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七十九章 咱們談談別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偏殿中,楊開身穿黑衣黑袍,包裹了全身,靜靜地坐在那里等待著,身后影九漠然垂立,神識游離,戒備四方。

  望著一臉風輕云淡絲毫不知害怕為何物的楊開,影九也是暗暗敬佩。

  入夜的時候,楊開忽然讓他跟隨出門,影九也沒問去哪,等兩人偷偷摸摸到了地方之后,頓時嚇了一跳。

  楊開要去的地方,居然是楊威府!當下也不敢掉以輕心,萬分警惕起來。

  想起白天這位小公子與秋憶夢的爭執,影九忽然明白了,秋憶夢肯定也是及其反對楊開這樣孤軍深入,不拿自己的安全當回事的做法,才那么有失秋家大小姐的禮儀風范。

  自進了偏殿之后,影九便察覺到好些道神識一直若有若無地掃蕩過來,卻始終不見一個人的蹤跡,甚至就連楊威也一直沒有現身。

  影九知道,是楊威府的高手們在暗暗觀察這里。

  不但影九知道,小公子肯定也知道,但他依舊泰然處之,坦然自若。

  “老九,你膽子不小,居然敢孤身一人來我府上,就不怕我把你留下來?”一聲冷喝忽然從里面傳來,在偏殿中回蕩不絕,震得人耳膜發顫,“還是說,你欺我府上無人?”

  楊開只覺得耳中全是楊威的喝聲,嗡鳴不斷,與此同時,一股神識力量轟然襲來,卻全無殺機,顯然只是試探。

  前幾日楊開與柳輕搖交手,楊威遠在百丈之外觀看。并沒切實地感受到楊開的實力,他自然有些好奇楊開的本事。

  楊開無動于衷,放任這股神識力量轟進自己的腦海,輕笑道:“怕?大哥要是會這么做,我就不會來了!”

  “哈哈!”楊威大笑,終于從暗處現身,來到楊開面前。

  影九不禁眼神一瞇。赫然發現,楊威居然是只身一人到來的,他身邊連一個守護的血侍都沒有。雖說這偏殿四周有許多強者在警戒,但影九自付若是想擒住楊威,只是隨手一招的事情。

  這兩兄弟……影九微微搖頭。真是一個比一個信任對方啊。

  楊開掀開了包住頭部的帽子,露出本來面容,微笑地望著楊威,后者輕拍了拍手,立刻便有婢女奉上茶水。

  待到婢女退下之后,楊開才道:“大哥,這是我們頭一次這般說話吧?”

  “不錯。”楊威點了點頭,從小到大,楊威都給人一種孤寡的感覺,他和任何兄弟都不算親近。楊開更是頭一次與他面對面的單獨交談。

  “老九你這次來,是想有什么動作?”楊威直奔主題,顯然是心中有所猜測。

  “恩。”楊開頷了頷首,深吸一口氣道:“族內對我們的進度很不滿意,要不然就不會投入一千件秘寶來加快進程了。既然他們想要我們快一些。那我們就只能快一些,否則他們還有更多的后手來催促我們,大哥應該也明白吧?”

  “我明白,我想其他人也明白。”楊威點點頭。

  “所以說,如果現在不行動,只會讓別人占了先機。”楊開聲音低沉。族內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一千件投入的秘寶已經傳達了一個催促的信息,眾人也都心領神會。

  一旦等各方勢力將那批秘寶消化掉之后,肯定會有人按捺不住行動起來的。

  “大哥覺得,誰會是第一個被攻擊的目標?”

  楊威看了他一眼,正色道:“明擺著的問題,還需要問么?不是你,就是我!”

  “我也這么覺得。”楊開咧嘴一笑。

  剩下的六個楊家子弟當中,楊詔和楊亢是親兄弟關系,楊慎和楊影也是親兄弟關系,盡管彼此也還是對手,但當奪嫡之戰中有別的敵人的時候,他們還是會守望相助的。

  柿子要撿軟的捏,真的要有大動作,肯定是這兩對親兄弟聯手出擊,而目標則是顯得勢單力孤的楊開或者楊威。

  楊威畢竟是大哥,在奪嫡之戰第一夜還對弟兄們禮讓三分,那四人肯定不會先攻打他。

  這么算下來,不出十天,楊開必定會受到來自各方的襲擊!

  他的風頭太盛,前幾日更搶了兩件玄級秘寶,那幾位兄長哪會給他消化的空間和余地?

  那四人,任何一人擁有的助力,楊開都不放在眼中,但如果四個聯手的話,想要防御下來還是得付出很大代價,除非夢無涯和地魔一起出手,才有減少損失的可能性。

  正是因為意識到這些,楊開才連夜趕到楊威府,與他商議。

  “你想打誰?”楊威略顯興奮地詢問。

  “五哥吧。”楊開咧嘴一笑。

  楊威怔了怔,想了一會,豁然醒悟,冷哼道:“老五選了屠峰和雨仙作為追隨者,真不是明智之舉!”

