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二十五章 拉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你要不要隨我回秋家!”秋憶夢忽然嚴肅提議,眼眸中一片真誠。

  這絕對是個機會,秋憶夢也能看出楊開與扇輕羅之間的貌合神離,如果能在這個時候開出有效的條件打動他,那無疑是為秋家拉攏來一員干將,這一次被囚禁之苦也算有些價值了。

  秋憶夢是果斷的女子,自然知道這個時候該怎么做。

  “秋大小姐你說笑了吧?”楊開神色淡漠地看著她,輕輕冷笑。

  “我認真的。”秋憶夢捋了下耳邊的碎發,“我可以給你提供比這里還要好的待遇,你要什么都可以,修煉資源,服侍的美女,應有盡有!”

  “秋姐姐……”駱小曼輕呼一聲,沒想到秋憶夢為了拉攏楊開居然能開出這么豐厚的條件。

  秋家身為中都八大家之一,勢力龐大,資本雄厚,天下間許多人都擠破了腦袋想往里面鉆,但秋家也是眼高于頂,寧缺勿爛,從來只接受外來的精英或者高手。

  但……就算是拉攏幾個神游境也不用這么大的代價吧?

  眼前這個家伙這么有價值?

  不過駱小曼雖然心思不如秋憶夢敏慧,可跟秋憶夢呆的時間久了,也知道她看人一向挺準。

  她既然敢這么說,那眼前這個男人說不定真得值得拉攏!

  這么一想,駱小曼也不敢再小覷楊開了,連望著他的神色也端正了一些。

  “怎么樣?我很認真地在跟你說這件事。”秋憶夢神色肅穆地望著楊開,繼續追問。

  楊開眉頭一皺。沒想到這**不但資質實力了得,心性也相當果斷。就憑她這段時間來的種種表現,這**若不夭折,日后也肯定是個人物!

  “甚至之前跟你說過的,你若是想娶我秋家旁系的女子,我也可以做主答應你,正好我有個表妹。長的也相當不錯,收妻做妾都隨得你。”

  楊開神色玩味地望著她:“女色**不了我。”

  秋憶夢輕笑一聲,美眸水波流轉:“那剛才……”

  “剛才只是意外。”楊開泰然自若。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

  “那你到底答應不答應嘛。”秋憶夢見楊開滴水不漏,越發感覺他的難纏,不禁有些氣惱。

  換做別的年輕**。自己這么許諾條件,恐怕早就伏地臣服了,他卻是一臉的無所謂,甚至連動心的神色都沒有。

  這混蛋胃口有多大?

  “不用了,我現在過的挺好。”楊開也不準備再跟她廢話,干脆地回絕。

  秋憶夢一怔,忽然微微一笑:“你還是好好考慮考慮吧,若是想通了,隨時可以找我,秋家的大門為你敞開!”

  她知道這種男人不能逼。得給他自由的選擇權,否則不但不能成事,恐怕還會壞事,心中也是暗暗懊惱自己剛才的急切。

  但看他那么云淡風輕的,秋憶夢就忍不住有些氣憤。所以才問的急了些。

  “說說另一件事吧,你能不能幫我和小曼給妖媚女王傳個話?”

  “我能見到她再說吧。”楊開皺了皺眉頭,聳肩道:“你也看到了,我自己現在也算是個囚犯,不過比你們的待遇要好很多罷了。”

  “也是。”秋憶夢微笑著,“不管怎樣。都要謝謝你,這一次如果能大難不死,我回到秋家之后定會為你們凌霄閣正名!”

  楊開眼眸一亮,熠熠生輝地望著她,好半晌才微微頷首。

  秋憶夢的這句話,總算為她爭取到了一些楊開的好感。

  “你們自便吧!”楊開說了一聲便閉目凝神,打坐起來。

  秋憶夢看了一會兒,發現這人竟真的當著自己和駱小曼的面刻苦修煉起來,不禁啞然失笑,知道對方是在送客,當下也不再停留,拉著駱小曼道:“走吧。”

  “對了。”還未出門,楊開又忽然喊道,“你們若是想洗澡,就讓蕓麗和若雨若晴準備些溫水。浴池就在一樓,我暫時都不會離開這個房間。”

  秋憶夢面皮一紅,這才知道自己和駱小曼上樓時說的話一字不落全被他聽去了。

  “謝謝,希望我們以后不會是敵人!”深深地凝視著楊開,秋憶夢聲音低沉地說道。

  下了一樓,駱小曼忍不住輕聲問道:“秋姐姐,你真的那么看好那個家伙?”

  秋憶夢神色凝重,沉思了一會,點頭道:“恩,在我交過手的人中,這個人是最厲害的。而且,這才半個月不見,他好像又強大了不少。他雖然比我的境界低,但我在他面前,總有一種無形的壓力。”

  “那可能是因為我們的真元被禁錮了,真要是恢復實力不見得就怕他!”

