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九十四章 誰拉我我扎他小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魂淡啊,這幾天看笑傲江湖,正看的爽著,居然沒更新了,太畜生了。

  離開楊家已經有五六年了,當年離開的時候,還是個不能修煉的普通人,而如今回歸,卻是已到真元境七層。

  恍若隔世!

  楊開心中對家中二老也甚是掛念,礙于族規卻根本無法回來探望,再加上上一次董輕寒告訴他,母親為了跑出來偷偷見他,結果被家族發現,楊四爺以身相替,挨了三十大板,更讓楊開牽掛不已。

  也不知這幾年,二老如何了。

  心緒起伏著,一路急步離開了化龍池禁地,才剛離開那一片云霧,便看見兩道身影杵得筆直,靜靜地站在那里,沖著禁地處翹首以盼。

  各自互相望了一下,全都愕然地怔住了。

  楊開根本沒想到,二老會守候在此處,畢竟自己回到家族才不到半日。若無人傳信的話,說不定二老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回來了。

  楊應峰和董素竹也是沒有想到,兒子居然會這么快就出現在自己面前。

  導致各自都還沒回過神。

  之前四爺說,楊開進了化龍池,最起碼也要一兩日才能出來,那也是盡可能地高估楊開的資質。

  從屠峰那里,他們已經得知了楊開如今的修為,也知道他擺脫了當年先天不足的困擾,可對于楊開的資質如何。他們心中也是沒底。

  估算在化龍池內停留一兩日,資質肯定不算好,但也正常。

  萬萬沒想到,不過半日功夫,楊開就從化龍池里走了出來。這么短的時間,說明楊開的資質很有問題啊。

  三人互相望了一下,旋即。楊開就笑了,似乎這些年從來沒有綻放過這么安心,這么暢快的笑容。

  董素竹的嘴巴陡然就鱉了。眼淚水簌簌地往下掉著,一句話都沒說,快步上前。一把將兒子摟在懷里。

  但如今的楊開顯然已經不比當年,這些年在外,個頭長高不少,董素竹居然還矮了他半截,不得已,只能踮著腳尖,小手環過楊開的頸脖,將他的腦袋放在自己纖細的肩頭上,一手摸著他的頭發,一手放在他寬厚的背上。

  張了好幾次嘴。全被哽咽取代,泣不成聲。

  眼淚水滴落在楊開的肩膀上,溫暖的感覺傳來,嗅著那小時候讓自己迷戀的香味,整個人的心神一片安寧。從未有過的放松徹底在身心中爆開。

  遠航已久的船只,終于回到了溫寧的港灣。

  楊開的鼻子酸澀起來。

  楊四爺鐵打般的漢子,此刻竟也是紅了眼圈,悄悄撇了腦袋,使勁擠了擠眼。

  “娘,我回來了!”楊開輕聲呢喃著。

  董素竹終于平緩了自己激動的情緒。一邊輕輕地拍著楊開的后背,一邊連連點頭:“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一連說了十幾聲,聲音漸漸不那么顫抖了,說到最后,自己忍不住破泣為笑,這才將楊開松開,兩只手捏著他的肩膀,就這么站在他面前,上下打量,美眸中滿是喜悅之色。

  長高了,長壯了,再也不是當年那個弱不禁風的小孩子,現在的兒子站在自己面前,竟讓自己都有一些可以依靠的感覺。

  想到這里,董素竹又開始流淚了。

  人的成長,總是會伴隨磨難,楊開變成這樣,和他這幾年在外面吃的苦脫不開關系。

  楊開正想給四爺打個眼色,示意他過來安慰一聲,卻不想自己這位老爹居然把腦袋撇在一旁,斜著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似乎天上有飛鳥飛過,老神在在地背負著雙手杵在那里。

  眼角一片濕潤!

  楊開無奈,只能自己開口安慰:“好了,別哭了!”

  “恩,讓人看見了笑話。”董素竹輕輕點頭,自己擦著眼淚,兩只眼睛腫得跟水蜜桃似的。

  楊開這才微笑地看向楊應峰。

  四爺依然擺著姿勢,八風不動。

  “爹……”楊開輕輕地喊了一聲。

  也不知道楊四爺怎么想的,一個激靈,連忙轉過頭,居然一臉正色地沖楊開抱了抱拳,嘴巴張了下,赫然發現似乎有些不對啊。

  自己這是在見兒子,又不是見同輩長輩的,抱拳作甚,難不成還要給他行個禮?

  老臉剎那間漲得通紅,不著痕跡地伸手彈了彈衣袖,彈去那并不存在的塵埃,又把雙手背負在屁股后面,微微點頭,一片沉穩之色:“恩,回來了?”

