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三十七章 紛至沓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駱小曼與秋憶夢的處境頗有些相似,兩人都是女兒身,在各自的勢力中身份不低,但就因為是女兒身,所以很多時候顯得很無奈。

  “我心里有數。”楊開輕輕點頭,“一起出去迎接下吧。”

  聽他這么說,秋憶夢頓時笑逐顏開:“算你還有點良心。”

  站起身,楊開領著一群人朝外走去。秋憶夢臨行之前回頭叮囑呂宋一聲:“你們先在這里稍等片刻,我待會來安排你們。”

  呂宋漠然點頭,心中不禁生出一種被輕視的感覺,畢竟剛才他來的時候,楊開可沒這么出去歡迎。

  府邸外,紫薇谷一行人以駱小曼為首,正在靜靜地等待著。

  片刻后,楊開與秋憶夢一起走出,身后跟著董輕寒和藍初蝶。

  “秋姐姐!”駱小曼一看到秋憶夢,欣喜地喊了一聲,邁步就要沖上來,但等她見到楊開就在旁邊之后,立馬頓住了步伐,脖子一縮,變得膽怯至極。

  對楊開的恐懼,已經深入到了她的靈魂。也不知怎么搞的,反正只要見到楊開這個人,甚至只要想起這個人,駱小曼就怕得不行。

  這一次若不是為了與秋憶夢在一起,她哪有膽量選擇站到楊開這一邊。

  “小曼。”秋憶夢知道她膽子小,連忙走上來拉住了她的手,好一陣安撫。

  楊開笑吟吟地望著她一眼,又看了看跟在董輕寒身后的藍初蝶。赫然發現這兩個女子有一個共同之處。

  那便是都擁有一雙傲人的酥胸,兩個女子長得都不算高大,甚至可以說是嬌小玲瓏,可偏偏那胸前的資本卻是雄厚異常。

  看了兩眼,楊開頓時覺得兩股兇兆襲來,不禁有些頭暈眼花。

  藍初蝶將他那肆無忌憚的目光收入眼底,臉蛋有些紅。

  “紫薇谷范鴻。見過開公子!”紫薇谷的人群中,走出來一個青年,面含微笑地抱拳打招呼。

  “范兄不是外人。不用見外了。”楊開呵呵笑著。

  范鴻苦笑:“上次在凌霄閣若有得罪之處,還請開公子不要介意,范鴻在此給你陪不是了。”

  楊開的目光閃了閃。態度也變得親和許多,爽朗一笑:“范兄能來幫我,是我的榮幸,以前的事都是過眼云煙,早就忘得一干二凈。”

  上次在凌霄閣內,董家董輕寒,白家白云風,和紫薇谷的這個范鴻三人一道強勢從宗門里挖人,后來遇到楊開,得知他手上有一套玄級武技。都比較心動,各開價碼想從楊開那將玄級武技買回來。

  董輕寒知道楊開的底細,白云風不清楚,把楊開給得罪了,最后白云風死在蒼云邪地蛛母巢穴內。

  當時范鴻對楊開的態度雖然說不上好。可至少沒有象白云風那般仗勢欺人,所以楊開也沒有要記仇的想法。

  聽他這么說,范鴻頓時喜形于色,口上道謝不止。

  “進去喝茶吧,邊喝邊說。”楊開熱情招呼。

  紫薇谷這次來的人不多,也不算少。與呂家帶來的人在實力上相差無幾,奪嫡之戰既然是年輕一代的舞臺,這些人自然是唯范鴻和駱小曼馬首是瞻。

  不過駱小曼與秋憶夢向來形影不離,楊開估摸著紫薇谷的人,大概是聽從駱小曼的命令,如此一來,就等于是聽從秋憶夢的調配了。

  也可以真正地成為自己的幫手!楊開心思轉動,將紫薇谷的人馬在心中定位下來。

  來到偏殿,楊開將諸勢力的公子小姐們一一介紹,眾人寒暄而過,這才落座。

  呂宋的臉色本來不是太好,但一見楊開出去迎接的是駱小曼,頓時眼中一片了然的神色浮現出來,心中怒火也消退了不少,自古英雄愛美人,這樣的少女來投靠,楊開會主動出去迎接倒也無可厚非。

  一雙賊眼在駱小曼和藍初蝶身上流轉不停,心中大為意動,暗暗比較哪個資本更雄厚些。

  駱小曼本來也是個古靈精怪的少女,可自從去了一趟蒼云邪地之后,性情大變,膽子比老鼠還要小,被呂宋這么來回一盯,頓時有些心頭惴惴不安,忍不住往秋憶夢身邊躲了躲,反倒是藍初蝶,風姿卓越地站在董輕寒身邊,一雙美眸反盯回去,絲毫不懼,笑吟吟的嘴角中含著一抹冰冷。

  呂宋頓時收斂不少。

  楊開雖然在與范鴻和董輕寒寒暄說話,卻也將偏殿中所有人的神態收入眼底,察覺到呂宋的尷尬,不禁心中一陣冷笑。

  藍師姐這個人可不是好惹的,她本就是個強勢的人,哪里會被人占了便宜還沒表示?

