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九十五章 我自己配置的藥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凌霄閣不但是楊開的師門,也是楊四爺的師門,他如何能不關心?

  楊開沉著臉,將之前發生在師門的種種不公簡單地說了一遍,楊應峰在一旁聽得臉色陰郁,怒發沖冠。

  “不過現在好了,秋憶夢正在幫忙重建凌霄閣,而且那里現在已經歸屬到我的名下,在宗門未被正名之前,那里只是我的一處產業!”楊開眉宇間的陰沉漸漸舒展開。

  “秋憶夢?”楊應峰和董素竹都愕然地看著楊開,“那個秋家大小姐?”

  “恩。”

  “她怎么會幫忙重建凌霄閣?宗門便是被她家的高手一把火燒掉的,這不對啊。”楊應峰皺著眉頭,百思不得其解,緩緩搖頭,問道:“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緣由?”

  “我幫過她一點忙,投桃報李吧,重建凌霄閣對她來說也不算什么大事。”楊開淡淡道。

  “你幫過她一點忙?”楊四爺的神色越發怪異了,頗有些難以置信地望著楊開,似乎沒想到他在外這些年居然能和秋家大小姐扯上關系。

  董素竹卻是盈盈笑著,意味深長地望著楊開:“兒子,你跟人家很熟啊?”

  “不算太熟,但也不陌生。”楊開頷了頷首。

  董素竹抿了抿殷紅的小嘴,若有所思,嘻嘻笑了起來:“秋家那個姑娘可是不得了的人物,若是男兒身,必定是下一任秋家家主的人選。兒子,加油努力。把她給收了。”

  楊開緩緩搖頭。

  對秋憶夢,他是一點想法都沒有,不可否認這個女子很有魅力,也很有背景,若能得到她的青睞,在奪嫡之戰中也會如有神助,但楊開就是有些本能地排斥她。

  她給人的感覺太精明了。這種精明。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少女的身上,或許這也是大家族出身的悲哀。

  合作可以,但絕對不可能與她之間發生什么。

  “為宗門正名……”楊應峰低聲自語著。“秋憶夢當不了秋家的主,確實無法做到這一點。”

  若是有中都八大家的任何一家開口為凌霄閣正名,那扣在凌霄閣頭上的屎盆子就可以毫無顧慮地摘掉。

  邪宗之名。其實沒什么大不了的。

  最重要的是,凌霄閣出了個邪主!這才讓世人忌憚和憎恨的原因。

  “師公有消息么?”楊開沉聲問道。

  楊應峰苦澀地搖了搖頭:“我已派人多方查探,但那一戰之后你師公和門中的幾位長老全都失蹤了,根本查不到什么線索。”

  頓了頓,楊應峰忽然又想起什么,滿懷期待地問道:“你師公真的晉入神游之上了?”

  當時秋家高手傳信回來的時候,楊應峰也在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但這畢竟只是秋家那些高手的一面之詞,或許是他們為了推脫責任杜撰的,楊四爺不敢全信。

  不說楊應峰。其他聽到這個消息的人直到現在也都還持有一些懷疑態度!

  區區一個二等宗門,怎么會出現一個這樣的超級高手?

  “真的晉升了。”楊開重重點頭。

  得到楊開的肯定,楊應峰才咧嘴笑了起來,在書房內來回度步,忽然又停下。重重地拍了下大腿:“好,好!我就知道師傅肯定是可以晉升的,只是沒想到會來的這么晚!”

  說話的時候,楊四爺的神色一片放松,似乎是放下了什么心中的大石。

  凌太虛當年因為兩個弟子的事郁郁寡歡,心結滿腹。白白蹉跎了十幾年的光陰,如今終于有所突破,肯定是已經解開了心結的緣故,楊應峰當然會為他高興。

  “師公其實也是因禍得福。”楊開眼珠子一轉,忽然想起個主意,“邪主從困龍澗中出世,與門中高手大戰,一位長老被當場擊殺,師公也遭受重創。”

  “這不肖子弟!”楊應峰忍不住怒罵一聲,睚眥欲裂。

  那邪主,算起來還是楊應峰的師弟,如今卻做出了欺師滅祖,弒殺同門的舉動,四爺自然大動肝火。

  “早晚有一天,我要讓他跪在師傅面前磕頭認錯!”楊應峰惱火了一陣,又急忙問道:“后來呢?”

