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五十七章 入魔之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熱浪滾滾,楊開一身真陽元氣已經揮灑到了極致,自身所學也是毫不吝嗇地展現出來,但依然無法同時與兩位神游境對抗。

  碰地一聲,胸膛被兩個神游境同時擊中,楊開的面色微微一白,應聲朝后飛去,后背撞在一顆樹上,直接將碗口粗的樹木撞成兩截,這才堪堪落了下來。

  “好!”謝榮看得緊張萬分,直到此刻才忍不住呼喝起來,好似楊開受傷他也有功勞一般。

  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飛身落下,面色陰沉地站在楊開面前十幾丈處,凝神朝他望去。

  雖然楊開被他們打傷了,但兩人心里都清楚,那樣的傷勢對他來說根本算不得什么。這年輕人體內的真元精純雄厚的讓人詫異,足以抵擋化解掉八成的攻擊。

  不過不管怎么說,兩人對這樣的結果還是滿意的。

  兩個神游境聯手來欺負一個真元境,要是還打不贏,那老臉就真的丟光了。

  “小子,你再猖狂給老夫看看!”雷光的高手陰沉著臉喝道。

  飛虹院的高手也是森冷地望著楊開,口上道:“你殺了我兩派這么多弟子,今日便叫你血債血償!”

  “嘿嘿嘿……”楊開緩緩地站了起來,雖然模樣看起來有些凄慘,孤立無援,但他卻依然獰笑不止,伸手擦了擦嘴角溢出來的鮮血,抬起眼簾望著面前的兩個神游境,雙眸中燃起了熊熊的戰意。

  “神游境。果然不同凡響!”楊開的聲音微微有些低沉,低沉的相當沉穩。

  對面的兩人眉頭微微一皺,有些不明白直到這個時候,他為何看起來還一臉的云淡風輕,毫無懼意。

  冷著臉,雷光的高手道:“小子,盡管你殺了我們兩派這么多弟子。但老夫二人也不想取你的性命!自廢修為,可繞你一死!”

  楊開咧嘴笑開了:“殺了我,向楚手上就沒有可以利用的籌碼了吧?”

  兩個神游境同時眼簾一瞇。暗暗驚詫楊開的感覺是如此之敏銳。

  楊開殺了他們那么多人,若是他們能做主的話,豈會留楊開的性命?但是向楚的命令是可以打殘楊開。卻絕對不能殺死!他留著楊開的命,還有大用的。

  兩派都欲交好向家,哪會拂逆向楚的命令?他可是下一任向家家主,與他把關系搞好了,對雷光和飛虹院都大有裨益。

  聽楊開這么說,雷光的高手冷哼道:“上天有好生之徳,此事與向公子無關!”

  飛虹院的高手也是冷喝:“你還不動手!難道要老夫來廢了你么?”

  “好好好!”楊開重重頷首,一口白森森的獠牙亮出大半,斜睨著兩人,道:“你們甘心做向楚的狗。那也是你們咎由自取!”

  “小畜生不知天高地厚!”雷光的高手大怒。

  “真當兩個神游境兩層便能吃了我?”楊開的神色陡然陰冷下來,一只手緩緩地抬了起來,伴隨著他的這個動作,原本圍繞在他四周的炙熱元氣忽然消失無蹤。

  兩個神游境不知他要搞什么名堂,但也隱隱覺得有些不太妙。匆忙對視一眼,再也不愿耽擱,同時飛竄上前。

  楊開的眼簾微瞇著,中指輕輕地點在眉間,如夢幻般的呢喃之聲響起。

  輕淡的聲音蘊藏一種神奇的魔力,如鼓點般清澈地響在天地間。

  “入魔!”

  轟……

  整個天地似乎都戰栗起來。大地在嗡鳴,天空在旋轉,一股無與倫比的邪煞魔氣,轟然朝四周擴散。

  這一股邪魔的氣息是如此純正強橫,席卷之處,所有人都從心底升出一股涼意,每個人隱藏在心間的暴戾,似乎也被這股氣息牽引著,種種邪惡翻滾上心頭。

  風云變換,天地詭譎,在這一瞬間,楊開似乎有了一些變化。

  雷光和飛虹院的兩位高手還未襲至他面前,便忽然臉色巨變,怪叫一聲,同時倒飛回來。

  蹬蹬蹬蹬……

  接連退出十幾步,兩人才匆匆站穩腳跟,駭然無比地朝楊開望去,神色凝重萬分。

  眼前這個年輕人,跟剛才看起來沒有區別,幾乎是一模一樣,但是他的氣質和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是截然不同,而且前后的氣血旺盛程度也有巨大的差別。

  如果說之前的楊開讓他們感覺到棘手的話,那現在的楊開便讓他們感覺到了危險。

  致命的危險!

  兩人都是神游境,感覺敏銳,雖然不知道一個人為何在瞬間能產生這么大的變化,但潛意識卻不停地在告誡自己,如果這個時候和他交手,自己極有可能會死!

  野獸有自己的本能和直覺!

  高手也有,比起野獸更精準。

  這個念頭一蹦出來,兩人都嚇了一跳。區區一個真元境六層的武者,為何會給他們這種不安的感覺?

