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零七章 后悔了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分抱歉,家里來人耽擱了,緊趕慢趕,一頭汗水……楊家長老殿。

  殿堂巨大寬敞,地上鋪著厚厚的軟毛毯,四面墻壁上雕刻著許多精美的山水圖畫,殿堂中間的香爐內燃著可以凝神靜氣的寧神香,屋內一片暖洋洋的,殿堂的蒼穹頂部鑲嵌了許多寶石,閃爍著繁星點點。

  幾位頭發花白的老家伙身穿著簡樸的衣衫,或坐或站,或研究面前的棋譜,或在參悟一本功法的奧秘,自得其樂。

  這些長老們看起來都稀松平常,一身精氣神內斂至極,與外面的普通老頭子并無太大的區別,實則個個都身懷絕技,威名鼎鼎。

  居中的位置,楊鎮端坐在椅子上,雖然已年過古稀,可依然鶴發童顏,依稀可見年輕之時的意氣風發。

  身為長老殿的負責人之一,再加上年紀大了,不方便外出走動,也不能象年輕的時候征南闖北為楊家建功立業,所以楊鎮便常年坐鎮在長老殿,與其他幾位同樣上了年紀的長老一起處理一些事務。

  這個時候,楊鎮耷拉著一雙眼皮,看起來頗沒精神,兩只手攏在袖子中,聽著面前一個青年說著事情。

  過了好一會兒,那青年才說完,然后眼巴巴地望著楊鎮,等待他給出答復。

  緩緩睜開雙眸,看似渾濁的雙眸中精光四溢。楊鎮冷冷地盯了那青年一眼,一臉的不耐。

  “沒出息的玩意!”楊鎮哼了哼,“外出這些年,就給楊家帶回來這些垃圾么?這些上不得臺面的垃圾還想換取血侍的追隨?我看你比我還要老糊涂。”

  那青年被他一番訓斥,頓時有些面紅脖子粗。

  “你回去吧,這些功勞我給你記下,但是不足以換取任何一位血侍的追隨。”楊鎮揮了揮手。不耐煩道:“等到哪一天你有足夠的功勞再說,不過奪嫡之戰馬上就要開始了,我怕你沒時間準備。奪嫡之戰,你還是盡早放棄好了,免得讓人看了笑話。”

  那青年一臉頹然。無奈地嘆息一聲,看似還有些不太死心,出言央求道:“長老,我就換一位實力最低……”

  話還沒說完,便被楊鎮打斷了:“不夠就是不夠,啰嗦什么,還不快滾!”

  一聲怒喝,一股無形的氣浪沖擊在那青年的身上,直接將他打出了長老殿。

  整個長老殿都嗡嗡作響,那幾位閑著無聊的白發長老們八風不動。似乎全都聾了一般,對這邊根本未加理會,依舊在專注自己手上的事情。

  殿外,青年狼狽爬起,面上一片羞辱之色。臉頰通紅,憤憤然離去。

  剛到殿門口的楊開將這一幕看在眼中,心中不禁生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那青年,是楊家年輕一代排行第三的楊鐵,算是楊開的三哥了。

  家族允許血侍參與奪嫡之戰的命令下達各嫡府之后,年輕一代的公子們都在迅速行動。以自己這些年在外歷練所得來換取血侍的追隨。

  只不過現在看起來,楊鐵這幾年在外并沒有得到什么太有價值的東西,所以才會被長老轟出來。

  “三弟不行了。”一人說話的聲音傳入耳中,帶著一種惋惜感。

  楊開順著聲音望過去,正見到楊詔站在那邊,面上掛著一絲悲涼的神色,望著楊鐵離去的背影,搖頭不已。

  “二哥!”楊開走過去招呼一聲。

  “開弟。”楊詔呵呵一笑。

  楊開又將目光投向他身邊的另外一個人,這人身形筆直如劍,只是靜靜地站在那里,便給人一種天塌不驚,地裂不變的沉著感,他的臉色淡然,從始至終都沒有變過分毫,唯有楊詔在喊開弟的時候,轉了下眼珠子朝這邊望過來。

  “大哥!”楊開神色一凜。

  楊家年輕一代唯一一個抵達神游境的年輕高手,老大楊威!

  “開弟?”楊威的目光中有些訝然之色,在楊開招呼他的時候,莫名其妙地,自身真元居然不受控制地波動了一下,這種情況只有當他在感受到壓力的時候才會出現。

  剛修煉出來的神識在楊開身上掃了一圈,發現他只不過真元八層的水準,不禁眉頭一皺,心中暗暗奇怪,有些不太明白為什么楊開會讓他的真元波動了一瞬。

  “幾年不見,開弟也成長到這等地步了。”楊威輕輕點頭,眼中露出一抹贊許。

  話剛說完,忽然面上閃過一抹驚悚和駭然。

  五六年之前,面前這位年紀最小的弟弟還無法修煉,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而現在再見,居然已到真元境八層!

  雖然他的境界比自己低兩個小層次,可他修煉的時間卻比自己短上七八年!剛才乍一見面,竟沒想起這點。

  楊威終于意識到對方會讓自己有壓力,并非是毫無緣由。只怕給他點時間,他總有一rì會超過自己!

