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七章 他是秋后的螞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霍星辰分明是一點都不看好楊開。

  聽他這么說,秋憶夢皺了皺眉頭,并未反駁。

  這一次她會在奪嫡之戰中協助楊開,也是冒了很大的風險。盡管她看不出楊開有什么底牌和隱藏的力量,但隱隱地,她還是有一種預感,那就是絕對不能小看了這個男人。

  僅僅只是一種感覺!

  對于楊開是否能在奪嫡之戰中勝出,甚至是否能撐過今晚的兇險,秋憶夢心中也是絲毫沒底。

  “算了,懶得跟你們說。”霍星辰露出不耐煩的神色,搖頭擺手道:“我去睡覺了,養足了精神,準備欣賞晚上的好戲嘍,嘿嘿。”

  “你自便吧。”楊開也沒要招呼他的意思。

  府邸很大,畢竟這里可能會成為很多勢力聚集的地方,所以空閑的屋子也有無數,霍星辰隨便找了間屋子鉆了進去,便不見了蹤影。

  “你準備怎么做?”待霍星辰離開之后,秋憶夢有些無奈地看著楊開,輕聲詢問。

  霍家這位獨苗的態度也讓秋憶夢明白了一些事,這位中都狼先生大概就是來觀光的,根本沒想過要為楊開做些什么。

  也就是說,雖然明面上看楊開已經有兩位八大家子弟作為盟友,實際上他連像樣的力量都拿不出來。

  僅有兩個血侍,還重傷未愈,一臉虛弱,連平日的三成實力都發揮不出。

  “我秋雨堂的人你可以隨意調動,但是別指望他們能發揮出多大作用。”秋憶夢黛眉輕皺。苦笑道:“盡管今天是奪嫡之戰的第一日,但你如果指望這兩位血侍的話,那恐怕是要失望了。你的那些兄弟們現在手上聚集的力量,足以將他們拖延甚至擊敗,擒拿你也不費什么事。”

  “我知道。”楊開點點頭,臉色平淡。

  “董家呢?”秋憶夢沉吟了一下,聲音中透著一股淡淡的焦急。“董家不是你母親的娘家么?這一次怎么也沒見他們現身?難道他們也不管你了?”

  這個時候如果有一個一等世家的力量作為助力,局勢恐怕也不至于如此堪憂。

  “會來的。”楊開咧嘴一笑,笑容詭譎。“只不過不是今天!”

  “什么意思?”秋憶夢愕然,從楊開的笑容中,她嗅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但聰慧如她,也不知楊開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

  “你也自便吧,今天的事暫時不用操心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罷了。”楊開隨意說了一聲,便領著曲高義和影九兩人朝內走去。

  “你這人……”秋憶夢緊追幾步,卻見楊開大步流星,連頭也不回一下,不禁有些氣惱,憤憤地跺跺腳。恨的咬牙切齒。

  她現在更確定楊開是有后手了,只是這男人根本不給她說明白,讓秋憶夢不禁生出一種氣餒的感覺。

  每次在面對楊開的時候,她都是被牽著鼻子走,根本占據不到一點上風。也把握不住這個男人心里怎么想的,接下來會怎么做。

  滑的跟泥鰍一樣!秋憶夢心中暗罵。

  不岔地站在原地想了一會兒,秋憶夢輕哼一聲,轉身去安排自己帶來的秋雨堂布防。盡管秋雨堂中沒什么高手,但在這府邸四周做些手腳,布置些陷阱還是可以的。

  戰城。鴻源酒樓。

  酒樓內熱火朝天,客源不斷,小二們忙的暈頭轉向,昏天暗地。

  在奪嫡之戰未開始之前,戰城內就已經聚集了不少人,這里是楊家奪嫡的戰場,自然有人早早地就在此等候,等待楊家公子們的到來。

  臨窗的一張桌上,一個體型微胖,大約二十六七歲的青年正在不緊不慢地喝著美酒,品嘗著美味佳肴。

  在他的下手處,左右兩邊各端坐著一個老態龍鐘,看起來昏目潰耳的老頭子,兩個老頭子平淡無奇,一動不動,瞇著眼睛宛若睡著了一般,但那兩雙隱藏在眼皮底下的雙眸,卻時時刻刻都在觀察著酒樓內來往的客人。

  酒樓里宣聲不斷,喝酒過望的客人都在講述著今天正南門外發生的事情。

  二老一小,三人將這些話聽在耳中。好半晌,其中一個老頭子才道:“公子,照這般看來,開公子的前途堪憂啊。”

  只有一個霍星辰作為他的幫手,而且還不能調動霍家的任何力量,楊開等于是毫無助力。

  “確實。”另外一個老頭子也輕輕頷首,“我們現在不去他府上幫忙么?”

