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五十四章 威脅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篝火跳動著,傳來一陣陣的炸響,無數雙眼睛集中在楊開身上,擔憂,意外,震驚,駭然,屈辱和憤怒,種種情緒流露在外。

  雷光的人馬中,有一個青年走了出來,臉色難看地望著楊開,沉聲道:“這位朋友,有話好好說,能先把人放了么?”

  飛虹院的人也立刻響應起來,有人嚷道:“快放了黎芙師姐!”

  自己宗門內的天之驕女,被無數師兄弟仰望欽慕的人物,此刻竟被人用一只臭腳踩在如花的臉蛋上,飛虹院的那些年輕人哪個受得了?

  這是褻瀆!這是侮辱!

  楊開瞇著眼,眸中綻放寒光,咧嘴笑道:“有話好好說?”

  “我們也沒把朋友你怎么樣,朋友你這般做法太過分了吧?”雷光的那青年不卑不亢地答道。

  “有意思!”楊開嘿嘿笑了起來,把頭一歪,看向管遲樂,道:“前輩,你覺得呢?”

  在場諸人,除了管遲樂是神游境高手之外,其他人全都不到神游境,自然無法察覺到剛才的兇險。

  那兩道來自雷光和飛虹院高手的神魂技攻擊無聲無息,若不是楊開早就修煉出神識,也有防御用的神魂技,此刻恐怕已經斃命。

  在別人看來,只是謝榮喊了聲動手,楊開便已率先發難,而且做法相當野蠻霸道。

  但實際情況,唯有楊開和管遲樂清楚。

  管遲樂也是一陣微微的失神,他沒弄明白楊開如何能平安無事。聽到楊開問話,連忙站了起來,神色間也不似之前的那么隨意,再看向楊開的時候反而還有一絲凝重。

  瞇眼沉吟了片刻,管遲樂冷笑起來:“是可忍,孰不可忍!”

  “哈哈,前輩說的好!”楊開大笑著。踩在黎芙臉蛋上的大腳愈發用力了一些。

  “你……你膽敢這么對我!”黎芙嘶聲尖叫起來,話一出口,立馬啃了一嘴的泥沙。俏麗的容顏上已沒有了血色,眼中滿是屈辱和不甘。

  她的實力算不得多高,資質也不是多好。但在飛虹院這個二等宗門中也算是不錯的了,再加上她人長得漂亮,自然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平日里也頗為倨傲,除了向楚之外,從未將其他的同年男子放在眼中,什么時候遭遇到這樣的屈辱?

  感覺到嘴中的沙土,想象著自己現在被人踩在腳下的姿勢,黎芙險些沒昏過去。

  “閉嘴!”楊開淡淡地撇了她一眼。

  “我草你……”謝榮顯然也不甘受制于人。張口就是怒罵起來。

  一句話沒罵出來,張大的嘴巴便迎來楊開的一拳頭。

  轟地一聲,謝榮的下半句話直接咽回肚中,一口牙齒崩掉五六顆,剎那間滿嘴血污。

  神色驚恐中。再也不敢開口說話。

  “住手!”直到此刻,雷光和飛虹院的兩位神游境高手才匆匆趕來,他們兩人被楊開的神魂技攻擊之后,立刻意識到情況不妙,趕緊朝這邊沖來,卻依然未能及時趕到。

  刷刷。兩人同時出現在楊開面前十丈處,陰冷而警惕地望著他。

  管遲樂不動聲色地移了下身子,將自己擋在中間位置上。

  楊開抬起眼簾,神情自若地望著到來的兩人。

  這兩人的實力也不是很高,比管遲樂的境界還低,都只是神游境兩層的水平而已。

  畢竟真正的高手都已經被抽調走了,留下來的人,也只是為了照看下年輕一代,無需太強的境界。

  三人對視著,氣氛沉重而詭異。

  好半晌,那兩人才看了看滿嘴血污的謝榮和半邊臉都陷入泥土中的黎芙,老臉不禁一陣微紅。

  后輩弟子被人欺凌,他們臉上也無光。更何況,這還是他們兩人偷襲在先的情況下發生的事情,越發顯得他們無能。

  “領教了。”雷光的那個神游境沉聲說道。

  “彼此彼此!”楊開不冷不熱地回了一句。

  飛虹院的神游境干咳一聲,遲疑道:“年輕人,先把人放了吧,這個樣子好說不好看啊。”

  “那是你們的事了,與我無關!”

  這人臉色微微一沉,道:“何必如此呢?”

  雷光的神游境也是滿臉不悅,冷著一張臉道:“年輕人,剛才的事情,老夫二人給你陪個不是,你先把人放了如何?需知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啊。”

  他說的模棱兩可,旁人只當他是因為謝榮和黎芙的無禮而陪不是,但楊開卻知道他是指偷襲自己。

  咧嘴一笑,楊開神采飛揚:“有些事情,不是陪個不是就能解決的。”

  “你待怎樣?”雷光的高手臉色陡然沉了下來,雖然知道楊開不簡單,但他也沒有懼怕的必要,現在只是因為謝榮和黎芙的生死被對方掌控,他才拉下臉面,對他來說,這已經是極限。

  “我不想怎樣!”楊開冷笑連連,手上真元吞吐不定,如蛇口毒芯,危險無比。

  他現在最想弄清楚的就是這兩個人為什么會對自己有殺意!