  楊開吸了吸鼻子,頓覺這個問題有些無解,只能點頭:“恩,回來了。”

  “那就……回家吧!”楊四爺心神不定,大手一揮,當先離去,耳朵根都是紅的。

  楊開和董素竹對視一眼,跟在四爺屁股后面,都是抿嘴偷笑。

  雖然楊應峰在見到楊開的時候沒有太多的表示,但任誰都可以瞧得出來,此刻的他頗有些春風得意馬蹄疾的感覺,連腳步都變得比以往要輕快不少。

  四爺府上。

  三人一路疾行,片刻便已回到家中。

  四爺的府邸不大,但也不小,畢竟是上一代的嫡系子弟,府上家丁婢女也僅有十幾個,比起旁的地方倒顯得有些清幽。

  進了府邸,沿路碰到的家丁婢女皆都恭敬地沖楊開行禮。

  楊應峰連忙讓人去準備菜肴替兒子接風洗塵,董素竹卻是拉著楊開,直接奔到了他以前的臥室中。

  推開那記憶中的房門,楊開緩緩走了進去,入目所見,與記憶之中并無半點不同,無論是里面東西擺放的位置還是格局。都沒有絲毫變化,那桌椅床榻上,也是一塵不染,顯然每天都會有人來打掃。

  楊應峰鬼魅般地閃了進來,低聲道:“你走之后,你娘經常回來這里,看著這里。就好像看到你還在家中。”

  董素竹不著痕跡地擰了楊應峰一把,四爺皮糙肉厚,一聲不吭。只是狐疑地看了夫人一眼。

  “別聽你爹瞎說,我只是偶爾來看看。”董素竹連忙道。

  楊開微微點頭,心中比誰都要清楚。這房間。恐怕不但是母親會常來,就算是父親,也是會經常光顧的。

  整個屋子,都充滿了家中二老思念的味道。

  可以想象,楊應峰站在這里,長吁短嘆的模樣,可以想象,董素竹坐在床榻上,以淚洗面的凄楚。

  五六個年頭,一千多個日夜……

  不為人父母。是永遠無法體會到這段日子的難熬。

  楊開心中激蕩著,呼吸微微有些急促,卻不知該說些什么。

  “我去讓人才酒菜送到這里來,咱們今天就在這里吃。”四爺發現自己好像是說錯了什么話,趕緊又借故腳底抹油。

  “我去幫幫忙。兒子你歇息一會。”

  不大一會,下人們便將酒菜送上,所有的菜肴,全是董素竹親自下廚烹制出來的,楊四爺更是拿出了珍藏多年,一直沒舍得喝的好酒。

  一家三口。這么多年來頭一次坐在一張桌子上用餐,其樂融融。

  須臾,四爺喝高了,酒不醉人人自醉。

  再過一會,董素竹也喝得有些迷迷茫茫,唯獨只有楊開還算清醒。

  “今天就到此為止,明天我再來找你說話。”盡管心頭有萬般疑問,楊應峰也沒在楊開回家的第一天問話,說著便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董素竹手撐著香腮,醉眼朦朧的,道:“你自己回去吧,今晚我要跟兒子睡,好久沒帶他一起睡了。”

  楊開大驚失色。

  四爺卻是一臉平淡,聞言點頭哦了一聲,轉身就朝門外走去。

  “爹……”楊開連忙喊住他。

  “怎么了?”楊應峰回頭問道。

  “你不覺得有什么問題?”楊開一腦袋黑線。

  四爺認真至極地思考了一會兒,皺起眉頭道:“有什么問題?”

  楊開一把捂住了額頭,心知二老恐怕是真的喝醉了,這還把自己當小孩子看呢?

  現在說什么,他們怕是都聽不進去,無奈之下楊開只能從外面喚來婢女,扶著董素竹回屋休息。

  腳步聲漸行漸遠,董素竹的嘟囔聲遠遠地傳了過來:“別鬧,今晚我要帶兒子睡,誰拉我我扎小人咒他!”

  以后絕對絕對不能讓二老喝醉了!楊開心中暗暗決定。

  第二日,天明。

  楊開早早地就起來了,迎著朝陽練著傲骨金身訣,體內的真元游走不定,跳脫不已,似乎又有些將要突破的征兆了。

  在呂家的時候,吸收了那么一大塊陽晶玉床,這些日子又每天服用萬藥靈液來洗經筏髓,現在要突破的話,倒也算正常。

  心緒平靜,不悲不喜,順其自然。

  半個時辰后,一身汗水地收功。

  吃完早飯,下人來通稟,四爺召喚!

  楊開知道二老肯定是有很多話要與自己說,所以也沒有太多意外,稍微收拾一番便急忙趕到了書房里。

  不出所料,不但楊應峰在書房里等著,董素竹也坐在一旁,眼巴巴地望著門口。

  看到楊開進門,董素竹連忙站起來,將他拉到身邊坐下。

  三人坐定,楊四爺干咳一聲,看了看董素竹道:“你先問還是我先問?”

  “你問吧,我要問的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楊應峰點點頭,神色一正,沉吟片刻道:“我與凌霄閣的關系,你師公都告訴你了吧?”

  “恩,都說了。”楊開頷了頷首。

  “那你應該知道為什么我會讓你去凌霄閣。”楊應峰輕輕吸了口氣,“我問你,凌霄閣現在情況怎么樣了?”

  楊應峰也只知道凌霄閣在秋家高手的怒火中被付之一炬,凌霄閣幾千弟子全部被遣散,而門中的高層卻是下落不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