  還有這邪魔的氣息,即便是蒼云邪地的六大邪王,恐怕也沒有這等沖天的煞氣。

  還不等兩人定下心神,一連串咔嚓嚓的聲響便傳了出來。

  定眼望去,只見以楊開所處之地為中心,一層肉眼可見的冰寒氣息迅速地朝外蔓延著,這股氣息所過之處,大地瞬間被冰凍。

  短短幾息功夫,方圓幾十丈的地面,全部變成了凍土。

  兩大神游境一退再退,面色倉皇。

  這種冰寒不是普通的冰寒,似乎能把他們的真元也冰凍,他們哪敢輕易接觸?

  那些年輕一代的弟子更是眼眸劇烈顫抖著,驚悚地望著這一切。

  第二次入魔,感覺還是那樣的美妙,楊開晃了晃頸脖和胳膊。一陣抄豆般的聲響密集傳出。

  除了臉部之外,楊開此刻全身上下,都被一道道黑色的紋路覆蓋著,這些紋路繁奧復雜,呈現出一種玄妙的規律,只是旁人看不見而已。

  “小子,你果然是蒼云邪地的人!”雷光的神游境似是發現了什么秘密。驚恐而又興奮地大叫。

  “隨你怎么說吧!”楊開意氣風發,緩緩抬起一只大手,然后對準了那兩個神游境所處的位置。猛地按了下去。

  明明什么都沒出現,但是兩人被這么一摁,卻感覺到一股大山般的壓力從天襲下。壓在自己身上,在這股壓力之下,兩人一身力量似乎都被籠罩,真元運轉不再如剛才那么快速,行動也變得遲緩不少。

  “咻咻咻……”

  破空的聲音響徹起來,兩人朝前望去,頓時驚得神魂皆冒,只見楊開那邊飛射出一道道漆黑如墨的勁氣,一路襲了過來。

  那些攻擊就如一條條有血有肉的靈蛇,在半空中忽然張開猙獰的大嘴。搖頭擺尾,獠牙畢露,速度極快。

  “咔嚓嚓……”

  這些攻擊所過之地,帶起的勁風將地面犁出一條又一條清晰可見的溝壑,頓時土屑紛飛。場面混亂。

  兇猛無匹的攻擊,蘊藏了冰寒銳利的勁氣,無堅不摧,幾乎是摧枯拉朽地襲到兩人面前。

  兩人本就在震撼驚恐,倉皇間臉色變得及其難看,不得不狼狽躲閃。

  “你們躲得掉?”楊開仰天大笑。雙手揮動,所有飛射出去的邪魔之氣便如跗骨之蛆一般,分散兩旁,追著兩人而去。

  不但如此,白虎神牛印也再一次被推了出來,漆黑如墨的兩只獸魂顯現,沒有去攻擊兩個神游境,而是朝分散在四周的年輕弟子襲了過去。

  這兩只獸魂比起剛才的兩只似乎要強大不少,兩只獸魂騰挪飛躍,幾乎是瞬間就竄到了一個發呆飛虹院弟子面前。

  這個年輕弟子只有離合境八層的實力,還未從震駭中緩過神,便被獸魂給直接分了尸,連慘叫都沒來得及喊出一聲。

  “跑吧跑吧,老子殺不了你們,殺光你們的弟子也一樣!”楊開冷酷無情地叫喊著。

  聽他這么一喊,那些年輕弟子頓時傻眼,脊梁骨不禁冒出一股子涼意。

  “卑鄙無恥!”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臉色巨變,破口大罵起來。

  眼看著兩只獸魂又沖到一個年輕弟子身旁,兩人再也不敢逃避,同時出手,匹練般的光芒襲向兩只獸魂,總算將那弟子救了下來。

  “不跑了?”楊開等候多時,冷笑中一簇簇黑色光芒自身體內飛出,再次化為一道道犀利的攻擊,朝兩人轟了過去。

  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根本無法再躲避,四面八方全是攻擊,匆忙間催動真元,各自拿出秘寶守護周身,下一刻便被黑暗包裹。

  轟隆隆的聲響從那黑暗中不斷地傳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緊張地盯著黑暗所在的方位,不知道被包在其中的兩人會是什么樣的命運。

  嘩……

  黑暗忽然崩散,兩道人影一前一后地從半空中落下,兩人都是神色狼狽,搖搖欲墜,看似受傷不輕。

  不但如此,這兩人此刻雙眸通紅,眼中閃爍著種種邪惡的光芒,身體上也被一股若有若無的黑氣包裹。

  那些黑色光芒,是最純正的邪煞魔氣,其中蘊藏了楊開凝練出來的力量,普通人觸之既死!

  楊開可以無視這些邪惡,但是別人不行。

  這兩人此刻已經被邪煞魔氣影響了心神,牽引著他們心間的不光明的一面,若不能及時化解這些魔氣,早晚會走火入魔,喪失神智。

  但想要驅除這些魔氣哪是這么簡單的事?凌太虛那等人物被邪魔之氣影響也重創不起,無法化解,更何況雷光和飛虹院的這兩人?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楊開具有的邪煞魔氣比起邪主的還要純正。

  “你好狠!”雷光的高手怨毒無比地望著楊開,喃喃地罵著。

  “我說過,得罪我的代價,你們承受不起!”楊開冷哼,神色冷酷。rq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