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四十一章 又見走火入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三百四十一章又見走火入魔  在三女的催動下,五龍束印發揮出來的作用比起剛才還要強悍許多,畢竟冷珊實力不低,胡家姐妹聯手更是強悍,并非寶器宗三人可以比的。

  五條龍型呈現,口中噴出白炙光芒,照向那只魂邪靈。

  魂邪靈再次被束縛原地!

  知道五龍束印束縛不了它多久,楊開出手再不留情。

  雙掌推出,白虎印和神牛印迎面飛去,虎嘯牛哞中,兩只由真陽元氣組成的獸魂兇猛撕咬。

  一手持劍猛砍,另一手推出炎陽三疊爆,拼命地朝魂邪靈身上招呼。

  對它發出的神魂攻擊,竟是不管不問!

  所有人都看得面皮直跳!

  這樣的戰斗方式,實在是太狂暴了,給人一種要與敵人玉石俱焚的感覺,魂邪靈的身體在急速暗淡,但是它施展出來的神魂技,也是肉眼可見地沖進楊開的腦海中,一道又一道,連綿不絕。

  真元境武者碰到魂邪靈為什么會束手無策,就是因為防御不住它的神魂技!

  就算是神游境高手,想要避開這些攻擊,也頗費手腳,所以魂邪靈在兇煞邪洞內,向來是很麻煩的存在。

  但如果能無視它的神魂攻擊,它也就比一般的邪靈強悍點罷了。

  腦海中的疼痛越來越劇烈,楊開額頭的青筋暴露,但手上卻絲毫沒有停歇,在魂邪靈尖銳的嚎叫聲中,不停地消磨它的身體。

  那邊老者看了一會兒,精光四溢的雙眸也微微顫抖了。

  他完全沒想到楊開這么強悍,這個只有真元境五層的年輕人,表現出來的底蘊和戰斗力已超乎他的想象。

  這樣搞下去,他還真能把那只魂邪靈給殺了,而且……需要的時間還不長!

  這么想著,老者也悄悄地將注意力轉移到了這邊。

  果然,那邊激戰了半盞茶之后,魂邪靈在一陣嚎叫中。身子化為點點紫色熒光,崩潰消失。

  眼見楊開如此神威,鬼王谷和寶器宗眾人都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氣,胡家姐妹更是驚喜地捂住了嘴巴,眼眸顫抖。

  魂邪靈消失的地方,留下一大團晶瑩剔透,潔白無暇看起來宛若棉花一般的邪靈本源,這一團邪靈本源中蘊藏了一道道肉眼可見的絲線。

  眾人還沒來得及替楊開高興。待看到這一團本源之后。都是驚呼一聲:“特殊本源!”

  那老者本就精光四溢的雙眸更是忽然熠熠生輝,貪婪無比地注視著了過來!

  特殊本源,比起一般的邪靈本源更加珍貴。誰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蘊藏了什么樣的奇妙。但老者在望著這團特殊本源的時候,分明感覺到自己的神識被微微牽引了,似乎像是嗅到了腥味的貓。催動了本能的渴望!

  霎那間,老者便明白過來,這一團特殊本源,是可以增加神識力量的本源。

  畢竟是魂邪靈死后留下的東西,能增加神識力量也理所當然。

  頓時,老者貪心大炙!

  若是一般的普通本源,老者還不會動心,可是能增加神識力量的東西并不多見,也值得他冒險出手搶奪。

  根本沒有任何猶豫。老者急匆匆對余慶喊了一聲:“守著!”

  下一刻便身如流星一般朝楊開接近過去。

  “老家伙不要臉!”沈奕怒喝。

  “楊開小心!”一片驚呼叫嚷起來。

  楊開正頭暈目眩,搖搖欲墜,雖然有溫神蓮相助,可承受了那么多次神魂攻擊,本身也受到了不小的損害,擊斃魂邪靈之后,甚至都沒去看它留下的是什么本源。只顧著從黑書空間里沾一滴萬藥靈液放進嘴中了。

  驚呼聲傳來,楊開本能地催動全身真元,一把將面前的邪靈本源擒在手上,功法運轉,納入掌心消失不見。

  “找死!”老者此刻也毫無顧忌。既已跟楊開他們撕破了臉皮,他也沒必要再裝什么好人。臉上浮現出一抹肉疼和憤怒的神色,狠狠一招朝楊開當頭罩下。

  神游境五層的含怒一擊,縱然楊開全力抵擋,也依然招架不住!

  他只來得及逼出一滴陽液,化為一面盾牌擋在上方。

  碰……

  一聲巨響,楊開整個人被老者打的如隕石墜落,直接栽進緩緩上升的邪煞泉水中,消失不見!

  老者怔在半空中,嘴中嘀嘀咕咕怒罵幾句,一陣扼腕嘆息,旋即又轉身返回。

  他還是沒來得及將那一團特殊的邪靈本源搶奪到手。

  “楊開!”胡媚兒花容驟然蒼白,宛若失了魂似的,幾乎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就竄出了高臺,循著楊開落下的位置墜去。

  但才只是下墜一尺,身子便被人抓住了。

  回頭一看,正看到自己的姐姐神色慌張地地沖她搖頭。

  “放開我……”胡媚兒祈求地望著姐姐,嘴中喃喃出聲。

  胡嬌兒依舊搖頭,眼圈兒漸漸紅了起來。

  自修煉了同氣連枝神功之后,姐妹兩人便漸漸心意相同,胡嬌兒此刻如何感受不到妹妹心中的悲慟和失措?

