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二十二章 那有兩個老家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當初楊開告訴向南兩家,要在三個月內在中都看到他們的誠意。

  南家送來四口箱子的物資,也算是舍了血本。但是向家來了一批人,而且是向家二公子親自帶隊,這就讓楊開有些看不懂了。

  不過在短暫的交流之后,他心中也有一些猜測,所以才會跟秋憶夢問問情況。

  這位秋大小姐與自己不一樣,常年生活在中都,對天下大勢了解頗多,向家有什么內幕,以她秋家底蘊和手段,肯定是聽到過一些風聲聽楊開這么說,秋憶夢苦笑連連,這個男人的精明程度,實在讓她有些難以招架。

  “向家向楚你見過,那是向家的大公子,也是未來的接班人。這位向二公子據說是偏房所生,論地位在族中自然不及他大哥,但這個人很有資質,也很有修煉的天賦,是整個向家幾十年來最出色的天才,你剛才跟他交手,應該也看出來了,這么年輕就有真元境九層的水準,可不多見。”

  “恩。”楊開頷了頷首,楊家年輕一代中,也沒有幾個真元境九層,不過那是因為族內子弟在外歷練,得不到資源的緣故。

  但向天笑這個人,資質確實是沒話說。

  一等勢力之中,也是有天才的。

  比如當初在那處異地歷練中碰到的九星劍派高徒武乘儀,當時他就已經是真元境七八層的修為了,如果活到現在,未必就不能晉升神游,不過真的算下來,武乘儀的年紀要比向天笑大一些。

  “向楚此人攻于心計,城府頗深,但他弟弟向天笑卻是和他截然相反的兩個人,這個向天笑心思比較耿直,為人直爽,再加上他的資質出色,在向家也是得到了不少長輩的喜愛。”秋憶夢微微笑著“如此一來,問題就出來了。”

  “關于繼承人的問題?”楊開輕輕皺了皺眉頭。

  “不錯,所有的大勢力中,也就只有你楊家在選擇繼承人的時候是用奪嫡之戰的方式來決定,其他的中都七大家,甚至整個天下的一等勢力,基本上都是由嫡長子來接任家主族長之位的。”秋憶夢說起這些的時候,神色不禁微微一澀,不過很快又緩了過來,繼續道:“只要這個嫡長子不是太差勁,這個位置一般是穩當的。因為繼承家主之位的人并不是需要太強大的修為,只要能統管好整個家族就行。象你曾經見過的呂家呂梁,他也就只有神游境七層的修為,在呂家,比他實力高的人有一些,可他依然是家主,一來他有這個能力,二來他是當初呂家的嫡長子,我秋家以后也是這樣……”

  “而向家,向楚便是正統的繼承人。可向天笑的出色表現′卻讓向楚意識到了一些危機,我聽說……恩,僅僅只是聽說,向楚經常耍弄手段來對付自己這個弟弟,而向天笑也沒有反抗過。似乎對他來說,他并不想去爭權奪位。”

  楊開將這些話聽在耳中,也證實了自己心中的判斷,點點頭道:“以向楚的個性,確實有可能做出這樣的事。”

  “這樣一來,你就可以理解為什么向天笑會出現在你府上了吧?”秋憶夢微笑地詢問。

  “我知道了。”楊開一臉了然之色。

  向楚忌憚自己弟弟的能力,正好楊開又在訛詐他,他便將自己的弟弟派到這里來協助楊開參與奪嫡之戰。

  一來,楊開在奪嫡之戰中確實需要幫手,正是投其所好,這樣的誠意可能比南家的四箱物資更有用,更實惠。

  二來,向天笑在楊開這里,他只要在奪嫡之戰中協助其他的楊家公子將楊開擊敗,就等于是跟家族證明自己比弟弟更優秀,這么做,他繼承人的位子就穩當了。

  向楚這一石二鳥,干得相當不賴。

  很有可能,他還打算在奪嫡之戰中,剪除那些跟隨在向天笑身邊的人。因為那些人,便是族中支持向天笑的班底。

  “你覺得這個人可用?”楊開抬眼看了看秋憶夢。

  楊開這般和善垂詢,頓時讓秋憶夢笑靨如花,心情愉悅道:“我覺得可用!不過到底用不用,還得由你自己決定。”

  “先放放吧。”楊開不可置否,這個向二公子到底是不是真心真意來輔助自己還未可知,楊開向來是小心謹慎之人,不可能因為這些信息便去相信一個完全陌生的人。

  日久見人心,路遙知馬力,時間會證明一切。

  “恩。”知道他會這么說,秋憶夢螓首輕頷,只是道:“不過我從向天笑那得到了一個對你不太好的消息,你要不要聽聽?”

  “什么消息?”

  “他大哥和南家的南笙,也在戰城!”秋憶夢嘻嘻笑著。

  楊開一點也不意外,神色淡然道:“選擇了誰?

  “你二哥楊詔!”

