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七十三章 沒有給楊開效力的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口上這么說著,其實陶陽心中也沒底。59文學  鬼王谷這批人,全是年輕子弟,一個神游境都沒有,而寶器宗的人雖然有幾個神游境,身上攜帶的秘寶也是琳瑯滿目,種類繁多,但真的打起來肯定不是那幾批人的對手。

  要是能偷偷派人出去給楊開傳信就好了,陶陽相信只要楊開得知這邊的情況,肯定會帶大批人馬出來迎接,只要有他做主,進戰城肯定輕而易舉。

  只是現在,他根本沒有機會讓人出去報信。

  “陶師兄,對不起,累你受伍前輩責罵了。”冷珊面色愧疚,她與沈奕等人也是實在沒辦法了,才想著去找陶陽的,畢竟當初從兇煞邪洞出來的時候,陶陽等人也在鬼王谷逗留了一段時間,大家還算熟悉。

  “不妨事,師叔也就是嘴上說說,他才舍不得把我逐出師門。”陶陽微微一笑,擺手道。

  寶器宗人員稀少,總共也只有百來人而已,每一代收取的弟子都經過了嚴格至極的挑選,比起藥王谷收徒還要嚴厲。

  但每一個寶器宗的弟子,在煉器之道上都有無與倫比的天賦和成就,而在這一代當中,陶陽更是其中的頂尖人物。

  寶器宗發揚光大就指望他了,伍巖哪舍得真將他逐出師門。

  說著,陶陽的神色也陰沉下來。前后左右五批人護駕隨行,看似風光無限,實則讓人無奈苦悶。

  打,打不過,說,說不清,別人肯定也不會聽自己說。

  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接近戰城,這五批人也漸漸地沒什么耐心了,神色交匯間,頗有些風雨欲來的味道。

  寶器宗的地位,畢竟還不如藥王谷穩固超然,藥王谷的人出行,無人敢得罪。

  但寶器宗雖有名聲,有些人還是不怎么將其放在眼中。

  這些年。也不知道有多少大勢力明里暗里地想要吞并寶器宗。陰謀詭計,明槍暗箭,層出不窮。

  好在寶器宗積累的人脈也不少,每一次劫難來臨都堪堪化解。

  但長時間這么下去肯定是不行,必須得有一個超然的勢力庇護,才能繼續生存。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寶器宗高層才答應了陶陽參與奪嫡之戰的請求,只要跟楊開談好條件,幫他一把也不是不行。

  一行人又往前飛馳了半個時辰。距離戰城也僅有八百里之遙了。

  到了這個距離,楊家諸位公子派出的五批人馬已經面露不耐之色,彼此間神色交流。顯然是準備動手。

  寶器宗和鬼王谷眾人察覺到氣氛的異常,都不禁神色一凜,暗暗戒備。

  果然,左側那批人馬中,之前開口說話的那個神游境高手冷哼道:“伍先生。看樣子貴宗是鐵了心要包庇這群邪宗之人了,既然伍先生不愿意交人,那我等就得罪了,稍后若有冒犯之處,還請伍先生理解!”

  伍巖聞言面色一冷,怒喝道:“你們想做什么?”

  那人輕笑著道:“正邪不兩立,我等也只想懲奸除惡!伍先生最好讓貴宗子弟安分些,若不然動起手來有了誤傷可不好說。”

  伍巖冷笑:“只怕伍某身后這些年輕人已經全是邪宗之人了吧?不管他們動手不動手,你們也是照抓不誤。”

  “怎么會?”那人緩緩搖頭:“最起碼,貴宗大弟子陶陽,我是知道的,至于其他人是不是邪宗子弟,等抓回去好好審問一番便能見分曉!”

  話說到這份上,無論是誰都明白這些人是要借著打壓鬼王谷的名義來對付寶器宗了,他們也不會殺人,只會把寶器宗的子弟抓走,為楊家的那幾位公子效力。

  更何況,真要是打起來,陶陽等人會不動手么?一旦動手,就給了對方名正言順抓人的借口。

  其中的彎彎繞繞,已經擺在明面上。

  伍巖面色一沉,低聲叮囑道:“看樣子寶器宗這次是避不開這一劫了,等會打起來能跑就跑,跑不掉也別反抗,他們不會殺人的。陶陽,你趕緊去戰城找那個楊開,讓他出面處理此事!”

  “弟子記下了!”陶陽沉聲應道。

  “告訴他,我寶器宗若是有一人傷亡,今后也別指望老夫給他煉器了!”伍巖再一次重申。

  “看樣子,伍先生已經考慮好了?”那人又催促不已,輕哼道:“既如此,那我等就得罪了!”