  “我倒是想去啊。”那體型微胖的青年撇撇嘴,一臉郁悶,“可這小子前兩天讓人傳信給我,叫我今天別去插手,靜觀其變就好。”

  “不插手?”先前說話的老頭子納悶不解,“可開公子沒有力量防守,哪里能應付得了即將到來的危難?我董家與四爺有聯姻,公子你與開公子是表親,如今他有難,我們理當義不容辭。”

  這青年,赫然就是董家董輕寒,而那兩個老頭子,便是一直追隨在他身邊的風云雙衛。

  董輕寒搖頭不迭:“天知道這臭小子在搞什么鬼?我也聽說他的兩個血侍重傷未愈,根本發揮不出什么實力,本來我是想第一時間趕去幫忙的,可他都這么說了,我也只能等。”

  風衛輕輕頷首;“楊家血侍,個個都是強者,開公子身邊那兩個血侍,老夫二人也曾與之打過交道,深知他們的強大之處!”

  董輕寒忽然來了興致,笑著詢問:“你們若是跟他們生死之戰,結果如何?”

  風云雙衛神色肅然:“我二人的境界,比他們都低一層,他們若是全盛時期,只需其中一人施展出霸血狂術,就能不費吹灰之力將我們格殺。但是現在……我二人有信心輕松擊敗他們。”

  董輕寒倒吸一口涼氣,面色駭然,點頭道:“楊家果然有門道。這霸血狂術如此了得,誰能攖其鋒芒?”

  風衛肅然道:“霸血狂術雖然了得,但那是透支一個人的生命力在燃燒戰斗力,所以楊家的血侍,一般都活不長久,這也是楊家血侍堂眾位強者的悲哀。”

  云衛也點頭,一副深表贊同的模樣。

  “算了,先不說這個,那小子既然要我別插手,肯定是有安排的,我們就等一天好了,待明天再去他府上問個究竟。”董輕寒神態隨意,似乎一點也不擔心楊開能不能撐過今晚。

  風云雙衛心中嘖嘖稱奇,不知那位開公子到底跟自己家少爺傳信中都說了什么,居然讓自己家的少爺這么有把握。

  另外一間酒樓,三樓處。

  同樣有一位年紀大約在二十三四的年輕人,生得也算豐神俊朗,英俊瀟灑,此刻,他也與董輕寒一樣,正在品酒吃菜,不過與董輕寒的無奈不同,這個年輕人卻是滿面笑容,一種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感覺油然而生。

  “少爺,老爺說讓我們送點東西去給那個楊開,息事寧人,如今他已經到了戰城,你看我們是不是現在就過去拜訪一番。”身邊跟來的守護的高手悄聲提議。

  那年輕人聞言一笑,道:“為什么要過去?你沒聽酒樓里的人都在說,那個楊開今晚大概就要出局了么?我呂宋這次帶來的東西雖然算不得價值連城,但也都不是什么凡品,現在送過去給他,他又捂不熱,豈不是肉包子打狗,一點效果都沒有?”

  “那少爺你的意思……”那高手雖然覺得有些不妥,卻也只能詢問。

  眼前這位少爺,可是呂家下一任家主的繼承人,是呂梁的兒子。這一次得了呂梁的命令,帶了不少禮物前來中都,就是要平息上一次楊開離開呂家之后,半道遇襲之事。

  盡管那一次的事與呂家沒有任何關系,后來更是傳出好多位楊家公子在回歸的路上被人刺殺,但呂梁也不得不捏著鼻子認栽,誰讓楊開在他呂家歇息過幾天?

  無妄之災就無妄之災了!身為一個大家族,哪家又沒點不稱心的事?

  秋憶夢傳來消息之后,呂梁讓自己的兒子連夜啟程,趕赴中都賠罪。

  年輕人呂宋冷哼一聲:“這楊開有些欺人太甚!只是因為路過我呂家,后來遇襲,便趁機要挾,圖謀我呂家財物!你說,我呂家的東西怎么能便宜這種小人?”

  “少爺所言極是。”那高手也順著話茬搭了上去,憤憤道:“這位楊家公子,做得確實不厚道。更卑鄙的是,他居然還讓秋大小姐傳信來我呂家,擺明了是想訛我呂家錢財,實為人不齒。”

  “所以啊,我是不會把東西送給他的。他現在也就是秋后的螞蚱,蹦跶不了幾個時辰,嘿嘿,我們靜觀今晚的好戲就是。”呂宋得意地笑著,“他一旦落敗,我就沒有給他賠罪的必要了。”

  那高手眉頭一皺,輕聲道:“可是少爺,臨行之前老爺可是說了,不管這位開公子在奪嫡之戰中表現如何,這些禮物必須得送到他手上。”

  呂梁深知自己這個兒子有些目光短淺,所以才千叮嚀萬囑咐隨行的高手,讓他們負責監督。

  呂宋聞言,也是皺起眉頭,百思不得其解。

  他自然不知,在楊開半道遇襲的消息傳到呂家的同時,呂家第一人呂斯也從云隱峰上歸來了。(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