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四十二章 少女懷春,最是動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煉丹真訣太過博大精深,里面不但蘊藏了各種各樣神奇的煉丹靈陣,還有無數位煉丹大師的經驗心血,這些東西足夠楊開受用一輩子,但想要從煉丹真訣中將這些信息提取出來,就得消耗很多很多的神識力量。

  神識在損補之中,自然能迅速提升。

  時間匆匆,有了龐大的物資作為后備,楊開的修為和神識力量,都在以顯而易見的速度增長著。

  每天早晨日升時,楊開都會打上一套傲骨金身訣,而同樣的,每一天都會服用一滴萬藥靈液。

  這么長時間累積下來,萬藥靈液洗經筏髓的功效已經呈現了出來,讓楊開修煉起來比以往要更加快速,更加的有效率。

  而且這種功效,將會伴隨一生,受用無窮,隨著以后實力的提升,堅持每天服用萬藥靈液帶來的功效將會越來越大。

  滾雪球一般的效應!

  戰城,正東方,老大楊威府。

  結束了幾天時間的閉關,楊威靜極思動,出來走一走,正好見到孟家的孟善衣站在他的院落中,似乎在等他出來,來回度步,眉頭緊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想得有些出神。

  “孟兄。”楊威招呼一聲。

  “大少。”孟善衣聽到呼喊,神色一喜,急步走了上來,旋即眼前一亮:“大少似乎功法又有突破啊。”

  楊威輕輕點頭,淡淡道:“恩。快要晉升神游二層了,估計就這幾天吧。”

  孟善衣不禁又是欽佩又是羨慕,他雖然是孟家的嫡長子,資質也不錯,但迄今為止也依然只有真元九層的水準,雖然快要突破到神游了,但與楊家老大楊威還是沒法比較的。

  中都這一代的年輕人中。很有幾個天才啊!孟善衣心中唏噓。

  柳家的柳輕搖自不必說,秋家的大小姐秋憶夢也在兩個月之前突破到神游境一層水準,余下的雖然沒有出現神游境的。可都差不多快要抵達這個層次。

  這不禁讓他孟善衣意識到一些危機感。

  雖說他身為孟家公子,就算自身實力不怎么樣也無所謂,但哪個男人不希望自己變得強大?

  “你在這里做什么?”楊威詢問道。

  “是這樣的大少。自從你來到戰城便一直閉關,如今已是第四天了,外面的動靜該跟你匯報一聲。”

  楊威輕輕點頭,轉身道:“進來說吧。”

  屋內,兩人對桌而坐,楊威沉默不語,靜聽著奪嫡第一夜在老三楊鐵府上發生的事,表情絲毫不變,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但當他聽到楊開橫空殺出,不但奪旗還把人給搶走了之后。雙眸不禁微微一瞇,綻放出一絲精芒,臉上終于露出一絲驚容。

  孟善衣苦笑:“你家老九行事太出人意料,楊亢和楊影那一次偷雞不成蝕把米,虧損不少。而且。他似乎把楊鐵給放回了中都,并未拿著他去換取物資。”

  “他這么做的?”楊威驚奇出聲。

  “所以說他行事太出人意料。”孟善衣搖頭不已,“反正我是看不出他下一步如何行動,本來我以為他會趁勢追擊,趁其他人都在休養生息的時候一舉拿下楊泉,卻沒想他那邊已經好幾天沒動作了。”

  “他若是夠聰明。就不應該這么做!”楊威目光閃動著。

  “恩,開始我沒看明白,后來想想,楊開顯然不愿意樹大招風,所以才按兵不動。”孟善衣臉上浮現出一抹佩服之色:“他看事情比我看得遠。”

  “你別小看我這位九弟,我感覺他有些不對勁。”楊威皺了皺眉,回想起在長老殿前第一次見他的時候,自己的真元不禁波動了一下的場景。

  “大少你的意思……”

  “九弟可能是最大的敵人,比二弟還要強大!”

  “怎么可能?”孟善衣一臉的不相信,似乎覺得楊威有些太過高估楊開了,“雖然這幾天有不少人去投靠他,但是各大公子府都是如此,大少你在外幾年結交的那些朋友,現在也都聚集過來了,他們都想見你一面。”

  “恩。”楊威輕輕點頭,“我等會就去安排他們。”

  孟善衣不禁有些興奮地詢問:“大少是不是要有行動了?”

