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二十章 這孩子沒救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回聲,顫音(各位看官無視就好,我只是無意義地吼幾聲……楊開府邸前,霍星辰喧賓奪主,態度惡劣浮夸其談,不但讓楊開眉頭一皺,對面的那個年輕人也是神色不悅,不由冷哼一聲。

  霍星辰嘿嘿笑著,正欲再開口說些什么,楊開卻是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直接將他甩飛了出去。

  半空中一個漂亮的鷂子翻身,霍星辰瀟灑落地,捏了捏鼻子,也沒敢有什么怨言,神色訕訕。

  看到這一幕,那年輕人不禁將目光投向楊開,他身后站著的那些武者們也是竊竊私語起來。

  “我才是你要找的人。”楊開神色冷漠地注視著來人。

  那年輕人不禁神色稍靄,可那雙眼中依然閃著一抹張狂和不羈之色,挑釁一般地望著楊開,身子不動,不咸不淡道:“見過開公子!”

  “你是哪個?”楊開也覺得挺有意思的,怪不得秋憶夢說這人的態度有些怪異,果然很有問題。

  他這陣勢看著象是來與自己結盟的,既帶了不少武者,也帶來了四箱子的物資,可那表情分明是有些不情不愿,似乎為人逼迫一般。

  楊開想不起來到底在哪里見過這個人。

  “向天笑!”那年輕沉聲答道。

  “向天笑?”楊開眉頭一皺,忽然意識到他的姓氏。想起一些事情,挑了挑眉頭,嘴角含笑:“向楚是你什么人?”

  向楚,幾個月之前在太房山中遇到的,一等世家向家的大公子,也是未來向家的接班人。

  當時向楚和南笙兩人聯手逼迫楊開,卻不想最后關頭楊家血侍來尋。楊開拔下金羽鷹的兩根羽毛栽贓嫁禍,反逼得向南兩家四位神游境高手各廢一臂,南笙也是自斷兩指。

  那兩人的身份都不低。楊開不好貿然擊殺,只能放他們離去。不過在他們臨走之前,楊開曾經告訴他們。三個月之內自己要在中都見到他們的誠意。

  而現在看來,這位向天笑跟向楚肯定是有關系的,這些武者和物資的來歷就有解釋了。

  “是我大哥!”向天笑淡淡應道。

  果不其然,楊開微微點頭,笑容滿面地掃了那些武者一眼道:“這就是你們向家的誠意?不錯,我很滿意!”

  向天笑緩緩搖頭,道:“你還沒這么大的臉面。這里的所有人,是我向家的誠意,而這四口箱子,是南家的誠意!”

  “也行!我不介意的。人雖然差了點,但這東西還是有用的。”楊開呵呵一笑。

  這兩大一等世家,一家出人,一家出物資,倒也還算可以。估計也是怕他們企圖擊殺楊家嫡系子弟的消息傳揚出去。所以才這么忍氣吞聲,破財消災。

  向天笑目光中溢出些鄙夷之色,嘴角噙著一抹冷笑道:“口氣比天大!你與我大哥的恩怨,我沒心情過問,但你若想要我幫你參與奪嫡之戰,就得先讓我看看你的本事才行!”

  “哈哈。你要跟他打架?”霍星辰忽然大笑一聲,促狹地盯著向天笑,雙眸中露出感興趣的神色,搖頭道:“這位向二公子,不是我不看好你,你跟他打,實在不是什么明智的決定。”

  秋憶夢也在一旁淺笑嫣然,好笑地望著向天笑。

  他們兩人都與楊開打過,只不過秋憶夢與楊開交手的時候,他才只有真元境三層境界,那個時候就與她戰得不分上下,甚至還隱有超出,現在楊開到了真元境八層,縱然秋憶夢已成功晉升神游境一層,也不敢狂言能勝得了楊開。

  至于霍星辰,那一晚的遭遇簡直就是噩夢。

  好歹他也是八大家的子弟,更是獨苗,雖然這些年聲色犬馬,不務正業,可天才地寶服用無數,實力不弱,身上也攜帶了不少品質不凡的秘寶。

  這般底蘊,也被楊開一個照面拿下,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足以見得楊開的強橫之處。

  霍星辰可不認為這位向二公子能在武力上贏得了楊開。

  年輕一代中,能贏得了楊開的,唯柳家的柳輕搖,才有那么一線希望,除他之外,不做第二人想。

  向天笑將霍星辰和秋憶夢的表情收入眼底,心中微微一凜。

  以他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這兩人的強大,雖然不認得這兩個是誰,但年紀輕輕就如此厲害,肯定出身八大家了。這樣的兩個人雖然沒多說什么,可他們的神態和語氣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

  這個楊開很厲害?