  自己今天才跟胡家姐妹一起回到這里,沒道理突然招惹來這樣的殺機和針對。

  直接詢問肯定是問不出來的,楊開隱約覺得這事有些蹊蹺,搞不好又是有人跟自己爭風吃醋的緣故!

  “老夫奉勸你一句,趕緊放人,否則你定會后悔終生!”雷光的高手自恃身份,懶得再與楊開這般周旋下去,說話間真元已若有若無地動蕩,大有楊開不放人,立馬就動手的趨勢。

  “威脅我?”楊開眉頭一皺,臉上浮現出些許戾氣。

  “你可以這么認為!”雷光的高手冷著臉答道。

  “那你呢?”楊開將目光轉向飛虹院的高手,瞇起的雙眸中滿滿的危險在閃爍。

  這人輕哼一聲。什么話也沒說,顯然也是這個意思。

  “好!”楊開微微頷了頷首,神色忽然猙獰起來,兩只手上真元瞬間吞吐,同時襲向謝榮和黎芙的一只肩膀。

  伴隨著兩聲脆響,謝榮和黎芙兩人的臉色陡然蒼白,旋即。慘叫聲從他們口中傳出。

  兩人各自被打斷了一只胳膊!

  “你……”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面色大變,驚恐而不可置信地望著楊開,萬沒想到他竟如此瘋狂。

  管遲樂更是象看瘋子一般。眼神古怪。

  所有的年輕人同樣如此。

  楊開神色冷峻,輕瞥了那兩人一眼,眸中現出鄙夷不屑。冷哼一聲道:“下一掌,我會打在他們胸口上!”

  “你敢!”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同時震怒,真要被打在胸口上,謝榮和黎芙哪還有命活?

  “你們可以試試!”楊開鄙夷一笑。

  兩人不禁微微失神,他們沒從楊開的臉上看出絲毫遲疑和害怕,也沒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什么威脅和開玩笑。

  他說的就是真話。

  兩人這才明白,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根本就沒怕過他們,否則也不會這么果斷動手。而且,他的個性必定是吃軟不吃硬,剛才兩人的威脅顯然觸怒了他。

  “說說吧。你到底要如何才肯善罷甘休!”飛虹院的神游境高手深吸一口氣,沉聲問道。

  “你們沒法給我想要的答案。”楊開嘿嘿一笑,目光微微轉動,望向黑暗中的某處。

  那一個方位上,向楚不禁捏了捏鼻子。儒雅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有趣的笑容。

  “少爺……”他身后的一位神游境高手眉頭不禁一皺,“他是在看你?”

  “恩。”向楚輕輕點頭,“人家知道我在這里呢,他怎么知道的?”

  “這年輕人的直覺太敏銳了!”

  “或許吧。”向楚心里也有一種怪怪的感覺,但也沒有更好的解釋,想了想。灑脫一笑,率先走了出去。

  片刻后,便已接近出事的地點,向楚揚聲喊道:“發生什么事了?為什么我聽到打斗的動靜?”

  似乎是覺得能主事的人出現了,兩方緊張的氣氛陡然緩和許多。

  不過血戰幫和風雨樓這邊的弟子們不禁有些擔憂,反倒是雷光和飛虹院的弟子們幸災樂禍起來。

  他們覺得,楊開這般明目張膽地攻擊謝榮和黎芙,肯定是要被追究責罰了。

  “向少爺!”在場的三個神游境連忙沖向楚行了一禮。

  向楚只是淡淡點頭,溫和地沖胡家姐妹一笑。

  謝榮和黎芙更是爭先恐后地嚷嚷起來:“向少救命啊,這人要殺了我們!”

  話音未落,楊開甩手就是兩巴掌打了過去。

  啪啪兩聲,在黑夜中是這般響亮刺耳。

  向楚眉頭不禁微微一皺,隔著十幾丈的距離,與楊開對視了一眼。

  目光中隱隱有些不悅,不過很隱蔽。

  “向少,這事是這樣的……”雷光的那個高手連忙上前,欲將剛才發生的事情稟告一番。

  向楚卻舉了舉手,目光在人群中轉了一圈,最后定格在胡媚兒身上,道:“媚兒你說說,到底怎么了?”

  胡媚兒心中關切楊開,也沒去在意向楚的稱呼,當下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一遍。

  “是這樣的么?”向楚聽完,看向雷光和飛虹院的人問了一聲。

  那些人一陣遲疑,也不知該如何作答,只把目光投向各自的長輩。

  向楚冷笑一聲:“怎么?本公子問話,沒人回答么?”

  眾人趕緊低下頭,齊聲道:“是的。”

  向楚灑然笑道:“既是如此,那便是謝榮你和黎芙姑娘做的不對了,大家雖然宗屬不同,但既然來到這里,那便是共抗蒼云邪地的一份子,理當互相幫助,你們挑釁人家在先,這位朋友出手教訓也是理所當然,技不如人,怨不得誰,還不趕緊起來,給風雨樓和血戰幫的諸位賠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