  “你也是來上繳的?”楊詔輕笑地望著楊開,后者微微點頭,苦笑道:“沒辦法,家族來這么一手,不得不來啊。”

  “哈哈!”楊詔大笑,親熱地拍著楊開的肩膀:“要不然你以為家族為什么會有那么多的儲藏?全是我們在外面偷回來的。”

  “都是家族的東西,總有一天你們自己也要用到。”楊威似乎天生冷臉,在楊開的記憶中,他就沒有笑過,言語不多,顯得比較沉悶,但行事風格卻是雷厲風行。

  聽他這么說,楊詔和楊開也趕緊不再多說此事。

  “開弟是不是要把你帶回來的那兩個血侍換過來?我看他們對你也挺上心的。”楊詔有意無意地詢問一聲。

  楊開緩緩搖了搖頭:“另有人選。”

  楊詔不禁愕然,似乎沒想到他居然沒想要屠峰和唐雨仙兩人。

  不過楊開顯然不想在多說下去。轉頭道:“五哥呢,怎么沒看到五哥?”

  楊詔和楊亢兩人是親兄弟關系,向來形影不離,一般是不會分開的。

  楊威輕哼一聲:“有我在,他敢出現么?”

  楊詔和楊開對視一眼,都不禁縮了縮脖子,不但楊亢懼怕這個天生冷臉的大哥。眾兄弟都對他有一種敬畏感。

  這不單單是他年紀最長的緣故。

  “我先進去了。”楊威沖兩人示意,背負著雙手走進長老殿。

  不大一會,他便又走了出來。大步離去。

  楊詔苦笑一聲:“大哥還是這么不愛說話,就連兄弟們想要跟他親近親近都不成。”

  “性格所致。”楊開緩緩搖頭,其實說起來他比較欣賞楊威的那種個性。不廢話,不拖泥帶水,有什么說什么,想什么干什么,快意無比。

  “二哥也先進去了,開弟你再等片刻。”

  “恩。”

  又過許久,楊詔一臉微笑地走了出來,顯然對此行大為滿意,待他走出長老殿后,楊開才施施然邁進。

  見到楊開進來。楊鎮一雙眼睛灼灼地盯著他不放,待他行到近前,行禮之后才嘿嘿笑了一聲:“我記得你這小子,上次用一套玄級武技換了一只金羽鷹。”

  “是。”楊開輕輕點頭,上次換金羽鷹的時候。也是楊鎮給他開的文書,這才從杜成白那里將金羽鷹領回來。事隔不久,楊鎮自然記得。

  幸災樂禍地笑著,楊鎮道:“后悔了吧?哈哈哈哈!老夫當時就知道你肯定會后悔的,一套玄級武技,居然想要換一只沒多大用處的畜生。這筆買賣你虧大了!那可是能換到一位血侍追隨的籌碼!”

  似乎能見到楊開后悔,老家伙挺高興的。

  楊開緩緩搖頭,高深莫測地笑了下:“不后悔,再說了后悔也無濟于事,只會自添煩惱。”

  楊鎮冷哼一聲,撇嘴道:“死鴨子嘴硬!”

  他顯然是以為楊開在故作大方,其實悔的腸子都青了。

  “那我倒要看看,你這次是否能給我帶來什么驚喜!”楊鎮雙手依然攏在袖子里,一臉的漫不經心,“說說看,想換幾位血侍?”

  “最多也只能換兩位而已,那就是兩位了!”

  楊鎮面上的微笑慢慢收斂,冷峻地盯著楊開,神色漸漸變得嚴肅,就連旁邊那些似乎耳朵聾了的白發老頭子們,此刻也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扭頭朝這邊望來。

  剎那間,屋內所有的目光都盯在楊開身上,老家伙們訝然了一下,旋即個個都露出感興趣的神色,竟是翹首以盼起來。

  楊家在外歷練的公子們,頂多也就是在一等勢力里面歷練,一等勢力里面擁有的資源并不會太多,能給楊家公子們開放的就更少了。

  想要換取一位血侍的追隨,最起碼也要一套玄級或者三套天級上品的武技功法。

  上一次楊開已經用掉一套玄級武技,這一次他居然要換兩位血侍。

  那就意味著他最起碼還要用兩套玄級武技,他有么?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玄級檔次的武技功法如果這么好得到,那它們的價值也不高了。

  屋內的所有人,都不認為楊開能夠如愿以償,只當他不明白其中的規則,高估了自己的籌碼。

  一個個全擺出看好戲的姿態。

  好半晌,楊鎮才不以為然地笑了笑,隨意道:“說說你的籌碼,老夫自會評估你是否能夠換取兩位血侍的追隨。”

  楊開微微點頭,從懷里摸出兩塊潔白無暇的玉塊,放在楊鎮面前的桌子上。

  楊鎮皺眉看了他一眼,面上涌出一抹不耐的神色,冷哼一聲,將手從袖子里抽了出來,也沒見他有什么動作,便拿起了其中的一塊玉,神識探入其中,查探起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