  正因為感同身受,所以胡嬌兒也是心酸痛楚,但她更不能看到自己的妹妹跳下去找死。

  高臺上一片靜謐,鬼王谷和寶器宗諸人都愣住了。

  渾然沒想到那老者居然如此卑鄙無恥。

  片刻后,冷珊忽然尖聲叫道:“給我打!”

  說話間,一扭頭,美眸中充滿了無匹的憤怒和瘋狂,揚手一招就是鬼王印推了出去。

  尖銳嚎叫的鬼臉印記,兇猛攻向另一邊的高臺。

  她一動手,鬼王谷所有人都紛紛打出自己的武技,寶器宗眾人也急忙祭出各自的秘寶,刷刷刷地朝老者和逍遙宗攻擊。

  在盡量不損害到真陽元氣的防御罩的情況下,眾人宣泄著心中的憤怒。

  那邊的高臺本就四面楚歌,再被鬼王谷和寶器宗一群人這般猛攻,場面更加岌岌可危。

  那余慶神色大變,倉皇失措道:“冷珊!你們連我逍遙宗的人也攻擊么?逍遙宗和鬼王谷可是近鄰,再說了,我們又沒對那小子出手,你不要這么不分青紅皂白好不好!”

  冷珊眼中寒芒冷冽,連聲冷笑,對余慶的喊話不理不問,只是揮霍著自己的真元。

  “小輩放肆!”老者勃然大怒,他發現自己還是小覷了這一群年輕人,憤怒之下,那些人出手的攻擊個個都很犀利,一兩個他還不在乎,但這么多人一起打過去,再配合著圍繞在四周的邪靈,老者頓時有些手忙腳亂,捉襟見肘。

  尤其是那幾件被祭出來的秘寶,威力龐大,讓他更是面色大變。

  “你們若是再不住手,老夫就算拼著玉石俱焚,也要毀了你們的防御罩!”老者怒吼一聲,他一個神游境五層,若不是被逼到絕境,也不會喊出這么委屈的話。

  心中也是暗暗后悔,剛才沒搶到邪靈本源也就算了,實在不應該對那小子痛下殺手的。兔子逼急了還咬人呢,更何況這一群血氣方剛的年輕人。

  “等等,都別打了!”陶陽忽然眼前一亮,低頭朝下方望去,驚喜地叫道:“楊兄沒死!”

  眾人一愣,一身真元也陡然安穩下來,順著陶陽的目光朝下望去,果然見到下方的邪煞泉水中,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正在散發著忽明忽暗的光芒。

  確實是楊開,他不但沒死,反而還靜靜地站在那邪煞泉水中。

  四周散落的邪靈本源,似乎被一股無形的吸引力吸了過去,涌入楊開體內消失不見。

  “楊兄……”陶陽急切地呼喊著。

  “嘿嘿……”翻騰如煮沸的泉水中,傳來楊開的一陣壓低輕笑聲,笑聲聽在耳中,讓人毛骨悚然。

  漸漸地,笑聲越來越大,越來越響亮,滾滾如雷。

  “楊兄……你怎么了?”陶陽面色微變,緊張地打量下方。

  霍然,下面的楊開體內涌現出一團漆黑如墨的色彩,即便是身處在邪煞泉水之中,這一抹黑色也相當顯眼,它就宛若一個黑洞,當它出現的時候,剎那間便吞噬了所有光明,讓眾人皆是眼前一暗。

  待再回過神的時候,只見下方多了一團漆黑的身影,唯有一雙猩紅的雙眼,散發著嗜血和擇人而噬的森冷光芒。

  “走火入魔!”老者怪叫一聲,以為楊開剛才吞了那么多邪靈本源,一下子來不及淬煉,被本源中的邪惡左右了心神。

  這樣的解釋也合情合理,那么多團本源瞬間涌入他體內,就算是老者也承受不住,雖然楊開修煉的功法和真元屬性克制邪靈,恐怕也無法幸免于難。

  聽他這么一說,高臺上剛松了一口氣的眾人都是面色陡變。

  冷珊的目光閃了閃,狐疑地朝下方看去,心里有些不太確定。

  在場眾人,唯有她知道楊開可以動用另外一種不同于真陽元氣的邪惡能量。

  當初在異地的時候,她和紫陌也以為楊開走火入魔了,結果鬧出個大笑話,那時候跟眼前的情況一模一樣,楊開身上都是被漆黑包裹,只是這一次更嚴重些。

  到底有沒有走火入魔?冷珊心中自問,卻不得要領。

  “媚兒,上去,我沒事!”楊開的聲音從下方傳來,寒若金鐵,卻相當冷靜。

  聞言,冷珊不禁面色一喜,知道楊開是真的無恙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