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五章 有一套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一卷崛起凌霄閣第三百三十五章有一套啊  姐妹兩這些日子在蒼云邪地中躲躲藏藏,根本沒有休息好,又被逍遙宗的人馬追捕,接連大戰,若不是同氣連枝神功恢復真元的速度也很快,她們恐怕早就被抓了。

  進了兇煞邪洞之后,兩人還要應付邪靈,越發疲憊不堪,一身真元確實所剩無幾。

  “等你們恢復真元,最起碼也要半天時間吧。”楊開苦笑不已。

  “反正沒有全盛狀態我不過去。”胡嬌兒噘了噘嘴唇,紅艷艷的煞是誘人。

  “我有辦法。”楊開嘿嘿一笑,直接從黑書空間里沾了一滴萬藥靈液出來,手指朝胡嬌兒伸了過去,道:“張嘴!”

  胡嬌兒幾乎是條件反射般地張開了櫻桃小嘴。

  這個不經意的反應,也可以看出她對楊開其實沒有太大的戒備。

  手指放了進去,胡嬌兒神色一愣,這才猛然醒悟過來,杏眼圓凳,臉蛋上浮現出紅暈和怒氣,正要怒罵,楊開卻急忙道:“把東西吸了。”

  胡嬌兒皺著眉頭,下一刻便感覺到有一股香甜的味道在**蔓延開,隨著這股味道的蔓延,澎湃溫暖的能量滲入腹中,散進四肢百骸內,短短一瞬,一身快要干涸的真元居然迅速增長。

  忍不住神色微變,驚疑地打量楊開一眼,發現他并無絲毫猥褻的神色,正經的不能再正經。

  胡嬌兒食髓知味,心知楊開給她服用的定是什么不得了的寶貝,不忍浪費,強忍著羞澀心情,卷起**在楊開的手指上**著。

  卷了幾下,一雙美眸頓時水盈盈的不好意思起來,整個臉蛋兒也紅暈朵朵。

  楊開輕笑一聲,緩緩**自己的手指,帶起一條晶瑩的絲線。

  “**……”胡嬌兒頓時有些無地自容了,喉嚨里傳出羞不可耐的**。

  楊開也挺尷尬的,完全沒想到她的反應這么強烈。手指間似乎還縈繞著胡嬌兒香軟小舌的觸感,不禁有些心潮澎湃。

  不著痕跡地將手指在身上擦了擦,又沾出一滴萬藥靈液來,伸向胡媚兒道:“該你了。”

  胡媚兒撇著腦袋,羞答答地,聲如蚊吶:“我……我還是……不要了……”

  這人……

  都什么時候了,居然還做這種事!

  “媚兒,他是給我們服用補充真元的東西。不是你想的那樣。”胡嬌兒已經盤膝坐了下來。姐妹兩人心意相同,哪里不知道**在想什么?連忙開口解釋一句。

  “那可是好東西,快吃了。”胡嬌兒又叮囑一聲。

  胡媚兒這才看了楊開一眼。輕輕地哦了一聲,**把手指吞了進去,比起姐姐。她還要害羞一些,完全不復當年的酥媚放肆。

  “你們先煉化著,我護法。”楊開輕咳一聲,大刀闊斧地站在她們面前。

  “恩。”**雙花微微點頭,趕緊運轉同氣連枝神功。

  另一邊的石臺上,沈奕和陶陽等人一邊戒備邪靈,一邊眼巴巴地朝這邊瞅來。

  “楊兄都去了這么久,怎么還不回來?”沈奕眉頭微皺,狐疑不解。

  陶陽呵呵一笑:“看樣子楊兄與她們詳談甚歡啊。那兩個姑娘對他仿佛沒什么戒心,都靠的那么近了。”

  從這邊望過去,雖然看不到面容,但也能看到模糊的身影。

  楊開與**雙花之間的距離,也不過三尺而已,若有戒心,哪會讓別人站在身前?

  “厲害啊。看起來楊兄對付**挺有一套的。”沈奕忍不住贊嘆一聲。

  “哼!”冷珊輕哼一聲。

  當初在那異地之中,她和紫陌可是吃了楊開天大的虧,也知道這人對付**確實很有一手。

  她和紫陌本來機關算盡,想要楊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是到最后不但她對楊開的恨意減消,紫陌也同樣如此。反而對他還有些感激。

  若沒點手段,怎么能做到這些?

