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四十四章 神魂技之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眾人所立的高臺距離地面大約有七八丈左右,原本過了這么長時間,邪煞泉水的水位就已經上升到了三四丈的位置上。

  但是此刻,那水流一般濃稠流質的邪煞泉水正以瘋狂的速度在攀升,好像膨脹開了一般。

  所有人都不禁面色大變。

  短短三息功夫,邪煞泉水就蔓延到了與高臺齊平的位置上,而且還在瘋狂上升。

  “不好!”陶陽驚聲呼道,面色駭然地注視著這一切。

  其他人也急忙往高臺中間縮了縮,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掉出高臺,跌進那充滿邪惡的邪煞泉水中。

  邪煞泉水如此大范圍地爆發出來,現在他們想走恐怕已經遲了,一個個都是面如死灰,霎那間沒了主意。

  那邊老者同樣也是眼露驚恐之意,他雖然知道邪靈泉眼的存在,可畢竟頭一次碰到,也不知道眼下這情況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看著邪煞泉水馬上就要從四面八方包裹過來,心知此地不是久留之地,老者厲嘯一聲,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揚聲喝道:“不想死就跟我走!”

  說話間,招式劇烈爆發,從眾多邪靈包圍中打開一道缺口,一身真元呼叫迸出,護著自己的四個后輩,朝楊開等人這邊竄來。

  逍遙宗的幾個人也是急忙跟上,各種武技和秘寶守護在身側,一時間倒也不虞擔心生命安全。

  楊開神色冷漠,瞇起雙眼看著迅速朝這邊接近過來的老者。眼中寒芒閃爍。

  老者往這邊飛來的目的不言而喻。

  再過片刻,這整片天地恐怕都要被邪煞泉水充斥,到那時候,楊開等人所處的高臺將會成為唯一的避風港。

  有二十層真陽元氣重疊而成的防御罩,足以抵擋邪煞泉水的侵蝕。

  生死危急關頭,老者這是要行險招了。

  飛到近前,老者也沒急著動手。只是看著楊開道:“小友,你我之間有諸多不愉快之事。但到了這時候老夫也不跟你墨跡,叫你的朋友們讓幾個位子出來如何?”

  楊開譏誚地望著他。淡淡道:“你沒看到我們這邊已經滿了么?”

  老者面色一沉,急急道:“所以才會叫你讓幾個位子!邪煞泉水如此異動,待會還不知道會有什么變故發生。若沒有老夫這個神游境,你又有幾成活下去的機會?你的這些朋友實力參差不齊,把幾個實力低的出去不就行了。需知與人方便,也是與自己方便!”

  “前輩……”余慶大急,他聽老者口中的意思,似乎根本就沒打算把逍遙宗眾人也帶上啊,自然心中焦急。

  而其他人聽了,也是一臉憤然地望著老者。他說這話,顯然是想讓幾個人出去替他們受死。

  楊開冷笑一聲,淡淡搖頭:“我自己現在挺方便的。所以我不想與人方便!”

  “小輩自找的。”老者臉上戾氣浮現,怒喝一聲。

  邪煞泉水越升越高,他已經沒有可以浪費的時間了。

  “老夫不好過,你們也別想好過,逍遙宗的。與老夫一道,將他們趕出去,占了這高臺,爾等才能活命!”老者振臂一呼。

  “好!”余慶大喜,也沒有猶豫,滿口答應了下來。

  高臺上眾人面色陰沉到了極點。老家伙這顯然是狗急跳墻了,神游境五層連帶著七八個真元境攻打過來,他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抵擋得住。

  唯獨只有楊開在風輕云淡地笑著,望著老者的眼神中,一片輕蔑和嘲諷。

  “轟……”一道火龍忽然從高臺上竄出,迎著老者眾人就飛了過去,也不知道是誰率先動手了。

  真陽元氣防御罩覆蓋的高臺,現在成了唯一的救命之地,沒人會想要讓出去,老者這般咄咄逼人欺人太甚,自然有人按捺不住。

  下一刻,各種武技和秘寶之威大放異彩。

  老者身邊的一群人也是不敢示弱,同樣還以顏色。

  但只是一波交鋒,高臺上的眾人就看出不妙了。

  自己這邊打過去的攻擊,被老者這個神游境高手以一人之力,全部攔截下來。

  雖然老者攔截的也挺費周折,可畢竟攔下了。

  反倒是他身后的那些真元境武者打過來的攻擊,讓高臺上的眾人應付的手忙腳亂。

  眾人一時間臉色鐵青,有一個神游境擋在前方,他們就算想對后面的人施加殺手也無法稱心如意。

  短短片刻,邪煞泉水又上升了不少,眼看著就要將那群人給吞沒。

  老者身邊的四個年輕人和逍遙宗等人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盡展一身所學,不要命地催動真元猛攻。

  而老者本人,如鷹隼般的眼睛卻死死地咬在楊開身上,直覺告訴他,這個詭秘的年輕人非常古怪,肯定有些不為人知的手段。

  若是平常時候,他還會小心翼翼試探一二,免得陰溝里翻了船,但此刻危機關頭,他哪還有這份閑情?

