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七十八章 她是女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秘高手的事,地魔并不清楚,當下好奇地詢問起來。

  楊開簡單地將兩次與其交手碰面的過程說了一遍。

  地魔聽完之后,也是覺得有些驚詫,愕然地望著夢無涯:“連你都沒看出那家伙的底細?”

  夢掌柜緩緩搖頭:“那人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氣息,隔絕了外人的查探,我估計就算是神游之上想要窺探也相當不容易,這個人如果想隱藏自己,無人能尋覓。”

  “厲害!”地魔贊了一聲,又嘿嘿輕笑:“不過從這家伙與影九和少主交手的情況來看,他本身的實力似乎也并不是太出色。”

  在丹房附近,那人吃了影九一擊影舞殺,受了點輕傷,在破鏡湖上,楊開一劍襲去,那人也沒能全部避開,如果實力真的高深到夢無涯和地魔這種程度,根本不會出現這些情況。

  楊開微微頷首:“但也不差,絕對是個高手。”

  “少主想要怎么做?”地魔神色振奮,獰笑不已。

  “我先說好,這事別指望老夫插手。”夢無涯看了楊開一眼,“老夫會在這里,完全是因為要保護凝裳那丫頭,戰城這亂七八糟的事,老夫一概不會管的。”

  說完,又嘀咕了一句:“老夫一大把年紀了,可沒臉面插手年輕人的事。”

  “沒要你插手。”楊開輕笑一聲,“我只是想問問兩位,有沒有什么好辦法將那人從暗處揪出來。”

  夢無涯微微搖頭。地魔也頓時啞火。連夢無涯拿那個人都沒辦法,地魔可不敢打什么包票,除非那人再一次出現在楊開府,才有一線可能的機會,但上次已經打草驚蛇,只要那人腦子還正常,短時間內應該都不會再有行動。

  “少主。那人的信息一點都沒有,老奴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地魔嘿嘿訕笑。

  “信息……倒是有一個。”楊開沉吟了下忽然道。

  “什么?”夢無涯和地魔同時朝這邊望來。

  “她是女人!”楊開的目光深邃。

  “你怎么知道?”夢掌柜皺了皺眉頭。

  楊開微微一笑,從懷里掏出一縷青絲。放在兩人面前道:“這是我在破鏡湖從她身上斬下來的。”

  頓了頓,又道:“不過,我不知道她的頭發。為什么是這個樣子,兩位修為精湛,見識淵博,有沒有見過這種顏色的頭發?”

  夢無涯和地魔同時朝那一縷青絲望去,都不禁神色驚愕。

  因為這一縷青絲,與一般女子的頭發完全不一樣,一般人,無論男女,頭發全都是黑色的,可是這一縷。卻是淡藍色的。

  猶如清澈的湖水般,柔順光滑,唯獨這發色有些特立獨行。

  怔了那么一瞬之后,夢無涯和地魔竟忍不住對視了一眼,面上涌出一絲怪異的神色。

  楊開察言觀色。暗暗猜測他們怕是想到了什么。

  沉吟了一會,夢無涯才道:“我不知道這女子是誰,也從未聽說過有這種發色的人,但我估計跟她修煉的功法和體質有關。楊開,不要小覷了這個人,這個女子可能來歷不凡。”

  夢無涯話中有話。雖然沒有點破,但楊開還是面色凝重地點點頭。

  他也根本沒有小瞧對方的意思。

  地魔卻是忽然嘿嘿賊笑起來:“少主,如果這縷頭發真是從那人身上斬下來的,那老奴可能會有辦法找到她!”

  “哦?”楊開聞言大喜,“有把握?”

  “桀桀……追魂索命可是老奴的拿手好戲!有這一縷自她身上斬下的頭發,她在老奴面前根本無所遁形!”地魔信心百倍。

  “邪法魔修!”夢無涯輕哼一聲。

  地魔非但不以為意,反而笑得更愉悅了。

  楊開也不在乎他到底用什么手段,只要能把那神秘女子找出來就行,急問道:“需要多久?”

  “十天左右可以準備好,不過也得看機緣,若是那女子不靠近老奴,老奴也尋覓不到她的蹤跡!”

  “那就盡快準備吧!”楊開沉聲道。

  不管那女人出于什么樣的目的接近丹房,既然第一次沒有成功,肯定會來第二次,而且從她在破鏡湖中現身的事情來推斷,這個人絕對是個膽大妄為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中的人,這樣的人自信,自大,不會因為一點小挫折而退縮,等她想到辦法完全隱藏自己的氣息之后,必定會再次光臨。

  等到她下一次光臨,便是自投羅網的時候!