  “過來了!”沈奕忽然驚呼,眾人抬頭望去,果然見到楊開與那兩個女子并肩朝這邊飛來。

  “厲害!”陶陽也是心中佩服的緊。

  這么一會兒功夫,就讓那兩個女子心甘情愿地跟隨過來,陶陽自問自己可是沒這個本事,連消除人家的戒心和敵意恐怕都做不到。

  不遠處的高臺上,余慶也是瞳仁一縮,一霎不霎地盯著**雙花的身影,眼眸里閃爍著**的光芒,嘴角邊噙著森冷如劍的笑容。

  三人才飛到一半,底下忽然起了些變故。

  無數邪靈大戰中,那濃墨般的邪煞之氣翻騰,也不知這些邪靈做了什么,一道道如蛟龍般的邪氣從底下沖天而起,封鎖了四面八方的空間,讓楊開和**雙花避無可避。

  “小心!”沈奕忍不住驚呼提醒。

  話音未落,那邊驟然光芒大放,楊開整個人如一輪烈日般耀眼,真陽元氣透體而出。

  精純的真陽元氣,直接形成一個橢圓形的光幕,籠罩了楊開周圍方圓一丈的距離。

  溫暖的感覺傳出,胡嬌兒和胡媚兒都是渾身一松,遍地的陰寒被驅散殆盡,剛準備出手抵擋的招式也收了回來。

  “刺啦啦……”

  那些邪煞之氣沖擊到光幕上,頃刻間傳來一陣陣刺耳的聲響,像是在滾油中撒了鹽巴,響聲不斷,卻不能侵入光幕分毫,全都被抵擋在外。

  “好……牛逼!”程英這個破嘴巴又忍不住說起臟話了,一雙眼睛瞪圓,傻傻地望著前方。

  “克制陰邪之氣的陽屬性元氣,果然了得!”陶陽興奮地望著楊開,“不過這真元也太精純了,到底是幾品真元?”

  雖然他們都沒嘗試過觸碰那濃郁如水流一般的邪煞之氣會是什么后果,但也可以想象滋味定不會太好受,楊開的真陽元氣居然能將這些邪煞之氣抵擋在外,委實超過了他們的預料。

  這豈不是說,楊開可以自由地在底下出入?只要小心些別被邪靈攻擊就好了。

  擋下邪煞之氣的攻擊后,胡嬌兒和胡媚兒也主動往楊開身邊靠了靠。

  楊開更不客氣,直接一手摟住一個美人,催動著真陽元氣,迅速返回。

  落回高臺上之后,胡嬌兒連忙掙脫了他的懷抱,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輕語道:“等這一次事了,我再跟你算算你的輕薄之罪!”

  “呵呵……”楊開干笑一聲,沒有答話。

  姐妹兩人的到來讓這一邊士氣大振,尤其兩人生得也是天香國色,嫵媚動人,更何況長得一般模樣,并肩站在一起,讓所有人都不禁眼前一亮。

  冷珊暗暗把自己與她們比較一下,心中不禁微微一聲嘆息。

  她發現這兩個姑娘,無論是在樣貌還是氣質上,都要超出自己一籌,都是一等一的絕色美人。

  “兩位姑娘有禮了!”沈奕抱拳寒暄。

  “哼!”胡嬌兒挺不待見他,雖然這一群人彼此沒打過照面,但**雙花也知道除了逍遙宗之外,還有一批人在追捕自己,而這批人就是鬼王谷,現在見面,自然沒什么好臉色。

  察覺胡嬌兒的冷淡,沈奕不禁尷尬無比,也不知該怎么說了。

  “嬌兒,你們先過來的,有沒有發現什么異常?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楊開開口問道,現在這個時候可不是鬧矛盾的好時機。

  胡嬌兒寒著臉,皺了皺眉道:“我和媚兒正與一只邪靈大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地下忽然涌出一大團如水流一般的邪氣,這邪氣出現之后,那只邪靈就有些不正常了,我和媚兒見情況不對,正想逃出,可四面八方都涌過來不少邪靈,將我們堵在了這里。”

  “地下涌出來的邪氣?”沈奕面色一變,急問道:“在哪里?”

  胡嬌兒也沒再針對他,伸手指著一個方向道:“那邊,看到有邪氣在涌動沒?那個地方跟一口泉眼很像。”

  順著她指著的方向,眾人望去過,果然見到那一塊地方邪氣翻騰的更厲害,似乎底下的所有邪氣都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而且隨著邪氣的增加,底下的那如水流一般的邪氣也漸漸地抬升位置。

  “不會吧。”沈奕神色蒼白,“不會這么倒霉吧?”

  “那是什么?”楊開見他似乎知道些情況,眉頭緊皺著問道。

  “那是邪靈泉眼!”遙遙地,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替沈奕回答了問題。

  眾人一驚,扭頭看去,只見遠處有一群人正火急火燎地往這邊飛來,**后面也是跟了好多紫色邪靈。

  又有一批人被趕了過來!

  這批人的數量不是太多,只有一個老者帶著四個年輕人,但這個老者無疑是個神游境高手!

  察覺到他的強大,每個人都流露出一絲忌憚之色,神游境一般不會在這里出現,他們都會深入到兇煞邪洞的更深處去。

  老者身如雄鷹,將四個年輕人護在身旁,手上秘寶華光流轉,擊退前方攔路的邪靈,身在半空中,把眼一掃,目光停在逍遙宗一群人立身的高臺上,開口道:“讓些位置出來!”

  余慶神色一苦,但也不敢不讓,連忙讓同門師兄弟們往一旁縮了縮。

  那老者趕緊帶著四個年輕人落了下來,淡淡地撇了余慶一眼:“逍遙宗?沒意見吧?”

  余慶陪笑道:“前輩說笑了,這高臺也寬敞的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