  還沒說上幾句話,向天笑這個跑腿的居然又走了進來。

  不等他說話,楊開就發問了:“又是哪家?”

  “只有一對年輕男女,實力大概在真元境七層左右。”向天笑一絲不茍地答道,“說是開少你的舊識,一個叫陳學書,一個叫舒小語。”

  “他們?”楊開一臉驚訝。

  “你認識?”秋憶夢訝然詢問。

  “恩,認識。”楊開嘴角浮現出一抹微笑,“有一次在外歷練的時候認識的,一對情侶師兄妹,出身映月門。”

  “映月門……”秋憶夢皺了皺眉,“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個映月門應該只是二等宗門。”

  “是二等宗門。”楊開點點頭。

  向天笑又道:“開少,他們只是兩個人前來,似乎也沒有高手隨行,你看怎么弄?”

  只有兩個實力在真元境七層左右的年輕武者,在奪嫡之戰中根本起不到作用。想要參與到奪嫡之戰,天下各大勢力要么出一批人馬過來協助,要么是出動物資,根本不可能只派兩個實力低微的年輕人助陣。

  向天笑這么問,顯然是以為陳學書和舒小語二人想以舊識為借口來攀上楊開這顆大樹,他頗有些瞧不起這種攀關系企圖投機倒把的人。

  “楊開,就算是舊識,如果居心不良的話,你應該知道怎么拒絕。”身為表哥,董輕寒覺得自己有義務提醒他一句。

  真要是這么做了,只會讓其他帶人又帶物資來投靠的盟友寒心,畢竟奪嫡之戰勝利后,這個映月門也是要分一杯羹的。

  不過他們如果是真心實意來幫忙,那么就算人少,實力低也沒什么,好歹也是他們的心意。

  “他們不會的。”楊開搖了搖頭,起身整理了下衣衫,“你們等下,我自己出去迎接。”

  秋憶夢神色一怔,不知道楊開為什么在對待一個二等宗門的人時會這么鄭重其事,就算是剛才迎接紫薇谷的人,他也沒這么開心。

  若有所思,秋憶夢輕笑一聲。

  扭頭看了看呂宋,發現這位呂家的少爺面色已經變得相當不好看了。

  皺了皺眉頭,秋憶夢知道他是因為楊開的區別對待心存憤懣,不禁暗暗嘆息不已,呂梁這次派自己的兒子來參與奪嫡之戰,恐怕是要壞事。

  秋憶夢與這位呂家少爺交往不多,以前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性格,可現在看來,這個表弟不足以成大事。

  忽然莞爾一笑,開口道:“呂宋,你也別多想,那兩人既然是楊開認識的,他出去迎接也沒什么。待會等他們進來了,將他們擠兌打發走就是了,區區一個二等宗門的人,怕是沒資格待在這里。”

  董輕寒不禁有些詫異地望了秋憶夢一眼,似乎沒想到這位秋大小姐肚量這么小,居然難以容人。

  呂宋正在暗暗惱火,一聽秋憶夢這么說,頓時喜形于色,以為秋憶夢在給他撐腰,連忙點頭道:“表姐說的是,在座各位哪一個不是出身一等勢力?那個映月門倒有意思,區區二等宗門,居然只派了兩個人就想參與奪嫡之戰,可笑至極,待會我倒要看看,他們有什么臉面繼續留下來。”

  秋憶夢微笑頷首,不再多說。得了她眼神的鼓勵,呂宋頓時有些摩拳擦掌,只等那陳學書和舒小語二人進來便給他們一個下馬威。

  府邸外,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正焦急等待,翹首以盼。

  舒小語望著里面,等了許久也不見楊開的蹤影,不禁噘起嘴巴,道:“師兄,你說那個楊開是不是這個楊開?怎么我們報上姓名也沒人管我們呀?”

  陳學書聞言苦笑一聲:“你問這話豈不是問錯人了,我哪里知道此楊兄是不是彼楊兄?這天下之大,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

  “啊……”舒小語不禁有些失落,“如果這里的楊開不是我們認識的那個,那我們跑過來投奔被他拒絕了,得多丟臉啊。”

  “丟臉便丟臉了,師傅本來也沒想要參與這一次的奪嫡之戰,我們映月門只是個二等勢力,資本不強,參與進來也撈不到什么好處,只是因為聽說這里有個楊開,師傅才準予我們參與的。如果這里的人不是我們認識的那個,拒絕了反倒是好事,我們正好可以打道回府,也省的麻煩。”

  “我覺得他就是!”舒小語忽然肯定下來,“你還記得他在異地中的表現么,天狼國那幾個人被他給玩的團團轉,我們大家的性命都是他救下來的,除了中都楊家,恐怕也沒哪個勢力能培養出那樣的人。”

  回想起異地中種種經歷,陳學書也是苦笑不迭,那一次若不是有個楊開,大漢的那群武者只怕是會全軍覆沒,一個不剩。

啟蒙書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