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八十八章 樂意至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楊開這么一提醒,所有人都忽然反應了過來。

  “有斷層!”屠峰沉聲道。

  “不錯,就是有斷層!”楊開微微頷首,“一個勢力中的高手,實力應該是呈階梯式分布的,他們既然有神游境一三五七層的高手,那必定會有二四六層的高手,刺殺楊家弟子事關重大,如果真是一個勢力在攪風攪雨,肯定會將高手傾巢盡出,而不會留下些什么人。”

  頓了頓,道:“屠峰和雨仙你們在與那三人戰斗的時候,有沒有從他們的招式中發現他們的宗屬?”

  兩人都是搖頭,屠峰道:“那些人很小心謹慎,一直沒有動用特別的武技,生怕被我們看出端倪。但我總感覺他們不是不是很熟悉,因為彼此之間的配合并不是那么默契和親密。”

  “他們當然不熟,如果我沒猜錯,他們根本就不是來自同一個勢力。”楊開冷哼一聲,“沒有哪個勢力膽敢對楊家不利。”

  “什么意思?”

  “這些人……是好幾個勢力聚集在一起的,然后從中抽出一些高手,查探金羽鷹的動向,推測我們前進的位置,埋伏在此!”

  秋憶夢聞言贊同地點頭:“有些道理,這樣的話,就可以解釋他們的實力分布為什么會出現斷層了。”

  幾個勢力的高手聚集在一起,從中抽調出一些人,當然會出現這種情況。

  “小公子觀察仔細。”屠峰呵呵笑了一聲。

  楊開目光閃了閃,忽然怪異地笑了起來。望著他們道:“既然是幾個勢力聚集在一起的高手,那么絕對不可能只有這么一點點人。”

  兩位血侍的臉色陡然一變,驚聲道:“你是說他們還有后手?”

  楊開搖了搖頭:“不!埋伏在我這一路的,就只有那些人而已……但你們有沒有想過,除了他們之外,剩下的那些高手都干什么去了?”

  幾人怔怔地想了一會兒,悚然一驚。目光駭然地朝楊開望去。

  楊開目光冷了起來:“看樣子我那幾位哥哥這一路也不太安寧,這是針對所有楊家弟子的部署,好大的手筆!”

  如果楊開的推測是正確的。那這手筆確實太大了。幾個勢力的高手兵分幾路,追查楊家弟子的下落,半道截殺。

  而盤旋在楊家公子頭頂上的金羽鷹便是給他們指明方向的明燈。

  楊開這一次有驚無險。可其他楊家公子的遭遇呢?會不會有人真的在半道就被截殺了?

  膽敢做出這樣的事,那這個幕后之人,無論手段還是膽量都非同一般。

  “你們楊家得罪的人太多,咎由自取。”秋憶夢冷嘲熱諷一聲。

  “現在還不能斷定是仇家所為。”楊開緩緩搖頭,“奪嫡之戰牽扯太大。”

  秋憶夢愕然地望著他,似乎已經看出他心中所想。

  “家族會查明的,我們不用多想了。”楊開忽然又淡然一笑,長身而起,邁步朝一旁走去,道:“屠峰和雨仙你們過來。”

  兩位血侍神色一凜。趕緊起身追了出去。

  秋憶夢和駱小曼兩人一起撇嘴:“神神秘秘!”

  走到一旁的黑暗中,楊開才定住步伐,轉過身望著兩位血侍。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心中都是七上八下,不知道楊開把他們喚出來是干什么的,今天的事情他們心中愧疚。雖然暗下決心在接下來的路上一定要小心謹慎,但事情畢竟已經發生了。

  小公子該不會要訓斥我們吧?屠峰和唐雨仙一聲不吭,滿心不是滋味,黑暗中,臉皮都紅了。

  “傷勢如何?”正當兩人猜疑之際,楊開忽然開口問道。

  屠峰愣了下。萬沒想到楊開居然開口問的是這個,聽到楊開那關切的詢問,和唐雨仙兩人心中都不禁泛起些漣漪。

  連忙道:“身子有些虛,大概只能發揮出六成的實力。雨仙比我好一些,但也有些內傷,想要恢復,恐怕也要幾天。”

  說完又趕緊補充:“小公子放心,我和雨仙就算是拼了性命也會將你安全護送回族!”

  唐雨仙囁嚅道:“我們不會再那么輕率大意了。待回到中都,自會向家族請罪!”

  楊開微微點頭,也沒說什么,過了一會兒才伸手遞出兩枚丹藥,道:“一人一顆,現在當著我的面服下去。”

  兩位血侍怔了怔,不知道楊開為什么說的這么鄭重其事,但他們也知道楊開不可能害自己,當下也沒有猶豫,便接過丹藥送進了嘴中,吞入腹內。

  似乎只是一般的療傷丹,頂多也只有地級上品的檔次!兩位血侍品味著丹藥,立刻就能判斷出檔次,心中狐疑,怎么小公子給人的感覺就象是拿出來什么不得了的靈丹妙藥一樣?

