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八十一章 玄級中品的寶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依稀記得,當初留下的那個靈陣是有幾率提升丹成品階的陣法。冰火中文[就到]

  但如今楊開也洞悉了不少煉丹真訣的奧秘,現在讓呂斯帶過的,是一個可以提升煉丹成功率的靈陣,而且檔次要比之前的那個高出不少,所以他才會那么自信。

  以簫浮生的煉丹水準,再配合這個靈陣,自當萬無一失。

  “肯定能丹成?不會失敗?”呂斯不放心地問了一聲。

  “絕對!”楊開鄭重點頭。

  “萬一……”

  “沒有萬一!”

  呂斯苦笑,真不知該說什么了。

  楊開已經搓著手站了起來,笑吟吟地對呂斯道:“斯長老,事不宜遲,我覺得你還是趕緊去云隱峰要緊。”

  “對對對!”呂斯被他這么一提醒,也是心頭火熱起來。

  煉丹的材料早就已經備妥,雖然這些材料尋覓不易,可呂家的資本怎么也不是太弱,為了呂斯,自然傾盡全力。

  呂斯倒也果斷,說著便站了起來,從屋子里摸出一些玉盒,這些玉盒里都是盛放著收集來的藥材。

  打包好,才轉過身,便看到楊開已經旁若無人地將他原本坐在**下面的那陽晶玉床抗在了肩膀上,笑得后槽牙都露了出來。

  “斯長老,合作愉快!”楊開呵呵一笑,毫不客氣,扛著玉床便大步走了出去。

  呂斯張了張嘴,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如今。也只能希望他說的是真的了。

  呂梁等人正垂首等待,頭一抬,正見到楊開霸氣無雙的造型,當場驚掉了一地的下巴。

  這……這……

  斯長老用來救命的陽晶玉床,就這么被人扛走了?再看看楊開身后,斯長老卻是一臉無奈糾結地跟了出來。

  呂家諸人無不驚駭莫名。

  “諸位留步!”楊開呵呵笑著,沖眾人招呼一聲。然后仰首闊步,朝外走去。

  活脫脫一個入室搶劫,滿載而歸的強盜。呂家這些主人們。只能眼巴巴地望著。

  走沒幾步,便感覺被人拉住了。

  回頭一看,正見到呂斯一臉愁容地望著自己。期期艾艾,欲言又止。

  “怎么了?”楊開頓時不耐煩起來,為了一個陽晶玉床,跟呂斯糾纏了這么久,實在是掉身份。

  “楊公子,老夫最后再問一聲,真的能成功吧?”他顯然還是有些不放心,說這話的時候眼巴巴地望著楊開肩膀上的玉床,似乎拉著自己的初戀情人,怎么也不愿意撒手。

  “你若不敢賭。那便把信還給我,我也不想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楊開面露不悅,冷哼一聲。

  呂斯頓時頭疼起來,糾結了好一會,才狠狠地咬了咬牙。道:“老夫信你!”

  “這就對了。”楊開輕哼著,“撒手!”

  呂斯尷尬地收手,萬分留戀地望了玉床一眼,這才不舍地撇開目光。

  楊開大步離開!

  待到他的背影消失,呂家一群人才萬分擔憂起來,呂梁連忙上前:“斯長老。這是不是有些草率了呀?”

  “那你說怎么辦?機會擺在我面前,難不成我要讓它從指尖溜走么?”呂斯也是一肚子郁悶,說完嘆氣道:“就這樣吧,是生是死,在此一搏!老夫且去幾日。”

  說罷,身子拔空而起,閃電般消逝。

  待呂斯消失之后,呂梁才陰沉著臉想了許久,沉聲道:“你們幾個,親自去監視下那位楊公子,看看他這幾日會做些什么,可不要**了。”

  幾位高手神色凝重地點頭。

  呂家后院。

  楊開雄赳赳氣昂昂地歸來,才一進門,便看到秋憶夢和駱小曼坐在院子中百無聊賴,屠峰和唐雨仙兩人作陪。

  待看到楊開之后,秋憶夢頓時愕然,無比驚訝地望著他扛回來的陽晶玉床。

  “小公子!”屠峰和唐雨仙也連忙走了上來,他們兩人經過這幾日的療傷,也已經痊愈的差不多,從外面上根本看不出受傷的痕跡。

  “你從哪弄來這么大一塊寶玉?”秋憶夢訝然失笑。

  “呂家的寶貝。”楊開隨意回應了一句,走到院落中的石桌前,將玉床放了下來。

  “真好看。”駱小曼有些不太識貨,走上前來摸了摸玉床,嘖嘖稱奇,“還挺暖和,看樣子可以睡在上面呢。”

  秋憶夢卻是神色忽然凝重起來,剛才只以為楊開從呂家拿了一大塊寶玉而已,但現在湊近一看,這分明是一種能量及其內斂的天才地寶。

  若是用來煉器的話,絕對能發揮出大用。

  芊芊玉指在陽晶玉**輕輕**著,越是感受神色越古怪。

  這寶貝……似乎檔次不低呀。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同樣也在觀摩,一邊看一邊臉色慢慢地就變了。

