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三章 祭天祭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竹節幫大殿內,龐遲和沐南斗表情錯愕地望著楊開身后的兩人。

  “有意見?”其中一個看起來就要死了的人冷哼一聲,一股龐大的神識忽然掃蕩出來。

  感到到這股神識中蘊藏的力量,龐遲和沐南斗神色大變,這才醒悟這兩個行將就木的家伙根本不是什么庸手。

  單是這種非同一般的神識,就足以將整個北城區的小勢力掃蕩殆盡。

  連忙收斂神色,驚慌擺手:“不敢不敢!”

  “去吧!”楊開擺擺手。

  也沒見他身后那兩個鐵塔般的男人有什么動作,龐遲和沐南斗兩人便被一股力量裹著,瞬間消失在大殿中,只在空氣中留下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待曲高義和影九兩人消失之后,楊開才微微一笑。

  自從得到他們兩人追隨到現在,已經有五天時間了。

  兩位血侍本就身受重傷,理當在床上療傷才是,但楊開卻是對他們的身體情況置若罔聞,似乎巴不得他們早點死了一樣,走到哪里都把他們給帶著。

  而在這五天中,楊開沒跟他們交談過一句話,也從未給過他們什么指示。

  但讓楊開欣慰的是,他沒從曲高義和影九兩人的神色中感受到絲毫不耐,也沒有一點不甘的意思。

  現在的他們,能發揮出來的實力不及巔峰時的三成。但要去掃蕩中都城的那些小勢力卻是沒什么大問題的。

  沒時間了,楊開本來想讓龐遲和沐南斗慢慢地蠶食那些可以動的小勢力,但奪嫡之戰馬上就要開始,他已經等不了那么多。

  無奈之下才出動兩位血侍,讓他們幫忙。

  站起身來,楊開沖伺候在一旁的另外一位竹節幫高層道:“帶我去你們的庫房。”

  “是!”

  竹節幫蠶食了兩個小勢力,又應楊開的要求自己購買了不少煉丹煉器的材料。[就到]現今全都儲存在庫房之中。

  楊開進了里面打個轉,又走了出來,黑書空間里頓時多了不少好東西。

  算上五天前長老殿楊鎮讓人送來的一大批材料。如今楊開的儲藏已經小有規模。

  長老殿的效率相當之高,當日楊開只是說將自己剩下的功勞全部兌換成材料,當天晚上事情便已辦妥。

  望著那兩輛馬車的豐富材料。無論是楊開還是家中二老都著實地吃了一驚。

  那些材料,全都是天級以上的好東西,其中甚至有十分之一是玄級等級的,煉丹煉器的各占一半!

  幸虧楊家底蘊雄厚,否則也拿不出這么多的材料。

  楊應峰根本沒想到楊開在換取兩位血侍作為扈從之后,居然還能剩下這么大一筆功勞。

  楊開自己也沒想到。

  父子二人當時呆了好一會才回過神,如今這些東西也全都放在黑書空間之中。

  “讓龐遲繼續收集材料,攢夠數量了,就給我送到戰城去。”楊開叮囑一聲,背負著雙手大步離開。

  戰城!是楊家為奪嫡之戰專門建造起來的一個城池。距離中都不過百里地。

  “是!”那竹節幫的高層沉聲應道。

  等楊開走后,頓時感覺有些迷糊,這位公子怎么在庫房里轉了一圈就出來了呢?似乎什么也沒拿啊。

  探頭探腦地往里一瞅,這人頓時嚇得神魂皆冒,肝膽俱裂。

  原本擺放在庫房里的那些材料。此刻居然統統不見了蹤影。

  這……這可如何是好哇!

  三日后,楊家祭天臺。

  一座雄偉的建筑樹立著,地面平平整整,早已鋪上大紅的軟毛毯,祭天臺巍峨壯闊,兩根巨大的石柱直入云霄。石柱上,雕刻著巨龍翱翔,鳳上九天的各類圖案,栩栩如生。

  萬里無云,碧空如洗,風呼嘯而來,吹動楊家的血紅大旗大旗,錚錚獵獵。

  近千名楊家武者,身穿統一的黑色勁裝,圍聚在巨大的祭天臺周圍。

  千人,呼吸統一,氣息一致,一呼一吸間,似乎能卷動這一片天地。

  有奮力的呼聲傳來:“秋家家主秋守成到!”

  “葉家家主葉狂人到!”

  “孟家家主孟西平到!”

  幾十年才有的一次楊家奪嫡之戰,幾乎是中都也是全天下最龐大最熱鬧的盛會,中都其他七大家的人自然不會輕慢,全都是由本家家主親自帶人到場。

  有楊家子弟將這些來賓引入被安排好的位置上,坐下喝茶等待。

  前后半個時辰,七大家的家主悉數抵達。

  一道青色的光芒閃過,楊家家主楊應豪,連帶著幾位實力已到神游之上的太上長老,于那祭天臺處現身。

  一見東道主出現,秋守成等人紛紛起身,抱拳行禮。

  楊應豪回過禮,朗聲喝道:“今日是我楊家祭天祭祖的日子,感謝諸位前來捧場,請坐!”

