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二十九章 影舞殺,黑暗中的幽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向楚一眼就看出楊詔的口是心非,雖然是在斥責南笙,但顯然也無比贊同南笙的觀點,只是礙于情面才不得不那般說幾句。

  這個時候就必須有人再添油加火,才能讓外人看起來,是別人在幫他下定決心,日后說起來,別人也不會評價他不顧兄弟情面。

  所以向楚才敢繼續慫恿提議。

  是個口蜜腹劍的主!向楚本身是這種人,自然能洞悉楊詔的想法。

  果不其然,楊詔看似為難地沉思了一會兒,這才緩緩點頭道:“恩,向兄說的不錯,二哥我對老九也已經仁至義盡,既然老九不賣二哥這個臉面,那我也無話可說了。”

  偏過腦袋,笑吟吟地看著楊慎,楊詔微笑著道:“老九不現身,老六,你自己去取令旗吧。”

  楊慎正滿面笑容地準備看好戲,聽楊詔這么一說,不禁怔了怔。

  旋即醒悟過來,自己居然在不著痕跡之中一頭栽進了二哥的陷阱里,一時間悔得腸子都青了。

  剛才楊詔與他商量,他們一個要人,一個要令旗。

  現在楊開不出現,那也就只有令旗可以奪了,自然該有楊慎這邊出人去搶。

  察覺到楊詔的用意,楊慎面上的笑容緩緩收斂,變得凝重起來。

  楊詔繼續笑道:“你自去拿,二哥保證不打你主意就是。”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出這樣的話,足以見得楊詔的誠意。楊慎皺眉思量了一會兒,點點頭道:“那就多謝二哥承讓了。”

  目光在自己帶來的人群中轉了一圈,隨手指了一個神游境四層的武者,道:“進中殿,將那令旗拿出來。”

  這人是楊慎母親娘家來的助力,也是出身一等勢力,實力不算太弱。也不能算太高。見楊慎指著自己,他不禁神色一苦,為難至極地望了一眼站在中殿前方的曲高義。

  血侍堂高手的大名。威懾天下!

  “怕什么。”楊慎輕喝一聲,“老九身邊這兩位血侍都是重創未愈,傷了根基。連平日的三成實力也發揮不出,更何況,他們還受楊家族規牽制,不能主動出擊,只要你不去招惹他們,他們自然不會打你。”

  “我拿令旗他們也不管?”那神游境四層眼前一亮,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就毫無顧慮了。

  “這自然不可能。”楊詔搖了搖頭,“他們只負責被動反擊,你去搶令旗他們自然會阻攔。不過只要你速度夠快,拿了令旗便跑出來,我想以他們現在的狀態,也攔不了你。”

  “還不快去!”楊慎不耐煩地喝道。

  那神游境四層高手面上一片無奈,硬著頭皮走出了人群。一邊警惕地注視著曲高義,一邊將神識放到極限,企圖尋找到影九的藏身位置。

  可無論他如何努力,也難以察覺影九到底藏在何處,這個血侍堂高手,似乎根本不在此地。

  霍星辰依然風輕云淡地搖著折扇。秋憶夢的俏臉上也掛著恬靜的笑容,一雙美眸盯在來人身上,眸中透著一股明顯的幸災樂禍之意。

  被她這么一盯,來人不禁更緊張了。

  步履緩慢,此人凝聚一身力量,暗暗戒備,繞過霍星辰和秋憶夢,又緊緊地盯著站在中殿前的曲高義,滿面緊張。

  “哼!”曲高義忽然輕哼一聲,嚇得那人渾身一個激靈,險些將蘊藏的招式打出手。

  這一招要是打出來,曲高義就可以就地反擊了。

  “哈哈哈哈!”霍星辰見到這幅場景,不禁仰天長笑,秋憶夢也是抿嘴,忍俊不禁。

  手下之人這般丟人現眼,讓楊慎的面上很不好看。

  那人面上一陣青一陣紅,似乎自己也有些無地自容,惱羞成怒之下,居然步履輕快地走進了中殿里。

  如入無人之境,根本沒遇到阻攔。

  里面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動靜,很快,這人就滿面喜色地拿著令旗沖了出來。

  “六公子,我……”

  報喜的話還沒說完,黑暗中似乎有人影閃過,一切迅速平靜下來。

  那人手上拿著令旗,站在中殿的門口處,半個身子已經出了中殿,可那一步卻是永遠也邁不出來了。

  楊詔和楊慎的面色陡然一變,他們身后的那些武者們同樣勃然變色。

  “死了!”楊詔身邊的一位血侍沉聲道,目光在空中游離著,“是影九的影舞殺!”

  “好快!”楊詔聲音中透著一股驚悚,低聲詢問:“看到影九的藏身之地了么?”

  “沒看清。”那位血侍緩緩搖頭,“影九這人的刺殺和藏匿功夫在血侍堂中首屈一指,便是兩位正副堂主想要尋找他也不容易,我找不到。”

  頓了頓,又搖頭不已道:“可讓我感到奇怪的是,影九不是應該重創未愈么,怎么還能發揮出這樣的一擊?”

