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八十五章 地魔出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魔打出去的那一道玄光呈現出**之色,猶如濃稠的鮮血。

  玄光**而來,夾帶著血腥陰森殘暴的氣息,楊亢府上的武者不禁面色大變,紛紛出手抵擋。

  但無論如何也擋不下這道玄光的攻擊。

  轟地一聲,玄光打中地面,將地面砸出一個深坑。

  “吼……”一聲如困獸般的怒吼聲傳來,狂暴的氣息陡然蔓延開,所有人都心神震動。

  定眼望去,楊亢府上的武者們神色錯愕。

  只見那深坑中,不知何時站著一個人。這個人面容模糊,看不清鼻臉,整個人身上散發出滔天的血腥之氣,那一雙眼珠子也是赤紅的顏色,駭人至極。

  伴隨著他的吼叫聲,地面忽然泛起一個個巨大的血泡。

  泂泂……

  血泡爆裂開,將地面染紅了,很快,大地粘稠濃滑起來,似乎大地深處有一口血泉,正在不斷地往地面上噴吐血水。

  “什么鬼東西?”所有人都覺得不妙,但沒人認出這到底是什么,說他是人,卻又不像,他的雙眸中根本沒有人類該有的情感,有的只是無限殺戮。

  說他不是人吧,他卻具備了一個人所有的特征,唯獨額頭上有一個巨大的鼓包,怪異至極。

  “前輩,這是什么?”秋憶夢同樣有些微微變色,盡管直覺上早就知道地魔不是好人,可見到眼前這一幕之后,還是發現自己有些低估了地魔的道德水準。

  望著底下那個怪人,秋憶夢都感覺有些隱隱心中發寒。

  “桀桀……這是老夫煉制的傀儡血魔!”地魔傲然答道,頗有一些為自己的作品而得意的意思。

  秋憶夢撫了撫額頭,不再多說。

  那被稱為血魔的東西已經大開殺戒了,地面上滿是濃稠的血水,有著強烈的吸附性。所有被血水沾染上的武者,都發現自己無法逃脫,被死死地牽制在原地。

  狂吼之中,血魔沖到一個武者的面前,只手裂天,將他爆成一團血霧,那血霧直接被血魔吸收進**,讓他的實力似乎再增強一分。

  紅色的身影閃動。不到十息時間。被血水糾纏住的武者死了個干凈。

  血魔依然沒有停止殺戮的動作,他走到哪里,血水便蔓延到哪里,一旦被血水染上,神游境五層以下的武者,用盡全身數解也別想掙脫。等待他們的只有死亡一途。

  “殺了他!”楊亢也發現了血魔驚人的破壞力,趕緊沖手下的高手們下達命令。

  幾位神游境六七層的高手不敢離血魔太近,祭出自己的秘寶。將平生最得意的武技朝血魔轟去。

  血魔的速度雖然很快,也避開了幾次攻擊,但敵人人多勢眾。還是被接二連三的攻擊打個正著。

  這些人下手也是毫不留情,直接將血魔的**打碎,一頭栽倒在血海之中。

  “不堪一擊!”楊亢看到這一幕,不禁冷哼一聲,也放下了略微擔憂的心。放任這樣的怪物在人群中肆虐,先不提他的戰斗力如何,對實力低一些的武者來說都是一種威懾。

  “前輩……”秋憶夢也怔住了,她沒想到地魔的這個傀儡賣相猙獰可怖,其實好像也不怎么樣。

  地魔卻是桀桀怪笑:“等著瞧吧。”

  話音剛落,那**被打碎的血魔居然用手撐著半截身子直了起來,而在他下身的斷肢處,竟在**地吞噬血海中的血水。

  隨著血水的吞噬,那斷肢更是一陣蠕動不已,如雨后春筍,有什么東西從那里冒了出來。

  不到片刻時間,便生出兩條完好無損的**。

  “怎么可能?”一片驚呼聲響起,不但楊亢府上的武者們震驚,秋憶夢等人同樣覺得匪夷所思。

  被打碎**還能再生,這……還是人嘛?

  這離奇的一幕徹底超出了眾人的見知。

  “老夫也下去玩玩!”地魔獰笑一聲,化作一道虹光,射進下方。

  久不曾出現的破魂錐在他的肩膀上滴溜溜地旋轉著,如有靈性,散發出驚人的能量波動。

  破魂錐,儼然已恢復到玄級秘寶的程度!

  感受到地魔身上傳來的詭異氣息和龐大壓力,楊亢府上的武者無一不震驚,唐雨仙更是神色凝重至極:“五公子,不要離開我身邊。”

  楊亢的嘴唇干裂,無意識地點點頭,忽然從心中生出一種窮途末路的感覺。

  兩位血侍中,屠峰無法動用,府上也沒神游境頂峰的高手,如何抵擋這個氣息陰森的高手?

  單靠唐雨仙,大概能拖延一段時間,但雨仙被牽制住,自己的安全誰負責?

