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六十七章 這就是你的宗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二日清晨,唐雨仙從入定中醒來,轉頭看看四周,緩緩地起身朝一邊走去。

  不遠處,屠峰正背負雙手站在那里,目視前方,一動不動。

  “做什么?”唐雨仙走到他身旁問了一聲,一臉不解。

  “噓……”屠峰趕緊給她打個手勢,然后示意她朝前看去。

  神神秘秘的,唐雨仙翻了個白眼,順著他示意的方向望去,剎那間怔在當場。

  只見前方不遠處,自己家的那位小公子正擺出一副古怪至極的造型,單腳著地,兩只胳膊舒展開,猶如飛鳥的兩只翅膀,正緩緩而有節奏地上下擺動。

  乍一看上去,似乎他也象鳥兒在天空中飛翔一般,充滿了流暢的韻味。

  更讓唐雨仙覺得詫異的是,小公子面前的那只銀血金羽鷹,居然也跟他做著一樣的動作。

  兩只金色的翅膀鋪展開,口中鳴啼不已,翅膀上下擺動,卷起一陣陣狂風。

  只不過此刻的金羽鷹,已不象前幾日那么充滿敵意,那啼叫聲似乎還有一種想要親昵的感覺。

  隨著時間的推移,當一人一鷹的節奏完全重合到一起的時候,小公子和鷹兒同時緩緩地離地飛起。

  似乎在那一瞬間,人和鷹完美地重合到了一塊,不分彼此。

  屠峰和唐雨仙都傻掉了,一臉驚訝的表情。

  他們兩人實力強大,境界高超。但捫心自問,對這只金羽鷹卻是絲毫沒有辦法。整個楊家,除了專門飼養調教它們的那個人之外,金羽鷹對任何人都不假辭色,可如今它居然跟小公子玩耍了起來。

  這還是在小公子拔掉它兩根金羽之后!

  一時間,兩位血侍都生出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互相對視一眼。眼中皆是迷茫和震驚,不知道楊開到底用什么神奇的手段才能做到這一點。

  片刻后,一人一鷹已離地幾十丈。

  伴隨著一聲大笑。楊開忽然身子一轉,直接飛到了金羽鷹身上,在兩位血侍的注視下。金羽鷹一個清脆的鳴啼,展翅翱翔起來。

  金羽鷹的背部并不寬廣,勉強可以坐下一個人。

  但無論是屠峰還是唐雨仙,都能清楚地察覺到,楊開現在根本沒有用一點力氣和真元,完全是金羽鷹在載著他飛翔,而且是自愿這么做的。

  “不是說這畜生很記仇么?”唐雨仙頓時覺得腦袋有些不太夠用。

  屠峰張了張嘴,忽然嘿嘿一笑:“不錯,他倒是讓我們刮目相看了。不過如果僅僅只是這樣……還不夠啊。”

  唐雨仙微微點頭。

  想要血侍心悅誠服地歸順,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尤其是屠峰和唐雨仙兩人,都是實力超絕的神游境高手,豈會一只鷹兒的轉變而輕易臣服?

  許久之后,金羽鷹才緩緩飛落下來,離地十幾丈的時候。楊開也縱身從它背上跳下,金羽鷹收起翅膀,直接落在了楊開的肩頭上,乖巧至極。

  那彎勾一般的鳥喙,還親昵地幫楊開梳了下頭發。

  “小公子厲害。”屠峰由衷地贊嘆一聲。

  楊開摸了摸金羽鷹的腦袋,呵呵一笑:“前幾天得罪了它。花了些力氣才和它化敵為友。”

  “你怎么做到的?”唐雨仙好奇地發問。

  楊開臉色一正,肅穆道:“感受它的內心,讓它察覺你的心意,就可以了。”

  唐雨仙不禁眨巴眨巴眼睛,頓時覺得好深奧呀。

  “走吧!”楊開也沒有炫耀的意思,招呼一聲,翻身上了踏云駒。

  接下來的幾日,幾人的速度還是不快不慢,但金羽鷹和楊開之間的關系卻是越來越親昵,甚至這只五階妖獸已經能清晰地洞察楊開的各種命令,無論是簡單的還是復雜的命令,全都能毫無瑕疵地去將其完成。

