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四十三章 大師的護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夏凝裳顯然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探討下去,黛眉微蹙,柔聲道:“香姨,這一次藥王谷出動這么多人,是不是有些不太妥當呀……”

  一邊說著,一邊回頭看了看。

  四個女子的身后,是夢老頭,夢掌柜一臉憂容,唉聲嘆息,一想起又要見到楊開那混蛋小子,就有些為寶貝徒弟不值。

  可徒兒一門心思地撲在人家身上,夢無涯也是徒嘆奈何,兒女情長之事,夢無涯想管也管不了,想到無奈處,不禁擠出一絲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

  在夢掌柜身后,浩浩蕩蕩一大群人馬,皆是身穿白衣,那人數最起碼也有三十左右!這些人,實力最強的一個,是領頭走在前方的秦澤,區區神游境兩層境界,實力最差的,甚至只有離合頂峰水準,這樣的一群人如果拉出去戰斗,只能用不堪一擊來形容。

  但這些人卻是出身藥王谷的煉丹師!縱然本身實力不濟,卻也是受人尊敬的存在,走到任何地方,都無人敢主動朝他們動手。

  煉丹師也是分等級的,對應天才地寶的等級,凡級,地級,天級,玄級……每一級同樣也分上中下三品。

  煉丹師的胸口,一般都有明顯的標志,來彰顯他的等級。

  一瓣花對應一個等級,金銀白三色,對應上中下三品,透過這些煉丹師衣服上的繡飾,一眼便可看清他是什么水準。

  這些出身藥王谷的煉丹師們,每個人胸口處繡著的花瓣。最少都有兩瓣,有一半人是三瓣花,其中更以秦澤為最,那是四瓣花!

  四瓣花,是玄級的象征!

  整個大漢,能有資格佩戴四瓣花的煉丹師,不過幾十人。其中有四分之一,集中在藥王谷。

  而那些繡著三瓣花的,便是天級煉丹師。可以輕而易舉地煉制天級丹藥,兩瓣花的,是地級煉丹師。

  “師叔。有什么吩咐?”那秦澤見夏凝裳回頭,連忙上前,來到她身邊恭聲詢問,他以為夏凝裳要他做什么事。

  夏凝裳不禁有些尷尬:“秦前輩,你不要這么稱呼我,我比你年幼,怎么擔當的起。”

  秦澤一臉正色,搖頭道:“這不行,簫師叔既然告知藥王谷,他與您平輩論交。那您無論年紀多大,也是我秦澤的師叔!”

  夏凝裳不禁苦笑連連,也不知該說些什么了。

  她本來聽說楊開要參與奪嫡之戰,只是想和夢無涯兩人趕到中都去幫忙而已,卻不想簫浮生一聲令下。召集了三十位藥王谷弟子,跟著一起過來了。

  夏凝裳在云隱峰待了這么久,也只有云隱峰的人知道她在煉丹術上的造詣。

  煉丹師都是一群孤傲的人,秦澤等人本來還有些看不起夏凝裳,結果簫浮生一句話就讓他們懵了。

  這位夏凝裳在煉丹術上的造詣,比起他自己也不逞多讓。甚至還要超出,假以時日,必定能達到簫浮生沒有達到的高度。

  秦澤自然不信,普天之下哪有人能與簫大師相提并論?

  更依仗自己前些日子剛晉升了玄級煉丹師,信心滿滿地與夏凝裳比試一番。

  結果一敗涂地!這才由衷地敬佩起來,再也不敢有絲毫不敬。

  煉丹師就是這樣,不與人爾虞我詐,想要他們尊敬你,就得在煉丹術上征服他們,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煉丹師是一群比較耿直的人。

  藥王谷的弟子平時想見簫浮生,從他那里汲取煉丹心得也及其不容易,這一下出來個與簫浮生不相上下的頂級煉丹師,而且還這么年輕,自然得人尊敬。

  這三十人,從一開始的百般不愿,到現在的主動跟隨,便是跟著夏凝裳一起,向她學習煉丹之道的。

  但夏凝裳心里清楚,簫浮生費勁心思召集三十位煉丹師跟隨她,更放出與她平輩論交的話,名為讓那些人在她這里拜師學藝,實則是變相在幫楊開。

  “沒你什么事,凝裳只是在跟我說話而已。”香姨揮了揮手。

  秦澤無絲毫怨言,立刻又退了回去,領著那三十位煉丹師亦步亦趨地跟隨著。

  “藥王谷好像從來沒有參加過奪嫡之戰,這一次貿然參與,恐怕會被人非議的。”夏凝裳憂心忡忡。

  香姨笑了笑,柔聲道:“不用在意,藥王谷做事,沒人有資格評論。不過大師還真的挺在乎楊開,要不是這樣,他哪里會動用長老令,從百廢待興的藥王谷里調動三十人出來?甚至讓我和你蘭姨都一并跟隨了過來,就是因為他怕楊開有什么閃失。”

  夏凝裳默然點頭。

  簫浮生怎么可能不在乎楊開?楊開先后兩次托自己和呂斯帶給他兩套價值極大的煉丹靈陣,大師這段時間研究的如癡如醉,廢寢忘食。對大師來說,那兩套靈陣比任何寶貝都要讓他迷戀,他能不在乎楊開的安危么?

