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九十一章 楊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又出了點意外,更新晚了……

  化龍池,有魚躍龍門,化身為龍的寓意。//去讀讀高速更新//

  這是楊家的一處重地,也是楊家的一處寶地!

  化龍池內的池水也不知有何玄妙,對武者大有裨益,據傳浸泡在其中可以洗經筏髓,易胎換骨。一個武者若是能在其中泡上幾天,實力必定會增長一些,自身的資質都可能會提升。

  一個武者的資質是成長的根基,是基石,資質決定了一個武者能成長起來的高度,一般在后天很難改變,除非服用一些及其特別稀少的天才地寶。

  而楊家的化龍池,便有一點這樣的功效。

  從來都是楊家人爭相哄搶想要進入的地方。

  但即便是楊家的嫡系弟子,想要進入化龍池中也不容易,必須得經過族內長老院審核,讓長老院覺得這個嫡系弟子有投入的價值,才會被放行。

  而那些楊家的外姓人員,就更難進入化龍池了,除非立下了什么不得了的功勞,才會被恩賜一番。

  “小公子,我和雨仙都去過化龍池,那可是好地方啊。”屠峰聞言,略有些興奮地悄聲道。

  “是啊,我那次保護梅小姐受了重傷,險些喪命,幸虧梅小姐托五爺說情,才以那些許功勞進入化龍池,不但傷勢穩定下來,實力也有所精進。”唐雨仙也點頭道。

  楊開何嘗不知道化龍池的寶貴和功效?乍一聽胖子尹天游這么說,也是不禁苦笑連連。

  當年在家中的時候,因為自己先天不足,父親楊應峰好多次向長老會申請,想讓自己進化龍池浸泡一番。看是否能彌補自身的不足。

  但無論楊應峰申請多少次,統統都被長老會駁回!

  一個廢人,何必去浪費化龍池的功效!

  導致父親楊應峰每次在看到自己的時候,都有愧色,似乎覺得是他身有頑疾,才讓自己先天不足,那一段時間,母親董素竹也是終日黯然神傷。以淚洗面。

  父母二人時常會去接領家族的任務。勞心勞苦,只為掙取一些功勞,藉此讓楊開有機會進入化龍池。

  但是無論他們怎么努力,每次都無法達成心愿。

  “下次一定有機會的。”每次從長老殿回來,楊應峰都是同樣的一句話,似乎在安慰自己。也似乎在安慰楊開。

  他眼中的愧疚和黯然之色,至今依然歷歷在目。

  當年父母那么努力都沒能達成的目的,卻不想今天長老會居然主動開放了。

  那他們當初的努力和拼搏。又是因為什么?

  想到這里,楊開的心緒微微有些起伏,目光閃了閃。輕輕點頭。

  尹天游的笑容一直堆在臉上,拱手道:“小公子,事不宜遲,現在是否出發去化龍池?”

  莫名其妙地,楊開心里居然生出一種排斥的感覺。皺了皺眉頭,還未說話,一聲清脆的鷹啼忽然在頭頂上響徹起來。

  聽到這聲鷹啼,眾人都不禁抬頭朝天上看去,神色齊齊變得古怪。

  楊開肩膀上的金羽鷹也是撲騰著翅膀,忽然竄了上去,眨眼間便飛到高空。

  “今日可是雙喜臨門,又有一位公子回來了!”尹天游大笑著,他在這里等了好多天,可一直沒等到哪個公子回族,沒想到今天一下回來兩個,自然讓他振奮。

  話音沒落,通道的那邊便行來一隊人馬。

  為首的是一個大約二十五六的青年,雙目炯炯有神,生得英偉不凡,他騎在一匹踏云駒上,閑庭信步般地朝這邊行來。

  在他的身后,同樣是兩位血侍跟隨。

  在兩位血侍身后,居然還有好幾個實力不錯的高手。

  隔著不遠的距離,楊開和那青年的目光在半空中微微交匯了一下,后者雙眸閃了閃,微微有些意外地望著楊開。

  旋即,露出笑容,沖楊開輕輕地點了點頭。

  楊開也點頭示意,算是打過招呼,看到他的面容,楊開也知道他是誰了。

  楊詔,族內嫡系子弟中排行第二,是大伯楊應豪的兒子。

  而大伯楊應豪,正是楊家現在的家主!也是因為他在與蒼云邪地的大戰中受創,所以族內才會提前召回在外歷練的子弟。

  和楊開的默默無聞不同,楊詔以前雖然從未公開于世人面前,但家族的大部分人因為楊應豪的關系,都是知道他的存在,也知道他的面容的。

  楊開與他也見過幾次,不算熟悉。

  胖子尹天游在看到楊詔之后,神色立刻就凝重了不少,連帶著他身后的那些人也都屏氣凝聲起來。

  不管楊詔本身的實力如何,不管他在奪嫡之戰中的表現怎樣,就說他是現任家主的兒子,也不能怠慢了。

  “小公子……”尹天游倒是個玲瓏人,先跟楊開打了個招呼,態度恭敬。

  “你忙你的。”楊開淡淡點頭。

  “謝小公子!”說完,連忙整了整衣衫,待楊詔來到近前時,趕緊將剛才與楊開說過的話又重復了一遍。

  楊詔自始至終都端坐在踏云駒上,八方不動,聽完尹天游的匯報之后只是輕輕點頭:“我知道了。”

  說完,目光一轉,微笑地望著楊開道:“是開弟吧?”