  兩位血侍頓時把楊開驚為天人。

  就算是飼養調教金羽鷹的那個楊家人,恐怕也沒楊開的這份本事。

  這一次小公子若是在奪嫡之戰中失敗的話,在楊家做個養鷹人倒也不錯。

  楊開也是暗暗好笑,若不是為了收服這兩個血侍,他也不會這么大費周章,區區一只五階妖獸,一個奴獸印打過去,再桀驁不訓也得乖乖聽話。

  偏偏他還得演好幾天的戲,辛苦的一塌糊涂。

  又是三日后。

  凌霄閣前。

  整個宗門內一片支離破碎,斷壁殘垣。

  滿地焦土,處處都是倒塌的房屋。

  大地一片呻吟。

  楊開的臉色陰郁著,心情有些沉重。

  綿延了數百年的宗門,如今已成廢墟。如果是幾年前,楊開對此處還沒什么歸屬感。但經歷了那么多事之后,楊開已經將此地當成了自己的師門。

  “這就是小公子你的宗門?”唐雨仙好奇地望著楊開,不知道這里為什么一片蕭條,似乎有些被人滅門的跡象。

  楊開翻身下了踏云駒,微微點頭。

  屠峰走上前去,在地上找到一塊巨大的燒焦匾額,隨手拎起將其翻了過來。唐雨仙好奇滿滿地湊過去瞅了一眼。

  上次她詢問楊開宗門所屬的時候,楊開避之未答,讓她一直很在意。

  “凌霄……”屠峰輕聲喃喃著。

  匾額被火燒得不成樣子,最后一個字已經有些看不清楚了,但屠峰和唐雨仙見識自然也不淺,一瞬間便想起一個可能。

  “凌霄閣?”唐雨仙俏臉上一片驚訝,和屠峰對視一眼,急忙朝楊開望去。

  “是!”楊開微微點頭。

  兩位血侍倒吸一口涼氣,悚然動容!

  凌霄閣。只是一個二等宗門,但這個宗門現在卻是舉世聞名!

  它是邪主出身的宗門!

  而且據說之前秋家高手來此的時候,似乎也吃過一次大虧。

  秋家大小姐秋憶夢在此地失蹤,連帶著紫薇谷的駱小曼和白家白云風也飄渺無音訊。好幾位神游境高手被打傷。

  那一次之后,秋家的高手傳出信息,凌霄閣內有一位神游之上的頂尖高手。

  神游之上啊,沒有哪個二等宗門出過這樣的人物。有這樣一個人物坐鎮。凌霄閣完全可以成為一等的大勢力!

  就因為秋憶夢失蹤了,所以秋家的高手才一怒之下,火燒了凌霄閣。

  直到如今。秋家大小姐也沒有任何消息。

  同為八大家,楊家的兩位血侍對這些信息自然清清楚楚。

  得知了楊開的師門,兩位血侍著實被震撼了一把。

  屠峰愣愣地拎著那塊破匾額。丟也不是,拿著也不是,直翻白眼。

  楊開已經邁步走了進去。

  “小公子小心,里面有不少人。”唐雨仙趕緊出聲提醒。

  “有人?”楊開一怔,連忙放開神識查探一番,片刻后神色驚疑起來。

  果然有人,而且人數還不少的樣子,最起碼也有幾百多。

  一臉狐疑地朝里面看去,急忙走了進去。

  走不多時,果然見到凌霄閣內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來來往往的人全都是熟悉的面孔,這些人……居然全是凌霄閣原本的弟子!

  有年輕一代的,也有上一代的,每個人都在忙碌,清掃整理宗內的殘破廢墟。

  似乎是想重建凌霄閣。

  楊開看得一臉茫然。

  凌霄閣因為邪主的關系。被定為邪宗,在宗門大難來臨之前,凌太虛遣散了九成的弟子,只剩下一百多人通過虛空甬道離開宗門。

  現在怎么又冒出來這么多人?而且還如此大張旗鼓地開始重建。

  他們就不怕秋家再來找麻煩么?

  正迷茫間,一個從他面前經過的凌霄閣弟子忽然頓住步伐,驚疑地朝他望來。失聲道:“楊開?”

  楊開扭頭一看,發現這人竟然是曹正文。

  原本大長老座下弟子,后來被白家白云風招攬,但被楊開重創之后,白云風也沒再理會他,曹正文在宗門內修養了好幾個月才恢復傷勢,歸順白家的事也就這么不了了之。

  自那之后,整個宗門的人都有些不太待見他。

  “曹師兄!”楊開隨意喊了一聲。

  曹正文面露驚慌,蹬蹬蹬往后退了幾步,上次楊開電光火石間將他重創,給他留下了不少心理陰影,此刻再見楊開,發現他比上次要強大很多很多,自然心中驚恐。

  兩人的說話聲傳到一旁,立刻引來不少人的矚目。

  待發現楊開之后,那些凌霄閣的弟子個個都有些尷尬之色。

  “楊開在哪?”一聲低喝從不遠處傳來,聲音入耳,楊開不禁眼睛一瞇。

  朝那邊看去,只見一個俊秀青年昂首闊步地從那邊走了過來,一身黑色勁裝襯托的他英偉不凡,雙眸如電,冷峻地朝楊開望來。

  待到楊開面前三丈處站定,神色淡漠地看了一眼屠峰和唐雨仙,那一雙如電的眸子在看到唐雨仙的時候,不禁微微一亮。

  旋即又收斂起來,微昂著腦袋注視著楊開,嘴角挑起一抹笑容,道:“楊師弟,你回來了。”

  楊開也咧嘴一笑:“解師兄!”

  解紅塵,當初凌霄閣的核心弟子之一,楊開與他之間的恩怨可是數也數不清。

  “回來就好。”解紅塵神色平淡地點頭,師兄的架子拿捏十足,臉上帶著淡淡的倨傲之色道:“回來了,就幫忙一起重建宗門吧,正好現在這里也缺人手,看樣子楊師弟在外這幾年也成長不少,這里有很多讓你大展身手的地方,不會叫你失望就是。”

  楊開眉頭微微一皺。

  屠峰和唐雨仙不禁訝然,神色古怪至極。RQ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