  什么藥王谷幾千年保持中立,什么藥王谷不參與世間紛爭,在那兩套靈陣面前,一切都不成阻礙!

  甚至為此和藥王谷的谷主理論了一番,險些吵了起來。

  想起大師的任性和護短,夏凝裳不禁微笑。

  走了一陣,天色漸黑,眾人在一處河畔邊停下歇息。

  遙望著戰城的方向,夏凝裳心緒起伏,明天,就要見到師弟了,見面第一句話,該說什么呢?

  一時間,夏凝裳陷入了沉思中。

  楊開府邸,屋中。

  香爐裊裊,香氣彌漫了整個房間,真陽訣似乎在一座大山的壓力下緩慢運轉著,楊開不管不問,感受參透著從煉丹真訣里傳達過來的奧秘和玄機,體悟著其中蘊藏的繁瑣的天地至理,心境在不知不覺中提升。

  隨著越來越深入地了解煉丹真訣,楊開也意識到它的珍貴,神色變換不已,時而震駭,時而興奮,時而迷茫,種種表情不一而足。

  不知過了多久,沉浸在煉丹真訣中的楊開,對外界的情況一無所知,整個人煥發出奇異的神采,認真至極,全心全意地去領會,去認識。

  種種煉丹大師的心得經驗,也并他一并消化在腦海之中。

  一副嶄新的畫卷似乎在他的腦海中緩緩展開,通過窺探煉丹真訣,他對武道真諦有了更深一層的認知。

  心中有一種蠢蠢欲動,忍不住想要自己試驗下,看看如何煉丹,看看當自己煉制成第一枚丹藥,丹成之時綻放的那一抹華光。

  可一想起簫浮生曾經說過的話,楊開又強自按捺下心中的。

  不入神游不煉丹!現在的自己,還是以盡快沖擊神游境為目標的好,等到了神游境之后,有足夠的時間讓自己動手煉丹。

  武者實力的提升,不單單只需要依靠真元的積累,肉身的磨練,自己的領悟和認知,才是突破的關鍵。所以當武者們在遇到瓶頸時,并不會選擇閉關死修煉,而是會隨意走走,說不定就能碰到一些特殊的契機,神奇地突破瓶頸。

  楊開隱隱覺得,查探煉丹真訣的奧秘,不但能讓自己的神識力量增加,對自己境界的提升,也會有巨大的好處。

  沉浸在這種情況中,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才逐漸醒轉過來。

  睜開眼簾,真陽訣依然在緩慢運轉著,但比起最開始的速度無疑要迅捷了不少,體內的真元,已經適應現在的壓力了,隨著時間的推移,只會越來越快。

  而且,自己真元境八層的境界,似乎也往前猛竄了一大截。

  輕輕地呼了一口氣,楊開心中有些欣喜。

  站起身,收起香爐,放進黑書空間中,精純的真元凝聚在指尖,滴溜溜地旋轉著,產生了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將房屋中的香氣全部吸收。

  香爐燃起的異香威力太過霸道,除了自己這個身負傲骨金身的人嗅入能承受住之外,楊開估計神游境之下人根本抵擋不了。

  若是有府中的侍女走進來吸進去,恐怕立刻就得暴斃。

  打開房門,楊開邁步走出。

  自己閉關了好幾天,陳學書口中說的那些人,應該已經到了,身為主人,總該露面歡迎下才是。

  穿過曲折的走廊,走到半途,楊開忽然看到藍初蝶和駱小曼兩人正在一旁說話。

  這兩妞往那一站,端得是一個吸人眼球,身材一般無二,資本同樣雄厚,雙峰間蕩出一圈圈誘惑,似乎要把人給吸進去一般。

  她們兩人,顯然是很有共同話題的……

  “藍師姐,駱姑娘!”楊開上前打了個招呼。

  藍初蝶扭頭望來,有些欣喜地笑了笑,反倒是駱小曼,一個機靈,嚇得臉色都白了。

  “這么怕我?”楊開嘿嘿笑著,有意思地望著駱小曼,后者目光閃爍,有心躲藏,卻根本無容身之地,腿肚子不禁有些打擺,祈求地望著藍初蝶。

  “師弟你就別欺負她了。”藍初蝶嗔了楊開一眼,神色忽然怔了怔,拿出一方手絹,湊到楊開面前,往他臉上擦了擦,笑著解釋道:“有點臟,師弟你該好好洗一下,你現在怎么說也是有身份的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