  “他的傷該不會好了吧?”楊慎驚聲詢問,手下忽然死了一個人,楊慎的心情糟糕的很。

  “不可能。”楊慎身邊的那位血侍也插話了,搖頭道:“曲高義和影九二人的傷勢及其嚴重,今天白天我們見他們的時候,他們也依然氣血虛浮,只是一個白天的時間,不可能恢復過來。”

  “那便是霸血狂術了!”楊詔自信地推斷。

  之前說話的兩位血侍聞言,也是默然點頭,面上涌出一絲悲愴。

  影九現在再施展霸血狂術,恐怕是他生命的最后一次綻放,今夜之后,世上將再無影九此人。

  血侍們之間都是有感情的,雖然不會掛在嘴邊,但這份感情卻是比親兄弟還要親,那是可以拿自己的性命去拯救對方性命的一份情感。

  “以他的狀態。霸血狂術能堅持多久?”楊詔出聲詢問。

  縱然不太情愿回答,他身邊的那位血侍還是低聲道:“大概半個時辰,他僅有的生命力便會被透支完畢。”

  “那就等!等上半個時辰再說!”楊詔下定決心。

  府邸中一時陷入了短暫的平和,唯有霍星辰又坐回了太師椅上,一邊飲酒作樂,一邊哼著不知名的小調,不緊不慢的模樣讓人看在眼中。怒火中燒。

  時間緩緩流逝,等待的感覺讓人倍受煎熬。

  半個時辰后,楊詔才點點頭:“差不多了。”

  楊慎精神一振。面上涌出一絲果決之色,開口道:“秋兄,這一次讓你秋家的兩位也上去。我就不信還搶不回令旗來。”

  秋自若聞言一笑:“但憑六公子吩咐。”

  說著,沖秋家的兩位神游境五層打了個眼色,那兩人同時邁步上前。

  還不等他們出動,秋憶夢忽然沉聲道:“弟弟,我要是你,我就不會拿他們兩人的性命開玩笑,你這個決定太魯莽了。”

  秋自若眉頭一皺,冷笑到:“姐姐,不要故弄玄虛了。楊開在今夜注定會出局,你看人一向很準。但是這一次你恐怕是要失望了,我們這么多人在這里,你們拿什么抵擋?”

  “冥頑不靈!”秋憶夢失望至極地搖了搖頭,不再多說什么。

  楊慎等他們姐弟說完話,這才把手一揮。道:“全部上去,分出一半人,纏住那個曲高義,另一半人給我拿令旗!”

  刷刷刷一陣響動,十幾道人影飛竄過去,這些人。有一半是神游境,其中實力最強的足有神游境八層之境,余下的也都不弱。

  十幾人中,以那神游境八層為首,領著四五個,將一直站在原地沒動彈的曲高義團團包裹。

  倒也沒動手,只是將他圍著。

  縱然知道他是重創之軀,這些出身一等勢力的武者們,也不敢主動朝血侍發起攻擊。

  曲高義如萬年古山,巋然不動,只是神色淡漠地掃了他們一眼。

  余下的那些人齊齊奔赴中殿,朝之前死掉的那人沖去,想將他手上的令旗奪回。

  這幾個高手面上都涌出一片激動之色,似乎已經勝利在望。

  影九此刻應該已經毫無攻擊之力了,也就是說這一面令旗誰拿到就是誰的,奪了令旗,在楊慎那里也是大功一件,還怕沒有賞賜么?

  七八只手,一起朝令旗抓了過去。

  就在這時。

  黑暗中爆發出一點幽光,一道瘦弱的身影忽然殺了出來,這人手上持著兩柄流轉黑暗光芒的匕首,在眾人激動興奮的當口,帶出一道道森冷的光芒。

  這個瘦弱的身影一片朦朧模糊,驟然分裂成十幾個,每一個都森冷幽暗,每一個都殺伐果斷。

  影舞殺!

  驚呼聲,慘叫聲傳出,有鮮血飛濺出來。

  那些企圖搶奪令旗的高手們如何能抵擋得住神游境八層血侍的刺殺,只是瞬息間,便有三人被放倒在地。

  其他人見機的快,迅速撤退,依然也沒能避免受傷的命運。

  剎那間,塵埃落定。

  影九孤身一人,手持雙匕,如黑暗中的幽靈,站在中殿門口處,伸手取回那個死人手上的令旗,隨手一拋,又將它掛回中殿。

  身形迅速模糊,消失在空氣之中,無影無蹤。

  “沒有霸血狂術!”楊詔目光一凝,驚聲呼道。

  血侍施展霸血狂術之后的特征很明顯,一身氣血都會泛出紅光,可是影九根本沒有這個跡象。

  “二哥!”楊慎睚眥欲裂,剛才他誤信了楊詔的判斷,導致自己手下的人死傷慘重,不禁一腔怒火。

  楊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皺眉道:“是二哥判斷失誤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