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九十三章 家有二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今天就兩更了,下午有點事要出門,晚上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回來,莫等。

  楊家。

  兩位公子率先回歸的消息很快便傳開了,那兩只重新回到族內的金羽鷹便是最好的佐證。

  一男一女兩道身影,正在急速朝化龍池邊飛奔。

  兩人的臉色都是那么的緊張期待,又有一些愧疚心疼。

  那中年男子還好一些,強作鎮定,唯有健碩的身軀抑制不住地微微輕顫,一絲不茍的臉龐上甚至還有些喜悅的神色。

  反倒是那女子,一邊飛奔一邊抹著眼角,無聲地哭得梨花帶雨,眼淚水撒落一地,眼圈兒通紅一片。

  飛奔了一陣,中年男子實在看不下去了,悶聲道:“素竹,你哭哭啼啼地做什么?兒子回來了應該高興才是!”

  董素竹繼續抹眼淚,還沒開口說話,便哽咽起來,斷斷續續道:“我……我就是忍不住嘛……你……以為我想哭啊……這眼淚水……自己就蹦出來了,嗚嗚……真是討厭死了。”

  楊應峰無語至極:“你這樣子若是叫兒子看到,指不定會以為我在家怎么欺負你了。”

  董素竹頓時凄婉起來:“難道沒有欺負么?你倒是跟我說說,上次那個狐貍精是怎么回事?為什么一直楊大哥楊大哥的喊著不停,還喊得那么親熱!哼……”

  口齒伶俐至極。眼淚水似乎也不淌了,哪里還有剛才語無倫次的模樣。

  楊四爺大囧失色,尷尬的臉都紅了,囁嚅許久才悶悶道:“意外,上次只是意外……”

  “意外?”董素竹不依不饒,楚楚可憐道:“想我十八歲便嫁入你們楊家,跟了你快二十年。這么多年沒享你們楊家的福,倒是吃了不少苦,到了這年紀。居然還要擔心自己的丈夫別被別的狐貍精給勾引走。早知如此……我就不應該來中都參加什么奪嫡之戰,結果碰到你這么個沒良心的男人……嗚嗚……”

  一邊說,一邊抹著眼角。悄悄地打量楊應峰的反應。

  “真是意外!”楊四爺的額頭上頓時滲出冷汗了,雖說董素竹如今也不年輕了,儼然已到了婦人的級別,但也不知道她怎么長得,直到如今看起來也跟二八少女沒什么區別,漫長的歲月似乎根本沒在她臉上留下什么痕跡。

  而且董素竹不但人看著年輕,心性也極為活潑,時常會說出一些少女才會說的話,整出些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夫妻兩人一起外出的時候,經常會發生這樣的尷尬事。

  不相熟的人一上來便恭敬行禮:“見過楊四爺。見過楊小姐……”

  楊應峰每每就納悶地詢問一聲:“誰是楊小姐?”

  人家就客氣地道:“這位難道不是四爺的閨女么?果然是龍生龍,鳳生鳳,不愧是四爺所出,楊小姐風華絕代,絕世無雙……”

  使勁地吹捧。捧著捧著楊四爺的臉就黑了。

  董素竹反而還一臉笑容地挽著楊應峰的胳膊,連連點頭,非常享受,似乎巴不得人家多說自己幾句好話。

  經歷的次數多了,楊四爺也長了經驗,但凡再去不相熟的人家做客什么的。不等主人家開口,便聲勢奪人地自報家門:“我是楊應峰,這是內子董素竹!”

  主人家頓時就郁悶了,心想這位楊四爺倒是個古怪的人,似乎生怕天下人不知道他老牛吃嫩草一般,居然逢人就這么自我介紹一句。

  或許楊家人的性情……就是這么怪也說不定。

  大世家嫡系子弟的心思,果然不是我等能夠輕易揣摩的。

  董素竹口上說的上次的事情,其實發生在三年之前,那對楊應峰有好感的女子也早就不知所蹤了,偏偏董素竹還使勁抓著不放,每到郁悶之時總會拿出來說上一番。

  更偏偏的是,楊四爺性情木訥,還就吃這一套!

  明明自己沒有錯,只是那女子被他的風采英偉吸引,可只要董素竹一提起,楊四爺就變得跟孫子一樣,連連道歉,窘迫無比。

  “真是意外,素竹你不要多想,我只是在她困難的時候隨手幫了她一把,其實我跟她說過的話不超過三句!”楊四爺一邊拿衣袖擦著額頭上的冷汗,一邊緊張解釋。

  其實也不知道解釋過多少次了……

  “真的嘛?”董素竹吸了吸小鼻子,滿臉淚痕,“沒騙我?”