  “后來師公被邪氣纏身,生命垂危,眼看著回天乏術,我就試著給他服用了一點東西。”

  “你給他服用?”楊應峰的眼珠子瞪得比鴿子蛋還要大,董素竹也是捂住小嘴,夫妻兩人一起屏氣凝聲,緊張萬分。

  “恩,一點自己配置出來的藥液,沒想到真的對癥下藥,不但將師公從鬼門關里拉了回來,還幫他將體內的邪氣驅散了。”楊開硬著頭皮編造著,說的有聲有色,“等到師公痊愈之后,他就晉升了。”

  “你自己配置的藥液?”楊應峰一臉后怕的表情,臉色都是雪白的。

  董素竹更是用小手連拍著胸口,暗自慶幸沒出什么大亂子,否則這弒師的名頭就不是蓋在邪主的頭上了,而是要加諸在楊開身上。

  真要是如此,四哥還不得內疚死啊。

  楊開吸了吸鼻子道:“其實我懂一些藥理,在藥王谷云隱峰上學的。”

  “原來如此!”楊應峰恍然大悟。

  “你們知道?”楊開愕然,二老沒表現出一點意外的神色,似乎對這事早已心知肚明。

  “恩,輕寒偷偷傳信告訴我們的。”董素竹點點頭。

  這倒是可以解釋了,董輕寒算起來是母親的外甥,會傳信過來也不奇怪。

  “簫大師不愧是大師。”楊應峰唏噓了一聲,“不用親自出馬,只是教你些東西居然就能有如此神效。”

  感慨了一下,又臉色凝重地點頭道:“改天得好好謝謝大師才行。”

  楊開呵呵笑了一聲,也是點頭:“應該的。”

  “得空了,我親自去云隱峰一趟,對師傅的活命之恩,就等于是對我的活命之恩,不能不謝。”楊四爺一臉的感激,言辭懇切。

  楊開頓時郁悶了。

  四爺這要是上了云隱峰,兩方一對峙,自己這謊話不就露餡了么?連忙道:“爹你還是別去了,大師脾氣有些古怪,你去了也不一定能見到他,還是我自己去的好。”

  楊應峰想了想,覺得楊開說的也對,這些年八大家有多少人想去云隱峰求簫浮生煉藥,可來來回回那么多人,卻沒幾個能成功,全都沒看到大師的影子便灰溜溜地回來了,連忙點頭:“這樣也行,到時候去的話多備點禮物。”

  “恩,我知道了。”楊開暗暗地抹了一把冷汗。

  董素竹卻是忽然神色激動起來,輕聲問道:“兒子,配置藥液的法子,你還記得么?”

  楊開微笑道:“自然記得。”

  “那……”董素竹的心跳聲不禁有些急促了,滿是期待又緊張地望著楊開。

  楊開豈不知她在期待什么?

  楊四爺當年被邪主打傷,身患頑疾,直到如今體內還殘留有一些邪氣。

  若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楊應峰怎會還只有神游境三層的境界?就連董素竹,如今也是神游境七層了!

  當年的楊四爺是凌太虛門下的大弟子,而邪主是二弟子。邪主資質逆天,機緣造化,如今已到神游之上,楊應峰是師兄,能被凌太虛那么看好,資質顯然不比邪主差,若不是因為當年的原因,現在怎么會只有神游境三層的水準,最起碼也是個神游境八層左右。

  算起來,楊應峰和凌太虛體內的邪氣,都是同出一源,后者反而濃一些。

  那神奇的藥液既然能化解掉凌太虛體內的邪氣,未必就沒法化解楊應峰體內的邪氣。若是能將四爺的頑疾治好,那他的前途將是一片坦蕩,說不定也能晉升神游之上!

  當年的楊家嫡系,楊應峰的資質可是頂尖的,比起現在的家主楊應豪都要出色不少。

  “藥液可以配置,而且需要的材料也不算太復雜。”楊開微微點頭。

  楊四爺夫妻二人的呼吸陡然急促。

  “爹,我要先看看你體內的情況。”

  “好!”楊應峰頷了頷首,來到楊開身邊坐下,伸出一只手。

  楊開彈出兩根手指搭了上去,微微運轉真元,仔細查探起來。

  真元入體,楊應峰的神色陡然一驚,滿是驚詫地看了楊開一眼,根本沒有想到自己兒子的真元居然如此精純雄渾。

  雖然只是一縷,可窺一斑而見全豹,兒子體內的真元,顯然有些非同尋常,比起自己這些年的沉淀,似乎都不逞多讓。

  他才只有真元境七層啊,若是給他時間的積累,給他境界的提升,他的真元能雄渾精純到什么樣的程度?

  這孩子……似乎有些神奇。

  這還是自己的兒子么?楊四爺剎那間生出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好半晌,楊開才一臉肅然地收回手。

  “怎么樣?”董素竹顫聲詢問。

  “比起師公當初要好一些,可以治愈,但是因為時間太久,那縷邪氣已經依附在丹田之中,不是太容易化解,爹必須得常年喝那種藥液,直到根除。”

  “能治愈就好!”董素竹聽他這么說,頓時有些喜不自禁,和楊應峰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喜色。

  這些年來,夫妻兩也是遍尋名醫,試過了各種各樣的方法,可依然都無法化解掉丹田內的那一縷邪氣,甚至就連楊家的化龍池,也沒有作用。

  但是現在,困擾夫妻二人多年的煩憂,在兒子回來之后居然迎刃而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