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零四章 別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霍星辰微微點頭:“何須你來說,再說了,我也沒有動氣,似乎很久沒這么開心過了。這種小打小鬧果然已經滿足不了本少爺的胃口!”

  頓了頓,又道:“對了,你們身上有那么多錢么?”

  霍家兩位高手都是一陣尷尬,緩緩搖頭,誰沒事身上會帶個幾百萬兩銀子出門啊。

  “欠人家的錢可不是好事啊。”霍星辰捏著下巴,喃喃自語一聲。

  竹節幫大殿中,楊開盤膝坐在地上,凝聚著一身真元,沖擊自己的瓶頸。

  一個時辰后,身體內的束縛轟然破碎,一身翻滾的真元慢慢平息,己身的境界往上邁出一層,抵達一個新的境界。

  真元境八層!

  在突破的那一瞬,楊開似乎看到了一朵閃耀著五彩華光的蓮花,在眼簾前一閃而逝。

  五彩溫神蓮!

  自從得到它之后,楊開就再也沒見到過了,雖然知道它就存在于自己的腦海中,一直毫不停歇地滋潤溫養著自己的神識,但因為未開辟出識海,始終是無法親眼去看。

  現在出現這么一個情況,倒讓楊開有些欣喜連連,不禁猜測是不是自己的識海快要初成,所以才會看到那么一瞬。

  對于自己神識的力量強弱,楊開只有一個大概的認識。

  不比一般的神游境八層差,基本上相當于神游境九層高手的神識強度,這還只是真元境的情況,若是真能晉升到神游境,那么有了識海的托庇之后,神識力量會增強到什么程度?

  對那即將到來的大境界,楊開是越來越期待了。

  神游境一直是武者的至強門檻,在這天下除了極少數的人能夠突破神游,抵達更高層的境界之外,剩下的武者大多一生都只能到達神游的高度。

  邁入了神游境,就意味著一個武者踏上了強者之路。為了達到這個目標,無數武者廢寢忘食地修煉,日以繼夜地探索,苦苦地追尋。

  甚至有人為了這個常年居住在深山老林之中,只為從中體悟力量的真諦,窺探境界的奧秘。

  然而,依然有大多數武者終其一生,也被阻攔在這個門檻之外。徒嘆奈何。惋惜一生。

  但即便僥幸突破到神游,可神游有九層,武道也依然漫漫長遠。更妄論上面還有一層世人不了解的境界。

  突破到了真元境八層,楊開并沒有立刻起來。

  而是坐在原地,慢慢地感悟洞悉這一層新境界給自己帶來的改變。

  被萬藥靈液洗經筏髓過。每一次突破都能讓楊開產生一些比較明顯的變化,最起碼現在的他就感覺比未突破之前強大了不少。

  這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如果真要比喻的話,那便是現在的自己,能輕松戰勝未突破之前的自己。

  一日后,楊開緩緩睜眼,雙眸神光熠熠,沉默了許久,才長身而起。

  打開殿門。邁步走出。

  殿外,十幾個人分成兩列,正在翹首以盼,見楊開走出,都是連忙行禮:“屬下見過公子!”

  楊開把眼一掃,不禁怔了一下。

  他發現站在左邊的幾個人,是以龐遲為首的竹節幫的幾位高層。而站在右邊的,卻是以沐南斗為首的玄光會的幾位高層,之前與龐遲等人交手過招,甚至差點將龐遲擊殺的伍仟也赫然在列。

  兩邊的人馬都低頭恭聲問好,不過沐南斗的面上卻是掛著一抹無奈之色。反觀龐遲卻是滿面紅光,甚至有一些揚眉吐氣的感覺。

  楊開皺了皺眉頭。狐疑地看了沐南斗一眼,“你們玄光會的人馬怎么還在這里?”

  沐南斗趕緊道:“回稟開公子,從今以后,玄光會上下,聽從公子調令!”

  “什么情況?”楊開更加不解。

  “公子,是這樣的。”龐遲見狀,連忙上前跟楊開講解了一番。

  昨晚他進大殿閉關突破之后,霍星辰和那兩個高手將身上的銀票湊了湊,只湊了幾十萬兩銀子出來。

  龐遲當時見霍星辰有些面色不好看,便提議讓他打個欠條,反正是霍家的公子,也不怕他賴賬。

  本是一番好意,卻不想霍星辰說什么也不愿意,甚至還把龐遲打了一頓。

  最后想了想,便將整個玄光會抵押了過來!

  給沐南斗下了個歸順楊開的命令之后,霍星辰便領著那霍家兩位高手,大搖大擺地走了,只留下玄光會一群人馬哭笑不得。

  玄光會一千多人,也算是霍星辰自己發展出來的小勢力,平時給他解悶所用,現在居然象個物品一樣被轉手易主,沐南斗等人心中自然酸澀。

  縱然再苦澀不甘,沐南斗也不敢有絲毫怨言,只能領著一群人站在這里,等待楊開出來。

  待龐遲說完之后,沐南斗的一顆心不禁提了起來,偷偷地打量楊開的反應和臉色,想知道他會怎么安排自己這些人。

  沒想到楊開居然沉默不語,臉色也平淡至極,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沐南斗不禁有些惶恐,連忙道:“其實霍公子這么做,開公子你也并不吃虧。”

  “怎么說?”楊開看了他一眼。

  沐南斗心中一喜,知道自己說對話了,連忙道:“玄光會這幾年也積攢了不少財物,如果抵押抵押的話,足夠昨夜的損失賠償。”

  “有多少?”