  話音落,五批人馬幾乎是同時出動,目標齊齊指向人群中的寶器宗弟子。

  寶器宗這次出動了二十多人,瓜分下來數量也不算少。最起碼,回到戰城跟楊家的公子們也有個交代。

  寶器宗和鬼王谷眾人在疾奔中也是陡然頓住,正欲按照伍巖剛才的囑咐四散分開,尋找逃生之路時,一道人影忽然出現在眾人的頭頂上。

  這人出現的相當詭異,沒人看到他到底是怎么出現的,似乎他一直隱藏了身形懸浮在眾人的頭上一般。

  當這個人影現身之時,一股恐怖到極限的神識力量,驟然籠罩全場。

  五批攻過來的人馬,陡然間啞火,個個都露出神魂皆冒的表情,連忙催動真元抵御著恐怖的壓力,一雙雙眼眸劇烈顫抖,不可置信地朝那人望去。

  反倒是寶器宗和鬼王谷眾人,面色狐疑不解。

  尤其是冷珊,當這個人出現的時候,自己的腦海中似乎有一些波動傳來,待反應過來想仔細查探的時候,那波動又消失不見。

  直直地盯著虛空中的那個中年人,冷珊黛眉微皺。

  對方也隨意地掃了她一眼,居然露出一抹親和的微笑,旋即又把目光轉開了。

  眸子變得陰冷,兇戾殘暴嗜血陰森的氣息散開,那中年人嘿嘿獰笑起來:“以多欺少,有意思!”

  他的態度耐人尋味,說不上友善,也說不上敵視,仿佛只是路過此處的一個高手,偶爾間來看看熱鬧。

  沒人敢答話,在那恐怖陰森的神識力量籠罩下,任何一點細微的動作和神態變化都可能引起惡劣的后果。

  場面一下子就僵持住了,五批人馬的臉色難看至極,如履薄冰,動都不敢動一下,一雙雙眼睛驚恐又忌憚地盯著那個中年人,額頭上漸漸流下了豆大的汗水。

  “都是啞巴?”那中年人神色一厲,冷聲喝道。

  似乎是一道炸雷,響在眾人的耳畔邊,震得所有人都耳膜作響,嗡鳴一片,情不自禁地退后好幾步,再往前看來,神色愈發驚恐。

  再不說話打破這個僵局,事情恐怕就沒法收場了。

  察覺到這一點之后,那五批人馬中最厲害的高手們彼此觀望了一眼,依舊由左側的那人硬著頭皮,面上一片恭敬,拱手詢問:“敢問閣下高姓大名?我等乃是雷州定光門……”

  話還沒說完,便被那中年人打斷了,眉頭皺起,有些不悅道:“定光門?沒聽說過!”

  定光門也是個一等勢力,現在居然被人評價的好像末流勢力般,但那人卻是絲毫不敢動怒,陪笑道:“暫時效力于中都楊家二公子。”

  在他想來,這中年人實力深不可測,法力通天,肯定也是眼高于頂的人物,既然定光門不入他的法眼,中都楊家總不能也是這樣吧?

  搬出二公子的名頭,說不定能讓他知難而退。

  “二公子?”果然,那中年人一聽這三個字,不禁露出一抹感興趣的神色,“楊家二公子叫什么?”

  “楊詔!”那人微笑答道,神情也是一松,以為自己剛才的話起了作用。

  “那你們呢?”中年人扭頭望著另外幾批人。

  眾人哪敢怠慢,爭先恐后地將自己宗門所屬和效力的公子名號報了上來。

  豈不料,本來還一臉笑容的中年人,在聽到他們報上的名號之后,神色居然漸漸不愉快起來,到了最后更是陰霾如暴風雨來臨的前夕。

  壞了!諸人察言觀色,都不禁心中一涼,手心腳心全是汗水。

  “你們這些人,似乎沒有給楊開效力的啊?”中年嘴角上揚,噙著一抹冷笑,如刀鋒般森冷。

  “前輩,我們就是去幫楊開的。”陶陽眼珠子轉了轉,趕緊抱拳道,他也看出點微妙的信息了。

  “恩?”那中年人低頭朝下看去,不禁神色稍靄,大笑道:“好好好,就你小子有眼力,不錯不錯,跟著楊開好好干,有你的出頭之日!”

  “謝前輩贊賞!”陶陽喜形于色。

  伍巖冷著一張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陶陽剛才的表現,活脫脫一個貪生怕死對人阿諛奉承卑躬屈膝之輩。

  簡直丟光了寶器宗的臉面!

  “恩,既然你們是去要投靠楊開,那老夫說什么也不能坐視不管!”中年人輕輕點頭,大手一揮,“你們的安全,老夫負責了!”

  聽他這么說,無論是鬼王谷還是寶器宗諸人都面露喜色,完全沒想到在這緊要關頭居然蹦出一個這么厲害的高手庇護著他們,頓時心中感激不已。

  反倒是那五批人馬,神色一黯,也不敢再去造次,領教了這人的神識力量之后,自然都知道他不是好惹的。

  先前說話的人抱了抱拳,擠出一絲笑容,道:“既然閣下出面,那我等便不叨擾了,告辭!”

  一邊說,一邊揮了揮手,警惕萬分地朝后退去。RQ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