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六十四章 這只是打傷鷹兒的懲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三百六十四章這只是打傷鷹兒的懲罰親!:

  請訪問.或3

  今天過年啊,苦逼的小莫還在碼字,好殘忍啊有木有。

  如果說之前眾人對銀血金羽鷹的真實性還有那么一點點的懷疑,那么現在當兩位楊家血侍出現在眼前的時候,這一切都已經勿容置疑了。

  那確實是楊家獨有的銀血金羽鷹,楊開,也真的是楊家的嫡系子弟。

  “公子何在?”那中年男子鷹隼般的目光在人群中轉了一圈,并沒有因為向南兩家的人在此有什么神色變化,只是揚聲問道。

  他問話的時候,那個女子也是美眸盈盈地四下打量,想從人群中尋覓到自家的公子。

  刷刷刷……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楊開身上。

  下一刻,兩位血侍也將目光投了過來,待看清楊開的面容,判斷出他的年紀和修為之后,臉色頓時驚疑不定,狐疑起來。

  身為血侍,他們自然是見過楊家的那些嫡系公子的,縱然沒有交往過,多少也是有過幾面之緣。

  兩人在來之前便已有過猜想,利用銀血金羽鷹,可以輕松地尋找到自家公子的落腳之處,如果看著眼熟,那就可以確定公子的身份了。

  可是在看到楊開時候,兩人都不禁生出一種陌生感!

  楊家在外歷練的公子們,有這么年輕的么?而且這容貌。似乎也沒見過啊。

  也難怪他們會狐疑,當年楊開離家的時候才不過十二三歲,還只是個不能修煉的普通人,如今過了五年多,楊開自然有很大的變化。

  倒是那女子看的細膩一些,好半晌才忽然驚呼一聲:“小公子?”

  中年男子雙眸不禁一瞇,緊緊地盯著楊開。內心不禁掀起一陣驚濤駭浪。

  小公子!當年被遣散時,年紀最小的一位公子,楊四爺膝下的那一位。可是……不是說小公子先天不足,根本無法修煉么?

  這一次離開楊家的時候,血侍們自己還在商量。若是見到了小公子,定要嚴加護衛,因為極有可能小公子還只是個普通人而已。

  楊家仇敵遍野,說不定這一次就有人趁機來刺殺這些散落在外的嫡系公子。

  現在再看過去,眼前這一位哪里是什么普通人?分明是個六層的武者!這等境界,雖然算不得多頂尖,可也相當不弱了。

  中年男子和那女子對視一眼,身形一晃,忽然就來到了楊開面前一丈處,無形的推力四散開。將楊開身邊的所有人都推出十幾丈遠。

  楊家的跋扈霸道,可窺一斑!

  胡家姐妹連連后退,不禁氣惱地噘了噘嘴巴。

  “都是我朋友,下手輕些。”楊開淡淡地看著兩人道。

  中年男子和那女子臉色平淡,似乎根本沒將他放在心上。

  在未確定楊開的真實身份之前。血侍對任何人都不會假以辭色。

  “你真是小公子?”中年男子皺眉打量楊開,不確定地詢問道。

  楊開微微點頭,伸手在指尖上一彈,劃出一道傷口,抬起手指,幾滴鮮血立馬滴落下來。

  那女子眼疾手快。趕緊取出一塊玉佩,恭敬地雙手捧著,以玉佩接下那幾滴鮮血。

  鮮血落入玉佩中,如被吞噬了一般,頃刻就消失不見,那一塊原本平淡無奇的玉佩,在吸收了鮮血之后陡然散發出一陣絢爛的光芒。

  唯有楊家的嫡系血脈才能激活這塊玉佩中的神秘光芒。…,

  確認無誤!

  中年男子和女子對視一眼,連忙半跪在地,口上道:“血侍屠峰!”

  “血侍唐雨仙……來此恭迎小公子回族!”

  “起來吧!”

  屠峰和唐雨仙連忙站起,再看著楊開的時候已多了許多尊敬和凝重,再無之前的漫不經心。

  如果是其他的公子,此刻有真元境六層的水準,他們還不至于有這種變化。

  但小公子不同。

  因為楊四爺當年受傷未愈,導致小公子一出生便先天不足,在楊家的十幾年,他一直都是個手無縛激之力的普通人,但現在他居然成長到了這等地步。

  滿打滿算,五年時間,修煉到真元境六層!

  這等速度,屠峰和唐雨仙也自嘆不如,哪里還會再小看他?