  “不騙你,這一輩子都不騙你!”楊四爺說的鏗鏘有聲,神態端正。

  “四哥你真好。”董素竹頓時破泣為笑。

  楊四爺咧了咧嘴,憨厚地笑著,與楊開的笑頗有幾分相似,卻沒有楊開那種邪氣和詭譎。

  “你不會把這事告訴兒子吧?”楊四爺忽然腦袋靈光了一下,急忙追問。

  “唔……那要看你以后表現怎么樣了,若是哪天我不開心了,說不定就會去找兒子聊天,你知道的,聊天嘛,說著說著說不定就說起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咳咳咳咳……”楊四爺頓時一陣難受,心想若是自己高大的形象若是在兒子心中倒塌了……那可是天大的不妙。

  說起兒子,董素竹的臉色端正了一些,喃喃道:“在外這幾年,也不知道兒子有沒有給我們帶個媳婦回來。”

  “沒有吧,我聽屠峰說他就是只身一人回來的。不過屠峰告訴我,似乎有女子對他有好感。”

  “有幾個女子?”董素竹頓時來了興致。

  “幾個?”楊四爺濃濃的眉頭往上一挑,忽然煞氣滿布道:“只準有一個。他若是敢花心,我打斷他的腿!”

  董素竹臉上的期待和笑容迅速消退,意味深長地哼了哼:“你敢這樣我就擰斷你的……腿。”

  楊應峰脖子一縮,頓時就納悶了。

  怎么自己跟一個女子說三句話,你就不依不饒問了三年,反倒是兒子那邊,連花心都沒問題了?

  這算不算是什么雙重標準?

  眼看著快要接近化龍池邊緣的禁地。董素竹連忙道:“快快,四哥幫我看下,我的衣服周不周正。頭發亂不亂,現在這樣子沒有什么問題吧?”

  楊四爺疑惑道:“你又不是去相親,這么嚴謹干什么?”

  董素竹撇了撇嘴:“見兒子比相親重要多了。”

  楊四爺深思了一會兒。頓時覺得夫人言之有理,也是整了下衣服,道:“我沒問題吧?”

  “胡子稍微濃了些,不過沒事。”

  “恩。”楊四爺滿意地點頭。

  夫妻兩人雙雙停在化龍池禁地邊緣,屏氣凝聲地望著那厚厚的云霧,身子站得筆直,一臉肅然地等待著。

  似乎在等待什么大人物駕臨!

  等了好一會,楊四爺忽然道:“不對啊,素竹,兒子現在應該在化龍池里洗經筏髓。最起碼也要個一兩日才能出來吧,我們現在就過來做什么?”

  “要不你回去?”董素竹提議道。

  “好,手上還有些事沒辦完,等我辦完了就來尋你!”楊應峰點點頭,轉身就走。

  走出沒幾步。忽然感覺背后一股殺氣如實質般襲來,兩道冷幽幽的目光刺得脊梁骨都發涼。

  四爺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匆匆定住步伐,神色凝重地又走了回來,背負雙手站在董素竹身邊,目不斜視。一臉正色。

  “怎么啦?”董素竹淺笑嫣然地望著他,貝齒輕輕地咬著。

  楊四爺吸了吸鼻子,悶悶道:“忽然覺得,還是等在這里比較好,反正那些事也不重要,什么時候都可以處理。”

  “我一個人等就可以啦。”董素竹溫柔無比地望著楊應峰,一臉的柔情蜜意,善解人意,“你去忙嘛,不用擔心我們娘倆的,等兒子出來了,我就把他帶到董家去,也不用參加什么奪嫡之戰了。”

  “不了。”楊四爺把腦袋擺成了撥浪鼓,“我還是等著比較好。”

  化龍池內,半日后。

  楊開實在待不下去了。

  化龍池對他沒有功效,只能干等在這里運轉真陽訣,比平常的修煉速度要快一些,但也快不了多少。若是其他時候,他還會做做樣子,多待一段時間再離開。

  但一想家中二老就在府中翹首以盼,楊開就有些火燒屁股。

  悄悄地打量另一邊一眼,赫然發現楊詔還是那副模樣,不由輕輕地搖了搖頭,身子一縱,從化龍池內躍了出來。

  身在半空中,運轉真元,蒸干了身上的水份,穩穩地落了下來。

  簫正清三人皆都有些愕然地看了楊開一眼。

  如他們所說,化龍池是能夠檢驗一個人資質的地方,資質越好的人,在這化龍池內能停留的時間就越長,得到的好處也就越大。

  他們三人鎮守在此地多年,前前后后也有不少楊家弟子進入化龍池,即便是資質最差的那個弟子進了化龍池,也堅持了足足一日一夜的功夫才從里面走出來。

  可面前這個倒好,進去匆匆不到半日,居然自己出來了。

  這種表現,實在是太有些不堪入目。

  簫正清三人輩分頗高,在楊家的地位有不低,自然沒必要給楊開留什么臉色,更何況,他們三人本就有些不太看好楊開。

  “這樣就出來了?”其中一人輕哼一聲,神色頗是不屑。

  楊開皺了皺眉頭,心中雖然不爽,也沒去答話,只是道:“三位還有什么吩咐?”

  “沒有!你自回府上便是。”簫正清隨意道。

  楊開點點頭,沖三人抱拳,轉過身大步離開。

  背后似乎傳來輕笑的聲音,楊開置若罔聞。(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