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三十九章 你走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偏殿內,呂宋氣焰囂張,出言譏諷。

  董輕寒和范鴻都在嘿嘿低笑,他們不象呂宋這么白癡,自然已經看明白了一些事,但楊開和秋憶夢都沒太多表示,他們兩人也不會去插話,只靜觀其變,看好戲就成。

  呂宋得了秋憶夢眼神的贊許嘉獎,越發目中無人了,冷笑道:“想要有回報,就得先投入才行!你們映月門能拿出這么多力量和物資么?不好意思,我忘記你們只是二等宗門,大概是沒這個實力的,但最起碼,我呂家一半的力量也得拿出來吧,若這都拿不出來,我奉勸你們還是從哪里拿便回哪里去。”

  “少爺!”呂家的那位神游境七層高手額頭上一片冷汗淋淋,他年紀不小,也一直在察言觀色,當然看清了楊開神色的冰冷和不悅。

  自己家這位少爺在別人的府邸上喧賓奪主高談闊論,欺負打壓楊開共患難過的朋友,這不是不給楊開面子么?

  更何況,楊開剛才介紹陳學書和舒小語的時候,語氣也是相當嚴肅。

  這兩位出身不高,但分明頗得楊開的重視!

  再讓呂宋說下去,恐怕要壞事!

  “少爺,說了這么多,坐下喝喝茶吧。”眾目睽睽之下,這位高手也不好言明,只能悄悄地給呂宋打了個眼色。

  哪知呂宋根本置若罔聞,依舊冷笑,滔滔不絕,越發盛氣凌人起來。

  陳學書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呂宋!”楊開忽然冷眼朝呂家大少望去,輕喝一聲。

  “開公子有什么吩咐?”呂宋立刻停止喋喋不休的嘲諷。連忙詢問。對陳學書,他可以絲毫不假辭色,但對楊開他可沒那個膽量。

  “你走吧。”

  “恩?”呂宋怔了下,一臉的迷茫。

  “我給你三十息時間,三十息內不離開我的府邸,我讓你永遠留在這里。”楊開神色冰冷至極,眼中閃著寒芒。

  呂宋徹底呆了。萬沒想到居然會是這樣一個結局。楊開這話的意思,分明是要趕人,可讓他迷茫的是。他趕的人不是映月門的兩個,居然是自己。

  “開公子說笑了吧?”呂宋的嘴角微微有些抽搐,臉色漸漸紅了起來。真要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被楊開趕出去。他的面子也丟光了。

  “我沒有說笑,你還有二十五息!”楊開輕哼一聲。

  “怎么可能!”呂宋尖叫起來,不可置信地望著楊開,“我們呂家這次又出人又出力來幫你參加奪嫡之戰,你居然要趕我走?你難道不要這份助力?”

  楊開不答話,只是冷冷地看著他。

  察覺那一絲寒意,呂宋不禁有些膽寒,忽然象是想起什么,嚷道:“而且我表姐也在這里幫你,她可是你的一份大助力。你趕我走,不怕她也走么?”

  “她若是不識相,我也讓她滾蛋!”楊開冷笑連連,“還有二十息。”

  秋憶夢不禁翻了翻白眼。

  “表姐……”呂宋終于慌了,暗暗后悔自己剛才說的那么多廢話。眼巴巴地瞅著秋憶夢,期待她能說幾句好話,讓楊開別這么囂張。

  秋憶夢嘆息一聲:“呂宋你還是走吧,這個男人說一是一,說二是我,你惹火了他。我沒辦法幫你的。”

  “可是……”

  “十五息!”楊開發出最后的警告。

  “少爺,我們走吧。”那位神游境七層高手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苦笑,勸慰一聲,呂宋沒看出這場鬧劇中蘊藏的玄機,可他卻是看明白了,知道多說無益,連忙與另外一人駕著呂宋就朝外奔去。

  看到呂宋的窘迫和無奈,舒小語忽然興奮的滿面通紅,暗暗握拳。

  之前受到的侮辱和嘲諷,在這一刻,似乎全都還回去了。不禁面露感激地看了楊開一眼。

  外面傳來呂宋的叫嚷:“我不走,我帶人又帶物資來參加奪嫡之戰,居然還有人把我往外趕,他今天趕我走,我明天就把這事捅出去,我看以后還有誰敢來投靠他!”

  偏殿內,秋憶夢搖頭不已,暗暗苦笑,若不是這位呂家少爺的表現太過不堪,秋大小姐哪里會這么陰損,把他排擠出去?呂家再怎么說也是秋家一手扶持起來,彼此之間還沾親帶故,如果有那么一點可能,秋憶夢也很樂意讓呂宋留在這里。

  聽他居然出言威脅,秋憶夢不禁有些慶幸,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現在趕他走,只是讓他丟人,要是讓他留下來,說不定哪一天楊開就把他給殺了。