  將那縷淡藍色的頭發交給地魔,楊開匆匆離去。

  在煉器房附近尋到正在忙碌的秋憶夢,和她暗暗交代了幾句,沒人知道楊開跟她說了什么,只看到秋憶夢神色激動,態度堅決,反駁不已,甚至還雙手拉著楊開的胳膊,怎么也不松開。

  秋大小姐很少會做出有失禮儀的事,出身的高貴和良好的家教讓她具備超出旁人的教養,大庭廣眾之下拉著楊開不放,似乎楊開對她始亂終棄了一般,惹得過往武者側目不已,暗自揣測。

  最終,楊開還是掙脫了秋憶夢的束縛,大步離開,徒留下秋大小姐一人,滿面擔憂又一臉憤怒地跺腳不已。

  “秋小姐,我師弟怎么了?”藍初蝶剛煉化完一件秘寶,出來透透氣,恰好瞧見了這一幕,不禁有些好奇。

  “沒什么。”秋憶夢很快收斂好神色,緩緩搖頭。

  藍初蝶微微一笑,也不再多問,知道以自己現在的身份沒資格接觸太多高層的秘密。

  另一邊,胡家姐妹依窗遠望,也將這一幕收入眼底。

  “看到沒?這臭男人就是色痞一個,眾目睽睽之下居然跟那姓秋的女子打情罵俏,真不要臉,小妹你小心點,別著了他的道!”胡嬌兒一邊咬牙切齒一邊警醒自己的妹妹。

  胡媚兒手托著香腮,神游九霄,恍若未聞。

  看到自己妹妹這幅花癡的模樣,胡嬌兒不禁搖頭嘆息,伸出一只芊芊玉手,捏住妹妹小巧的鼻子,左右晃了晃:“修煉啦!”

  “哦。”胡媚兒這才戀戀不舍地收回目光。

  雖然血戰幫和風雨樓是稍后來投靠楊開府的,但在丹藥供給上面,秋憶夢依然沒有虧待他們,有了丹房里提供的玄丹幫助,胡家姐妹的修為進展比以往要迅速很多,這還沒幾天時間,同氣連枝神功便又快有突破了。

  而且服用了那些丹藥之后,胡家姐妹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內部似乎有了些微妙的變化,變得比以往更加容易吸收天地靈氣,經脈更加堅韌穩固,功法運轉起來也比以往要迅捷。

  楊開的資質和強大讓她們感到了壓力,知道如果不努力的話只會被他遠遠地拋在身后,在修煉一道上自然不敢有什么松懈的地方。

  入夜,戰城正東方,楊威府。

  正在煉化剛入手幾天的玄級秘寶的楊威,忽然聽到外面有一陣敲門聲,眉頭不禁一皺,朗聲詢問:“什么事?”

  “大少,有人來訪。”孟家孟善衣的聲音從外傳來,聲音中透著一股奇怪的感覺。

  “什么人?”楊威的目光閃了閃。自己在煉化玄級秘寶,孟善衣不是不知道,若不是來人的身份非比尋常,他斷然不可能來打擾自己。

  到底是什么人,能讓孟善衣的語氣變得這么怪?

  “我想,大概是楊開!”

  “老九?”楊威的聲音陡然提高了幾許,也是有些不可置信的味道。

  很快,房門被打開了,楊威一臉肅容地出現在孟善衣面前,背負著雙手問道:“真是老九來了?”

  孟善衣苦笑:“我沒看清,但他身邊的是影九前輩,我想,除了楊開出行之外,影九是不可能跟隨的。”

  楊威的神色一凜,點點頭:“既然影九在這,那就肯定是老九了。”

  頓了頓,輕笑著道:“這般大膽行事,老九還是讓人看不透。”

  雖說自己在破鏡湖奪寶戰中有意示好,但說到底兩人還是對手,楊開敢只帶影九就跑到自己府上,這膽子可不是一般的大。

  “大少,這是一個機會!”孟善衣聲音低沉,面上蠢蠢欲動,“以楊開自奪嫡之戰開始到現在的表現來看,他未來必定是比二少爺還要強大的敵人,不妨趁他今夜孤軍深入……”

  說著,手上比劃了一個手勢。

  楊威冷笑一聲,緩緩搖了搖頭。

  “大少!”孟善衣的語氣急促起來,顯然不理解楊威為什么不把握這么好的機會,“成大事不拘小節啊!現在不讓他出局,恐怕就沒機會了。”

  從一開始的不被任何人看好,到現在的聲望如日中天,奪勝呼聲日益高漲,楊開府的變化和發展幾乎是驚人至極。

  他的優勢,正在一步步地擴大,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優勢將會越來越大,直到吞并消滅所有的敵人,成為最后的勝利者。

  孟善衣似乎已經看到了那一天,他是楊威的盟友,怎能不著急?

  但大少卻放著眼前的大好機會不利用,似乎在顧忌什么兄弟之情,簡直愚昧至極。

  “我自有計較,不用多說了!”楊威擺了擺手,大步離去。

  孟善衣郁悶,苦笑不已,想了想,神色忽然堅毅起來,轉過身,迅速消失在黑暗之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