  “眼光不錯!”楊開輕哼一聲“看樣子今晚有得熱鬧了。”

  秋憶夢也是微微一笑,可那神色卻再無之前的緊張茫然之意,楊開既然要她今晚看好戲,她自然不再去擔心其他。

  “開公子還有沒有事了?沒有事的話,奴婢就先告退了!”秋憶夢笑吟吟址’詢問。

  楊開神色古怪地瞥了她一眼,撇嘴道:“別調侃我,我擔當不起看到楊開臉色的尷尬,秋憶夢呵呵笑著,前所未有的暢快。

  “不過還真的有一件事要你去做。”楊開神色正了正,又開口說道。

  “什么事?”

  “府邸外百丈,那顆榆樹上,有兩個老家伙,你找人給他們送兩壺酒去。”

  秋憶夢一臉愕然:“兩個老家伙?什么樣的人?”

  “我猜是霍家的人,大概是來保護霍星辰的吧。”

  秋大小姐眨巴了幾下眼睛,一臉茫然,她不明白楊開為什么會這么肯定那里有兩個人。

  而且既然是來保護霍星辰的,肯定是常年跟隨在那位中都狼霍公子身邊的高手。那可是足有神游境八層的強者!

  以他們的修為,怎么會被楊開發現了蹤跡?

  茫然歸茫然,秋憶夢倒沒覺得楊開這個猜測有突兀之處。

  雖然霍正被自己兒子氣得半死,但霍星辰畢竟是霍家獨苗,現在孤身一人在楊開府上,防護力度強一些也無可厚非,如果真有兩個人在那,肯定是霍正偷偷派來的。

  秋憶夢滿臉狐疑地退了出去,皺眉思量片刻,竟自己去拿了兩壺酒水,殷勤地端著,朝外走去。

  楊開府邸前百丈處,榆樹頂上。

  茂密的樹葉遮蔽了霍家兩位強者的身形,兩人的呼吸均勻悠長,氣息收斂到了極致,一圈圈朦朧的光暈籠罩在他們身上,以一種神奇玄妙-的路線游走著,將他們兩人完全淡化在空氣之中。

  即便有人站在樹下朝上看,也不能發現他們的蹤跡,除非用神識掃過,才能窺探到些許端倪。

  此刻二人正百無聊賴地端坐在樹干上打坐運功。

  無影無形的神識,覆蓋了整個楊開府,里面有任何的風吹草動,也瞞不過他們的探查,強橫的神識時聚時散,隨時可做出攻擊。

  所以縱然隱藏在這里,他們也不擔心會有什么人對自己家少爺不利。

  兩人的神識這么放肆籠罩,自然隱瞞不了曲高義和影九二人,但兩人并無惡意,曲高義和影九二人又要療傷,對他們的做法也是睜一眼閉一眼了。

  底下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腳步聲,初始的時候,兩人并不在意,戰城里現在也有幾萬人生活,楊開府的位置盡管偏僻,也時有行人路過。

  但隨著這腳步聲越來越近,兩個強者都不禁睜開了眼簾,互相看了一眼,微微奇怪。

  這腳步聲……似乎是沖著自己二人來的啊。

  低頭朝下看去,兩人不禁大驚失色。

  只見秋家大小姐秋憶夢,此刻正如一個丫鬟般,手上捧著一個托盤,盤里放著兩壺陳年美酒,正面含微笑,一步步地朝這邊行來。

  待到樹下,秋憶夢仰頭看來,目光正對上霍家的一位高手。

  這人心頭一突,下意識地以為自己隱匿身形的武技失效了,可轉眼一查探,那武技分明還有作用,而且秋憶夢的目光,有些空洞,應該只是正巧瞅著這個方向,并不是聚焦在自己身上。

  她并沒看到自己。

  “天干物燥,兩位前輩待在樹上這么久,想必是口渴了吧,這兩壺酒便送與兩位潤潤喉嚨,還望兩位不要嫌棄。”

  聲音入耳,霍家兩位強者面面相覷,旋即伸手一彈。

  一道漣漪蕩漾開,兩人的身形突兀地呈現在秋憶夢的眼簾之中。

  都被人這么點破了,兩人也不好意思再藏下去,更何況,秋憶夢的身份也不一般。

  看到兩人現身,秋憶夢面上平靜,心中卻是對楊開佩服至極。

  霍家兩人輕飄飄地從樹上縱下,站到秋憶夢面前拱手道:“見過秋小姐,有勞秋小姐了。”

  一邊說,一邊將兩壺美酒接了過去。

  “兩位慢用。”秋憶夢微笑頷首,轉身就要回去。

  “秋小姐留步!”其中一人連忙喊道。

  “怎么?”秋憶夢狐疑地望向他。

  那人皺了皺眉頭,囁嚅了好一會,才道:“我能不能問問,秋小姐你是怎么發現我們兩人的行蹤的?是楊家那兩位血侍知會你的?”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