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四十二章 囂張跋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三百四十二章囂張跋扈  站在高臺上朝下望去,底下那覆蓋地面的邪煞泉水已經抬升了很高的位置。

  這些泉水并非真的水液,可看上去跟水液一般模樣,濃稠流質,其中蘊藏了種種邪惡和危險。

  邪靈們對這些泉水趨之若鶩,不停地吞噬其中的能量,但如果武者掉進其中,肯定是沒什么好果子吃的。

  可是現在,一身黑氣包裹著的楊開根本未被邪煞泉水影響分毫,宛若在水中暢游的魚兒,不停地遨游穿梭著。

  所過之處,所有散落在外的邪靈本源統統被他吸進了體內。

  偶爾碰到一兩只不長眼的邪靈,竟也沒被攻擊,那些邪靈似乎發現不了他的存在,竟對他視若無睹。

  一群人都看呆了!

  高臺上那老者同樣如此,睚眥欲裂,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

  這小子此刻的狀態無比詭異,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能量與剛才的完全不同,充滿了邪惡殘暴的氣息,他就像是一尊殺人如麻失去理智的大魔頭,那氣息之邪惡讓人心中戰栗。

  更讓老者震愕的是,楊開此刻正在底下收取著邪靈本源,邪靈們互相廝殺到現在,下方的邪靈本源多不勝數。那小子只是過去晃一趟,便收了足足幾十團,看得讓人眼紅又嫉妒。

  而且他是直接將邪靈本源吸進了體內,似乎根本不擔心這些本源中蘊藏的邪惡會對他造成什么危害。

  “嘿嘿嘿嘿……”楊開一邊歡快地在邪煞泉水中游動收取本源,一邊不停地傳出那森冷的笑聲。

  笑聲中有些意外和得意,更多的卻是興奮。

  身心皆是興奮異常,就連一身的血液也沸騰起來,好似懷里抱著一個脫光的美人,正在上下其手,品嘗美妙。

  傲骨金身內傳來一陣陣有節奏的蘊動,剛才吸入體內的那些邪靈本源,讓金身也歡愉萬分,瘋狂地吞噬周圍的邪煞泉水中的邪惡能量。這些能量似乎非常合金身的胃口。

  身體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將周圍的邪惡統統吸進體內。

  楊開非但感覺不到難受,反而一臉欣然。

  他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但既然金身喜歡這樣的能量,也無需去深究,只管吸納就行了。

  吸了好大一會,楊開驀然有一種飽和的感覺。

  倒不是金身飽和了,金身就是個無底洞。吸納多少能量都不會飽和。而是他當前的境界到了極限。

  不突破這個桎梏,金身也不會再吸納,要不然恐怕會對楊開造成負擔。.zhaosfok.

  察覺到這一點。楊開不禁有些可惜。

  這一通狂吸,不但讓金身大補一番,丹田內也存儲了近百團邪靈本源。這些本源楊開還沒時間去煉化,只能暫時放在丹田內。

  已經沒法再存更多。

  尤其是那只魂邪靈留下的特殊本源,讓楊開極為在意,比起其他的本源,這一團無疑是有些與眾不同的。

  得趕緊煉化了,才能吸納更多的本源,也可以趁機突破當前境界。

  這么一想,楊開的心頭頓時火熱起來。

  轉頭看看,高臺上那一群人依然在擔憂地望著自己。尤其是胡家姐妹,兩人美眸中的憂慮和掛心是無法掩藏的。

  心頭不禁一暖,楊開竄到高臺下沖他們招手:“把所有的凈靈瓶都給我。”

  “嘿嘿……”沈奕一臉貪婪地奸笑兩聲,“就知道楊兄仗義!”

  說著,趕緊將所有人的凈靈瓶收集起來,朝楊開拋了過去。

  只有五個凈靈瓶而已。其中有三個是寶器宗帶來的,鬼王谷的人帶了兩個。胡家姐妹只是逃難避進此處,自然沒有凈靈瓶。

  一個瓶子可以裝二十團本源,五個凈靈瓶,就是百團!

  這么龐大的數量,任誰都不免動心。

  楊開繼續回到邪煞泉水中穿梭。肆無忌憚地在無數邪靈中間游蕩,不停地用凈靈瓶收取著本源。裝滿一個瓶子再換另外一個。

  不大一會功夫,五個瓶子都裝滿了。

  老者和逍遙宗眾人巴巴地看著,每個人的眼中都寫滿了貪婪和羨慕。

  他們在這高臺上打生打死的,連收取本源的時間都沒有,可楊開倒好,毫無顧慮地在泉水中游蕩,收取一團又一團讓人眼紅的本源。

  兩相比較下來,哪里不羨慕嫉妒?

  那老者現在悔的腸子都青了,一張老臉上的表情精彩紛呈,心中各種滋味翻滾。

  早知道這小子有這么大的能耐,他哪里會跟楊開撕破臉皮?可直到此刻才見識到他的詭秘和強大,后悔也無用。

  剛才打楊開的那一招,徹底斷送了他交好楊開的希望。

  就算不能讓他幫自己弄出那神奇的防御罩,現在讓他幫自己收點本源也是好的啊!他在下面收本源的動作,比摘西瓜還要簡單。

  他媽的,真是流年不利,白白放過了這么好的機會!