  被那人盯了一眼,楊亢甚至生出一種神魂要被吸走的驚悚感。

  震駭間,地魔已經動手了,各種陰森詭譎的武技施展開,破魂錐穿梭不斷,如入無人之境,單槍匹馬,就將楊亢府上武者的陣營攪得天翻地覆。

  再加上血魔在一旁興風作浪,楊亢府瞬間人心惶惶,無力招架。

  “我怎么覺得……我們其實可以不用來啊?”霍星辰頭皮發麻,看著地魔和血魔在下方的動作,頓時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這兩家伙,一個比一個強橫,血魔就不用說了,幾乎是不死之軀,短短的時間內,身體已經被打碎好幾次了,每一次都能完好無損地再生回來。

  而那個實力超群的地魔,更是無人能攖其鋒芒,在人群中橫沖直撞,殺人如麻,手段殘忍血腥。

  秋憶夢看了一陣,緩緩搖了搖頭:“單靠他們兩個,不行的。”

  他們確實厲害,可雙拳難敵四手,猛虎架不住群狼,楊亢府上也不是沒有高手。

  血魔的弱點,似乎已經被他們給發現了。

  他之所以能迅速再生,全都是因為那片血海的緣故!

  有修煉的冰與火功法的武者。正在兇猛的冰封和烘烤那片血海。隨著血海面積的減少,血魔的行動也顯得有些無力起來。

  地魔也發現了這一點,不禁冷哼一聲,揚手就將血魔召喚了回來。

  “該我們上了!”秋憶夢深吸一口氣,沉聲道。

  楊亢府的陣營徹底亂了,局面已經打開,現在是時候逐步蠶食掉楊亢的勢力了。

  “等很久了。”霍星辰咧嘴一笑,直直地朝下方沖去。誰也沒找。直接找上了高讓風:“高兄,切磋一下唄!”

  高讓風面色一沉:“霍兄,你覺得自己是我對手么?”

  雖然彼此之間從來沒打過,但高讓風還是覺得象霍星辰這樣的紈绔子弟,絕不是自己的對手。

  “是不是對手,打過才知道啊。”霍星辰微微一笑。將手上的折扇**腦后的衣領,神色冷了下來。

  “如你所愿好了。”高讓風冷哼著。

  中都兩位公子,瞬間交鋒在一起。而他們身邊帶來的四位神游境五層高手,也針尖對麥芒般找上了彼此。

  另一邊,正在躲避地魔攻擊范圍的呂宋也被董輕寒瞄上了。

  上次在破鏡湖畔搶奪秘寶的時候。呂宋處處與董輕寒為難,險些還丟了一件天級上品的神魂秘寶,讓董輕寒恨得直咬牙。

  但那個時候以大局為重,董胖子也沒要和他繼續糾纏的想法。

  現在不同了,此時是己方進攻的時候。董輕寒自然有意要將新仇舊怨一并清算。好讓這個沒眼力的呂家少爺滾出戰城!

  胡家姐妹與管遲樂等人也沖了下去,雙胞胎姐妹花的**上,陡然綻放出一圈淡淡的光暈,這一抹光暈似乎將她們的生命和真元統統連接在了一起,本來只有真元境八層的修為,卻能綻放出不遜于神游境的風采。

  這讓暗暗觀察她們的秋憶夢看得眼前一亮,心知這姐妹花果然也不是庸手。

  紫薇谷的范鴻,問心宮的左方,也各自領著人馬尋找敵人交手。

  端木家族的五位高手更是早就按捺不住了,氣勢驚人,實力全開,哪里人多往哪殺!此一戰,是他們報仇雪恨的一戰!

  “秋小姐,在下留下來負責你的安全吧。”柳飛生輕聲說道,面上一片柔情。在楊開府上的這段時間,柳飛生幾乎是成了秋憶夢的貼身保鏢,寸步不離地跟隨。

  誰都看出他對秋憶夢的癡迷。

  秋大小姐雖然暗示過他很多次,但柳飛生依然沒有知難而退,伸手不打笑臉人,這人更是楊開的助力,秋憶夢也不好說得太狠,只能隨便他了。

  不過,能避免和他單獨相處的時候,就盡量避免。

  “不用,小曼陪我就好了。”秋憶夢微微一笑,婉拒了柳飛生的好意。

  “也行。”柳飛生遲疑了一下,答應下來,領著天元城的人馬加入戰斗。

  半空中,只剩下秋憶夢和駱小曼,還有一個只能干瞪眼的血侍簫順。

  楊開不來,簫順和影九完全發不出力,就算此時有人來攻擊秋憶夢和駱小曼,他們也只能看著。

  畢竟秋憶夢和駱小曼不是他們追隨的人,楊開才是。

  因為地魔和傀儡血魔的攪和,楊亢府的武者們現在可以說是混亂無比,董輕寒那批人沖下去的時候,對方也只能各自為戰。

  這正是秋憶夢希望看到的場面!

  對方人多勢眾,如果不打亂他們的節奏,實在不好發起進攻,各自為戰的話,秋憶夢自信自己這邊的人,不遜于任何勢力。

  丹房里每日出產的玄丹也不是白用的!連秋憶夢這段時間都感覺自己的修為在突飛猛進,她還得忙里忙外,根本沒多少時間修煉,更何況其他人?。。)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