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四十七章 搶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楊開身邊沒有血侍跟隨,但是在場諸人,只要實力到了神游境八層,依然能清晰地感覺到,似乎冥冥之中有那么一雙眼睛,正在緊盯著自己的動作。

  影九!

  這位神出鬼沒的強大血侍,必定就潛伏在一旁,一旦有人膽敢對楊開不利,鐵定會遭到他無情的襲殺。

  幾位公子身邊跟隨的血侍,立刻將這個發現報告了上去。

  “都來了。”楊亢一臉的郁悶,顯然不是很開心,本來他可以近水樓臺先得月,現在好了,搞得整個戰城的人都知道藥王谷的人現身此地,引來一個又一個與自己爭搶的敵人。

  人群中,一雙明亮的美眸忽然怔住,緊緊地盯著楊開的身影,一顆芳心剎那間被欣喜和激動溢滿。

  楊開的目光也投了過去,滿眼的殺機和冰寒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限柔和,嘴角微微挑起,露出一抹微笑。

  被他這么一盯,夏凝裳頓時羞不可耐,明明很想看看這個師弟最近過得怎么樣,有沒有什么變化,但還是忍不住撇開了目光,臉頰緋紅,芳心碰碰地跳動起來。

  夏凝裳的嬌羞綻放出一種別樣的風情,盡管她一直蒙著面紗,盡管無人看清她的真面容,但所有人都不會懷疑,這是不是一個絕色美女!

  她的美是那種及其含蓄收斂的美。因為面紗的存在不會引人矚目,不會搶人風頭,但正因為這種半遮半掩的朦朧,才更加地讓人在意。

  誰都想知道,那面紗下,隱藏的是怎樣的一副絕世容顏。

  楊開和她之間的眉目傳情,自然沒瞞過那些察言觀色的人。剎那間,楊家幾位子弟的神色變得難看起來。

  和他們不同,老九似乎與這個女子有些瓜葛。這才是真正的近水樓臺啊。

  “楊師弟!”神態一直倨傲的秦澤,此刻居然也是滿面笑容地沖楊開打了個招呼,變得無比親和。而且這個稱呼聽在耳中,也讓他們有些云山霧繞,不明所以。

  “秦師兄!”楊開笑吟吟地回了一禮,目光投向前方的兩位美婦,正色道:“香姨蘭姨。”

  兩位美婦含笑應對,態度和善。

  “夢掌柜!”

  夢無涯輕輕點頭。

  將楊開與這群人打招呼的場景收入眼底,楊詔的眼簾,劇烈收縮了一下。

  直到此刻,他才發現這兩個美婦的身份也非比尋常,這兩個美婦。似乎是傳聞中一直住在云隱峰上,服侍簫浮生起居生活的那兩個婢女!

  幾十年來一直隱居在云隱峰,從未下山,今日居然來到了戰城!

  傳聞中,這兩位美婦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但任誰見到她們都不敢有絲毫不敬。因為她們付出了自己最美好的年華,默默無聞地在云隱峰上照顧著簫浮生。如果沒有她們的悉心服侍,可能就沒有今天的簫浮生簫大師!

  在簫浮生的眼中,這兩位一定是舉足輕重的人兒!

  這樣的人,怎么會來戰城?是簫浮生的意思?簫浮生為什么這么做?

  想到這里,楊詔不禁有些驚悚。再望向楊開,一雙眼睛里滿是忌憚之意。

  楊亢楊慎和楊影也全都看出了場中的微妙氣氛,藥王谷的這群人與楊開這般親和,顯然是去投奔他的,如果是其他的勢力,他們還可以得罪一下,以強硬的姿態將這些人攔截在此地,或者趕出戰戰城,但對藥王谷,他們不敢有太大的動作,一時全都將目光投向楊詔,指望他能拿個注意。

  楊詔何嘗看不到眼前的局面,但就算這些人是藥王谷的,就算不能得罪,這一次也必須得罪,要不然以后的局面只怕會越來越麻煩。

  深吸一口氣,楊詔朗聲道:“秦前輩,藥王谷從來都不會參與奪嫡之戰,這一次為何會來打破平衡?還請前輩給晚輩們一個解釋!”

  秦澤面上涌出一絲不耐,冷聲道:“二公子,秦某人說了,這一次敝谷中人來此,只是來學習煉丹之道的,并非要參與什么奪嫡之戰,你們楊家人打生打死,與我藥王谷有屁的關系。”

  楊詔微微一笑,神態從容道:“既然是來煉丹,那便請前輩來我府上煉丹如何?一應材料,全部可以供應,甚至之前晚輩提到的七彩鬼嬰花,也可以奉送給前輩。”

  秦澤皺著眉頭,神色不滿道:“笑話,你府上有什么煉丹高人能讓我藥王谷眾弟子學習取經?”

  “我府上沒有,難道老九府上就有?”楊詔的語氣漸漸強硬起來,顯然也是知道光靠嘴皮子不可能說動這些眼高于頂的煉丹師了,既然軟得不行,那就只能來硬的!

