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三十一章 你安心去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說一下,明天要去一趟武漢,快一年半沒回去了,正好同學結婚,回去看看。大概要三四天的樣子,這幾天的更新不會斷,大概能保持兩更……霍星辰嚷的及大聲,這位放蕩不羈的都狼霍公子的大名,在場諸人哪個沒有聽說過?

  聽他這么說,酣戰的雙方都不禁翻了翻白眼,楊詔和楊慎的臉色更是一黑。

  霍星辰杵在戰場上,完全就是一個掣肘,誰打出去的攻擊都得小心的避開他,那些激蕩的真元也得別碰到他才成。

  要不然真傷了這個人,以他的紈绔個性,肯定是要秋后算賬的,到那時候,就算有楊詔和楊慎的保護,傷他之人恐怕也避免不了被報復的厄運。

  在場的所有人,也就只有同是出身八大家的人,有資格與他過招,將他擒拿,但戰場這么混亂,楊詔和楊慎也沒膽量親自下去。

  霍星辰的話還沒說完,便有一個神游境三層的武者被曲高義打出戰圈,正好一頭撞在他肩膀上。

  霍大公子當場就火了,揚手一個大耳刮扇了過去,口上罵道:“我草,老子都說我是霍星辰了,你還這么不長眼,碰壞了老子,你陪得起?”

  這位神游境三層本就被曲高義打的氣都喘不過來,一身氣血翻滾不停,胸口激蕩,又被霍星辰給當眾扇了一巴掌,怨氣怒火無處發泄,張口就是一汪鮮血噴出,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居然直接給氣暈了。

  “不長眼的東西!”霍星辰輕哼一聲。

  楊詔和楊慎的臉色愈發難看不少。霍星辰的做法太顯流氓無賴,除了他之外。都八大家的公子沒人有臉面做出這樣的事。

  葉家的葉新柔嬌媚的臉蛋上浮現出一抹苦笑,秋自若同樣搖頭不已。

  眾人都羞于此人為伍!

  反倒是秋憶夢,笑吟吟地站在不遠處,欣賞這霍大公子無賴的表演。

  霍星辰如入無人之境,在混亂的戰場穿梭走動,任誰見他來了,都得退散避讓,搞得霍星辰無聊至極。站在原地撓了撓腦袋。郁悶回頭道:“秋憶夢,我可以回來了吧?沒人跟我打啊。”

  話都說到他那份上了,誰還敢跟他打?這可是霍家的獨苗,不像其他家族都有最少幾個可以傳宗接代的后人。

  “就在那杵著便好!”秋憶夢微笑答道,她忽然發現這個浪蕩公子能起到的作用還不小。

  “不是吧。”霍星辰頓時苦起一張臉。

  外圍,葉新柔的美眸轉了轉。柔聲道:“二少爺,讓我去把他擒回來吧。”

  葉新柔的名氣雖然不如秋憶夢,可好歹也是都年輕一代的佼佼者。更有人將她與秋憶夢合稱為都兩朵嬌花。

  而且她本身的實力也不弱,配以各種檔次不凡的秘寶,足以與一般的神游境一層過招交手。

  對擒拿霍星辰。她是有些自信的。別人不敢動霍大公子,不代表八大家的人不敢動。

  楊詔聞言搖了搖頭,面上一片凝重之色:“你不是他對手。”

  葉新柔一怔,啞然失笑道:“二少爺小瞧了人呢,別看人家這樣嬌弱。其實我也有些本事的。”

  楊詔微微一笑,大有深意道:“我自然清楚你的本事,也沒有小瞧你,只是你小瞧了這位霍公子而已。”

  葉新柔神色錯愕,遲疑道:“你是說他……”

  楊詔輕笑:“楊家子弟未回都之前,年輕一代最出名的有三人,霍星辰便位列第三,你以為他只是靠紈绔和好色才出名的么?新柔,你太小看霍家的底蘊了。”

  葉新柔的臉色正了正,這才輕輕點頭:“二少爺說得有道理,或許是因為我不喜歡這個人,所以才輕視了他。”

  兩人說話的當口,站在他們身旁的向楚卻是不著痕跡地朝下方一位神游境高了個眼色。

  這位神游境高手會意,悄無聲息地脫離了圍攻曲高義的戰圈,有意無意地朝正與一個真元境頂峰武者戰斗的向天笑摸了過去。

  戰場混亂,誰都沒有心思去關注這樣一個小細節,就連向天笑本人也是絲毫不知情。

  片刻之后,這個神游境高手便已來到向天笑身旁不遠處,眼寒芒一閃,一股無影無形的神識力量爆發出來。

  恰在此時,霍大公子也不知怎么回事,腳下一個踉蹌,居然往左邊移動了幾步。

  就是這么關鍵的幾步,讓他正好擋在向天笑的面前。

  神識力量沖進他的腦海,轟然爆發。

  霍星辰的身上蕩出一圈碧藍色的光暈,那是他隨身攜帶的神魂秘寶,發揮了防御的作用。

  見到這一圈碧藍色的光暈,霍星辰狐疑地看了看左右,正好對上那位襲擊向天笑的神游境高手的目光。

  似乎才反應過來,霍星辰不禁咧嘴獰笑起來:“,居然敢用神魂技來攻擊本少爺,你膽子不小啊,幸虧老子身上帶了一件神魂秘寶,要不然豈不是被你得手了?”