  再仔細地打量一眼楊開,向天笑暗暗搖頭不已,他根本看不出楊開的深淺,這個楊家公子站在那里,一身真元古井無波,似乎內斂到了極致,一身精氣神也沒有絲毫外泄的跡象,這樣的收斂程度,要么他是本身實力極高,要么就是借助了秘寶之威,掩人耳目。

  向天笑搞不懂他是有真本事還是故弄玄虛了,想要了解他的真實實力,只有跟他動手才成。

  事到如今,向天笑也沒了退路,揚聲道:“如果你只是依仗兩位血侍才讓我大哥栽的那么慘,那也算不了什么,想要我真心實意地輔助你,就得打贏我再說。”

  霍星辰不禁搖頭嘆氣,走到秋憶夢旁邊,一臉的悲天憐人:“這孩子沒救了!”

  秋憶夢重重點頭,表示茍同。

  聽他們這么說,向天笑不禁心中微怒,就連他身后的那四位神游境,也是一臉不善地朝霍星辰望去,似乎覺得他不應該這么輕視自己家的二公子才對。

  楊開雙眸中閃著精芒,皺了皺眉頭:“似乎你大哥沒把當時的情況全部告訴你啊。”

  從向天笑的幾句話中,楊開很快意識到了一些問題。

  “你大哥不告訴你也就算了,你表哥南笙難道也不說?”楊開怪笑起來,笑容詭譎,透著一股深意。

  秋憶夢的長長睫毛動了動,想起曾經聽過的傳聞,再看那位向天笑,不禁露出一抹同情的神色。

  向天笑神色驟冷,冷哼道:“耳聽為虛,眼見為實,要打便打,不打我現在就走了,這些人,留下來任你驅使,你與向家的恩怨,一筆勾消。”

  楊開搖頭不已:“無頭之蛇,我要他作甚!”

  沒有這位向二公子的話,只留下這些武者,恐怕也發揮不出太大的作用,他們這些人,一看便是忠于向天笑的武者團體。

  說著,走前幾步,神態從容地沖向天笑伸出一只手,微微招了招。

  這般輕蔑的模樣讓向天笑不禁怒火中燒,但他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便消除了臉上的怒意和心中的憤懣。

  剎那間,整個人的氣息平穩下來,神色冷峻地望著楊開。

  這迅速的轉變讓楊開看得不禁眼前一亮,對敵之時最忌心浮氣躁,所以武者們在僵持戰斗的時候,一般都會用言語來刺激對方,讓對方心情起伏,如此一來就可能會出現不應該有的失誤。

  一個武者唯有平心靜氣,才能發揮出自己的全部實力,甚至超常發揮,越階作戰。

  向天笑能在一個呼吸間就穩住心神,定力顯然非同一般。

  “二公子小心!”向家那些武者都連忙往后退去,那位神游境四層的高手更是凝聲叮囑一句。

  “我知道!”向天笑沉聲應著。

  說話間,把手一招,一柄通體湛藍,造型張狂的砍刀忽然出現在手上。

  天級秘寶!

  刀入手,向天笑整個人的氣質陡然發生了改變,變得張狂無比,眸中溢滿了濃濃的自信之色,捭闔縱橫,似乎在這天下間,無人能擋下他的劈砍。

  什么話都沒說,什么表示也沒有,向天笑忽然揮動起自己的秘寶,剎那間,漫天刀芒飛射,簇擁成一片,兇猛朝楊開襲去。

  “這算不算偷襲?”霍星辰愕然詢問。

  秋憶夢懶得搭理他,楊開都已經表示讓他出手了,他還需要廢話什么?這個向天笑果然象傳揚中那樣,是個爽直的人。

  而且,他的實力也不低,真元境九層!

  美眸迅速轉動,秋憶夢要看看楊開到底如何化解這一招。雖然她知道楊開很強大,但和他交手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這么長時間下來,楊開會成長到什么程度,也是秋憶夢很感興趣的。

  如狂風暴雨般的刀芒襲來,楊開依然站在原地,神色淡漠,似乎沒打算要避讓一下,那只朝前伸出來的單手,在刀芒近身的那一刻,精準的一收一推。

  兇猛澎湃的真元透掌而出,一只肉眼可見的大手印迎上了刀芒。

  一聲爆響,能量肆虐。

  漫天的刀芒和大手印碰撞在一起,同時消弭無蹤。

  在那塵土飛揚之中,向天笑不知何時已經持刀逼近,身形狂放,刀尖上涌出一團湛藍的能量球,一絲絲讓人心寒的光芒閃爍,懾人心脾,氣勢如虹。

  那能量球足有磨盤大小,狠戾,兇猛,殺氣騰騰,其中蘊藏著雷電的力量。

  雷電的力量加持,向天笑的速度似乎快到了一種極限,奔襲中身后留下一串長長的殘影。

  雷刀閃!

  這是向天笑的一記殺招,無往不利,無堅不摧,往往在這一招之下,他的對手只有潰敗一途。

  向家的那些武者們面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眼中滿是期待,想看看楊開在這一招下如何被重創。RS

  ,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