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九十九章 這么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感覺……人好累啊,早上都有點起不來的跡象,今天還要去丈母娘家過節。

  順便祝大家元宵節快樂。

  被擊殺的四個人,其中除了一位神游境一層之外,其他三人全都是真元境八層九層的境界。

  這樣的修為放在整個中都并不起眼,但對竹節幫來說卻已經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這里的人出身卑微,沒有好的功法和武技,能將實力提升到這個程度已經殊為不易。

  但在電光火石間,這四人便先后斃命!

  楊四爺膝下這位公子的狠辣無情和冷酷果斷可見一斑。

  殿內的其他人,臉色巨變,皆都驚恐地朝楊開望來,心中溢滿了恐懼之情,似乎直到此刻,才真正見識到八大家嫡系出身的強橫。

  在場中人,實力最高的也就是龐遲,區區神游境兩層境界,他自問無法在那么短的時間內把那四個人擊殺,但楊開做到了。

  這豈不是說,真的打起來,連自己都不是他的對手?

  恐怖的年輕人!真元境七層居然能有這么強大的戰斗力。

  “還有誰要歸順霍家?我不介意送他一程!”楊開冷眼掃著四周,諸人都是一臉坦然,毫無愧疚之色。

  “公子……還請手下留情!”龐遲顫聲懇求,有意歸順霍家的四個人已經全部被擊殺了,剩下的人在剛才的商討中都是極力反對此事的,龐遲生怕楊開殺性上頭,殺錯了人,那就不好收拾了。

  只是……剛才這位公子分明人在殿外,怎么會這么精準地就能尋找到那四個人的位置?這種手段實在讓人無法理解。

  楊開輕輕點頭,也沒有要再殺人的意思。收回兩件秘寶,緩緩坐了下來,剩下的人不禁呼出一口氣。

  龐遲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沖外面吆喝了一聲。

  不多時,有人急匆匆地沖了進來,恭聲道:“幫主有什么吩咐?”

  “把這些忘恩負義之徒拖出去埋了。”龐遲指著那四具尸體道。

  那侍衛神色一愣,待看到一地的鮮血之后,面色陡然蒼白。連忙應了一聲。跑出去招呼了些幫手,顫栗著身子將尸體拖了出去。

  殿內還彌漫著血腥味,眾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全都在等楊開說話。

  “從今天開始,竹節幫由我接管!”楊開淡淡地掃了一圈,“有人有異議么?”

  “不敢!竹節幫是四爺暗下扶持起來的。閣下既是四爺膝下的公子,我等愿聽調令!”龐遲連忙道。

  “恩,霍家的事說來聽聽。”

  剛才在殿外的時候。楊開只聽到一些只言片語,并不知道全部。

  龐遲沉吟了一下,這才如實將這次爭吵的內容娓娓道來。

  霍家。也是中都八大家之一,自然也會扶持一些暗地的勢力。

  這一次想要竹節幫歸順的并不是霍家本家,只是這個家族扶持的另外一個與竹節幫差不多的勢力而已。許諾了不少好處,大概也收買了幾個竹節幫的核心,所以剛才在大殿上。一群人才會吵得不可開交。

  以龐遲為首的那些人并不想背叛楊應峰,但其他的四個人就不這么想了,人往高處走,水向低處流,竹節幫雖然是楊四爺扶持起來的,但這么多年下來他們連楊應峰的面都沒見過,對其自然不是那么忠誠,有些外力干擾,難免會動心。

  而且,即便是背叛了楊應峰,以楊四爺的木訥個性,恐怕也不會怎么追究,倒是拒絕了霍家的橄欖枝,怕是會有麻煩纏身。

  這么想來,那四個人會想投靠霍家,尋求更好的發展,也在所難免。

  不過現在,那四個人已經被殺,自然沒人再吵鬧下去。

  聽完龐遲的講述,楊開暗暗點頭,知道他并沒有欺騙自己。

  講完之后,龐遲也是靜靜地垂首站在楊開身邊,不再說話,其他人也都眼巴巴地望著楊開,似乎在等待著什么指示。

  沉默了許久,楊開才道:“這次過來之前,爹的意思是想讓我以德服人,讓你們心悅誠服地歸順我。但我沒那個時間,也沒那個心思。”

  “我是要參加奪嫡之戰的,跟了我,就等于你們也會參與到奪嫡之戰,這是一個機緣,同時也會有危險,大家都不是小孩子,這一點你們應該明白。”

  眾人齊齊點頭,在坐的諸位,沒有哪個年紀不過三十,在他們面前,楊開才算是小孩子,現在卻被他這么說,都不禁有些郁悶。

  “你們自己選擇吧,不想參與到這一次奪嫡之戰的,現在就可以走人,我不會追究。但機會也只有這么一次,你們現在不走,以后就沒機會走了。”

