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四十八章 他贏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楊詔一聲令下,諸多強者齊齊殺向藥王谷眾人聚集之地。()

  藥王谷的這群人,除了煉丹之術精湛無比之外,自身修為并不怎么樣,所以在那些強者眼中,他們不過是一群待擒的羔羊。

  也沒動用什么太強的手段,許多神游境高手只是大刺刺地朝那邊飛去,人在半空便伸出一只大手,隨手朝那些煉丹師抓去。

  秦澤站在原地,無動于衷,一臉冷漠之色,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自己谷中的弟子會不會被人抓走,那三十位身穿白衣的煉丹師,也是處變不驚,鎮定從容的不像話。

  楊詔陡然感覺不到一絲不安。

  煉丹師就算再高傲,在面對危機時也應該有一份本能的反應和驚慌,可這些人并沒有這種表現。

  為什么?

  就在那些強者即將欺近煉丹師陣營之時,夏凝裳額頭上點綴的那顆寶石忽然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旋即一個淡藍色的光幕,呈半圓型擴散開,將所有藥王谷的弟子都籠罩在其中。

  諸多強者一時不差,撞在這一層光幕上,不禁感覺到一股驚人的彈性傳來,齊齊往后跳去,皺眉打量。

  “果然有防備!”楊詔早就知道藥王谷的人不可能被輕松拿下,此刻見到這一層光幕倒也沒表現出太大意外,只是神色越發堅定,揮手道:“打破它!”

  如果這群人只是想依靠一件檔次不錯的防御秘寶來阻擋那些強者的步伐,顯然是打錯了算盤。

  這一件秘寶確實不錯。可那些武者也不是庸手。

  武技和秘寶的光華再一次綻放,夏凝裳制造出來的這一層光幕果然岌岌可危起來。

  但藥王谷那些人的神色一點也不見驚慌。

  楊詔的目光變得深邃,緊盯著藥王谷諸人的動靜,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烈,竟讓他不禁生出一種立刻離開此地的想法。

  就在那光幕迸出一道裂縫,眼看就要破碎的時候,半空中忽然亮起了繁星點點。在那星光摧殘中,一個個光團忽然飛射出來,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幻化成一柄柄利器。

  這些純粹由真元組成的利器閃亮至極。波動強烈。

  咻咻咻……

  所有的利器似乎被人用極大的力道投射出來,無數聲刺耳的破空聲響起,星光耀目。

  如鋒利至極的尖刀。一往無前,斬金碎石,無堅不摧!

  轟轟轟……

  一道道真元利器被那些強者施展手段擋了下來,但那爆發出來的勁道,卻讓所有人都一退再退,實力稍微低一點的神游境,更是當場吐出一汪鮮血,面色煞白。

  唯有只有神游境七層以上的人。才毫發無傷!

  楊詔的目光立刻投向藥王谷弟子中,那唯一的一個老者身上。

  這個老家伙看不出什么來歷,也沒有出手的動作,但楊詔還是本能地看向他,不知道為什么。楊詔覺得剛才那一招就是他弄出來的。

  而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老家伙,也給他帶來了一種莫名而詭異的壓力。

  一招,僅僅只是一招,甚至還沒有出全力,就將七八位神游境全部震退,這人到底有多強?

  總不會是神游之上吧。藥王谷怎么可能有這種高手?

  那被擊退的強者們也都神色駭然地面面相覷,他們根本不知道是誰在攻擊自己。

  所有人都驚疑不定,暗自猜測。

  天空中的繁星點點忽然急速收斂,變成了一枚只有嬰兒巴掌大小的星環,被那個蒙面女子收在手中。

  “秘寶!”楊詔的眼珠子顫抖起來,不可置信地望著這一變化。

  他以為藥王谷的人群中隱藏了一位絕世高手,卻沒想到剛才的那一擊,居然是一件秘寶發揮出來的功效。

  絕對是玄級中品以上的秘寶,才能有這么強大的威力!

  再望向那個蒙面女子,楊詔竟不禁生出一種頹敗的感覺。

  他是楊家嫡系,排行老二,但即便是他,也沒有這等底蘊,這個女子,什么來頭?

  她前后祭出的兩件秘寶都非同一般,誰知道她身上還有沒有更多的秘寶?

  楊詔的眼神猶豫,掙扎著,好一會才咬了咬牙,對跟在身邊的血侍和葉新柔道:“我們走!”

  “走?”葉新柔也正在打量夏凝裳,將自己與她做著比較,還沒看出什么名堂,忽然聽到這句話,不禁一愣。

  待反應過來的時候,楊詔已經帶著那位血侍悄無聲息地離開了。

  葉新柔急忙追上他的步伐,一臉不解地詢問:“二公子,怎么這么容易就放棄了?這不象你的作風啊。”

  楊詔還沒回答,前方便閃出一個人,神色焦急地對楊詔道:“二公子,楊開府邸有大動靜,前后九批人馬傾巢出動,似乎只留下一個曲高義鎮守中堂。”

  “我知道的。”楊詔的步伐不禁加快了許多,臉上浮現出一抹苦笑和恨意:“老九果然有魄力,居然只留下一個血侍鎮守府邸!他贏了!”