  剩下六兄弟的實力對比中,楊亢絕對不是排名最末的那個,但楊開依然將他選為第一攻擊目標,顯然是因為屠峰和唐雨仙這一對血侍的緣故。

  如果當初在奪嫡之戰開始之前,不是出了變故,現在的屠峰和唐雨仙,應該是追隨在楊開身邊的。

  楊開這般針對,顯然也是有些在意屠峰和唐雨仙兩人。

  “要大哥怎么做?”楊威沉聲詢問。

  “牽制下二哥就行,我怕二哥接到消息會去攪場子。”楊開嘿嘿一笑。

  “這個沒問題!”楊威正色點頭,不過很快又詭譎地笑了起來:“但是這么做,大哥能得到什么好處呢?”

  楊威顯然是想討點切實的利益了,他和楊開之間依然是對手,不可能消耗自己的力量去無償幫助楊開,就算他愿意這么做,他手下的那些助力幫手們也不愿意。

  楊開既然要楊威帶人牽制楊詔,就得拿出足夠的籌碼和誠意才行!

  親兄弟也要明算賬啊。

  “大哥想要什么?”楊開在來之前就已經考慮過這個問題了,現在聽到一點也不顯得意外。

  輕咳一聲,楊威笑道:“大哥有些眼紅你府上的那些煉丹師,也不要多,分五個過來怎么樣?”

  楊開啞然失笑:“大哥你的胃口太大了!”

  “不大吧?”楊威笑了笑,“你府上有三十煉丹師,我只要五個而已。”

  “這個我做不了主的。”楊開搖了搖頭,“你也知道,那群煉丹師是什么性子,雖說他們在我府上煉丹,可我卻指使不動他們。這樣,送大哥一批玄丹如何?”

  “玄丹?”楊威聞言眼前一亮,不禁搖頭苦笑:“玄丹說送就送,老九你果然大手筆!行吧,大哥答應你!”

  他也知道要五個藥王谷的煉丹師八成怕是沒指望,開出那樣的條件也只是坐地起價落地還錢而已。

  神色一凜,沉聲問道:“什么時候動手?”

  “明晚!”

  楊威皺了皺眉,面上涌出一絲疑惑之色。

  他沒想到楊開的動作這么急!

  只有一天時間,按照正常情況來推斷的話,明天將會有很多武者將前些日子搶到的秘寶煉化入體,楊開選在這個時候動手,顯然也是想依仗那些秘寶帶來的助力了。

  只是……他得到的玄級秘寶能用得上么?

  自己那件玄級秘寶最少還要八天時間才能煉化完,想必其他人也是如此。

  “我等你消息!”楊威也不去深究,秘寶這東西,能用的時候大家肯定都能用了,不能用的話,大家同樣都不能用,無論何時都處在一個平等的位置上。

  說話間,有意無意地瞥了一眼影九,眼眸深處隱藏著濃濃的疑問。

  在破鏡湖的奪寶戰中,六位血侍中了封元咒,影九也在其中,楊威不明白為什么他現在會跟楊開一道來自己府上,而且看他的樣子,似乎并沒有受到封元咒的牽制和禁錮。

  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他已經解除了封元咒?

  “那就這么說了。”楊開緩緩站起身,嘿嘿冷笑了一聲:“正事說完,咱們再談談別的。”

  楊威神色一愕。

  “藏頭露尾的做什么?痛快點出來好了。”楊開冷眼望著四周,冷聲喝道。

  與此同時,影九的身形忽然淡化在空氣中,如從來不存在那般消失不見。

  楊威的神色陡然一變,凝神查探四周,面色頓時鐵青。

  刷刷刷……

  一道道人影忽然從四面八方閃現出來,將楊開團團包圍,而自偏殿的正門處,孟善衣風度翩翩地邁步而進,一臉悠然之色。

  “善衣!”楊威面色難看,沉聲喝道:“你想干什么?”

  說話間,一身真元狂暴地涌動起來,神色不善。

  孟善衣看了一眼楊威,咬了咬牙,抱拳道:“大少見諒,善衣自作主張,想趁這個機會將九公子留下來!”

  說著,扭頭望了望楊開,道:“九公子,莫怪孟某心思歹毒了,是你自己送上門來,這個難得的機會孟某若是不好好把握,也愧對你的成全。這件事,大少并不知情,全是孟某自己的主意,日后若想報復,請沖孟某來。”

  楊開嘿嘿輕笑:“大哥當然不知道,他若是知道,也不會與我談那么多了。”

  聽他這么說,孟善衣輕輕點頭:“九公子理解就好。”

  楊威面無表情,神色陰沉,深吸一口氣道:“善衣,你這次做錯了!”

  孟善衣苦笑:“大少,你念及兄弟之情,下不去手,善衣替你下手就是!”

  “我不是說這個。”楊威緩緩搖頭,一臉失望,“你以為老九敢孤軍深入,就沒點依仗?你以為帶這些人就能留下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