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六十九章 小把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夢無涯的強大和詭秘,讓三位血侍都感受到了龐大的壓力,他們實在不知道,這天下間到底還有哪個勢力,能走出這樣的高手。()

  這不是一般的神游境頂峰,這是只差臨門一腳便能突破到神游之上的絕頂高人!

  三位血侍雖然嘴上什么都沒說,但其實每個人都在暗暗猜測夢無涯的出身,卻一直有些云山霧繞。

  見楊開將自己帶到這里來,影九心中也有些猜測,臉上卻不表現分毫。

  自己中的封元咒,是楊家太上長老皇九州動的手腳,就算夢無涯很強大,恐怕也無計可施。

  畢竟皇九州是神游之上,而夢無涯只是神游境頂峰,其中的差距,相距甚遠。

  “夢掌柜。”楊開招呼一聲,夢無涯只是輕輕點頭,狐疑地看了影九一眼,不禁輕咦一聲。

  “被人禁錮了?”夢無涯微笑地望著影九問道。

  影九漠然以對。

  “夢掌柜,你有沒有什么辦法解除他身上的禁制?”楊開自己坐了下來,倒了杯水潤潤喉嚨。

  “我看看。”夢無涯也沒推辭,沖影九道:“你過來!”

  影九看了楊開一眼,得了楊開的允許,這才走到夢無涯身邊。

  似乎看出他有些不太樂意,夢無涯輕笑道:“放松,我知道你小子有些能耐,但是你現在就是個廢人,警惕老夫干什么?”

  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搭上了影九的手腕。

  屋內一時靜謐下來。楊開手上端著水杯,放在嘴邊,等待的有些心急,他不確定夢無涯有沒有那種手段。

  影九倒是一臉淡然,看起來他對夢無涯絲毫不抱希望。

  “嘿嘿。”過了好一會兒,夢無涯才忽然怪笑兩聲,“有點意思啊。下手之人在禁錮之法上確實有些造詣。”

  影九悶聲道:“那是我楊家太上長老皇九州!”

  “老夫管他什么皇九州皇八州。”夢無涯撇了撇嘴,“一概沒聽說過。”

  影九還欲張嘴理論幾聲,卻被楊開伸手制止了。

  向來沉默的影九。會生出與人理論的念頭,顯然是因為心中極為崇拜皇九州這個人,不允許別人看低他。

  畢竟。皇九州是唯一一個以血侍身份晉升為太上長老的,所有的血侍,都拿他當成了榜樣和奮斗一生的目標。

  夢無涯那話雖然是在稱贊皇九州在禁錮之法的水準,但在影九聽來,這個老家伙為免也有些太猖狂了。(.)人家是神游之上,你一個神游境頂峰有什么資格評價皇長老?

  “夢掌柜,你只說能不能?”楊開微微前傾著身子,沉聲詢問。

  “能吧。”夢無涯一臉隨意地答道。

  影九眼眸一縮,愕然又震驚地看向夢無涯,似乎是沒想到他給出這樣的回答。

  楊開卻是暗暗松了一口氣。說起來他并不確定夢無涯到底有什么樣的神奇手段,可夢掌柜一直給自己神秘詭異的印象,神游之上,楊開也見過,呂斯。楊應豪,楊家的幾個太上長老,全都是神游之上。

  卻遠不及夢無涯給自己的感覺強烈。

  在潛意識當中,楊開總認識夢老頭有些深不可測,或許比一些神游之上還要恐怖。

  得了他這樣的回答,楊開心中頓時安定。他說能,那就肯定能了,無需再多問。

  “你能解除?”影九顫聲問道,他有些不敢相信,以為夢無涯在說大話。

  夢無涯瞥了他一眼,微微頷了頷首。

  “多久?”影九又問了一句。

  說起來,封元咒他自己也并非不能解除,但卻最少要兩個月時間,持之以恒不懈的努力才行。

  若是夢無涯也需要這么長時間,那還不如自己努力沖擊禁制,也不用去麻煩他。

  影九對這個口出狂言不把皇九州放在眼中的老家伙,并沒什么好感,自然不愿去承他人情。

  夢無涯豎起兩根手指。

  楊開眉頭一挑,輕笑道:“這是兩個月,還是二十天的意思?”