  一瞬間,老者覺得牙疼,肝疼,胃疼,渾身上下,哪兒都疼。

  楊開拿著五個裝滿的瓶子,朝上面拋了過去,自己也沒急著回去,而是懸浮在邪煞泉水之上,扭過頭,陰森森地看了老者那邊一眼。

  老者心中一突,不知楊開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正糾結間,卻見楊開沖他咧嘴一笑,那猩紅的雙目中有一種別樣的味道,竟是慢悠悠瀟灑萬分地飛了過來。

  高臺上的所有人都如臨大敵,緊張戒備。他們現在應付邪靈就有些捉襟見肘,若是楊開再趁機落井下石,那就完了。

  這可真是屋漏偏逢連陰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余慶心中暗暗責怪老者剛才的魯莽,遠遠地跟楊開陪笑,口上道:“這位朋友慢來,我們逍遙宗與你可是無怨無仇,朋友動手之前還請三思!”

  見余慶這般低調求全,鬼王谷眾人都忍不住一陣暗暗快意,再看楊開也不覺得他邪惡了,那背影此刻是如此的英偉不凡,瀟灑倜儻。

  什么話都沒說。什么動作也沒有,卻能讓敵人忌憚萬分,聞風喪膽。

  “做男人,當如是!”沈奕一臉的崇拜,嘖嘖有聲。

  冷珊輕哼一聲,翻了個白眼。

  “朋友,有話好好說。”余慶見楊開沉默不語,越發不知他到底想干什么。只能干笑不已。

  那老者的臉色也是陰晴不定。緘默不語,任由余慶裝孫子,也有借他之口打探楊開意圖的想法。

  “我要點東西!”正當余慶心緒不寧之際。楊開開口了。

  余慶心中一定,趕緊回道:“朋友想要什么?盡管說,只要我逍遙宗有的。立刻奉上!”

  “你們的凈靈瓶!”楊開咧嘴一笑,黑氣包裹中,那一口白森森的獠牙尤其猙獰可怖。

  “好說,好說!”余慶哪敢怠慢,趕緊將自己師兄弟隨身攜帶的凈靈瓶取了出來。

  他們也就攜帶了兩個凈靈瓶,這一點楊開也清楚,而且,這兩個瓶子中,還裝了幾團邪靈本源。

  淡淡地收起。轉頭看向老者,楊開嘿嘿一聲冷笑,慢慢瞇起了眼睛,森然道:“無需我多說吧?”

  老者冷哼一聲,面露不快。

  他是神游境五層高手,雖然也知道楊開強大詭秘,但其實并不怕他。可他還有四個后輩需要照顧。沒有一擊必殺楊開的把握,老者也不敢再有什么輕舉妄動。

  楊開這般明目張膽地朝他索要東西,而且是當著后輩的面,老者自然有些臉面掛不住。

  臉面歸臉面,老者也不想再刺激楊開的神經。哼了一聲之后,忍著怒氣道:“給他!”

  “可是……”老者身邊的一個年輕人面露遲疑之色。顯然不想輕易就范。

  “我說給他!”老者低喝。

  “是!”那年輕人恨恨地看了楊開一眼,咬牙從懷里取出兩個凈靈瓶,朝楊開拋了過來。

  楊開伸手接過,冷漠地看著他。

  “我記住你了,你小心點!”那年輕人血氣方剛,自恃有長輩撐腰,冷笑著沖楊開說道。

  楊開寒著臉,眼中冷芒一閃。

  還沒等他動手,那老者竟是甩手給了這年輕人一巴掌。

  啪……

  無比清脆響亮,那年輕人當場被甩的原地轉了好幾圈,等定住身子后,一邊臉頰頓時高高腫起。

  “不說話你會死?”老者神色猙獰地望著他。

  他媽的,老夫都不想再刺激這詭異的小子了,你他媽還嘰歪嘰歪,真把他逼急了現在動手,你們一個也別想活著出去。

  那年輕人顯然是被一巴掌打蒙了,似乎沒想到自己的師尊會對自己動手,怔怔地捂著臉頰,眼中滿是屈辱和憤怒,臉色一陣紅一陣青,卻不敢再開口說任何話,合著滿嘴的血腥往肚里咽。

  “小友滿意了吧?”老者淡淡地瞥著楊開。

  “哈哈哈哈!”楊開猖狂大笑,肆無忌憚,連連點頭:“滿意!”

  “請回吧!”老者沉聲道,楊開站在他們高臺的旁邊,總讓老者有一種如芒刺背的感覺,心里時時刻刻在提防他會不會突然下手,一邊還要應付邪靈,別提多艱辛了。

  “不急!”楊開緩緩搖了搖頭,神態從容自若。

  老者面色微變,陰晴不定起來。

  楊開沖他揚了揚手上的凈靈瓶,慢條斯理地開始收取他們高臺旁漂浮的邪靈本源。

  這些本源都是老者一群人和逍遙宗眾人擊殺邪靈后留下來的,數量也不少,本來應該是屬于他們的戰利品,可無人有時間收取,只能任由它們漂浮在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