自己會敗,你也別想全身而退!

  秋憶夢也滿是擔憂地望著被電龍包裹的楊開,手心里全是汗水,她自然察覺了那些電龍的強橫。不知道楊開到底能不能擋得下來。

  但一看到簫順還站身邊,一臉的無動于衷,秋憶夢不禁又放下了心。

  楊開真要是遇到了生命危險,簫順不可能不管的,他既然不動,那就代表楊開的性命無虞。

  嘩……

  天空中忽然飄蕩出一片片艷紅的花瓣,這些花瓣飛舞著,洋洋灑灑而下。帶起一股撲鼻的香氣。

  千蕊血海棠的防御……告破!

  秋憶夢不禁驚呼一聲,還沒來得及喘口氣,楊開置身的位置處,忽然傳來一股兇猛的吸力。

  似乎有一個漩渦。正在兇猛牽引那些電龍,任憑它們如何掙扎反抗,也抵擋不了漩渦的吞噬。

  很快,搖曳生姿電芒閃爍的電龍消失不見了,楊開毫發無損地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而此刻,他的手上擒著一面足有桌面大小的骨盾,這面骨盾正面有一個張開的獸口,猙獰可怖。

  獸口中。似乎還能隱約看到閃爍的電花光芒。

  “玄級秘寶,果然厲害。”楊開緩緩搖頭。千蕊血海棠根本抵擋不住玄級羅盤的攻擊,不得已他才祭出骨盾。將那些電龍吞噬。

  “草!”看到這一幕,楊亢忍不住罵了一句,旋即,身形晃了晃,一頭從半空中栽了下去。

  羅盤吸干了他的全部真元,他已無力再戰,本還指望自己的最強一擊能給楊開制造些麻煩,最好能讓他受傷。

  至于殺死楊開,楊亢卻沒這么想過,且不說楊開的修為精湛,楊亢沒擊殺他的能力,就算有,楊亢也不敢有這個想法。兩人畢竟還是兄弟的關系。

  卻不想他居然能動用那面骨盾了。頓時有些難以接受,心情復雜。

  簫順看了一眼楊開,見他沖自己點點頭,這才閃了出去,將頭下腳上從空中栽下的楊亢接住,放到地上,嘿嘿笑道:“五公子,承讓了。”

  “你得意個屁啊。”楊亢冷哼一聲,面色難看,“又不是你打贏我的。”

  他一臉的污漆麻黑,怒發沖冠,剛才釋放電龍的時候,他也被電得有些凄涼,身體受傷再加上心中期望的落差,臉色能好看才是怪事。

  簫順強忍著笑意,點頭道:“五公子切勿動怒,還是趕緊回中都養傷要緊。”

  “關你屁事!”楊亢的心情顯然不是太好,簫順也不再搭理他,趕緊返回。

  楊家兩位子弟的戰斗,一招間便分出勝負,底下的武者們也都漸漸平息下來,不再反抗。

  畢竟楊亢都已經等于被擒,奪嫡之戰中,他出局了,再反抗下去也沒有意義。

  另一邊,高讓風有些匪夷所思地望著霍星辰,苦笑搖頭:“霍公子,就這樣吧,五公子已經出局了,咱們也不用打了。”

  “還沒分出勝負呢,你急什么?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來來來,繼續打。”霍星辰一臉猥瑣的笑容,熱情洋溢。

  高讓風無奈道:“高某承認霍公子技高一籌,我不是對手。”

  他也挺無語的,根本沒想到這個吊兒郎當無所作為的紈绔子弟,居然在自身修為上能勝過自己。

  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霍星辰什么時候有這么厲害了?

  “早這么說不就得了?”霍星辰哈哈大笑,聽到高讓風服軟,心情大好,“高兄啊,打歸打,咱們交情還在,對吧?”

  “是是。”高讓風挺不待見霍星辰,有些恥與此人為伍,口上這么答著,心中卻在想兩人似乎也沒交情。

  “改天我請你嫖娼!”霍星辰口無禁忌,語出驚人。

  高讓風臉色一黑,吶吶不已,不敢答話了。

  “都是男人,你懂的。”霍大公子的眉頭,猥瑣地跳動。。。)

  (在線書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