  心中詫異,面上卻沒表露分毫。

  楊開就算給他們服用的是凡級丹藥,那也是他的一片心意。

  “你們可以當我是在拉攏你們,也可以當我是怕死,這一路回去,還得依靠兩位守護,所以……我也希望你們能早點恢復。”楊開呵呵笑著說道。

  兩位血侍心中更奇怪了,只是一枚地級上品的療傷丹,怎么能讓自己早點恢復?小公子在打什么啞謎?

  兩人都是暗暗搖頭,心中不解。

  “回去吧,打坐吸收煉化藥效,可別浪費了。”楊開揮了揮手。

  “是。”屠峰和唐雨仙兩人應了一聲,轉過身,走出沒幾步,忽然又頓住步伐,兩人對視一眼,彼此都看出眼神中蘊藏的意思,連忙轉過身,面對著楊開。

  “怎么?”楊開疑惑地望著他們兩,不知他們還有什么想說的。

  “小公子……”屠峰一臉肅容,正色道:“這一次奪嫡之戰,若是家族允許血侍參與,那我和雨仙,希望能追隨小公子左右,以效犬馬之勞,還望小公子不嫌我們實力低微!”

  楊開眼睛一瞇,直直地望著屠峰,好半晌才呵呵笑道:“樂意至極!”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面露喜色,連忙半跪在地,懇切道:“那屬下兩人就在血侍堂中恭候小公子大駕!”

  “我會去的。”楊開鄭重點頭。

  屠峰和唐雨仙這才起身退去,遵著楊開的囑咐,趕緊盤膝坐地,運功煉化藥效。

  望著兩人打坐的方向,楊開心緒起伏,好半晌才微微一笑。

  終于把這兩個血侍給搞定了!

  這一路行來,雖然有些刻意的手段,但更多的卻是不經意的表現,種種神奇和詭異,確實征服了屠峰和唐雨仙,讓他們動了效忠之心。

  盡管這一次奪嫡之戰,血侍到底參加不參加還是未知數,但楊開也得未雨綢繆才行。

  若血侍真的被允許參加了,那自己這邊很快就可以多兩位強大的助力。

  而屠峰那一聲屬下也是喊的言辭懇切,無絲毫不服之意。

  這是兩位血侍第一次在楊開面前自稱屬下,也就意味著他們是真的有心來協助楊開參與奪嫡之戰。

  抬頭看看星空,楊開欣慰地笑了起來,對這一次奪嫡之戰,也是充滿了期待。

  一夜安寧。

  第二日天明,屠峰和唐雨仙兩人先后從打坐中睜開了雙眸,彼此對視一眼,皆都對方的眼中看出了濃濃的喜悅和驚詫。

  這一夜的打坐恢復,兩人的傷勢居然全部好轉,原本預計最起碼也要十天半個月才能恢復的創傷,只是一夜的時間就已康復完全。

  回想起昨夜煉化吸收那顆地級上品療傷丹時發生的種種詭異和神奇,兩人都有些如墜云端,不明所以。

  那分明就只是一顆地級上品丹,放在平時,兩位血侍連看都不會看上一眼,若不是楊開給他們的,他們哪里會服用?

  兩人本身懷里就有天級上品的療傷丹。

  可就是那么一顆讓他們不以為然的地級上品丹,在煉化之后,忽然誕生出一股澎湃到讓人不敢相信的神奇藥效,那些藥效游走在經脈血肉之中,不但將他們這一次受到的創傷全部撫平,甚至以前戰斗中留下的暗傷,也都已好轉。

  血侍,天生就是為戰斗而培養出來的,每一位成長起來的血侍,都經歷了大大小小幾百場生死之戰,可以說每一位血侍的身體內,都留有暗傷。

  這些傷勢并非丹藥能夠治療的,唯有配以藥物,再長時間地潛心靜養,才有痊愈的可能。

  但身為血侍,哪有潛心靜養的時間?

  屠峰有暗傷,真元運轉的時候,腹肋下會有些微微刺痛之感,只是他已經無視這種微妙的疼痛。

  唐雨仙也有暗傷,每到憤怒時,心口處都會酸澀,那是曾經中毒后沒清理干凈的緣故。

  這些暗傷很微妙,并不會影響他們的戰斗力,也不會影響真元運轉,但兩人都知道,現在的他們不會被暗傷影響,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早晚有一天,會死在這微妙的暗傷下。

  可是現在,兩人分明清晰地感覺到,以往戰斗中留下的暗傷全部消失不見。

  這豈是一枚地級上品丹能夠做到的?

  剎那間,兩人都已明白,小公子怕是在那兩顆地級上品丹中藏了什么東西,所以才會有這種神奇的作用。

  而那種未知的東西,必定價值連城,必定稀有無比!

  一時間,兩位血侍的愧疚和感激愈發濃郁了些。RQ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