  “二哥!”楊開微微抱拳,咧嘴微笑。

  “果然是開弟!哈哈。”楊詔放聲大笑,上下打量了楊開一眼,道:“都說女大十八變,我看男大也是十八變啊,幾年不見,二哥險些都認不出了,這哪里還是當年那個弱不禁風的小子,分明是豐神俊朗的年輕才俊,不愧是我楊家的人!”

  言辭間,頗有些以楊家主人身份自居的味道。

  “二哥過獎了。”楊開似乎沒聽懂,只是神色淡然地回了一句。

  兩人說話的時候。楊詔身后跟著的那幾個好手都在打量楊開,片刻后不禁露出有些不屑的表情,似乎有些看不起楊開的樣子。

  唯獨只有那兩個血侍,面不改色。

  這一點,屠峰和唐雨仙也是一樣的,血侍忠于楊家,楊詔和楊開都是楊家的公子,他們自然不會也不能對任何一人表現出喜惡的態度。

  倒是察覺了那些陌生人的不屑。屠峰和唐雨仙兩人都不禁眉頭一皺。有些臉色陰冷地朝那幾人望去。

  那幾人頓時臉色訕訕,趕緊收斂了表情。

  楊詔的目光閃爍了下,微微有些詫異地看了一眼屠峰和唐雨仙,似乎沒想到他們兩人居然這般維護楊開。

  即便是他,在這一路行來,也沒得到兩個接他回家的血侍的高看。那兩個血侍,只是在平淡地完成護送的任務,連一句話都不曾和他多說。

  一番對比。楊詔立刻意識到這其中恐怕有些不太尋常。

  楊開似乎頗得這兩個血侍的喜歡呀!這是為什么?

  將疑問按在心頭,楊詔也沒表現出什么,只是淡淡道:“開弟這一路難道是飛回來的?”

  他見楊開等人連匹坐騎都沒有。自然而然地會這么想。

  楊開不可置否地點點頭。

  “那這一路可辛苦了。”楊詔感同身受地唏噓一聲,說完居然翻身下了踏云駒,徑直走到楊開面前,親熱道:“開弟若是不介意,咱們一起去化龍池如何?順便這一路上也讓二哥聽聽你這幾年在外面的風光事跡。”

  “好啊。”楊開聞言一笑。

  “走!”楊詔也是大笑。走出沒幾步,忽然回頭道:“對了,你們先去府上等我,三五天我大概就回來了。”

  那幾個陌生人一起點頭。

  那兩個血侍倒沒什么反應,他們只負責將楊詔安全送回族內,到了這里,已經算是完成任務了,自然可以回到血侍堂。

  “兩位,一路辛苦了。”楊開也沖屠峰和唐雨仙微微一笑。

  兩人異口同聲道:“小公子保重!”

  這般親熱的態度不禁讓楊詔和另外兩位血侍頻頻側目。

  等到楊開和楊詔離去之后,四位血侍才互相看了一眼,也沒說話,同時飛身而起,朝血侍堂飛去。

  待到半路的時候,那兩人中的其中一個才開口道:“屠峰,怎么看你跟雨仙的樣子,似乎對那位小公子挺上心啊,是不是他有什么特別的表現?來跟我們說說。”

  血侍們彼此之間都是很熟悉的,在外人面前他們不會表現出來,但沒人的時候自然就毫無顧忌了。

  屠峰緩緩搖頭:“沒有啊,只是小公子為人比較和善。”

  盡管不是外人,屠峰也不會傻到去出賣楊開。因為在這里的人,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成為楊開的敵人了,現在說他的好和優點,到時候只會害了他。

  那人顯然不相信屠峰的話,聞言一陣猛撇嘴。

  “倒是你們呢,接回來的那位二公子怎樣?”屠峰岔開話題,反問了一句。

  那兩人神色淡然,先前問話之人道:“沒什么太特別的,表現中規中距吧。”

  四人忽然對視一眼,都心照不宣地嘿嘿笑了起來。

  大家都知道,對方在說鬼話!但盡管知道,也都不會去戳破,現在這個時候,無論是哪個血侍,都絕對不能出賣公子們的信息。就算是家主和長老會的人來問,他們也不能說。

  血侍,就是血侍,是忠臣的代名詞!

  楊開和楊詔兩人此刻正閑庭信步般地朝化龍池所在的方位走去,沿路行來,兩兄弟也是只談在外面這幾年經歷的繁瑣之事,對宗門和自身所學閉口不說。

  兩個人都知道,這是兄弟,也是敵人!搞不好什么時候他就會給自己下絆子,使陰招,然后一棒子打到你萬劫不復!

  奪嫡之戰,是兄弟內戰,也是斗智斗勇!(。。)(去讀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