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九章 有人來投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網Www.和屠峰唐雨仙當日一樣,丹藥一入手,兩位血侍就發現楊開拿出來的丹藥只有地級上品檔次,雖是療傷用的丹藥,但這檔次也太低了吧,能有什么作用?

  心中疑惑,面上卻沒有表露分毫。

  “時間緊迫,你們趕緊服下丹藥煉化藥效吧,今夜會有一出大戲要你們上場。”楊開的目光深邃,嘴角閃起刀鋒般的冷笑,“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忍不住第一個想對我動手!”

  “是!”兩人點點頭,都知道今夜不會太平,也不敢耽擱,正要將丹藥服下的時候,楊開卻是忽然面色一冷,扭頭朝外望去,嘿嘿笑道:“這還沒入夜,怎么就有人來找茬了?”

  曲高義和影九兩人愣了愣,旋即反應了過來,連忙放開神識,果然察覺府外有不少人聚集著,心中惱火的同時也都是一臉驚訝。

  因為楊開察覺的比他們快!

  三人所處的位置,算是府邸內比較深處的房間,距離正門大概有千丈左右,外面的風吹草動根本傳不到這里。

  曲高義和影九都不知道楊開到底是如何察覺的。

  來人數量不多,而且實力也不算太好,但好歹也有幾位神游境了。

  “屬下二人先去打發了他們。”曲高義主動請纓。

  “不忙。”楊開皺了皺眉頭,“秋憶夢來了。”

  話音未落,秋家大小姐的聲音便在屋外響了起來:“楊開,有人來找你。”

  楊開和兩位血侍對視一眼。都心生疑惑。

  打開房門,正見到秋憶夢笑吟吟地站在門外,風姿卓越,裊裊娉娉,兩位血侍看得眼前一亮,暗贊楊開不小,在如此劣勢之下。竟依然能得到這樣的美人協助。

  “什么人?”楊開皺眉詢問。

  秋憶夢緩緩搖頭:“不知道,一個年輕人,我看是來投靠你的。不過那態度有些怪異,你要不要去看看?”

  “你都看不出來歷?”楊開微微驚詫。

  “他自己不說,我哪里看得出來?”秋憶夢白了他一眼。

  “不是個胖子吧?”楊開忽然想起董輕寒了。可是自己前兩天明明跟董輕寒傳信說過,讓他今天不要現身的啊,以他的個性,絕不會這么魯莽。

  “不算胖,你還是去看看吧。”

  楊開點點頭,曲高義和影九正要跟隨,卻被楊開制止了。

  “你們趕緊療傷,不用跟來了。”

  “可是……”曲高義不禁有些放不下心。

  “他們那些人的實力,還奈何不了我。”楊開一邊說,一邊舉步朝外走去。背后。曲高義和影九兩人神色微動。

  楊開這句話,聽著平常,可仔細推敲起來,里面卻是蘊藏了一些非同一般的信息。

  這位小公子似乎知道外面的人都有什么樣的實力!

  他怎么知道的?他只有真元境八層的境界,未到神游境。沒修煉出神識。

  以他本身的感知,根本不可能察覺的太詳細。

  而且,就算他知道外面那些人有什么樣的實力,為什么還說那些人奈何不了他?這種莫名的自信,才是讓曲高義和影九二人詫異的地方。

  要知道外面可是有好幾位神游境高手的。

  互相對視一眼,曲高義和影九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出了震驚之色。

  與秋憶夢一起朝外走去。秋大小姐嘴角含笑,側眸望著楊開道:“看上去,你似乎一點也不著急啊。”

  “著急什么?”楊開扭頭望了她一眼。

  “還跟我裝傻充愣!”秋憶夢貝齒輕咬著,一把抓住了楊開的衣袖,頓住步伐不走了,氣哼哼道:“事到如今,你也該跟我說清楚了吧?”

  “什么說清楚,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楊開皺皺眉頭。

  “你到底有多少人脈和可以拉攏的力量,又準備如何度過今晚的難關?”秋憶夢無奈,直言詢問,因為她知道不這么問的話,楊開只會跟她虛以委蛇,說著,語氣柔和不少,“現在我也算是你的盟友,雖然代表的不是秋家,雖然帶來的助力不大,但我都做到這種程度了,為什么你還一再欺瞞?難道我就不值得你真心相交?”

  “真心相交?”楊開神色怪異地笑了起來,上下打量著秋憶夢,眼眸中漸漸流出些許淫光:“你要與我怎么真心相交?”

  看出他目光中的侵略性,聽出他的話外之音,秋憶夢臉色一紅,很快又鎮定下來:“當你的紅顏知己不好么?你若是有什么煩心事,可以告訴我,我能與你聊天談心啊。”

  “不必了,我只與女人談情說愛,聊天談心什么的太浮淺,不太適合我。”楊開一本正經地搖頭。

  “你這人,在面對我的時候沒一句正經話!我就這么惹你討厭?”秋憶夢氣苦,酥胸起伏著,又撇嘴道:“雖然你很出色很優秀,是我迄今為止見過的最厲害的年輕人,但我可不想與妖媚女王那種人爭風吃醋。我知道自己不是對手!”