  而且,這位小公子此刻所處的位置也相當危險,這里可是與蒼云邪地大戰的前線地帶,他身為一個楊家公子,居然也敢冒險來到此處,這等心性和魄力顯然不是一般人能夠具備的。

  屠峰和唐雨仙本以為自己兩人這次接了個無聊的活兒,卻不想到了此處先讓小公子給震撼了一把。

  楊家的嫡系,果然都是瘋狂的主,不能用正常眼光看待。

  一時間,兩人都有些佩服起來。

  看了楊開一會兒,屠峰將目光收回,抬起眼簾,沉聲問道:“此地是誰在統管?”

  向楚頭皮一麻,連忙上前幾步,艱澀地笑著,抱拳道:“回前輩,此地是我向家在管理!”

  “向家……”屠峰皺了皺眉,微微點頭,道:“決戰兩日之前便已打完,此地已經無事了吧?無事的話,我們便帶小公子離開了,若有事,你只管發號命令,我們替小公子幫你一把。”

  “不敢不敢!”向楚現在巴不得把楊家這些人給送的遠遠的,哪還敢再說其他,連忙道:“此間已無事,我等也正要回去,前輩請自便!”

  “恩。”屠峰遞給他一個你還算識相的眼神,相當滿意。正玉帶楊開離開,目光陡然一凝,一身殺氣轟然朝四周散開。

  唐雨仙也是俏臉一寒,陰冷地朝地上看去。

  向家和南家眾人不知發生了什么,個個神魂皆冒,膽戰心驚。

  “嘿嘿……”屠峰忽然陰笑了兩聲,那臉龐上的疤痕愈發猙獰可怖。森冷著語氣道:“我就說鷹兒怎么受了些驚嚇,一直在天空中盤旋著不落地呢,原來如此!”

  向家和南家眾人悚然一驚。

  向楚更是霍地抬頭。驚恐至極地朝楊開望去,直到此刻,他才總算反應過來。楊開剛才為什么拔了銀血金羽鷹兩根羽毛丟在地上。

  這分明就是想栽贓嫁禍!

  “誰打了我楊家的鷹兒?”唐雨仙一張臉冷若寒冰,美眸綻放殺機,凌厲地在南家和向家諸人身上掃視著,冷聲道:“自己站出來!”

  屠峰也是冷笑不已:“楊家的銀血金羽鷹,每一只都珍貴無比,久不出世,居然有人敢打它的主意了,有意思,有意思!”

  “前輩!”向楚額頭上冷汗涔涔,似乎直到此刻才認識到楊開的陰損歹毒。口上道:“我等有眼無珠,未能及時認出銀血金羽鷹,確實唐突了,不過并沒有傷到它。”

  “認不出?”屠峰冷哼一聲,“長眼睛作甚的?”

  唐雨仙也咄咄逼人道:“沒傷它?那這兩根羽毛是怎么回事?”

  “這……”向楚頓時無言。…,

  總不能說這是你們楊家的小公子自己拔下來丟到地上的。先不說人家信不信。自己等人攻擊了銀血金羽鷹卻是事實,這里那么多雙眼睛都看著呢。

  楊家的人跋扈囂張乃是出了名的,傷了他們的鷹,怎能輕易善了?

  眼見向家南家諸人面色鐵青,義憤填膺,有苦難言。個個都如喪考妣,血戰幫和風雨樓諸人心里別提多暢快了。

  果然是一報還一報,天道好輪回!

  剛才他們聯合雷光和飛虹院的人栽贓陷害楊開,現在卻是完全反了過來。

  似乎剛才他們加諸在楊開身上的種種不公和污蔑,完全被己身承受。

  向楚還想辯解幾句,那徐老卻是沖他緩緩搖了搖頭。

  在楊家的人面前辯解,等于是對牛彈琴,根本沒有用。

  灰敗著臉色,徐老道:“這事是我們不對,朋友劃個道出來吧。”

  “江湖規矩!”屠峰冷笑一聲。

  四位神游境都是臉色一白。

  片刻后,幾人才深深地嘆了口氣,知道這下算是踢到鐵板上了。

  南笙身后的兩位神游境走出,彼此對視一眼,面上一片凄楚之意,旋即,緩緩伸出兩指,聚氣成刃。

  南家的兩位高手眼中滿是悲涼,身子忍不住有些微微輕顫,神色猶豫著,遲疑著……

  屠峰神色冷厲地盯著他們,一身真元肆無忌憚地涌動。唐雨仙的俏臉上也是掛著冷意,大有一個不滿意立馬就大開殺戒的意思。

  “哎……”幽幽的嘆息從那兩人口中傳出,兩人都是閉上眼睛,面上帶著一絲決絕和痛苦。

  真元之刃劃下,光芒閃過,兩人的臂膀都是齊肘飛出,鮮血噴涌。

  悶哼聲響起,兩人的臉色剎那間變得雪白,連忙運功止住鮮血的流淌,其中一人顫抖地望著屠峰道:“如此,便可以了吧?”