  “什么行動?”楊威狐疑地望著他。

  孟善衣皺了皺眉:“大少你不想去攻擊楊泉么?楊開現在不愿意坐大,惹起別人太多的關注,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在休養生息,現在是難得的好機會啊,只要大少將你的那些朋友們帶過去,我覺得楊泉應該不會反抗的,畢竟你是老大,在弟兄們心中都有威信。”

  楊泉那邊只有一位神游境八層的血侍,他母親的娘家只是個二等勢力,這樣的防守力量,在如今的楊威面前根本不堪一擊。

  “現在去打八弟,肯定是可以打下來的。”楊威也沒反駁孟善衣的觀點,“就算他反抗也反抗不得。”

  “那大少在猶豫什么?”孟善衣迷糊了。

  “沒多少好處的事情,我不做!”楊威搖了搖頭,“這個話題到此為止,到該出擊的時候,我會出擊的,孟兄現在陪我去見見那些人吧。”

  說著,楊威便站了起來。

  孟善衣雖然心中郁悶,卻也不好再說什么,只是……打下楊泉,怎么會沒多少好處呢?先不說楊泉本人和令旗都是可以拿去向家族兌換物資的,打下他之后,也可以收攏他現在的助力啊。

  怎么會沒好處!

  此時此刻,距離戰城三百里外。

  一處荒郊野外上,兩個端莊妖嬈的美婦正一邊走一邊說笑著,而在這兩個美婦的身旁,還有兩個清純的少女,其中一人顯得比較活潑,口上香姨長蘭姨短的叫著,說著有趣的話題,惹得兩個美婦嬌笑連連。

  而另外一個少女卻顯得很恬靜,這個少女蒙著一層面紗,叫人看不清真容,但她的一雙美眸卻明亮照人,水盈盈的讓人迷戀,額頭上,還點綴了一顆淡藍色的寶石,讓她看起來越發的清麗脫俗,宛若嫡落人間不食煙火的仙女。

  在望向戰城方向的時候,這個蒙面少女的眼眸中充滿了期待和喜悅之情,其中蘊藏著淡淡的嬌羞,記憶中的人影浮現出來,似乎讓那藏在面紗下的臉頰也飛上兩抹紅暈。

  少女懷春,最是動人。

  這個時候的她,是一生中最美的時刻,這幅模樣即便是那兩個美婦看見了,也忍不住有些驚艷之感。

  比較活潑的那個少女忽然竄了過來,挽住了蒙面少女的胳膊,嘻嘻輕笑:“夏姐姐在想我表哥么?”

  夏凝裳聞言,嬌羞無限,精致的耳垂剎那間紅得徹底,囁嚅道:“哪……哪有啊,別亂說。”

  “嘿嘿。”董輕煙奸笑不已,“還說沒有,我一提他,你臉紅成什么樣子了。”

  “我臉紅么?”夏凝裳不禁伸出雙手捂住了面頰,旋即忽然醒悟過來,自己還戴著面紗呢,就算臉紅,旁人也無法看到。

  不過自己的臉頰真的很燙。

  “看把你緊張的。”董輕煙不依不饒,繼續逼問道:“夏姐姐,你到底喜歡我表哥什么呀?我看他似乎也就一般啊,沒什么特別的。”

  “我才不喜歡他。”夏凝裳蹙了蹙小鼻子,矢口否認。

  “那你一聽說他參加了奪嫡之戰,就立刻要從云隱峰上離開?師傅可舍不得你了,你走了,就沒人能與他探討煉丹之道了。”

  “我是他小師姐呀,師姐照顧師弟,是理所當然的。”夏凝裳輕咬著紅唇,低聲答道,似乎覺得這個理由太牽強,連自己無法取信。

  一旁的香姨和蘭姨將兩個少女的對話聽入耳中,也是忍不住輕笑起來。

  對夏凝裳這個乖巧恬靜,嬌憨純真的少女,兩個美婦都是及其喜歡的,兩人一生無兒無女,在云隱峰的那幾個月,幾乎是把她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來對待,夏凝裳喜歡楊開,她們也知道,也贊同。

  覺得這天底下,也只有楊家出來的公子,才配得上夏凝裳這般的人兒,才有能力保護得了她。

  “真不喜歡啊?”董輕煙鬼靈精怪地轉著眼珠子。

  夏凝裳看起來及其勉強艱辛地點點頭。

  “那就太好了,以后我就能嫁給表哥了。”董輕煙嘻嘻笑道,說了句石破驚天的話。

  “啊……”夏凝裳大驚失色,傻傻地望著董輕煙,美眸中一片震驚。

  “好了,輕煙別逗你夏姐姐了。再逗她可要哭了。”香姨看不下去,將董輕煙拉到身邊看好,瞪了她一眼,這才低聲安慰夏凝裳道:“別聽她瞎說,她騙你的。”

  夏凝裳輕輕點頭,淺笑道:“董妹妹要嫁給師弟也是可以的,你們本就是表親,真要是結為夫妻,那就是親上加親了。”

  這下輪到董輕煙傻眼了,連忙擺手:“我才不要,臭表哥那樣的人,人家才看不上,我要嫁的人,最好平常普通一些,能一輩子只喜歡我一個人的男人,這樣我才能快樂。”

  香姨也暗暗驚訝夏凝裳的大度,這姑娘分明是及其在意楊開,在云隱峰上的思念讓人肝腸寸斷,但聽說有人要嫁給楊開,非但不反對,反而還笑吟吟的。

  這是怎么回事?RQ

  ,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