  話雖然這么問,可楊開心里還是傾向于后一種可能,在他的潛意識里,夢無涯要用二十天時間化解封元咒的禁制,倒也算合理。

  影九也狐疑地朝夢無涯望去,心中疑惑不解。

  “兩天!”夢無涯淡淡道。

  楊開和影九齊齊動容,都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楊開忽然發現,自己似乎是低估了夢無涯的本事,夢掌柜,絕對不止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前輩。”影九深吸一口氣,神色古怪道:“不是影九小瞧你,只是你這話說的未免有些……”

  “狂妄?”夢無涯輕笑一聲,撇嘴道:“這禁制若是種在老夫身上,老夫彈指間就能把它破去,但現在是種在你身上,才不得不花兩天時間而已,其實老夫對禁錮封印之法也是頗有研究的,這點小把戲算不得什么。”

  小把戲……

  楊開察言觀色,赫然發現影九的臉皮微微有些抽搐的跡象,不免心中好笑,卻不得不板起臉,輕咳一聲詢問:“夢掌柜,你真有把握……”

  “不愿意試就滾蛋,老夫也沒多余的時間來跟你廢話,大門在那邊。”夢無涯輕哼一聲,斜了影九一眼道:“以你的本事,最起碼也要兩個月才能破去這禁制,自己多努力吧。”

  影九再次動容。

  兩個月破去封元咒的禁制,這是他對自己能力的估算,可夢無涯只是一眼就看穿,這位高手的眼力很犀利啊。

  皺了皺眉,影九才神色凝重地抱拳道:“還請前輩出手,剛才晚輩多有得罪,前輩海涵。”

  反正也只是區區兩天時間,兩日之后,一切自見分曉。

  影九其實也很好奇,這個夢無涯到底有沒有他自己說的這么厲害。

  “夢掌柜,你看……”楊開微笑地望著夢無涯。

  夢老頭不耐地擺擺手:“行了,你走吧,兩天之后他會去見你的。”

  楊開這才滿意點頭,吩咐影九稍安勿躁,轉身走了出去。

  重新回到隔壁房間,夏凝裳已經不知去向,應該是又返回丹房煉丹去了。

  盤膝坐到床上,楊開從懷里摸出一物。

  那是一縷青絲!

  正是今日在破鏡湖中從那搶奪第八件玄級秘寶的神秘高手身上斬下來的。

  誰也沒想到,這個神出鬼沒,手段通天的神秘高手,居然是個女子!

  明里暗里,一天之內已經和她交鋒兩次了,可楊開連人家的面都沒照見,不禁有些心中郁悶。

  這女子的速度太快,而且潛入的手段也有些神乎其技,在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搶走了第八件玄級秘寶,楊開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尤其是如何承受了秘寶中的攻擊和皇九州種下的封元咒,居然還能安全脫身。

  柳輕搖是以獻祭了一件玄級秘寶的代價,才破除了封元咒,可那個女子呢?

  更讓楊開在意的一點,是這個女子到底是誰招攬的手下。楊威,楊詔,楊亢,楊慎,楊影的神色和驚愕表情一一在眼前閃過,似乎對那女子的身份都是毫不知情,但不能排除他們其中的一人只是在演戲。

  想了許久,楊開也沒想出什么頭緒,只能將之放到一旁。

  手腕一番,面前出現了三件秘寶,這才是今日楊開最大的收獲。

  雖然搶來的秘寶有近兩百件,可那些秘寶加起來,也沒有面前的三件貴重。

  一個巴掌長的小劍,入手森冷,是天級檔次的神魂秘寶。

  楊開細心地感受一番,赫然發現這件神魂秘寶足有天級上品的檔次!不禁心中一喜。

  神魂秘寶,本身就比較貴重,比起其他的秘寶也難煉制一些。

  天級上品的神魂秘寶,論價值已經不遜于一般的玄級秘寶了。

  不過神魂秘寶煉化起來比較困難,尤其是在自己還沒生出識海的情況下,楊開把玩了一陣,將它放到一旁,繼續去查探另外兩件。

  那兩件秘寶中,有一件是自己看上的鏡子,這一面鏡子同樣入手冰寒刺骨,但跟剛才那件神魂秘寶給人的感覺不同,那小劍的冰寒,是一種冷到靈魂的感覺,而這面鏡子的冰寒,是足以冰封世間的徹骨寒冷。

  往鏡子中灌入真元,鏡子的表面上華光一閃,楊開頓時發現了一個離奇的場景。

  透過鏡面,他看到了一座座巍峨壯闊的雪山,漫天飛舞的鵝毛大雪從天飄落,將那一座座接天連地的雪山裝點的銀裝素裹,寒風凜冽呼嘯,視野內一片白茫茫的干凈。

  咔嚓嚓……

  整個屋子的溫度陡然下降,冰寒的氣息激蕩得楊開體內真陽元氣不由自主地抵擋。

  玄級中品秘寶!

  楊開剎那間心有所悟,不禁神色一震!

  他不知道另外七件玄級秘寶是什么檔次,但可以肯定的是,玄級中品的數量絕對不多,頂多也只有一兩件而已。而自己提前看上的這一面鏡子,居然就是玄級中品檔次的。

  一件玄級中品秘寶的價值,足以抵得上十件玄級下品。

  這次可真是賺大了!

  楊開有些心潮澎湃,真元收斂,鏡子上的華光頓時消失,那連綿不絕的雪山場景也從鏡面上隱沒。

  在沒有煉化它之前,楊開也不知道這面鏡子到底有什么作用。

  放下鏡子,楊開將目光盯上最后一件秘寶。

  這是柳輕搖扔過來的那一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