  “幾百萬兩是有的,這些年霍公子也賞賜了一些,都攢了下來。”

  楊開頷了頷首,忽然開口問道:“你們玄光會在中都比其他的勢力怎么樣?”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沐南斗干笑一聲,“算不得太大的勢力。”

  “如果和竹節幫合而為一呢?”

  “那絕對可以成為排名前十五的勢力。”沐南斗自信滿滿。

  “那就合而為一,從今以后再無玄光會!”楊開望了龐遲一眼,“這人以后當你的副手!”

  “是!”龐遲大喜過望,沐南斗雖然面容苦澀,卻也不敢有什么怨言,只能陪笑。

  一個玄光會就積攢了這么多的財富,楊開忽然發現自己似乎有些小瞧了這些小勢力,并不是每個小勢力都象竹節幫這么窮酸的。

  咧嘴笑了笑,楊開道:“我要你們盡快熟悉彼此,然后……去蠶食那些實力不如你們的小勢力。”

  “啊!”龐遲不禁一驚,沐南斗倒是神色平常。。

  “這……這不合適吧?”龐遲有些遲疑,這幾年他們竹節幫可從未打過別人的主意,都是以自保為主,忽然就要化身為強盜,龐遲難免會猶豫。

  “你覺得呢?”楊開看了一眼沐南斗。

  后者趕緊道:“沒什么不合適的,弱肉強食而已。昨夜若不是開公子橫空殺出,竹節幫已經沒了。在中都,這種小勢力之間的爭斗蠶食屢見不鮮,龐遲你的觀念太守舊了。”

  龐遲被說的一陣臉紅,囁嚅一陣,什么都沒說出來。

  “看樣子你們玄光會經常干這種事啊。”楊開大有深意地望著沐南斗,后者尷尬一笑:“主要是陪霍公子解悶,迄今為止,也就做過兩次而已。不過可以蠶食的勢力我都打聽出來了,只等哪一天霍公子再悶了,我便領著他看熱鬧去,嘿嘿……”

  現在有了新主家,沐南斗自然有意要好好表現一番,見楊開對此頗為感興趣,連忙大談特談。

  龐遲立馬意識到了不妙,再讓沐南斗說下去,這個幫主之位說不定就不是他的了,當即表態:“有沐兄幫忙,我想我們確實可以去蠶食別人。”

  “那就這么做。”楊開點頭拍板,“得到的財富,留下一部分你們自己發展,剩下的,全部給我換成煉丹煉器的材料,檔次最起碼也要地級上品的。”

  “是!”龐遲和沐南斗恭聲應道,互相看了一眼,知道楊開這是要為奪嫡之戰做準備了。

  也不敢怠慢,告罪一聲,領著各自的人馬進大殿密謀去了。

  站在原地想了片刻,楊開訝然失笑,他是沒想到霍星辰會來這么一手。

  不過也不算虧,手下能用的人增加了,以后只會如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

  四爺府邸。

  楊開剛一回來,管家便立刻迎了上來:“少爺,老爺說讓你趕緊去書房,有要事相商。”

  “知道了。”楊開應了一聲,連忙朝書房里趕去,心中也是有些奇怪,不知道四爺有什么事,居然要跟自己商量。

  來到書房前,還沒進屋,就聽到里面傳來董素竹的說話聲:“你們先別急,開兒應該快要回來了。”

  楊應峰抱怨道:“你身為娘親,連自己兒子什么時候離府的都不知道么?”

  董素竹道:“你還不是一樣不知道,這時候又來怨人家,你講不講理呀。”

  楊四爺頓時無奈。

  屋內傳來兩聲憋得辛苦的干笑。

  楊開神色一動,面上露出一抹微笑,推開房門,邁步走了進去。

  見楊開歸來,董素竹連忙站了起來,咬著銀牙道:“你這混蛋小子,昨晚干什么去了?居然夜不歸宿,直到這個時候才回來,害得我還被你爹教訓。”

  一邊說著,一邊湊過來,聳動鼻翼嗅了嗅。

  “你嗅什么?”楊四爺狐疑。

  “看看他昨晚是不是去喝花酒了!”董素竹的臉色及其認真,嗅了一陣,欣慰地點頭道:“還好,沒有酒氣,也沒胭脂味……”

  “別鬧!”楊開無奈,示意著一旁道:“還有外人呢。”

  “喔……”

  如果您覺得還不錯就,以便下次方便看書。如有章節錯誤請與管理員聯系。本月為您推薦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絕世唐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