  把手一招,一道巨大的掌印就朝楊開拍了下來,勢要一擊將楊開斃命。

  楊開冷哼一聲,手指往前一點,一枚血紅的盾牌擋在前方。

  轟……

  手印拍在陽液凝成的盾牌上,盾牌瞬間碎裂,可也擋下了老者的一擊。

  不等老者再出手,楊開的腦海中忽然迸出一道肉眼看不見的能量,詭秘而無聲,繞過老者的防護,閃進他身后的人群中。

  老者面色一變,在那一瞬間的功夫,他似乎察覺到了一股神識的力量。

  還沒想明白怎么回事,在他的身后,便忽然有一團紫色的光暈爆開了。

  爆發的光暈呈現出扇形,將老者的四個后輩弟子和逍遙宗的眾人全部籠罩在其中。

  無聲無息的攻擊蔓延過,那些真元境高手忽然神色一呆,面色痛楚起來。

  緊接著,又是一道光暈爆發……

  第三道……

  “啊……”余慶手捂著自己的腦袋,鉆心的疼痛讓他根本無法位置真元的運轉,一頭朝下方栽了進去。

  身子落入邪煞泉水內,一陣刺啦啦的聲響傳來,肉眼可見地,余慶一身衣衫和血肉迅速被腐蝕,只留下一具白森森的骨頭。

  除了余慶之外,逍遙宗和老者的四個后輩也遭遇了同樣的打擊,有幾個隨著余慶掉了下去,剩下的幾人被隨口趕到的邪靈直接分尸。

  眨眼的功夫,老者的陣營中,只剩下他一個人,而且看他的樣子,似乎也受了些創傷。

  蹬蹬蹬蹬……

  老者急速往后退了幾步,面露驚恐之意地朝楊開望去,顫聲道:“神魂技!”

  楊開嘴角一挑,笑得無比燦爛。

  “怎么可能!”老者一臉見鬼的表情,怎么也無法相信自己見到的一切。

  這還只是個真元境六層的武者啊,他如何能施展出神魂技?而且,這一招神魂技頗有些眼熟,分明就是剛才那只魂邪靈施展過的,不過被這個年輕人稍微改動了一下攻擊的范圍而已。

  “就是神魂技!”楊開挑釁地望著他,“從剛才那一團本源中得到的,老家伙,你死定了!”

  “不可能!”老者的表情有些猙獰,剛才那三道光暈雖然沒讓他重創,但神識也有些受損,腦海中的疼痛揮之不去,“就算你能從本源中領悟神魂技,可沒修煉出神識你也無法施展!”

  說著,眼前又是一亮,不敢相信地望著楊開:“難道剛才那一團本源讓你把神識也修煉出來了?”

  “就當是吧。”楊開呵呵一笑,也沒去辯解。

  神識,早就已經修煉出來了,而且楊開現在的神識力量還相當不弱,要不然也無法連續施展三次神魂技還云淡風輕。

  即便是剛入神游境的高手,也不可能連續施展三次神魂技。

  高臺上,諸人都欣喜驚訝地看著楊開,渾沒想到在這關鍵時刻,楊開又一次力挽狂瀾。

  他們與楊開接觸的時間并不長,但就是這短短的一段時間,楊開已經接二連三地展露出讓人不敢相信的手段,屢屢誕生奇跡。

  所有人都知道,若是這一次兇煞邪洞之行沒碰到楊開,自己恐怕早就死了好幾次。

  不提這救命之恩,單是楊開的詭異和強大,就足以讓眾人在心中暗暗打定主意要交好與他,以后絕對不能跟他發生什么沖突。

  那老者神色痛楚地看了看邪煞泉水下方,他極力守護的四個后輩在剛才全部隕落了,心中自然將楊開恨到了極點。

  臉色陰晴不定,遲疑了一會兒,老者忽然掉頭就走,口中道:“小子,你好好活著,老夫總有一天要將你抽筋剝皮!”

  就算楊開掌握了神魂技,老者也并不怕他。

  老者怕的只是下方急速上升的邪煞泉水!

  無法迅速強占高臺,老者唯有往外跑,看是不是能逃出性命。

  “想走?你走得了么?”楊開冷喝一聲,直接竄出了高臺,急速追上,身形飛縱間,腦海中又閃出一股神識力量,而這一股力量與剛才有些不同,被凝聚成了一點,化為一道紫色的光芒,迅速擊向老者的腦袋。

  同樣是從魂邪靈的本源中得到的神魂技,不過剛才那個是大范圍攻擊的,這一個是單體攻擊。兩者有相同之處,只是動用的手段不同。

  老者顯然沒想到楊開還有這一手,猝不及防被紫色光芒打中,身子一怔,歪歪扭扭朝下跌去,半個身子都落入了邪煞泉水中。rq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