  “不……”秋憶夢緩緩搖頭,“我相信自己的直覺。柳家的柳輕搖恐怕都比不過他!”

  “啊……八大家第一公子都比不過他?”駱小曼雙眸中滿是驚訝之色。

  “是七大家,楊家的公子們全都在外,不算在內。”秋憶夢苦笑一聲,想起楊家培養嫡系弟子的方式,不禁有些不屑一顧。

  想著想著,忽然警覺,楊開也姓楊,該不會……

  應該不至于,她雖然不認得楊家的公子們,但那些人都不可能是這個年紀。唯獨只有一個楊家最小的公子在年紀上與楊開相仿,可據說那個小公子先天不足,根本不適合修煉。

  不過這人的冷酷無情和霸道跋扈,卻跟楊家人如出一轍。

  “幸虧這人沒什么背景,若是他背景很大,呵呵……”秋憶夢苦笑著搖頭,在中都的時候,她向來眼高于頂,那些公子哥們鮮有人能入她的法眼,卻不想這次靜極思動出來走一走,就遇到了這樣的人物。

  一邊說著話,一邊來到屋外找到蕓麗,請她幫忙準備些熱水,然后心驚膽顫警惕萬分地在一樓浴池處洗了個澡。

  卻不想楊開真的一直在二樓修煉沒出現過。

  自那一日長年累月積攢的欲望在碧洛的櫻桃小嘴中發泄過之后,楊開的心性也徹底淡泊下來。

  修煉之途,張弛有道。

  那一次的放松似乎是將楊開這一年多的疲憊全部消除了干凈,整個人也由內到外的煥然一新。

  楊開隱隱有所感悟,心境居然有了些提升。

  心境的提升,身心的放松,連帶著修煉起來的速度也變快了不少。

  雖然沒有補充神識力量的丹藥相助,但楊開也依然沒有停止窺探煉丹真訣。

  一次窺探,耗盡神識力量,靜待幾個時辰,讓神識緩慢恢復,等待的**中運轉真陽訣,一刻也沒有放松過。

  傲骨金身訣和香爐在這段時間也總算發揮出了作用,這兩樣被塵封已久的東西和拳腳之術已經很長時間沒用過了。

  不過只要一有機會,楊開都會記起使用。

  三日后。

  扇輕羅返回飄香城。

  第一時間來到了鳳還樓。

  一些日子不見,這妖女似乎越發的妖冶嫵媚了,整個人無時無刻不在散發著若有若無的春情和媚意,嬌柔的身軀似弱柳扶風,看似不堪一擊,實則蘊藏了巨大的力量。

  這是天下間有數的高手之一,任何人都無法小覷。

  美眸水盈盈地望著楊開,**道:“小混蛋,這些天挺老實的呀。”

  楊開皮笑肉不笑地冷哼幾聲:“我有自知之明!”

  “好了,別生氣了。”扇輕羅軟語酥聲,媚態橫生,“我不是留了幾個**服侍你么,怎么聽蕓麗說你一個也沒吃下?看不出來,你還挺正經的。”扇輕羅詫異地打量著他。

  “那是。”楊開一陣心虛。

  扇輕羅咯咯輕笑著,湊了上來,吐氣如蘭,輕聲道:“碧洛的技術還不錯吧。”

  “馬馬虎虎……”楊開面皮一紅,趕緊**話題:“你這妖女,把我留在這里到底想干什么?”

  “沒想干什么呀。”扇輕羅**一轉,帶起一片氤氳的華光,輕飄飄地坐到香**,笑吟吟地望著楊開,“呆的煩悶了?”

  “你說呢?”楊開冷冷地望著她。

  扇輕羅道:“那為什么不出去走走?”

  “我能去哪里?”

  “你想去哪就去哪啊,也沒人攔著你。”

  楊開瞪了她一眼,忽然反應過來,驚疑地望著她:“你是說,我可以離開這里?”

  “當然了,我幾時說過你不能離開這里的?咯咯……”

  “你這**……”楊開一肚子惱火。

  “好了,別生氣了。”扇輕羅神色一正,嚴肅道:“這次回來就是想告訴你的,你可以離開這里了,想要一個男人,不是把他關起來就可以的,這一點我何嘗不懂。”

  “不錯,你留得住我的人,留不住我的心!”楊開正色點頭,躍躍欲試地提議道:“那追魂印……”

  “先留著吧,要不然我找你也找不到。”扇輕羅抿了抿**,模樣有些哀怨。

  “行吧。”楊開也不勉強她。

  雖然扇輕羅說他可以離開了,楊開卻沒感覺到太多的高興,最起碼,沒有想象中的興奮。

  大概可能是知道這妖女就算把自己留在身邊也沒有絲毫惡意的緣故,所以雖然這些天被她困在這里,也沒多少反感。

  更何況,借著她的名頭,楊開也得到不少好處,并不吃虧。

  若不是那次深入扇輕羅的識海看到過不少她的內心活動,楊開早就跟她撕破臉皮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