  那人根本沒想到會有這樣的變故發生,當場便驚得神魂皆冒。

  剛才有一個人不小心撞了霍星辰一下,便被他當眾扇了一大耳光,現在自己用神魂技去招呼他,那下場還能有好么?

  剎那間,額頭上冷汗涔涔,連忙擺手解釋:“霍公子,我不是有意的。”

  霍星辰臉色狠戾,咬著牙道:“不是有意的?難道還能是無心不成?”

  一邊說著,一邊就是一巴掌甩了過去。

  那位高手本能地抬手擋住了霍星辰的巴掌,等擋下之后才意識到不對,臉色千奇百怪,精彩紛呈。

  “我……霍公子,您大人大量,不要與我一般見識行不行?”

  “什么都不用說了。”霍星辰猙獰地怪笑起來。“你是向家人是吧?今天本少不廢了你,以后我就叫向星辰,給我站著別動。”

  那人哪里還敢動彈,恨不得直接把自己扇暈過去,剛才要不是本能地擋那么一下,讓霍星辰出一口氣,恐怕也沒現在的事了。

  一嘴的苦澀,猶如吃了黃連般。

  霍星辰轉身在戰場上找了一圈。也不知從哪具尸體上找來一柄利器。揮舞了幾下,慢悠悠地走了回來,在那位高手面前站定,眼神如刀,閃爍寒光,上下打量著他。

  “你自己說。我是一刀刀砍死你,還是一刀砍死你?”

  縱然這位高手實力不錯,此刻也忍不住有些心驚膽寒了。連忙將目光轉向向楚,滿是祈求之意。

  向楚無奈苦笑,他雖然是向家未來的繼承人。可向家只是一等勢力,哪有資格與霍家叫板?

  他根本不敢去招惹霍星辰這個流氓無賴。

  看到向楚的苦笑,這位高手也知道自己今天難逃厄運了,咬了咬牙關,道:“霍公子你自己看著辦吧。”

  “吆喝。還挺有骨氣的。”霍星辰大為意外,似乎沒想到他居然一點都不反抗。

  話才剛落音,他手上的利器便閃出一道寒芒。

  悶哼聲響起,那位站在霍星辰面前的高手一只臂膀齊肩被劈下,鮮血如噴泉一般涌出。

  “哼,看你還有點骨氣,廢你一臂。”

  那位高手疼痛難忍,卻依然不敢反抗,運轉真元減緩鮮血的流出,臉色蒼白,咬牙切齒道:“謝霍公子不殺之恩。”

  霍星辰大大咧咧道:“向家人嘛,就該被廢掉一臂,還有那個什么南家的,統統都該如此,你們要是再不從奪嫡之戰滾蛋回家,本少爺就把你們的臂膀全砍下來,以后就改名叫獨臂向家,獨臂南家好了,哇哈哈哈!”

  一陣猖狂大笑,向楚和南笙的面色變得鐵青無比。

  霍星辰這話顯然是在嘲諷他們家四位高手當初被楊開逼迫的自廢一臂的事。

  這對向南兩家來說,都是奇恥大辱。

  無論是向楚還是南笙,此刻都忍不住拳頭緊握,這一次他們跟隨楊詔來找楊開的麻煩,可打了這么久,楊開居然一直沒現身,反倒是他們的陣營被霍星辰用無賴的方法給破壞的一干二凈,更有高手被他斬斷一臂。

  這比打他們的臉光還要讓人難堪。

  “二公子,還請為我們主持公道!”向楚咬著牙關,低聲沖楊詔說道,語氣透著一股刻骨銘心的仇怨。

  他是真被氣到了。

  楊詔眉頭不禁一皺,說實話,他現在根本不想下去插手底下的戰斗。一來曲高義還在發狂進攻,肆虐的能量讓戰場的每一個角落都不是很安全,二來楊開一直不現身,他不清楚這個韜光養晦扮豬吃老虎的弟弟打得什么算盤。

  但向南兩家是他的一大助力,這個時候要是沒表示,只會讓人寒心。

  沉吟了一下,楊詔道:“好,本公子親自去會會他。”

  聽他答應下來,向楚和南笙都不禁面色一喜。

  下一刻,楊詔便與自己身邊的那位血侍輕飄飄地縱入戰場。

  一看他親自出場,霍星辰連忙收斂了放蕩不羈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口上道:“二公子好雅致啊。”

  楊詔輕笑:“旁人不敢跟你過招,我來陪陪你好了。”

  霍星辰苦笑一聲:“這不就完蛋了?”

  回頭望著秋憶夢:“美女,想辦法救救我啊,要不然我就被二公子給擒了。雖然我想楊開輸,可我不想被抓啊,這多丟人。”

  秋憶夢身子一轉,帶起一片華光,穩穩地坐到了太師椅上,面含笑容道:“沒事的,反正這里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你安心去吧。”

  “你怎么這么狠心?”

  “最毒婦人心呀,難道閱遍花叢的都狼霍公子還不清楚么?”秋憶夢笑如毒蛇。

  霍星辰頓時無語。rq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