  “你慫恿他了?”楊開大有深意地望著秋憶夢,呂宋雖然白癡了一點,但如果沒有秋憶夢給他撐腰,他斷不敢在自己面前這么放肆。

  剛才他那么目中無人,肆無忌憚,分明是在自己去迎接陳學書和舒小語的時候,秋憶夢給了他一些暗示。

  “恩,隨便說了一句。”秋憶夢淡淡點頭,“這樣不好么?我看你本來也沒有想要留下他的意思。”

  “恩,我是沒想留下他,但他好歹帶了一批東西,趕人的話又不太好。”楊開微微一笑。

  “所以啊,你要謝謝我才是。”秋憶夢美眸盈盈,毫不避諱地居功起來。

  跟楊開,她可沒有客氣的想法,這個男人太強勢,自己如果軟弱的話,只會一輩子被他牽著鼻子走。

  楊開佯裝沒聽到,只是看向陳學書道:“陳兄,讓你受苦了。”

  陳學書撓了撓頭,從剛才楊開和秋憶夢的三言兩語,他也聽懂了一些意思,似乎這一次是針對那個人的陷阱。

  而自己,正好趕上了。

  倒也沒在意,只是笑道:“能為楊師弟出力。陳某被說幾句又有什么,也不掉塊肉!”

  皺了皺眉頭,陳學書道:“只是這樣將他趕出去,對你的名聲可能不太好。”

  楊開一臉的無所謂:“留下他才是麻煩事,這個人太不上道,就算現在不跟你起矛盾,以后也要跟其他人出現矛盾。一粒老鼠屎能壞掉一鍋粥,我是不允許發生這樣的事,快刀斬亂麻好些。你沒看秋憶夢這個表姐都不想管他么?”

  秋憶夢撇撇嘴:“別擠兌我。說得我象是什么蛇蝎心腸的女子,你把他趕走,我還要跟呂梁解釋一聲。哎……希望呂梁明白我的苦衷吧,他派誰來不好,怎么偏偏派這個人。”

  察覺到秋憶夢的為難,眾人都沉默下來。

  就在這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了一些力量的波動,間或夾雜著幾聲悶哼。

  眾人齊齊面色一變,不知道為什么有戰斗發生,楊開更是迅速將神識放開,很快,神色鎮定下來。望著秋憶夢道:“我現在就很慶幸你想辦法把呂宋給趕走了。”

  “外面發生什么了?”秋憶夢驚聲詢問。

  其他人也是一臉疑惑。

  “他惹上了不該惹的人!”楊開冷笑一聲,“沒眼力到這份上,真是咎由自取。”

  說話間,外面的戰斗已經平息下來,呂宋的一陣慘嚎傳入眾人耳中。聽著讓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到底怎么回事啊?”秋憶夢急死了,忍不住有些想去外面看看情況。

  “他媽的,居然敢打老子的主意!”一個罵罵咧咧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片刻后,霍星辰一臉惱火地走了進來。一邊罵一邊道:“老子是什么人,也不擦亮眼睛看看,膽子真夠大的。”

  進來之后,揚聲喊到:“喂楊開,剛才那小子怎么回事?怎么一見到我就要搶我東西?”

  “搶你什么了?”楊開愕然,他的神識只查探到大概的情況,具體如何也不甚清楚。

  “老子的寶貝!”霍星辰把手一揮,“抬進來!”

  立刻便有一群人,抬了幾口箱子走進來,放在地上。

  雙手掐著腰,霍星辰道:“就是這些,那小子想搶我的,也不知道發什么瘋!”

  秋憶夢無奈至極,急忙問道:“你把他怎么了?”

  “打斷幾根肋骨,丟出去了。”霍星辰一臉無所謂地答道。

  聞言,秋憶夢不禁放下心,和楊開對視一眼,都有些哭笑不得。

  呂宋大概是心中不岔被趕出來又沒了物資,正好碰到霍星辰帶東西過來,便想搶一把彌補損失,他身邊有兩個神游境七層,霍星辰身邊只有兩個神游境五層,實力對比上分明是他占據優勢。

  沒想到這兩位神游境五層,不是一般的神游境,交手之后察覺不妥已經遲了。

  好在霍星辰也沒想在楊開府上大開殺戒,要不然呂宋這條命鐵定得交代。

  聽秋憶夢簡單地解釋了一番,霍星辰才恍然大悟:“原來那是你表弟啊,幸虧我下手輕,要不然還真打死了,秋憶夢你怎么有這么不堪的表弟?”

  “先不說我,倒是你昨夜忽然消失,干什么去了?”秋憶夢反問一句。

  霍星辰神色不禁有些尷尬,囁嚅道:“回家找老爹求了點東西和人過來。”

  “你爹居然給你調配族內高手了?”秋憶夢聞言大喜,有霍家的生力軍加入,楊開這邊的力量定會大增。

  “不給也不行啊。”霍星辰窘迫萬分,也不愿解釋太多,走到那幾口箱子旁打開,對楊開喝道:“看看,一箱子煉丹材料,一箱子煉器材料,最起碼都是天級檔次,少數玄級的,一箱子成品丹藥,療傷修煉靜神恢復,囊括于此,一箱子秘寶,恩,雖然檔次差了點,都是地級的,但好歹也能武裝些人馬吧,其中也有幾件能拿得出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