  葉新柔不禁有些花容失色,這才明白為什么楊詔那么果斷地離去,并非因為知難而退,楊家四兄弟聯手,楊開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保得住那一群煉丹師。

  如果事情繼續這么進行下去,藥王谷的煉丹師肯定會全部被擄走。

  但肯定是要時間的,在這段時間內,楊開府中那九批人會去哪里?

  如果去了楊詔府,府上的那些人能不能守得住令旗?

  攻敵之必救,楊開輕而易舉地就能化解眼前的危難。所以楊詔必須得走。不但楊詔要走,楊亢,楊慎楊影也要迅速回防!

  因為現在誰都無法確定,那九批人會不會趁自己不在,去拜訪下自己的府邸。

  沒人可以小覷這九批人的力量。

  更何況,那個蒙面女子居然擁有一件玄級中品以上的秘寶,身份肯定不同凡響。在沒弄清這女子的真實身份之前,楊詔不敢動她。

  幾乎就在楊詔得到消息的同時,楊亢。楊慎楊影也各自得到了手下人傳來的情報,齊齊低呼一聲,目光忌憚地朝楊開望去。

  楊開咧嘴沖他們一笑。笑容中透著一抹狡黠和得意。

  “二哥呢?”楊亢的目光掃了一圈,沒發現楊詔的蹤影,不禁呆了一下,旋即面色變得陰冷,因為他發現,自己似乎被二哥給拋棄了,心中頓時被郁悶給填滿。

  “老九你厲害,今日之事到此為止,下次五哥再教訓你!”楊亢冷哼一聲,把手一揮。帶著自己的人馬趕緊離開。

  “九弟,領教了!”楊慎也面色憤憤地打了個招呼,同樣趕緊撤退。

  下一刻,楊影的人馬也作鳥獸散,剎那間。原本的戰斗平息下來,讓那些看熱鬧的人迷茫至極,全都不明白為什么楊家這四個兄弟在占據絕對上風的情況,選擇撤退。

  不但他們不明白,藥王谷的人同樣沒想明白,反倒是夢無涯。若有所思地看了楊開一眼,赫然發現這小子在這幾年時間成長了不少,無論心智還是實力,似乎都有一個飛躍性的提升。

  對于四兄弟的離去,楊開也并未阻攔,他帶來的人不多,真打起來肯定沒好處,夢無涯看樣子也沒出手的意思,楊開自然不會再去挑釁滋事,放任他們離去。

  “諸位受驚了。”楊開走到藥王谷眾人面前凝重抱拳。

  “無妨。”秦澤擺了擺手,“弟子們都沒有損傷。”

  楊開頷了頷首,目光轉向夏凝裳,一臉從容,語出驚人:“小師姐,我想你!”

  言辭誠懇,絲毫沒有做作之意,仿佛只是隨口將心里的話順口說了出來。

  夏凝裳怔怔地望著他,水盈盈的雙眸中,立刻被驚喜和羞澀取代,也不敢答話,長長的眼睫毛抖動不停。

  “喂,當著老夫的面,調戲老夫的弟子,這不好吧?”夢無涯額頭的青筋直跳,一臉不滿,雖然他也知道楊開前途不可限量,但一看寶貝徒弟對楊開的態度,就打心眼里郁悶。

  “表哥想我沒?”董輕煙跳了出來,嬉笑地問道。

  “沒有。”楊開搖了搖頭。

  董輕煙頓時噘起嘴巴,恨恨地瞪了楊開一眼,嘀咕道:“臭表哥,爛表哥,我討厭死你了。”

  楊開不以為意,微笑地望著諸人:“還是先跟我回府再說吧。”

  四位兄長要回防,楊開同樣也要迅速回防,府邸中現在只留了一個曲高義,大意不得。

  藥王谷這群人本就是跟著夏凝裳一起來投奔楊開的,現在自然沒有異議,由他領頭,一群人浩浩蕩蕩地返回。

  望著飛在最前方,神色親昵,一路說說笑笑的夏凝裳和楊開兩人,藍初蝶不禁流露出一絲苦笑。

  似乎,自己以前也有和這位師弟打好關系,變得親近的機會。

  但是那個時候的自己,并沒有把握住,在他最困難的時候,自己選擇了拋棄他。

  等到再回頭,已經沒有機會了。

  之后離開凌霄閣,投靠了董家,藍初蝶也不再想起凌霄閣的一切,但隨著楊家奪嫡之戰消息的傳開,她卻再一次聽到了楊開的名字。

  這才知道,自己當初丟掉的,是多么貴重的一塊寶玉!

  可笑自己那時候還以為是一粒沙塵。

  “藍姑娘。”在她身邊的董輕寒忽然開口說話,聲音低沉,“我表弟這個人,年紀雖小,但這幾年在外,也是閱盡人生百態,再加上他的出身和本身實力,所以為人強勢了一些,也相當記仇。不過只誠意足夠,我想應該可以打動他的,他畢竟也是有血有肉的。”(。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