  說完,靜靜地等待著。

  諸人都面面相覷,楊開這么開誠布公,實在是出乎了他們的意料,再加上剛才那果斷的殺戮,眾人都不禁意識到,這位楊家公子似乎是個雷厲風行的人,做什么事不喜歡拖泥帶水。

  好一會功夫,都沒人敢起身離去。

  龐遲微微一笑,開口道:“我們這些人,雖然連四爺的面都沒見過,但這么多年來,也是托庇在四爺這顆大樹的陰涼下,才得以安寧至今,如今公子有需要,我等自然責無旁貸。”

  話說得不咸不淡,顯然并未從心里認可楊開。

  這一點,楊開何嘗不清楚。只是,他確實沒有時間,也沒有心思象收服兩位血侍那樣去收服這個竹節幫。

  不以為意地點點頭,咧嘴一笑:“我可以明確地告訴諸位,跟著我,不一定有好事,但是不跟著我,一定會有不好的事!”

  笑容猙獰中透著一股邪氣,讓人看了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在座諸人。連忙起身,齊聲道:“我等愿為公子效犬馬之勞!”

  楊開把話都說這么直白了,他們要是再不表示就真是一群傻子了。

  “都坐吧。”楊開微笑頷首,“龐遲你也坐!”

  “是!”龐遲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心想這位公子跟四爺真不是一個性格,徹底相反的兩種人啊。

  “竹節幫現在有多少人?”楊開淡淡詢問。

  “大概有個六百多人左右。”

  “六百人……”楊開皺了皺眉,這人數,確實少了點。但也不算太寒酸。“實力如何?”

  龐遲苦笑,面有愧色道:“大多都在離合境,有三成是真元境,良莠不齊,至于神游境,只有三人。不過剛才有一人已經……”

  僅有的三個神游境,還被干掉一個,剩下的兩個。一個是神游境一層,一個是兩層,這樣的實力確實寒磣的要死。

  不過楊開并沒有表現出失望的神色。他要竹節幫,也并非是需要他們戰斗的。

  “這六百人,現在全是在中都?”

  “是的,公子若是需要,一聲令下。全部可以召集過來。”龐遲點頭。

  “分出兩百人放出去,我需要打探一批人的下落。”

  “請公子示下!”

  楊開將蘇顏那群人的人數和幾個主要人物的特征說了一遍,龐遲連忙用心記下。

  “另外再給我找五十個機靈點的信使,隨時待命!”

  “是!”龐遲雖然不知道楊開要這么多信使干什么,但既然吩咐下來,只管照辦就是了。

  “對了,竹節幫主要以什么營生?”楊開詢問。

  龐遲尷尬一笑:“主要是經營一些客棧,茶館,酒樓之類的生意,幫里的弟子也時常會在城內接一些活,都是些小生意。”

  “盈余呢?”

  龐遲更尷尬了,囁嚅許久,才道:“迄今為止,只有五十萬兩的儲存。”

  “這么窮?”楊開愕然。

  所有人都面皮一紅。龐遲無奈道:“在中都城內討生活,確實有些不容易。”

  八大家的風頭太盛了,那些暗地里的勢力,有個好主家扶持還好,時常會從主家那里得到賞賜,竹節幫就不行了,這是楊應峰扶持起來的,楊四爺在楊家的地位不算多高,這些年為了治療自身的隱疾,也是遍尋名醫,花費不小,手頭上哪有太多的資源和錢財來賞賜給竹節幫。

  也難怪那四個人會有意傾向霍家。

  想了想,楊開取出一疊銀票,遞給龐遲道:“這些錢,先拿去用吧。”

  望著那一大疊銀票,所有人的呼吸不禁微微有些急促。

  這么多銀票,最起碼也是幾百萬兩銀子啊,這位新主家出手可真夠大方的。

  龐遲怔了下,居然也沒推辭,只是千恩萬謝地接了過去。

  看了他一眼,楊開輕輕地笑了。

  “吩咐你的事情辦妥吧,改天我再過來。”這么說著,楊開便站了起來,起身朝外走去。

  一群人連忙恭敬相送。

  待楊開離去之后,殿內的所有武者才面面相覷。

  “幫主,那位公子給了多少錢啊。”有人忍不住好奇詢問。

  龐遲仔細清點了下,驚聲道:“整整三百萬!”

  三百萬,那是當初呂梁給楊開的銀票,如今一分不落全轉給了竹節幫。

  一片驚呼聲響起,有人興奮道:“四爺的兒子比四爺出手闊綽多了。”

  “是啊。這年輕人雖然心狠手辣,行事風格也是直來直去,不過看樣子還是挺不錯的。”

  龐遲鎮定道:“現在拿了人家的錢,可不能再有人說什么背叛了,那位公子可是個殺人不眨眼的主!”

  眾人都是悚然一驚,想起之前死掉的四個武者,不禁齊齊點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