  這么大塊的寶貝,即便是在楊家都不多見,天知道呂家耗費了多少錢財,才弄來這東西。

  “這是……玄級中品的陽玉?”好半晌,屠峰才臉色一變,確定下來。

  聽他這么說,所有人都是嚇了一跳,臉色駭然。

  玄級中品……這樣的品質已經出奇的高了。在這個世界,所有的天才地寶,玄級上品是最頂級的,中品與上品之間,也只差距了一個小層次而已。

  最為難得的是,這一大塊陽玉似乎是天然生成,溫熱徐徐散發,用來當坐床榻之用是最好不過,即便修煉的不是陽屬性功夫,長年累月坐在上面修煉的話,也會獲得不少好處。

  “真是玄級中品?”秋憶夢驚訝地望著屠峰詢問,雖然她的眼力也不差,但比起神游境高手來說還是有些不如。

  “是玄級中品。”唐雨仙也確定了,說完之后美眸中泛著異樣的光芒,直直地瞅著楊開,“小公子,你真是從呂家弄來的?”

  “當然。”

  秋憶夢皺了皺眉頭,喃喃道:“我記得呂家的神游之上呂斯在晉升的時候出了點問題,導致經脈不暢,當時我秋家的太上長老曾經告訴過他,最好是用陽玉制作成暖床,以溫和的陽元之氣疏通經脈,要不然時間久了,不但實力會下跌,甚至連性命都會受到威脅……難不成,這是呂斯的玉床?”

  想到這個可能,秋憶夢芳心微顫。

  楊開略有些驚訝地望了她一眼,道:“你知道的挺多啊。”

  “真是啊?”秋憶夢當即捂住了嘴巴,怎么也不敢相信。

  這下連屠峰和唐雨仙也震驚起來。呂斯,他們自然知道,作為有數的神游之上高手,早已聞名天下。

  只是,眾人怎么也想不明白,楊開到底是用了什么樣的通天手段,居然讓呂斯把堪比自己性命的玉床讓了出來。

  該不會……楊開把呂斯給干掉了吧?

  “小公子……”唐雨仙神色怪異,望著楊開道:“你付出了什么代價?才從呂斯那換來這個的?”

  秋憶夢和屠峰也是好奇地望著他。

  先不說這玉床本身的價值無可估量,再加上它對呂斯的特殊用途,若楊開不付出些巨大的代價,怎么可能平安無事地將它扛回來?

  “幫了他一個小忙,他就讓給我了。”楊開淡然一笑,并未多說。

  秋憶夢目光閃爍著,似乎是在沉思什么。而屠峰和唐雨仙兩人顯然對楊開的說法也不太相信,都是驚疑不定。

  “哼,我自己去問呂梁!”秋憶夢見他不想多說,輕哼一聲,得意洋洋地說道。

  以秋家和呂家的關系,她去詢問呂梁的話自然可以知道實情。

  “隨便你!”楊開無所謂地聳聳肩,反正也不是什么見不得光的事情,忽然滿臉期待起來:“我們還在這里逗留幾天再走,秋憶夢你們若是等不及的話,就自己先回中都。”

  “我等你一起!”秋憶夢甜甜一笑。

  楊開又扛著陽晶玉床,回到自己屋子,閉關去了。

  “哼,神神秘秘!”秋憶夢輕哼一聲,甩了甩衣袖,領著駱小曼朝外走,顯然是真準備詢問呂梁去了。

  “秋小姐,問出來了,跟我們也說一聲。”屠峰嘿嘿笑道。

  “恩。”秋憶夢隨口應著。

  待到秋憶夢和駱小曼離去,唐雨仙和屠峰兩人才對視苦笑。

  “我發現,跟在小公子身邊越久,越是看不透他。”屠峰低聲道。

  唐雨仙也深以為然地點頭:“似乎每隔一段時間,他就能給人帶來些驚艷。”

  最初尋到楊開的時候,他便當著四位神游境的面痛下殺手,面不改色心不跳,盛氣凌人的一面讓屠峰和唐雨仙兩人感覺頗合胃口,更栽贓嫁禍,逼迫他們和南家的公子自斷一指,隨后收服金羽鷹的**讓人刮目相看。

  回到凌霄閣,他們才知道楊開與邪主居然同出一源。

  在凌霄閣內,秋憶夢更是在言辭間大力推崇楊開,越發讓人震撼莫名。

  再到這里,感受他練功時,自己兩人身受創傷,他卻平安無事,而現在,他居然不費吹灰之力就從一個神游之上的手上拿了塊價值連城的寶玉回來。

  一樁樁一件件,哪一樣不讓他們驚嘆?

  屠峰和唐雨仙默默地計算了一下,從找到楊開到現在,滿打滿算不過一個月而已。

  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他在有意無意之間已經展現出了無與倫比的手段,無形之中,兩位血侍也不敢再小覷他分毫。

  不提小公子的出身,單是他本人,似乎很不一般!(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