  所有二等宗門的弟子皆是神情驚駭。

  雖然早就聽聞楊家勢大,跋扈霸道,可萬萬沒想到楊家居然如此氣勢滔天。只是血侍的一句追問,便讓兩個高手不得不自廢一臂!

  那可是兩位神游境七八層的高手!放在他們的宗門內,必定是長老護法一職,甚至可以比肩門主的地位了。

  居然就這樣被人欺凌,也不敢有絲毫反抗。

  直到這個時候,二等宗門人才算真正地見識到,什么叫楊家,什么叫八大家之首!這等底蘊和氣勢,他們的宗門根本無法媲美。

  屠峰冷聲道:“只有兩人動手?我看這里似乎有四位高手啊。”

  向家的兩位神游境頓時愕然。

  向家的方老和徐老剛才是真的沒有對銀血金羽鷹下手,徐老還阻止了一下南家三人的動作,但楊家的這位血侍顯然不愿意就這么善罷甘休。

  “我們沒有對那鷹而下手!”徐老的額頭上滲出冷汗,連忙辯解。

  自斷一臂,這可不是什么小傷,失去一只臂膀,一位高手的實力最起碼也要下跌兩成,甚至可能更多,以后也等于是個半廢之人。

  屠峰仿佛根本沒聽到似的,冷冷地盯著他和方老,森然道:“一只胳膊,或者你們的命,自己選!”

  方老和徐老臉色大變,根本沒想到屠峰居然這么不講理。

  “給你們三息時間!”屠峰繼續逼迫,不依不饒。

  徐老和方老兩人的眼神驟然暗淡下去,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搖頭苦笑不迭。…,

  “二老,算我向楚,欠你們的!”向楚深吸一口氣,悲憤玉絕。

  兩位高手還能說什么?自家公子就在旁邊,雖然他們知道血侍不可能無緣無故地擊殺一位一等世家的繼承人,但擊殺他們兩個卻是沒什么大問題的。

  “我們認栽了!”徐老和方老神色灰敗,說完也不再多言,如剛才那兩人一樣,聚攏自身真元,凝成氣刃,各自廢去一臂!

  “如此,可行?”徐老臉色蒼白地問道。

  “再沒有別人了?”屠峰不依不饒地詢問,鷹隼般的目光在對面掃蕩著。

  南笙被盯得一陣不自在,不由自主地縮了縮脖子。

  楊開沖他咧嘴一笑。

  南笙的臉色刷地就白了。

  對銀血金羽鷹動手的人,南笙才是第一個!向家的徐老和方老只是被連累的罷了。

  “看樣子還有人啊。”屠峰將南笙的心虛和驚慌看在眼中,知道此事與他也有關聯,厲喝一聲:“要我親自動手?”

  南家向家四位高手臉色再次變了。

  血侍欺凌他們,讓他們自斷一臂,他們無話可說,也沒有能力去反抗。但現在屠峰居然把目光盯在了南笙身上,那問題就不一樣了。

  南笙再怎么說也是一等世家的公子,而且還是南家的繼承人,真要在這里被廢去一只臂膀,可不是什么小事。

  所以那四位神游境縱然知道血侍實力強大,也是一臉憤懣而警惕地朝屠峰望去,一身真元暗暗催動。

  再逼迫下去,必定會有一場大戰!

  楊開忽然輕笑一聲:“南公子身份尊貴,就不用廢去一臂了。”

  屠峰目光閃了閃,沒有吭聲,倒是南笙滿是意外又感激地朝楊開望了一眼,明顯沒想到他居然會想要放過自己。

  “斷去兩指好了!”楊開笑容一斂,森然道。

  南笙眼中的感激迅速退去,變得無比怨毒。

  “恩,既然小公子這么說,那你便自斷兩指吧。”屠峰深以為然地點頭,似乎給了南笙天大的恩賜。

  “好!”南笙也是果斷之人,聞言不再廢話,抽出腰間的一把匕首,光芒閃過,兩根手指掉落在地,整個過程他連眼皮都沒眨一下。

  “我記住你了!”南笙咬著牙關,冷冷地望著楊開,輕聲道。

  楊開輕笑一聲,道:“南公子,這只是你們打傷鷹兒的懲罰,你是不是忘記,我們之間還有帳沒有清算?”

  南笙臉色一變,陡然啞火。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