靈羅戒  說話間,楊詔更是沖其他幾個楊家子弟打了個眼色,眾人都心領神會,暗暗準備。

  “有!”出人意料地,秦澤居然一口回應下來。

  楊詔苦笑,不斷搖頭,暗想藥王谷這群人找的借口太蹩腳了。

  老九府邸這幾日根本就沒有招募煉丹師,而且就算他招募了,也沒有哪位煉丹師能讓藥王谷的人拜師學藝。

  神色漸漸陰冷,楊詔無奈搖頭道:“前輩既然決意如此,那晚輩也無話可說,藥王谷之所以受人敬仰,不單因為那里是天下精英煉丹師的匯聚之處,更因為藥王谷幾千年來事事保持中立的態度。前輩這一次既然要打破這個維持了幾千年的傳統,那便請恕晚輩們不敬了!”

  秦澤叱喝道:“難不成你們還想動手?”

  “無奈之舉,還請前輩見諒!不過還請前輩放心,晚輩兄弟幾個,定會小心注意,不敢傷及貴谷弟子的。”楊詔面色淡然,好話壞話全部說盡,先占一個理字,日后今天這事傳揚出去,世人也不會指責他楊詔什么。

  說話間,楊詔身后帶來的一群高手齊齊朝前邁出一步。

  與此同時,楊亢楊慎和楊影三人也是神色糾結地下達了命令,他們三個沒有楊詔這種果敢的氣魄,有些不太情愿去得罪藥王谷,但事已至此,他們也沒別的選擇,只能暫時選擇與楊詔聯手對秦澤等人施壓,暗暗祈禱這群煉丹師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最好是大家各退一步,和平解決。

  場內的氣氛,陡然劍拔弩張。

  看熱鬧的人群一個個都張大了嘴巴,暗暗驚嘆楊家子弟的膽大妄為。

  藥王谷雖然上一次被蒼云邪地襲擊,損失慘重,甚至丹圣遺像都被摧毀,但那依然還是藥王谷,這三個字有個無與倫比的分量。

  從來沒有人敢這么得罪藥王谷的人,可是今天,有人開了先河!

  “當我不存在么?”楊開一直在冷眼旁觀,直到此刻才冷笑一聲,睥睨四方,一臉的殺機騰騰:“想動我的人,問問我再說!”

  楊詔輕輕搖頭:“老九,雖然我承認你現在不弱,但只帶這么點人就想在兄弟幾個聯手之下保住這群人,是不是有些不太現實?可莫要陪了夫人又折兵,提前出局了。”

  楊亢,楊慎和楊影也立刻神色不善地朝楊開望來,滿臉的蠢蠢欲動!

  對藥王谷他們投鼠忌器,但對楊開他們可是巴不得現在滅掉他。

  “二哥盡管試試好了!”楊開神色從容。

  楊詔的面色凝重起來,眼睛掃過楊開帶來的人馬。

  只有兩批,一批是霍家的人馬,其中兩位實力強大的神游境五層,不遜于一般的神游境七八層高手,另外一批是董家的,兩位神游境七層,除此之外,還有幾個境界不算太高的神游境,一批真元境。

  影九隱匿在暗處,不知所蹤。

  這樣的一群人雖然不弱,可在多方聯手之下顯然是處于絕對劣勢,老九為什么還能這么淡定?

  上次夜晚的事,讓楊詔意識到楊開并非想象中那么好對付,這個九弟是及其陰險,擅于韜光養晦的人,行事手段往往也獨樹一幟,別具風格。

  他不可能不做準備就帶人來送死!

  其他的助力呢?據自己打探出來的情報,這幾日前后有十一批助力匯聚到他的麾下,這里只有兩批,剩下的九批去了哪里?

  想到此處,楊詔神色一動,不禁面露駭然,再望向楊開,赫然發現他的笑容中滿是詭譎之色。

  不敢再有任何猶豫,楊詔輕喝道:“五弟六弟七弟,咱們一起聯手,今日就好好教一下九弟,該如何尊敬兄長!”

  “但憑二哥吩咐!”三人一起點頭。

  各種武技和秘寶的光華在這一瞬間同時被催發,齊齊朝楊開帶來的人那邊籠罩過去。

  四方人馬聯手,對付楊開這一邊,剎那間董家和霍家的一群人便陷入了艱辛的境地中。

  所有的神游境,齊齊將自己的防御秘寶祭出,拼盡了全力,也依然未能將攻擊全部攔下。

  霍星辰,董輕寒和楊開三人也是各施手段,在那爆發出來的能量風暴中尋找安全的位置。

  一見楊開這群人疲于應付,楊亢諸人都不禁喜形于色,似乎想到今日就將楊開擊敗的場景。

  楊詔卻不會這么認為,有影九隱匿在旁,想擒拿住楊開實在太難,除非四位公子身邊的血侍出動兩三位,但那樣一來,他們本身也會暴露在危險中。

  “搶人!”楊詔怒喝一聲,趁楊開帶來的人手忙腳亂之際,將目光投向藥王谷的煉丹師們。(。)

  天才一住精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