  秋守成,葉狂人,孟西平等人微微頷首,眸中熠熠精光,落回座位。

  楊開的目光注視在楊應豪身上,此人按輩分算,應該是他的大伯。真實年紀比起楊四爺,大概也就大十幾歲而已。

  但是現在,楊應豪看起來卻是頭發花白,儼然已入遲暮之年,甚至在他的臉上,也有一道道深深的皺紋。

  在蒼云邪地大決戰之前,他可不是這個樣子。那時候的他,也是正在中年,雖然不年輕,卻沒這么老。

  究其原因,只是因為他在蒼云邪地大決戰中被陰冥鬼王和絕滅毒王所傷,回到家族后動用了楊家的生死輪回訣,以自身三十年的壽命。驅除了自身的傷勢。

  楊家家主一職,至關重要,所以縱然知道三十年的壽命代價太大。楊應豪也不得不先保證自己的完好無損。

  這不是簡單創傷留下的后遺癥,而是最直接的生命剝離。

  楊應豪,已顯得無比蒼老。

  正是因為他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所以才這么急著將楊家嫡系全部召回,展開奪嫡之戰。

  楊詔和楊亢兩人看著自己的父親,心中一陣難過。

  楊應豪卻是神色淡然,將奪嫡之戰中的規則簡單地講述了一番。

  沒有什么規則,楊家本家只會給各嫡系公子提供血侍做為扈從,而血侍在奪嫡之戰中受到的約束也相當大,除此之外,楊家不會給各嫡系公子提供任何直接的幫助。

  無論是明槍暗箭,還是陽謀詭計,誰能笑到最后。誰便是奪嫡之戰的勝利者。

  “都記下了吧?”楊應豪望著下方站著的八人問道,眾人齊齊點頭。

  “那就祭天,祭祖!”楊應豪大手一揮,沉聲喝道。

  種種事宜早已經準備妥當,在莊嚴肅穆的祭天臺前。香爐裊裊,一只尋之不易的六階妖獸被抬了上去,楊應豪將其擊斃,鮮血灑落祭天臺。

  以血祭天,以獸祭祖!

  儀式很繁瑣,楊家年輕一代八人在楊應豪的指引下。一絲不茍地完成自己的任務。

  在這整個過程中,七大家的強者們也都是目光熠熠生輝,在暗暗觀察八人的表現,觀察自己兒子女兒選擇的盟友是否合適,觀察敵人是否強大。

  最后,在祭拜了楊家列祖列宗之后,整個儀式總算完成。

  “此一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們好自為之!”楊應豪沉聲叮囑,揮手喝道:“出發!”

  八匹神俊至極的踏云駒,呼嘯而來,停在八人面前,楊家八個年輕弟子各自翻身上了坐騎。

  風停,空氣中的氣氛忽然顯得有些凝滯,連帶千人的呼吸都陡然頓住。

  八人左右互相看了一眼,皆都微微一笑。

  縱是手足,出了中都那便是敵人!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我也是……

  “大哥先走了!”楊威沉聲道,話音落,踏云駒便已飛馳電掣而去。

  “跟上!”楊詔輕笑。

  八匹踏云駒,飛奔在楊家的專用通道上,卷起一路塵煙,爭先恐后。

  “老夫去看看熱鬧!”康家家主康銳嘿嘿笑了一聲,把手一揮,精純的真元裹著自己的隨從,閃電般消失。

  “同去,同去!”高家家主高墨緊隨著離開。

  “老夫也去!”康家家主康正不甘示弱。

  剎那間,七大家的人走了個干干凈凈,全部消失不見。

  “不知禮數!”楊應豪冷哼一聲,責怪這些老家伙們走也不跟自己打聲招呼。

  一路浩浩蕩蕩,地下八匹踏云駒狂奔,天上七群人飛涌,不過片刻時間,便已出了正南門。

  那正南門外,似乎比楊家祭天臺處還要熱鬧,無數大大小小的勢力都在翹首以盼,他們知道今天就是奪嫡之戰開始之日,自然是早早等候在此,要與自己追隨的楊家公子一道開赴戰城。

  整個正南門外,一片密密麻麻的人頭,甚至在那好幾里之外,也依然有人在暗暗觀察。

  “你們長陽谷這次準備追隨哪個公子?”有相熟的人開始打招呼。

  “當然是六公子楊慎了。”

  “別去了,肯定輸,跟我們飛云莊一道,追隨二公子楊詔吧,二公子比六公子可是有潛力多了。”

  “真的假的?”

  “自然是真的,來來來,我跟你說說,我可知道不少內幕。”兩人勾肩搭背,一旁密語去了。

  諸如長陽谷和飛云莊這等三等小勢力,本就沒辦法與楊家嫡系拉攏上什么交情,在奪嫡之戰開始之前,也是無緣得見楊家的公子,只能在這里等待,他們更不清楚里面的門道,大多是看哪個公子順眼便追隨哪個,又或者聽朋友相邀,一并跟了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