  “不是你惹我討厭,是你太精明了,跟你在一起,我得處處小心一些。”楊開冷冷地瞥了她一眼。

  秋憶夢一怔,長長的睫毛眨動幾下,忽然掩嘴笑了起來:“原來我能給你帶來壓力啊,我一直以為有壓力的只是我呢。”

  “你太小瞧自己了。”

  “不知道為什么,心情忽然好了很多呢。”秋憶夢淺笑嫣然著,似乎覺得自己能讓楊開處處小心,也是讓人高興的事。

  “別的我不會多跟你說,至于今天晚上,你等著瞧就行了。”楊開咧嘴,自信地笑著。

  “你果然有安排。”秋憶夢哼了哼,“害得我還為你擔心。”

  知道她在說便宜話博自己的好感,楊開也沒太多表示,舉步朝外走去。

  霍星辰不知從哪里鬼魅一般閃了出來,手上搖著一把折扇,扮風流倜儻狀,跟在兩人身邊,笑道:“我怎么聽到外面有些動靜啊?”

  “你耳朵真靈!”秋憶夢瞪了他一眼。

  霍星辰嘿嘿一笑道:“我最喜歡看熱鬧了,尤其是仇人的熱鬧。說說看,是不是有人來找楊開的麻煩了?”

  “倒不象是找麻煩。”說起正事,秋憶夢的神色嚴肅起來,“那人的態度很奇怪,象投靠又不象來投靠的樣子。隨行有那么幾位拿得出手的人物,還帶了不少大箱子。”

  “我草!”霍星辰張口就罵了一句,眼珠子瞪圓了,驚愕地望著楊開:“就你這模樣,也有人要來投靠你?是眼睛瞎了還是生無可戀了?”

  “你閉嘴!”秋憶夢斥責他一句,霍星辰似乎有些怕秋大小姐,連忙搖了搖折扇,閉口不言。

  “你自己提防著點,莫要中了別人的詭計!”秋憶夢又叮囑楊開一聲,“我可不希望你真被人滅了。”

  她等于是出秋家來與楊開結盟,如果楊開真被一點小計謀就給滅了,那也證明她太沒眼光了。

  門外,一個身穿黑色長衫的年輕人,身形英偉,背負著雙手杵在那里,他的身后,一字排行最起碼有二十位武者,其中有四位是神游境,不過實力最高的那人,也才只有神游境四層而已。

  一等世家出身的神游境四層,雖然也不算太差,但這點底蘊,還是顯得有些窮酸。

  讓人比較在意的是這一群人隨行攜帶來的朱紅大箱子。

  箱子里也不知道裝了什么,有的分量很輕,有的分量很重,空氣中甚至還流淌著一些淡淡的藥香味。

  這樣的朱紅箱子,足足有四個之多,也是一字排開,被放在一旁。

  年輕人的目光很堅毅,神色也很沉穩,二十多人站在那里,絲毫不動,個個都沉默以對,漠然地望著楊開府。

  少頃,楊開與霍星辰秋憶夢三人聯袂而出。

  那年輕人雙眸一瞇,目光在霍星辰和楊開兩人身上轉了轉,表情微微有些疑惑,他分不出哪個才是楊開。

  楊開也是滿臉疑惑,本來他以為是董輕寒來了,現在一看,居然不是,而且這個人……他根本不認識!

  不認識的人會來投靠自己,這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眼前這奪嫡之戰中,只要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來,自己在奪嫡之戰中勝出的希望幾乎為零,而且今天入夜之后即將要面臨的第一次難關。

  在這個節骨眼上,這群人的來意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可若說他們不是來投靠的吧,他們還帶了這么多朱紅箱子,里面裝得分明是一些物資。

  暗暗搖頭,楊開心中不太明白。

  秋憶夢要他小心提防,楊開又怎會馬虎大意?

  還沒來得及問上一聲,霍星辰卻刷地一聲,打開了折扇,輕輕晃了晃,微笑地問道:“你們是哪家的弟子?”

  他一開口說話,那年輕人立馬將目光轉了過來,看到霍星辰的紈绔放浪,眉頭不禁一皺,面上涌出些冷意,開口道:“你就是那位年紀最小的楊開公子?”

  霍星辰這幅模樣,讓他心中大是失望,語氣自然不會太客氣。

  聽他這么問,霍星辰嘿嘿怪笑兩聲:“一看你這傻鳥樣,就知道消息肯定不太靈通。要不要本公子指點你兩句?”

  說著,也不等對方答話,便自顧地道:“過了今晚,這里就要換主人了,你這傻鳥還是從哪來回哪里去吧,投靠人你也得擦亮眼睛啊,楊家八位公子,你選誰不好,偏偏選這里,真是沒救了。”)本章節由網書友發布Www.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